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红的颜色映上夜空,而后是人声的呼喊、哭叫,树木的叶子顺着热浪飞舞,风在呼啸。

    这个夜晚的风出乎意料的大,烧荡的火焰陆续吞没了云中府内的几条长街,还在往更广的方向蔓延。随着火势的加剧,云中府内匪人们的肆虐疯狂到了最高点。

    在了解到时远济身份的第一时间,萧淑清、龙九渊等亡命之徒便明白了他们不可能再有投降的这条路,常年的刀口舔血也更加明确地告诉了他们被抓之后的下场,那必然是生不如死。接下来的路,便只有一条了。

    夜晚的城池乱起来后,云中府的勋贵们一部分讶异,也有少部分听到消息后便露出恍然的神情。一帮人对齐府动手,或早或迟,并不奇怪,有着敏锐嗅觉的少部分人甚至还在盘算着今夜要不要入场参一脚。此后传来的讯息才令得人心惊后怕。

    希尹府上,完颜有仪听到混乱发生的第一时间,只是惊叹于母亲在这件事情上的敏锐,随后大火延烧,终于一发不可收拾。紧接着,自家当中的气氛也紧张起来,家卫们在聚集,母亲过来,敲响了他的房门。完颜有仪出门一看,母亲穿着长长的斗篷,已经是准备出门的架势,旁边还有兄长德重。

    “齐家出事,时远济死了,萧淑清等一帮乱匪在城内流窜纵火,今夜风大,火势难以抑制。城内水龙数量不足,咱们家中起出二十架,德重你与有仪领头,先去请示时家世伯,就说我府中家卫、水龙队皆听他指挥?!?br />
    陈文君年近五旬,平日里纵锦衣玉食,头上却已然有了白发。不过此时下起命令来,干净利落不逊须眉,让人望之凛然。

    “时世伯不会动用咱们府上家卫,但会接纳水龙队,你们送人过去,然后回来呆着。你们的父亲出了门,你们便是家中的顶梁柱,只是此时不宜插手太多,你们二人表现得干净利落、漂漂亮亮的,别人会记住?!?br />
    她说着,整理了完颜有仪的肩头和袖口,最后严肃地说道,“切记,情况混乱,匪人自知无幸,必做困兽之斗,你们二人身边,各带二十亲卫,注意安全,若无其它事,便早去早回?!?br />
    完颜德重与完颜有仪兄弟接了命令去了,城外,护城军已经大规模的调动,封锁城池的各个出口。一名勋贵出身的护城军统领,在第一时间被夺下了兵权。

    时立爱出手了。

    这个夜里,火焰与混乱在城中持续了许久,还有许多小的暗涌,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悄然发生,大造院里,黑旗的破坏烧毁了半个库房的图纸,几名作乱的武朝工匠在进行了破坏后暴露被杀死了,而城外新庄,在时立爱长孙被杀,护城军统领被夺权、重心转移的混乱期内,早已安排好的黑旗力量救下了被押至新庄的十数黑旗军人。当然,这样的消息,在初五的夜里,云中府尚无多少人知晓。

    汤敏杰穿过街巷,感受着城内混乱的范围已经被越压越小,进入暂居的简陋小院时,感受到了不妥。

    刀锋从旁边递过来,有人关上了门,前方黑暗的房间里,有人在等他。

    刀锋架住了他的脖子,汤敏杰举起双手,被推着进门。外头的混乱还在响,火光映上天空再映照上窗户,将房间里的事物勾勒出隐约的轮廓,对面的座位上有人。

    “华夏军中,就是你们这种人?”

    “什什什什、什么……诸位,诸位大王……”

    “别装疯卖傻,我知道你是谁,宁毅的弟子是这样的货色,实在让我失望!”

    “嘿嘿……我演得好吧,完颜夫人,初次见面,用不着……这样吧?”

    汤敏杰示意了一下脖子上的刀,然而那刀没有离开。陈文君从那边缓缓站起来。

    “听听外头的声音,很得意是吧?你的花名是什么?小丑?”女人在黑暗里摇着头,压抑着声音,“你知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呃……让坏人不开心的事情?”汤敏杰想了想,“当然,我不是说夫人您是坏人,您当然是很开心的,我也很开心,所以我是好人,您是好人,所以您也很开心……虽然听起来,您有点,呃……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得意?哼,也确实,你这种人会觉得得意?!背挛木纳舻统?,“对付了齐家,暗杀了时立爱的孙子,连带弄死了十多个不成器的孩子,在大造院炸了一堆废纸,连累了被你蛊惑的那些可怜人,也许城外你还救下了十多位黑旗英雄的命。你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女真朝堂上下会因此震怒,在前线打仗的那些人,会拼了命地杀人!每攻下一座城,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地开始屠杀百姓!没有人会挡得住他们!但是这一边呢?杀了十多个不成器的小孩子,除了泄愤,你以为对女真人造成了什么影响?你这个疯子!卢明坊在云中辛辛苦苦的经营了这么多年,你就用来炸了一团废纸!救了十多个人!从明天开始,整个金国都会对汉奴进行大清查,几万人都要死,大造院里那些可怜的匠人也要死上一大堆,只要有嫌疑的都活不下去!卢明坊在整个云中府的布置都完了!你知不知道!”

