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初九寅卯交替之时,林州。

    城池浮动在混乱的火光之中。

    城墙方向,术列速孤注一掷的猛攻已经展开了。巨石撼动那长墙的声音,越过小半个城池都能让人听得清楚。

    西南,沈文金部众入城后的反抗引起了一定的动静,他们点起火焰,焚烧城内的房屋。而在东北城门,一队原本未曾料到的降金士兵展开了抢夺城门的突袭,给附近的华夏军战士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这些消息飞快地传来,关胜一面听着,一面快速行走在营地的帐篷间,周围都是奔跑而过的士兵。见到前方那处院落时,他也看到了另一边过来的许纯一。

    除了燕青等人跟随在许纯一的身后,华夏军并未给他带上任何限制行动的刑具,因此只是在表面上看起来,许纯一的脸上只是稍稍有些阴郁,他停下脚步,看着快速走过来的关胜。关胜的目光严肃,眼中自有威严,走到他身边,拍打了一下他肩上的灰尘。

    “许将军,一起来吧?!?br />
    说完话,关胜领着许纯一以及身后的数人,走进了旁边的院落。

    院落房间里亮着灯火,关胜等人进来时,不少隶属于许纯一麾下的守军将领都已经在这边聚集,关胜走到前方,两只手按下桌子:“大家坐?!?br />
    众人望了望许纯一,陆续坐下,关胜摊开手,示意许纯一坐到自己身边,随后开始说话。

    “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有人叛变投了金狗,我们发现了,许将军已经做了清理。原本想将计就计,引一批金狗进来杀了,但术列速很聪明,派进来的是汉军。不论如何,你们现在听到的是术列速孤注一掷的声音?!?br />
    关胜目光威严,微微顿了顿:“这几日相处,华夏军与大伙儿并肩作战,有些事情,可以说明白了。女真三万精锐,援兵穷穷无尽,死守林州,是守不住的。而且看如今的局势,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没卵子的家伙在这城里面。术列速想速胜,我们也想?!?br />
    “再厉害的对手,出手的时候就会有破绽,我们以小博大,就只能光棍些。对术列速的进攻,不久就会展开了?!?br />
    房间里的气氛,陡然间变了变。在军中为将者,察言观色总不会比普通人差,先前见许纯一的脸色,见许纯一身后跟随的人并非往日的心腹,众人心中便多有猜测,待关胜说起不知军中“没卵子的还有多少”,这话语的意思便更加让人犯嘀咕,然而众人不曾想到的是,这顶多万余的华夏军,就在守城的第三天,要反扑率领三万余女真精锐的术列速了。

    这样的战术,是何等的愚蠢,然而平心而论,只要是有理智的人,都不难察觉出此时林州的死结。

    三万余女真精锐,率领三万余汉奸军,林州守上一段时间,固然也是可以,然而宗翰主力就在北面不远,术列速若攻不下林州,其余二十余万女真主力莫非还会袖手旁观?

    而在守城战开始之后,撤退的选择其实早已消失。田实死后,晋地局势危殆,援兵到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左右无援的守城是一条死路,等到消耗战打了一段时间,再说突围,女真骑兵碾杀过来,根本不可能有人跑掉。

    如若想清楚这些,眼下的选择,又是何等的豪迈。

    没有人说话。关胜也静了片刻:“国破家亡?!彼?,“将来大家走哪一条路,关某觉得,都可以想得通,但这几日华夏军与诸位相处,每天交心,你们手下的兄弟想的是什么,大伙儿应该也看得清楚,没人想当狗!”

    “马上要上阵,今天不知道打成什么样子,还能不能回来。大道理就不说了?!彼氖峙纳闲泶恳坏募绨?,看了他一眼,“但城中还有百姓,虽然不多,但希望能趁此机会,带他们往南逃走,算是尽到军人的本分。至于诸位……今日杀术列速若有跟得上的——”

    他眼中有厉芒闪过:“来日便是华夏军的弟兄,我代表所有华夏军人,欢迎大家?!?br />
    这话说完,关胜收回了放在许纯一肩上的手,转身朝外头走去。也在此时,房间里有人站起来,那是原本隶属于许纯一手下的一员猛将,名叫史广恩的,面色也是不善:“这是瞧不起谁呢!”

    关胜扭过头去看他。史广恩道:“什么想得通想不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跟一群孬种说话!不过杀个术列速,老子手下的人已经准备好了,要怎么打,你姓关的说话!”

