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建朔十年正月,整个武朝天下,濒临倾覆的?;咴?。

    在金帝吴乞买中风的背景下,女真完颜宗辅、完颜宗翰领东西两路大军南下,在金国的第一次南征过去了十余年后,开始了彻底扫平武朝政权,底定天下的进程。

    面对着女真大军南下的威势,中原各地残余的反金力量在最为艰难的境况下发动起来,晋地,在田实的带领下展开了反抗的序曲。在经历惨烈而又艰难的一个冬季后,中原西线的战况,终于出现了第一缕奋进的曙光。

    正月二十一,各方抗金首领于汾阳会盟,认可了晋王一系在此次抗金大战中的付出和决心,并且商议了接下来一年的许多抗金事宜。晋地多山,却又横亘在女真西路军南下的关键位置上,退可守于群山之间,进可威慑女真南下大路,一旦各方联合起来,守望相助,足可在宗翰大军的南进道路上重重的扎下一根钉子,甚至于以上时间的战争耗死补给线绵长的女真部队,都不是没有可能。

    女真方面,对于反抗势力不曾轻忽,随着汾阳会盟的展开,北面战线上一度沉寂的各个队伍展开了动作,试图以猝然的攻势阻挠会盟的进行。然而,虽然抗金各力量的领袖大都聚于汾阳,对于前线的军力安排,实则外松内紧,在早已有所安排的情况下,并未因此出现任何乱象。

    而在会盟进行途中,汾阳大营内部,又爆发了一起由女真人策划安排的行刺事件,数名女真死士在这次事件中被擒。正月二十一的会盟顺利结束后,各方领袖踏上了回归的路途。二十二,晋王田实车驾启程,在率队亲征近半年的时光之后,踏上了回去威胜的路程。

    纵然在战场上曾数度败阵,晋王势力内部也因为抗金的决意而产生巨大的摩擦和分裂。然而,当这激烈的手术完成,整个晋王抗金势力也终于去除沉痼,如今虽然还有着术后的虚弱,但整个势力也拥有了更多前行的可能性。去年的一场亲征,豁出了性命,到如今,也总算收到了它的效果。

    无论是一方诸侯还是区区的普通人,生死之间的经历总是能给人巨大的感悟。战争、抗金,会是一场持续久远的巨大颠簸,只是在这场颠簸中稍稍参与了一个开头,田实便已经感受到其中的惊心动魄。这一天回程的路上,田实望着车驾两边的皑皑白雪,心中明白更为艰难的局面还在后头。

    他的心中,有着许许多多的想法。

    建朔十年正月二十二晚间,接近威胜边界,孤松驿。晋王田实在传檄抗金四个月后,走完了这段生命的最后一刻。

    死于刺杀。

    *************

    汾阳东面的孤松驿,虽以孤松为名,其实并不荒凉,它位于连接汾阳与威胜的必经之途,随着这些年晋地人口的增加,商业的繁荣,倒是成了一个大驿,各种配套设施都相当不错。田实的车驾一路东行,临近傍晚时,在这里停了下来。

    汾阳的会盟是一次大事,女真人绝不会愿意见它顺利进行,此时虽已顺利结束,出于安防的考虑,于玉麟率领着亲兵仍然一路随行。这日入夜,田实与于玉麟碰面,有过不少的交谈,谈起孤松驿十年前的样子,颇为感慨,说起这次已经结束的亲征,田实道:

    “如今方才知道,去年率兵亲征的决定,竟是歪打正着唯一走得通的路,也是差点死了才稍稍走顺。去年……若是决心差一点,运气差一点,你我尸骨已寒了?!?br />
    于玉麟回答他:“还有威胜那位,怕是要被先奸后杀……奸好几遍?!?br />
    “哈哈,她那么凶一张脸,谁敢下手……”

    说到威胜的那位,于玉麟想到明日田实进入威胜地界,又叮嘱了一番:“军队之中已经筛过许多遍,威胜城中虽有楼姑娘坐镇,但王上回去,也不可掉以轻心。其实这一路上,女真人野心未死,明日换防,也怕有人趁机动手?!?br />
    这些道理,田实其实也已经明白,点头同意。正说话间,驿站不远处的夜色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骚乱,随后有人来报,几名神色可疑之人被发现,如今已开始了围堵,已经擒下了两人。

    刺客之道向来是有心算无心,眼下既然被发现,便不再有太多的问题。待到那边战斗平息,于玉麟着人看护好田实这边,自己往那边过去查看究竟,随后才知又是不甘心的辽东死士——会盟开始到结束,这类刺杀已经大大小小的爆发了六七起,中间有女真死士,亦有辽东方面挣命的汉人,足可见女真方面的紧张。

    他安排副手将刺客拖下去拷问,又着人加强了孤松驿的防卫,命令还没发完,田实所在的方向上陡然传来凄厉又混乱的声响,于玉麟脑后一紧,发足狂奔。

    风急火烈。

    摇晃的火把在风中呼啸着,照亮道路两侧天地间的雪白,寒意还是这片天地间的主基调,察觉到前方士兵调动的方式,于玉麟便已经意识到了不对,他冲进驿站的院子,前方是被围起来的观赏性山石,院落里的积雪都已被扫走,墙壁上灯笼延绵开去,假山的那一头,血腥的味道飘过来了。

    士兵已经聚集过来,大夫也来了。假山的那边,有一具尸体倒在地上,一把钢刀展开了他的喉咙,血浆肆流,田实瘫坐在不远处的房檐下,背靠着柱子,一把匕首扎在他的心口上,身下已经有了一滩鲜血。