    “呃……”汤敏杰想了想,“知道啊?!?br />
    “你……”

    “但是打仗不就是你死我活吗?完颜夫人……陈夫人……啊,这个,我们平时都叫您那位夫人,所以我不太清楚叫你完颜夫人好还是陈夫人好,不过……女真人在南边的屠杀是好事啊,他们的屠杀才能让武朝的人知道,投降是一种妄想,多屠几座城,剩下的人会拿出骨气来,跟女真人打到底。齐家的死会告诉其他人,当汉奸没有好下场,而且……齐家不是被我杀了的,他是被女真人杀了的。至于大造院,完颜夫人,干我们这行的,有成功的行动也有失败的行动,成功了会死人失败了也会死人,他们死了,我也不想的,我……其实我很伤心,我……”

    黑暗中的汤敏杰说着,喉间发出了哭声。陈文君胸膛起伏,在那儿愣了片刻:“我觉得我该杀了你?!?br />
    脖子上的刀锋紧了紧,汤敏杰将哭声咽了回去:“等一下,好、好,好吧,我忘记了,坏人才会今天哭……等一下等一下,完颜夫人,还有旁边这位,像我老师经常说的那样,我们成熟一点,不要吓唬来吓唬去的,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觉得今天这出戏效果还不错,你这样子说,让我觉得很委屈,我的老师以前经??湮摇?br />
    “那是因为你的老师也是个疯子!看到你我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疯子!”陈文君指着窗户外头隐约的喧闹与光芒,“你看看这场大火,就算那些勋贵死有余辜,就算你为了泄愤做得好,今天在这场大火里要死多少人你知不知道!他们中间有女真人有契丹人也有汉人,有老人有孩子!这就是你们做事的办法!你有没有人性!”

    “风太大了?!碧烂艚艿勺叛劬?,“风、风太大了啊……”

    陈文君在黑暗中看着他,愤怒得几乎窒息,汤敏杰沉默片刻,在后方的凳子上坐下,不久之后声音传出来。

    “虽然……虽然完颜夫人您对我很有偏见,不过,我想提醒您一件事,今天晚上的情况有点紧张,有一位总捕头一直在追查我的下落,我估计他会追查过来,如果他看见您跟我在一起……我今天晚上做的事情,会不会忽然很有效果?您会不会忽然就很欣赏我,您看,这么大的一件事,最后发现……嘿嘿嘿嘿……”

    他在黑暗里笑起来,房间里陈文君等人陡然收紧了目光,房间外头的屋顶上亦有人行动,刀光要斩过来的前一刻,汤敏杰挥动双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都是开玩笑的,我的老师跟我说,危险的时候开玩笑会很有效果,显得你有幽默感、会讲笑话,而且不那么怕死……完颜夫人,您在希尹身边多少年了?”

    陈文君没有回答,汤敏杰的话语已经继续说起来:“我很尊重您,很佩服您,我的老师说——嗯,您误会我的老师了,他是个好人——他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到了敌人的地方做事情,希望非到万不得已,尽量遵循道义而行??墒俏摇?,我来之前能听懂这句话,来了之后,就听不懂了……”

    “我看到这么多的……恶事,人世间罄竹难书的惨剧,看见……这里的汉人,这样受苦,他们每天过的,是人过的日子吗?不对,狗都不过这样的日子……完颜夫人,您看过手脚被砍断的人吗?您看过那些被穿了琵琶骨的汉奴吗?看过妓院里疯了的妓女吗?您看过……呃,您都看过,嘿嘿,完颜夫人……我很佩服您,您知道您的身份被拆穿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可您还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我不如您,我……嘿嘿……我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

    “我从武朝来,见过人受苦,我到过西北,见过人一片一片的死。但只有到了这里,我每天睁开眼睛,想的就是放一把火烧死周围的所有人,就是这条街,过去两家院子,那家女真人养了个汉奴,那汉奴被打瘸了一条腿,被剁了右手,一根链子拴住他,甚至他的舌头都被割掉了,牙被打掉了……他以前是个当兵的,嘿嘿嘿,现在衣服都没得穿,皮包骨头像一条狗,你知道他怎么哭吗?我学给您听,我学得最像了,他……嗯嗯嗯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汤敏杰学的哭声在黑暗里渗人地响起来,随后转变成不可抑制的低笑之声:“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吓到您了,我烧死了好多人,啊,太残忍了,不过……”