    关胜点了点头,抱起了拳头。房间里不少人此时都已经看出了门道——实际上,降金这种事情,在眼下毕竟是个敏感话题,田实方才去世,许纯一虽然是军队的掌权者,私下里也只能跟一些心腹串联,否则动静一大,有一个不愿意降的,此事便要传到华夏军的耳朵里。

    也是因此,对于许纯一的变故,房间里的众人先前还只是猜测,此时猜测才在部分人心中落地,有人窃窃私语,话语中有些明悟:“许……姓许的当狗了……”别人便恍然点头。又有人站起来,拱手道:“关将军,林某愿加入华夏军,莫要落下我那几百兄弟?!?br />
    这事情若发生在其它时候,整支军队投金也不足为奇,然而眼下有华夏军压阵,过去几日里的几次动员大会、并肩作战效果又都还不错,激起了众人胸中血性??銮倚泶恳幌惹鞍迪洳僮?、一败涂地,此时对军队的掌控,也终于完全脱钩。

    关胜未曾多言,留下了参谋部人,随后大步朝外走去。城墙上厮杀的光芒照射过来,他接过了大刀,跨上战马,扭头看了看天空,随后与身边众人一道,策马前行。

    城池之上,这夜仍如黑墨一般的深。

    ……

    城外,数万大军的攻城在这黎明前的夜色里汇成了一片最为宏大的海洋,数万人的呐喊,女真人、汉人的冲锋,飞掠过天空的箭矢、带着火焰的巨石以及城墙上连番响起的炮击,燃成沸腾的光焰,滚木礌石被士兵抬着从墙头扔下去,倾倒的火油被点燃了,淌成一片渗人的火幕。

    术列速麾下最精锐的部队已经开始登城,在城池西南,沈文金的嫡系部队为了挽救主帅展开了攻城。

    在这之前,进入城内的部队精锐已经遭到了巨大的杀伤,一些曾经在城头“换防”的士兵在猝不及防的杀戮中聚集到一起,然后被迫跳下或是被斩杀下城墙,死状惨烈。城内,更是有炮轰与爆炸声不断传过来。

    城外已经展开的猛烈进攻之中,林州城内,亦有一队一队的有生力量陆续集结,这中间有华夏军也有原本许纯一的部队。在这样的世道里,虽然江山沦陷,如关胜说的,“国破家亡”,但能够跟随华夏军去做这样一件豪迈的大事,对于许多半生压抑的人们来说,仍旧有着相当的分量。

    而且,未来能够加入华夏军,这也是极有诱惑的一件事情。如今晋王已去,中原哪里都没有了汉人立足的地方,如果这次真能大战后脱险,华夏军的战绩必然震惊天下,对于任何人都将是值得夸耀的归宿。

    再没有更好、更像人的路了。

    风急火烈,史广恩聚拢了士兵,在众人前方大喊:

    “……老子早就说过,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今日干死术列速,加入华夏军,你们八辈子祖宗坟上都冒青烟哪——”

    昨日的战斗激烈,众人休息还未久,多有疲惫,然而听到这话语中的疯狂,一些士兵的身上都涌起了鸡皮疙瘩,心口的血液滚滚翻涌起来……

    更多的人在聚集。

    ……

    北面城墙上,白热化的厮杀在蔓延。

    飞舞的流矢在甲胄上弹开,徐宁将手中的短枪刺进一名女真士兵的胸腹之中,那士兵的狂吼声中,徐宁将第二柄短枪扎进了对方的喉咙,乘势拔出第一柄,刺穿了旁边一名女真士兵的大腿。

    那女真士兵正在追杀一名肩头鲜血淋淋的华夏军人,此时大腿中枪,一刀便砍了过来,徐宁双枪又是一刺一收,将对方刺死在地上。

    “走——”

    他扑向那受伤的手下,前方有女真人冲来,一刀劈在他的背后,这钢刀劈开了甲胄,但入肉未深。徐宁的身体踉跄朝前跑了两步,抄起一面盾牌,转身便朝对方撞了过去。

    他武艺高强,这一下撞上去,便是轰然一声响,那女真士兵连同后方冲来的另一女真人躲闪不及,都被撞成了滚地葫芦。前方有更多女真人上来,后方亦有华夏军士兵结阵而来,双方在城头冲杀在一起。

