江宁城郊河湾,船屋。

    “射吧?!?br />
    “放开他!”

    “射??!”

    “你会死的很惨!”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我?”

    “二郎!他娘”

    “……”

    “你做了什么!”

    “退后?!?br />
    昏暗的船屋走廊,没有灯,厨房细微火光与客厅的油灯光芒在两端微微的渲染着,仿佛令人窒息的对峙气氛,巨汉,弩弓,尖刀,鲜血,仿佛奄奄一息的人质,水流从脚下浸过去。

    那巨汉持弩怒喝着,身上的戾气已经完全压抑不住的散发出来,相对而言,几米远处的人影与他显得不成比例,但那只手只是静静地握着尖刀,勾在那喉咙上。

    当巨汉的暴怒声、威胁声传过去,回应的声音也直接传了过来,那声音并不激烈,也并不轻佻,简短、安静而沉稳,像是死死地定在激流中的柱子,有时候看它似乎要被水流淹没卷走,但下一刻水huā扑开,它却仍旧没有丝毫变化地定在那儿。几乎是那巨汉的每一句话语落下的瞬间,回应就立即传来,没有丝毫迟疑与拖泥带水,一时间,竟将那巨汉的愤怒气势给压了回去。

    那身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把他们……怎么了?!?br />
    “你猜?!?br />
    “怎么了”

    怒吼震耳欲聋,但回应也是压在这声浪下井了回来,安静而迅速的一句:“,喜欢的话”多猜一次?!?br />
    那巨汉的牙关颤抖着,望着那道身影,仿佛是要以眼神将对方生吞活录了一般,然后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退后一步。

    “集看走了嗯……”

    “这很好?!蹦芄怀鋈サ穆分辉诳吞?,宁毅看着那步子,冷冷地回答一句,推着那晃晃悠悠的人质往并走了一步,随后,对方缓缓再退一步……

    “如果他们没事,就有得谈?!?br />
    “好?!?br />
    “没死就行?!?br />
    “好飞”

    “…………否则我发誓一定杀你全家!”

    “好?!?br />
    “我会录了你的皮,让你不得好死!”

    “好?!?br />
    “宁毅!宁立恒!”

    区区几步的距离,几句对话,随意而敷衍的回答”那巨汉此时已经到了客厅门口,灯光映照在他的身侧,随着怒喝声,他的表情仿佛抽搐般的扭曲着,显然是为了这样的回答感到极度的愤怒”若在往常,这等书生在路上便是遇上他都要胆寒。

    人质身后,原本只是谨慎地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前方的书生,此时偏了偏头,两只眼睛冷冷地望过来,然而片刻之后”他才知道对方并不是因为他吼出了那名字而表示什么”那目光看着他”随后一字一顿地说道:“,……继续退,继续说话,别。停。下?!?br />
    杨翼缓缓转过了身,退过客厅与走廊相隔的门槛。

    豆点般的灯火在客厅中摇曳着”将他巨大的黑影遮向那道门,而就在门的旁边”杨横手持钢刀躲在了那里,与仍在后退的他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听见第一句话开始,他就没有冲进里面的通道,而是站在了这门边准备应变。走廊里,宁毅看着黑影的转变,推着人质仍旧往前走。此时彼此都看不见对方。

    “谁找你们来的?”

    “行!有!行!规!”

    杨翼持着弩弓后退,将一张凳子一脚踢翻。

    “你一定跑不掉!”

    “嗯飞”

    “这里是城外,没人会来救你!”

    “哦?!?br />
    “离开这间屋子,你还是死!”

    “好?!?br />
    “我承认看走眼,但你只是个书生,你会害怕!踏错一步,你就死了!”

    宁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那边,冷冷地看着他,将人质转过了一个方向。杨翼摇了摇头。

    “我杨翼可以认栽!只要你留我杨家有后,什么都有得谈?!?br />
    灯火昏黄,房间似乎也因这对峙的气息变得更加黑暗,门边的杨横紧靠着墙壁,钢刀在握,目光警惕。旁边,宁毅要将人质推进来了,那尖刀仍旧架着,他静静地看着那只握刀的手。

    远处的桌边,杨翼的表情缓了缓:“我杨翼说话算话?!?br />
    脚步跨进来,微微有些变化的语调忽然响了起来:“怎么谈?”

