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的战争还在继续,南面也并不太平。

    大名府之战的消息传到西南后,又过了几天,大雨时下时歇,岷江水位高涨,也已经进入汛期了。

    虽然心中牵挂着黄河以北的战况,然而自水势报急开始,宁毅与华夏军的队伍便开拨往都江堰方向过去了。

    在后世看来,成都平原是天府之国,然而每年对这边危害最大的,便是水灾。岷江自玉垒山口进入成都平原,由西往东南而去,却是地地道道的地上悬江,河水与平原的落差近三百米之多,故此成都平原自秦时开始便治水,到得另一段历史上的宋朝时期,治水才系统起来,都江堰成型后,大大缓解了这里的水患压力,天府之国才渐渐名副其实。

    但即便如此,到了二十世纪,成都平原也曾相继发生过两次特大的水患,岷江与下游沱江的泛滥令得整个平原成为泽国。此时亦然,若是岷江守不住,接下来的一年,这平原上的日子,都会相当难过,华夏军短时间内想出川,就成为真正的痴人说梦了。

    而眼下华夏军面临的,还不仅仅是天灾的威胁,针对华夏军控制了成都平原的现状,情报部门早已收到了武朝试图暗中破坏决堤岷江的线报。

    这类制造洪水,水淹三军的绝户之计,在许多的武朝书生口中颇有市场,当年女真人攻汴梁时,决黄河以退敌的想法便在许多人的脑子里转过,并非多大的秘密?;木跽汲啥计皆?,若真是遭遇大水,接下来一两年,都像是挂上了一个大包袱,因此,虽然看起来危言耸听,若是真有人要做事,那也绝不出奇。

    一方面要抵御天灾,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藉由一次大的事件加深并不牢固的统治基础,四月上旬,华夏第五军所有政治部门全部出动,同时调动了四万军人,发动岷江附近村县近五万民众参与了抗洪固堤的工作——事实上,早期的宣传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做了,四月水势加大时,华夏军也增加了发动的规模,宁毅亲自上前线坐镇,在征用民工和宣传管理方面,也算是动用了全副的家当,这一次抗洪过后,华夏军占领成都平原时抢下来的一些钱粮,也就花的差不多了。

    但这样的大动作,让附近民众与军队联合起来,近距离内体会到华夏军严肃的军纪与治理洪水的决心,自然也是有好处的。上前线的以军队为主,有治水经验的民工为辅,而为了各地联动的迅速,对于未上前线固堤的民众,分派到各村县的管理人员便发动他们修理和开拓道路,也算是为日后留下一笔财产。

    四月中下旬,成都平原上空每日灰蒙蒙的,大雨不时的下。宁毅在都江堰附近的县城边上找了几间房子坐镇中枢,也是为了威慑想要在这场天灾里打主意的跳梁小丑们。外头的消息每日里便都向着这边聚集过来,四月十九,完颜昌在黄河以北完成大名府扫荡后,迅速展开下一步动作的消息过来了。

    梁山水泊,光武军与独龙岗数万家属聚集之处,镇守的军队,如今仅两千余人。

    相隔数千里的距离,纵使着急上火,也是无济于事,拿到消息的这一刻,估计被完颜昌逼迫的几十万汉军已经快完成集结了。

    不过,到得四月二十三,有稍好的消息传来。

    大名府的那一场大战之后,仍旧幸存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出现了踪迹,梁山水泊的附近,或是数百人建制,或是数十人、十余人、甚至孤身一人的幸存者开始陆陆续续地出现,幸存者们虽然不多,许多的消息,却是令人感到唏嘘。

    这些人中,有的是在女真封锁下的荒山野岭中熬过了半个月,才终于艰难的突破防线的,有的是受了重伤而侥幸不死的,他们的战友大多死了,有的失散,有的被抓,他们的身上各有伤势,但渐渐的,又往这边聚集回来。

    一部分人受到了敌人或是附近民众的帮助,有少数的几拨人明显是被搜山的汉军成员放过去了,也有的光武军或是华夏军的成员在负伤后被附近的民众藏了起来,待到完颜昌的下一步是攻梁山的消息传来,这些人再也待不住,许多人便是带着仍旧未愈的伤势,往梁山方向赶回去。

    这说来也是奇怪,女真人征服中原的十年间,最初人们的反抗情绪有过一段时间的高涨,但渐渐的,反抗的人大多死了,剩下的人开始趋于麻木。到这一次的女真南下,光武军攻打大名府,真正响应者其实已经不多。而在这其中,尤其是对华夏军这面旗帜,大部分人抱有的并非是好感。

    在世人眼中看来,华夏军的存在,虽然脱胎于汉人,取名为华夏,但绝大部分的中原人恐怕只会将他们看成与女真人一般无二的修罗人物。因此,华夏军在中原,一直是没有任何群众基础的。