    城头的口子被打开,随后又被徐宁带着手下人夺了回来,接着又有一段被人登上。术列速麾下的精锐士兵,昨日又未曾经过太大的消耗,战斗力非同小可,如此夺过两轮,城头尸体与鲜血蔓延,徐宁杀红了眼,身上也中了数刀,带着手下人且战且退。

    徐宁等人逐渐退下城头后,宣布了这段城墙的失守。

    女真士兵由这段城墙突入,杀向仍旧封闭的林州北门,不久,街巷之上爆炸之声大作。就在徐宁拼死抵抗期间,工兵队在往城门的必经之途上已经埋下火药,洒了火油,甚至堆砌木材。此时,熊熊的大火将道路阻隔起来。

    徐宁放了近战时所用的双枪,背上赖以成名的钩镰金枪,带着士兵进行了新一轮的冲杀。

    街巷之间混乱成一片。

    西南城门附近,“霹雳火”秦明一手拎着狼牙棒,一手拎着沈文金踏上城头。

    “给我把火点起来!让他们看得清楚些!”

    外头攻城的,便是沈文金麾下的近万人,然而随着这支队伍精锐的三千人在城内或被杀或投降,攻城的战斗,进行得有气无力,毫无威胁可言。

    毕竟一开始,华夏军在这边预备迎接的是女真人的精锐,后来沈文金与麾下士兵虽有反抗,但这些华夏军人仍旧迅速地解决了战斗,将力量拉上城头,除了这些士兵负隅顽抗时在城内放的大火,华夏军在这边的损失不大。

    火把熊熊燃烧起来,秦明拖着沈文金往门楼那边过去,沈文金手脚被缚,脸色已经煞白,浑身颤抖起来:“我投降、我投降,华夏军的兄弟!我投降!爷爷!我投降,我替你招降外头的人,我替你们打女真人——”

    他口中尖叫,但秦明只是冷笑,这自然是做不到的事情,投诚女真之后,无论在沈文金的身边,还是在外头的军阵里,都有压阵的女真派遣将领,沈文金一被俘,军队的指挥权基本上已经被解除了。

    “你给我在这里大声叫!”

    拿起一个绳结套在沈文金的脖子上,秦明一脚将他踢到了女墙边,然后他看了城外一眼,转身往城内走去。

    这支华夏军大部分的骑兵,已经在秦明的带领下,于街道间集结。六百骑虎贲,随时准备着冲出城去,大杀一番。

    秦明跨上战马,沉重的狼牙棒上,鲜血的痕迹尚未被夜风吹干。

    城头,脖子上被套了绞绳的沈文金在两名华夏军士兵的威逼中,正歇斯底里地大叫。攻城军队中的女真人逼着士兵不断向前,有女真神射手躲在士兵中,逼近城墙,开始向沈文金放箭。

    夜里毕竟风大,城头两名华夏军士兵又注意着沈文金身边的危险,连射了几箭,不是射飞便是射在了盾牌上,还待再射,前方的城门打开了。

    “快逃啊——”沈文金的大喊声即便在这一片嘈杂里,都显得分外清晰。

    ……

    北面的城头,一处一处的城墙陆续失陷,只是在华夏军刻意的破坏下,一片片倾倒的火油熊熊燃烧,虽然打开了城墙上的部分通路,进入城池后的区域,仍旧混乱而僵持。

    术列速目光严肃地望着战场的情况,汹涌的士兵从数处地方蚁附上城,最初破城的口子上,大量的士兵已经进入城内,正在城中站稳脚跟,预备夺取北门?;木栽谕缈?,但一场战斗打到这个程度,可以说,城已经是破了。

    他曾经在小苍河领教过华夏军的素质,对于这支军队来说,即便是打艰苦的巷战,恐怕都能够顽抗好长一段时间,但自己这边的优势已经极大,接下来,被分割冲散的华夏军失去了统一的指挥,无论是顽抗还是逃跑,都将被自己一一吞掉。

    由于风向不同,热气球没有再升空,但天空中飞舞的海东青在不久之后带来了不祥的讯息。西南城门骑兵杀出,沈文金的军队已经形成大规模的溃败。

    “传令阿里白?!笔趿兴俜⒊隽司?,“他手下五千人,如果让黑旗从西南方向逃了,让他提头来见!”