    也是在这一瞬间,对峙的气氛似乎降到了最低,墙边,杨横左手五指轻轻动了动,微微准备往上抬,也就在下一刻,暴喝的声音陡然拉起来。

    “看棒”

    “小心”

    原本稍稍一低的气氛在瞬间拔升至顶点,这是名为宁毅的书生第一次喝出声来,灯影晃动,人影晃动,破风呼啸,黑影轰然朝杨横挥过来,杨横举刀上撩,草绳断在空中。

    瓦罐旋转飞舞着,与杨横拉近了距离,他下意识地将手肘上举。

    轰一“啊啊啊啊啊”

    “你妈的”

    “射啊”

    “我要杀了你……m础刀“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扣扳机扣扳机扣扳机、”

    昏暗的灯影、房间,瓦罐的碎片在黑暗中轰然四射,滚油扑向杨横的上半身,顿时间,痛呼随着滋滋的灼烫声响起来,杨翼瞬间抬起了弩弓,怒喝间再没有丝毫的放松迹象,简直就要立刻冲过来,宁毅推起那人质几步就冲进房间,随后拉着人往一侧的角落退过去。

    整个房间里三人的声音响成一片,杨横的手肘与上半身挡住了不少滚油,没有直接轰在他的头上,但一只眼睛附近还是受到了影响,这是夏天,他穿的也只是单衣,此时半个身体都被那滚油淋湿,惨叫之中挥刀劈裂了旁边的一张凳子,口中还能悍然喝骂出来”脸上身上起了水泡,狰狞得如同怪物!看着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杨翼则在那边用力地摇头。

    “我现在不信你会放他“”

    “他不敢杀大郎!他不敢杀大郎!”

    “来啊,试试看,为什么不扣扳机!”

    “我不会让你出去?!?br />
    “宰了他!”

    “过来,不管我怎么样,只要出问题,这把刀第一时间勾断他的脖子……”

    “你今天不可能走出这扇门!”

    “堵住门!”

    “他的气管会被撕开,血从喉咙里涌出来,更多的是泡沫”你的儿子当然会觉得痛,然后他就会发现自己没办法呼吸……”

    “他死你就死……”

    “我砍断你的手”

    “知不知道没办法呼吸是什么感觉?想象一下想象一下,就像是离开水的鱼,他全身都会抽搐,手脚乱动”他的脖子已经被割开,他也许还会用手去抠,然后手上身上会有更多的血更多的血,直到他完全没有感觉,这个过程你也许可以喝一盏茶慢慢看!来??!”

    “你一定会死的比他更惨!”

    “但他是你儿子!”

    房间里的三人如同对峙的三个端点,偶尔移动一下”保持着距离。彼此的语速都极快。杨翼持着弩弓挡住门口语气看来坚决”弩弓晃动着试图对准宁毅的要害”面目狰狞的杨横则火爆凶戾,宁毅安静而快速地说话,盯着这房间里的两名巨汉,怒喝当中杨横甚至还作势欲扑,宁毅微微调整了方向,他便又退了回去。

    “我不会再跟你讲条件,你不会放我儿子!”

    “他绝不敢动手!”

    “你们动我就动!”

    “今天谁都别想出去?!?br />
    “看我撑得久还是你儿子撑得人……”

    “啊呀”

    杨横陡然暴喝一声,挥刀似乎就要冲上来,宁毅背在后方的左手刷的拿出一样东西,点点火星在房间里晃动:“来??!”那是从厨房里带出来的一根火折子。杨横面目狰狞,止住步伐,口中喊道:“扔??!”

    “我当然会扔?!?br />
    “那就扔过来!”

    “有种你过……”

    杨横冲出一步,宁毅手一挥,他陡然止住朝后方退去,然而火折子也没有真的扔出去,如此重复了好几遍,这铁塔般的巨汉似乎是豁了出去,不断试图朝宁毅靠近。他也是笃定了不在最后关头宁毅根本不敢杀人质,制造混乱与破绽,宁毅右手持刀挟着人质也在转移着位置,不远处杨翼持着弩弓警惕着,某一刻,杨横与杨翼交换了一个眼神,杨横陡然扑出来。

    房间里本就紧张到了极点,三个人都是绷紧了精神,宁毅挥了挥手,杨横再度转移,接着又是一声大喝,杨横与杨翼彼此的位置交错了一下,火折子脱手而出,朝杨横飞了过去。

    那边杨翼的速度更快,一脚踢飞了一张凳子,火折子被打飞出去,杨横再无保留地冲过来,宁毅反手一抓,抓向侧面柱子上的那盏油灯。下一刻,油灯没有拉动,那灯盏竟然是钉在了柱子上的。杨横靠近了!出手抓向搁在侄子脖子上的尖刀。杨翼踢开挡路的凳子,同时发力逼近!

    宁毅的左手刷的操进油灯之中,裹着煤油飞溅出来。

    房间里暗了一瞬,杨横的左手悍然抓住了那把尖刀,用力拉开,下一刻,暗了的火光在宁毅与杨横之间亮起来。

    轰一火焰升腾绽放!朝着两个方向扑出去!

    这一瞬间,宁毅籍着灯芯与煤油点燃了对方的身体,同时,点燃了自己的左手暴绽升腾的火光中,杨横的惨叫声中,手却仍旧将尖刀拉离了侄子的脖子,宁毅用力抽刀,血光飚起在火光里,光彩冲突狂乱,另一侧,杨翼逼近了,伸出手将弩弓对了过来,宁毅不管左手还在熊熊燃烧,放开人质,朝旁边一冲,挥刀直劈杨横的头顶!

    外面就是河,若只有火,是烧不死人的!

    ………………

    狂野地求月票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