    然而,大名府的惨败之后,至少在黄河以北这片土地上,许多已然无以聊生的人们,似乎……至少有一点点开始接受他们了。

    大名府最后突围的光武军加上前来帮忙的华夏军,总共接近三万人,估计的牺牲数字此时还没有任何人能够统计出来,但至少半数往上,数千人被俘,惨烈的屠杀已然开始。幸存者们——不知道还有多少的幸存者们——渐渐的回来,朝着梁山方向,参与一场很可能更加惨烈的战争。

    犹如星星之火。

    四月二十七,确定牺牲的将领名单逐渐报回来,俘虏们在一座座城池间陆续被屠杀的惨剧也被记录,传了回来。此时岷江的水势已愈发猛烈,华夏军各部固堤抗洪的同时,情报部门还在报回各个地方关于亲武势力预备决堤的传言,逐一筛查。

    到得五月初四,一拨人准备作乱决堤的传言被证实,为首者乃成都本地大儒陈嵩。陈氏原是川蜀望族,华夏军占领成都平原后,一部分士绅举家逃离,陈家却并未离去,待到今年春汛开始,陈家认为岷江的水患最能对华夏军造成影响,于是暗中串联了部分江湖豪侠,晓以大义,预备在合适的时候下手。

    陈嵩原以为这件事情最难过的是心理关,谁知道这次汛期一来,华夏军整批整批的出动,虽然也发动了大拨的民众,但提防附近的看守和巡查都极其严密。到得五月里华夏军进家门控制住所有人,陈嵩准备了的大量火药还未想好到哪里去下手。

    抓捕陈氏一族极其党羽的行动声势颇大,宁毅随行坐镇。抓住陈嵩是在陈氏一族距离岷江不远的一处别苑,宁毅见到了这位须发半白的老人——两人之前便有过几次见面,这一次,老人不再有以前看来的浑噩无神,在自家的厅堂内将宁毅破口大骂了一顿。

    宁毅拉起椅子坐在前方,静静地听他骂完了。

    在以往与儒生打交道——尤其是对年轻的书生士人——宁毅喜欢与对方心平气和地辩论一番,但这一次,他没有争辩的兴趣,殉道者各种各样,钱希文、秦嗣源、康贤、他未曾见过的王其松……对于心存死志的人,争辩便失去意义了。

    他只是目光严肃地听老人骂完了,方才开口:“十天以后,你和你的家人会在几千人面前举行公审,有罪从严,对于决堤的必要,你到时候再说吧?!?br />
    回去的路上,大雨渐渐变成了小雨,中午时分,宁毅等人在途中的驿站休息,前方有披着蓑衣的三骑过来,见到宁毅等人,下马进店,前方那人脱了蓑衣,却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却是一贯为宁毅处理琐事的娟儿,她带来了北面的一些消息。

    此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名府附近乃至于梁山的一些讯息已经开始变得清晰,部分人的死讯得到核实,包括徐宁、呼延灼、聂山等人的牺牲被反复确认,却也有秦明、厉家铠、薛长功等将领,已经回到了梁山上。这第一批回来的将领和士兵有四千余人,算是大名府突围战中真正保留下来的主力了。

    由于在完颜昌长达半个月的封锁和扫荡中,部分军队和士兵被打得极散,这些士兵的陆续回归又或者不再回归恐怕都有可能,而且数量应该不大了。

    “也就是说……将近三万人,最多剩了六千……”驿站的房间里,听完娟儿的简单呈报,宁毅喃喃低语。

    “有很多人被抓,那边的人,在策划营救?!?br />
    “别想了,完颜昌又不是死人,以做事稳妥著称的家伙,公开杀人,就是想要钓鱼?!绷荷降那榭鼋艏?,到得这几天,消息又开始变得清晰,前线的情报人员一一归总,第一时间发来了大量的消息,以至于几张情报纸上都密密麻麻地写着字,宁毅一面看,一面皱眉出声。

    娟儿站了片刻,宁毅看她一眼,微微苦笑:“坐吧。这两天事情太多,我心情不好,你也不用站着……待会我得写封信去梁山……”

    “呃……”娟儿的表情有些奇妙,“最后一页……报告了一件事?!?br />
    “什么?”宁毅皱了皱眉,翻过来最后一页。

    见宁毅开始看,娟儿抿了抿嘴,坐到一边的凳子上。

    最后一页纸上,写的是李师师将要成亲的事情。

    营救光武军的行动,九死一生,但在正常战役中,华夏军也是拼尽了全力,去争取那一线生机。完颜昌手下的汉军日子过得极其艰难,燕青率领的情报队伍就曾费了大力气,试图说服部分汉军将领放水甚至倒戈,这样的行动自然有成功有失败,但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是,原本身在梁山的李师师,同样参与了这场行动。

    在得知华夏军打败术列速往东南而来的时候,李师师便知道祝彪等人不可能不去营救已然陷入死地的王山月,当华夏军出征时,从梁山出来的她也做出了自己的行动,她去游说了一名汉军的将领,名叫黄光德的,试图让对方在围攻中放水,以及在战役进入围捕阶段后,让对方帮忙救人。