    传令兵迅速离开,此时已过了卯时一刻,有无道烟火升上了天空,轰然爆开。林州东北、西北面的三扇城门,在此时打开了,冲锋的号声自不同的方向响了起来,黑色的洪流,冲向女真人的侧翼。

    数万人的战场,此时只是术列速这边,有人在城外,有人在城内,有人在城墙上鏖战争夺,有人在溃败,有人在阻止着溃败。在城门打开的此际,人潮突入了人潮,华夏军与跟随而来的许氏军队在命令一致上,占到了些许的便宜。

    西南方向上,秦明率领六百骑兵,驱赶着沈文金麾下的溃败军队,绕往术列速的本阵。

    西北面的城门外,一千五百人的一个团正在攻城的队伍中犁出一条血路来,带队的团长名叫聂山,他是跟随在宁毅身边的老人之一,曾经是梁山上的小头目,杀人如麻,后来经历了祝家庄的训练营,武艺上得到过陆红提的提点,走的是忏悔苦行的路子。

    这些年来,华夏军中最初一批的苦行之人已经越来越少,但只要是仍旧活着的,作战风格都刚猛得令人生畏。年近五十的聂山身形魁梧,面上多有伤疤,手上一柄九环大刀沉重刚猛,在他的麾下,当先的上百人冲锋队也都是剃去头发的头陀,手中的长刀、铁枪、重锤能够轻易敲开所有人的骨头。

    正在这边攻城的半是汉军半是女真人,不到片刻,大量的士兵被追得往后逃跑,在这些追赶的头陀身后,尸体与鲜血铺成一条长长的道路。

    呼延灼、厉家铠各率千人自东面、东北面杀出,同时,有近万人的军队在史广恩等人的带领下,从不同的道路上杀出城门,他们的目标,都是同样的一个——术列速。

    女真将领索脱护乃是术列速麾下最为倚重的亲信,他率领着四千余精锐首先破城,杀入林州城内,在徐宁等人的不断袭扰下站稳了脚跟,感觉到林州城的异动,他才明白过来事情不对,此时,又有大量原本许氏军队,朝着北墙这边杀过来了。

    城外的女真人本阵,由于华夏军忽然发起的反攻,整个场面有着片刻的混乱,但不久之后,也就稳定下来。术列速手握长刀,明白了黑旗军的意图。他在战马上笑了起来,随后陆续发出了军令,指挥各部聚拢阵型,从容作战。

    有三万余直系在身边,进攻、防守、阵地、突袭,他又怕过谁来,只要站稳脚跟,一次反扑,林州的这支华夏军,将不复存在。

    甚至于对仍未打开的北门与可能到来的王巨云“明王军”,他都不曾疏忽。

    这个时候,东北面的后方,传来了激烈的报讯,有一支军队,即将突入战场。

    术列速扬刀立马,带领四千余人,朝那边亲自迎上。

    凌晨,城池在燃烧,近十万人的冲突与冲突仿佛化作了汹涌而混乱的洪水,又仿佛是疯狂运转的碾轮。祝彪等人突入的地方,一支素质低下的汉军队伍才完成了集结不久,而由于攻城的仓促,无论是女真还是汉军的营地防御,都没有真正的做起来。他们冲散这一拨杂鱼,不久之后,遇上了凶猛的对手。

    整个黑旗军这边,一共近两万人的突袭,从不同的方向朝着中央开始了挤压,沿途的女真人展开了顽强的抵抗。战场一侧,卢俊义聚集了手下的二十余人,看着这宏大的一幕,沿着边缘谨慎地混入到了战场中,试图在这巨大的乱象中浑水摸鱼。

    这小小的队伍就如同毫不起眼的水滴,转眼间便溶入其中,消失不见了……

    晨光在不久之后亮起来,关胜、徐宁也带着最后的大队加入到碾轮之中,厮杀不断持续,不时有身边的同伴倒在鲜血里,华夏军突破一层层的防御,但随后又有女真人的队伍从旁边杀来,天亮一个多时辰后,王巨云率领着两万余的明王军抵达战场。

    此时,术列速所带领的女真军队已经在厮杀中占了上风,华夏军在巨大的疲劳中死死地咬住三万余的女真军队,反复进行着一次次的聚集和冲锋,两支军队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中进行了数次的包围与反包围,被打散的华夏军人不久之后又聚拢起来,未能料到华夏军这次疯狂程度的术列速率领数千人不断厮杀转进。

    战场因此蔓延,在明王军抵达之时,有大量的女真军队与本阵失去了准确的联系,他们只能聚拢起来,不断追杀所有能够看到的、已是强弩之末的华夏军人,而更多的还是随处可见的、漫山遍野的溃败汉军。不久之后,这些军队又与明王军杀成了一团。

    烽烟,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