    他脑袋摇晃了半晌:“唔,那都是……那都是风的错。那是……唔……”

    房间里再度沉默下来,感受到对方的愤怒,汤敏杰并拢了双腿坐在那儿,不再狡辩,看来像是一个乖宝宝。陈文君做了几次深呼吸,依然意识到眼前这疯子完全无法沟通,转身往门外走去。

    “这件事我会跟卢明坊谈,在这之前你再这样乱来,我杀了你?!?br />
    扔下这句话,她与跟随而来的人走出房间,只是在离开了房门的下一刻,背后忽然传来声音,不再是方才那插科打诨的滑头语气,而是平稳而坚定的声音。

    “完颜夫人,战争是你死我活的事情,一族死一族活,您有没有想过,倘若有一天,汉人打败了女真人,燕然已勒,您该回去哪里???”

    陈文君的步伐顿了顿,还没有说话,对方陡然变得欢快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了。

    “嘿嘿,华夏军欢迎您!”

    陈文君牙关一紧,抽出身侧的匕首,一个转身便挥了出去,匕首飞入房间里的黑暗之中,没了声息。她深吸了两口气,终于压住怒气,大步离开。

    房间里的黑暗之中,汤敏杰捂住自己的脸,动也不动,待到陈文君等人完全离去,才放下了手掌,脸上一道匕首的划痕,手上满是血。他撇了撇嘴:“嫁给了女真人,一点都不温柔……”

    夜在烧,复又渐渐的平静下去,第二日第三日,城市仍在戒严,对于整个事态的调查不断地在进行,更多的事情也都在无声无息地酝酿。到得第四日,大量的汉奴乃至于契丹人都被揪了出来,或是下狱,或是开始杀头,杀得云中府内外血腥一片,初步的结论已经出来:黑旗军与武朝人的阴谋,造成了这件惨绝人寰的案件。

    但在内部,自然也有不太一样的看法。

    关于云中惨案整个事态的发展线索,很快便被参与调查的酷吏们清理了出来,先前串联和发起整个事情的,乃是云中府内并不得意的勋贵子弟完颜文钦——虽然诸如萧淑清、龙九渊等作乱的头领级人物大多在乱局中负隅顽抗最终死去,但被抓捕的喽啰还是有的,另外一名参与勾连的护城军统领完颜方在时立爱的施压下,也吐露了完颜文钦勾结和煽动众人参与其中的事实。

    这样的事件真相,已经不可能对外公布,无论整件事情是否显得短视和愚蠢,那也必须是武朝与黑旗一道背上这个黑锅。七月初六,完颜文钦整个国公府成员都被下狱进入审理流程,到得初七这天下午,一条新的线索被清理出来,有关于完颜文钦身边的汉奴戴沫的情况,成为整个事件发作的新源头——这件事情,毕竟还是不难查的。

    审理案件的官员们将目光投在了已经死去的戴沫身上,他们调查了戴沫所遗留的部分书籍,对比了已经死去的完颜文钦书房中的部分书稿,确定了所谓鬼谷、纵横之学的骗局。七月初九,捕头们对戴沫生前所居住的房间进行了二度搜查,七月初九这天的夜晚,总捕满都达鲁正在完颜文钦府上坐镇,手下发现了东西。

    戴沫有一个女儿,被一道抓来了金国境内,按照完颜文钦府中部分家丁的口供,这个女儿失踪了,后来没能找到。然而戴沫将女儿的下落,记录在了一份暗藏起来的文稿上。

    看到那份文稿的一瞬间,满都达鲁闭上了眼睛,心底收缩了起来。

    戴小娥自被抓到金国后,便被分予完颜宗辅名下为奴,且于一年半之前,抵达云中府的针织作坊做女工,这期间,曾有完颜宗辅的家奴领着戴小娥,远远地让戴沫看了一眼……

    “……死间……”

    这一刻,戴沫留下的这份文稿犹如沾了毒药,在灼烧着他的手掌,如果可能,满都达鲁只想将它立刻扔掉、撕毁、烧掉,但在这个傍晚,一众捕快都在周围看着他。他必须将手稿,交给时立爱……

    夕阳正落下去。

    汤敏杰走在云中府的街头,鼻间都是血腥的气息,他看着周围的一切,神色卑微、谨慎、一如往常。

    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游戏。

    如果可能,我只想连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