    这黄光德原本是武朝的一名举人,早年在京城由于没有靠山,中举之后一直补不了实缺,他游荡京城,很长一段时间曾夜宿矾楼。那时候师师姑娘正当红,黄光德自然难以亲近,与她不过数面之缘,到得李细枝统治时期,黄光德在其手下倒是扶摇而上,此时在完颜昌调动的汉军当中,还算是相对有实力的将领了,手下有万余兄弟,亦有许多心腹,做得了一些事情。

    李师师找上黄光德,黄光德最初纠结不已,然而到得后来,不知答应了什么条件,终于还是伸出了援手。此时方才知道,师师姑娘乃是答应了黄光德嫁与他作妾——也亏得已然年近五十的黄光德胆大,又或是怀念着当年的美好年华,铤而走险——此时,师师姑娘已然住进黄府的后院中去了。

    宁毅将这消息细细看完,眉头蹙得更紧了一些,然后再翻回前面,将整个消息大略过了一遍,他此时自然知道娟儿的表情为何,心中的怒意愈甚,将那情报一把放在了四方桌上:“梁山那头的情报负责人是谁?”

    娟儿眨了眨眼睛:“呃,这个……”

    “神经病??!”宁毅站起来,一把拍在了桌子上,“一个情报人员,事无巨细叽叽喳喳的全写上!写故事??!黄光德四十九岁也要告诉我?李师师三十多岁的人了,成个亲,两行就能写完的事情写一整页,他嫌我时间太多?以为我对什么事情感兴趣???若是两情相悦就让他们在一起,若是逼良为娼就把这个黄光德给我作了!有必要写过来给我看?”

    宁毅的声音在房间里已经吼起来:“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是以为我和李师师有一腿!谁他妈在乎我跟李师师有没有一腿!几万人死了!一群英雄把命留在了战场上,他们的几万家属就快要被屠杀!写这么重要情报的地方,他给我写了整整一页的李师师!神经??!发来这份情报的家伙必须做出严肃的检讨!”

    娟儿点了点头,将那情报收起来,宁毅生了片刻的气,复又坐下:“今晚我会写封信去梁山,至少……鼓励一下他们。梁山几万家属,加上几千人,虽然占着地利,但是过不过得去,很难说。西南这边,几十万人的生死和将来也在这里挂着,一个人的消息,实在没必要占这么多,人家就不能是两情相悦吗……”

    他看一眼娟儿:“你也神经病……”

    娟儿低了低头:“我以为……你至少是有些关心师师姑娘的……”

    “认识这么些年了,在京城的时候,人家也还算照顾吧……但关心又怎么样,看了这种情报,我难道要从几千里外发个命令过去,让人把师师姑娘救出来?真要是两情相悦,现在孩子都已经怀上了?!?br />
    宁毅摸摸鼻梁,顿了顿,他看看娟儿:“而且啊,我跟人师师姑娘,还真没有一腿……”

    娟儿便笑了笑,两人不再说起这个话题,中午吃完饭,冒着小雨回去都江堰前线,外界便又有许多消息到了,其中一则是:武朝长公主府特使成舟海,不日便至。

    “……老朋友了,欢迎他来?!蹦愕?。

    ***************

    抵达都江堰附近时,已经过了端午,五月初七,天气晴朗起来,成舟海骑着马在护卫队伍的随行下,看到的是附近乡民热火朝天的修路景象?;木木瞬斡肫渲?,另有戴着红袖章的管理人员,站在大石头上给修路的乡民们宣讲打气。

    “这是为何?”

    “宁先生说,懂治水的工人和部队在前方抗洪,后方的大伙儿一块保证道路的通畅,都是为了治水,一块的出力?!备诔芍酆I肀叩幕木嗽苯馐偷?。

    成舟海点了点头:“水治好后,这边的路也修好了,大家伙相处得也好了……滴水不漏,是宁立恒的风格?!?br />
    这一路所见,大都是这样的劳动景象,到得一处有许多人看病的军医营地边,成舟海见到了宁毅。两人不见已有十余年的时间,宁毅步入中年,成舟海则年近五十,他从马上下来,向宁毅拱手,宁毅便也过来回了一礼,两人对望,都笑着没有说话。

    随后宁毅偏了偏身子,指向远处:“那里,我儿子?!?br />
    “宁忌,跟着当大夫的那个?!背芍酆Pα诵?,他在秦嗣源手下时便有用谋过甚的毒士评价,这些年跟着周佩做事,乃是公主府的大管家,对于宁毅这边的各类情报,除了李频,恐怕就是他最为关注和清楚。

    他随后道:“要让岷江决堤的消息,是我放出来的,有些人也是我安排的?!?br />
    宁毅点了点头,未及答话,成舟海笑道:“给点好处,我不跟你从中作梗?!?br />
    “你要是做得到,算我输了?!蹦惚阋残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