    田实朝于玉麟这边挥手,于玉麟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看见地上那个死人时,他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雷泽远,这原本是天极宫中的一位管事,能力出众,一直以来颇受田实的器重。亲征之中,雷泽远被召入军中帮忙,十一月底田实大军被冲散,他也是九死一生才逃出来与大军汇合,属于经历了考验的心腹吏员。

    这便是女真那边安排的后手之一了。十一月底的大溃败,他不曾与田实一路,待到再度汇合,也没有出手行刺,会盟之前不曾出手行刺,直到会盟顺利完成之后,在于玉麟将他送到威胜的边界时,于边关十余万军队佯动、数次死士刺杀的背景中,刺出了这一刀。

    “雷泽远、雷泽远……”田实面色苍白如纸,口中轻声说着这个名字,脸上却带着些许的笑容,仿佛是在为这一切感到哭笑不得。于玉麟看向旁边的大夫,那大夫一脸为难的表情,田实便也说了一句:“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也在军中呆过,于、于将军……”

    只见田实的手落下去,嘴角笑了笑,目光望向雪夜中的远处。

    “战场杀伐,无所不用其极,早该想到的……晋王势力屈居于女真之下十年之久,看似独立,实际上,以女真希尹等人天纵之才,又何止煽动了晋地的几个大族,钉子……不知道放了多少了……”

    “王上……”

    “……没有防到,便是愿赌服输,于将军,我心中很后悔啊……我原本想着,今日过后,我要……我要做出很大的一番事业来,我在想,如何能与女真人对阵,甚至于打败女真人,与天下英雄争锋……可是,这就是与天下英雄争锋,真是……太遗憾了,我才刚刚开始走……贼老天……”

    他抬了抬手,似乎想抓点什么,终于还是放弃了,于玉麟半跪一旁,伸手过来,田实便抓住了他的手臂。

    “……于将军,我年轻之时,见过了……见过了很厉害的人,那次青木寨之行,宁人屠,他后来走上金銮殿,杀了武朝的狗皇帝,啊,真是厉害……我什么时候能像他一样呢,女真人……女真人就像是乌云,横压这一世人,辽国、武朝无人能当,只有他,小苍河一战,厉害啊。成了晋王后,我耿耿于怀,想要做些事情……”

    “……我本以为,我已经……站上去了……”

    他的气息已渐渐弱下去,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过得片刻,又聚起一丝力量。

    “……于大哥啊,我刚才才想到,我死在这里,给你们留下……留下一个烂摊子了。我们才刚刚会盟,女真人连消带打,早知道会死,我当个有名无实的晋王也就好了,实在是……何苦来哉。但是于大哥……”

    他挣扎一下:“……于大哥,你们……没有办法,再难的局面……再难的局面……”

    这句话说了两遍,似乎是要叮嘱于玉麟等人再难的局面也只能撑下去,但最终没能找到言语,那虚弱的目光跳跃了几次:“再难的局面……于大哥,你跟楼姑娘……呵呵,今天说楼姑娘,呵呵,先奸、后杀……于大哥,我说楼姑娘凶狠难看,不是真的,你看孤松驿啊,多亏了她,晋地多亏了她……她以前的经历,我们不说,但是……她的哥哥做的事,不是人做的!”

    说到这里,田实的目光才又变得严肃,声音竟抬高了几分,看着于玉麟:“晋地要乱了,要没有了,这么多的人……于大哥,我们做男人的,不能让这些事情,再发生,虽然……前面是完颜宗翰,不能再有……不能再有——”

    声音响到这里,田实的口中,有鲜血在涌出来,他停止了话语,靠在柱子上,眼睛大大的瞪着。他此时已经意识到了晋地会有的诸多惨剧,前一刻他与于玉麟还在拿楼舒婉开的玩笑,或许就要不是玩笑了。那惨烈的局面,靖平之耻以来的十年,中原大地上的无数惨剧。然而这惨剧又不是愤慨能够平息的,要打败完颜宗翰,要打败女真,可惜,如何去打败?

    他的情绪在这种激烈之中激荡,生命正迅速地从他的身上离去,于玉麟道:“我绝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但也不知道田实有没有听到,如此过了一会儿,田实的眼睛闭上,又睁开,只是虚望着前方的某处了。

    他语气虚弱地说起了其它的事情:“……伯父看似枭雄,不愿屈居女真,说,有朝一日要反,然而我今日才看到,温水煮青蛙,他岂能反抗得了,我……我终于做了了不得的事情,于大哥,田家人看似厉害,实际……色厉内苒。我……我这样做,是不是显得……有些样子了?”

    田实靠在那里,此时的脸上,有着一丝笑容,也有着深深的遗憾,那眺望的目光仿佛是在看着将来的岁月,不论那将来是抗争还是和平,但终于已经凝固下来。

    于玉麟的心中有着巨大的悲怆,这一刻,这悲怆并非是为了接下来残酷的局面,也非为世人可能受到的苦难,而仅仅是为了眼前这个一度是被抬上晋王位置的男子。他的反抗之路才刚刚开始便已经停下,然而在这一刻,在于玉麟的眼中,即便曾经风云一世、盘踞晋地十余年的虎王田虎,也比不上眼前这男人的一根小指头。

    建朔十年正月二十二日夜,亥时三刻,晋王田实靠在那屋檐下的柱子便,静静地离开了人世。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他双目最后注视的前方,仍是一片浓浓的夜色。

    第二天,当楼舒婉一路赶到孤松驿时,整个人已经摇摇晃晃、头发凌乱得不成样子,见到于玉麟,她冲过来,给了他一个耳光。

    晋王田实的死去,即将给整个中原带来巨大的冲击。

    二十三日夜,女真大营。

    完颜希尹在帐篷中就着暖黄的灯火伏案书写,处理着每天的工作。

    忽然风吹过来,自帐篷外进来的探子,确认了田实的死讯。

    帐外的天地里,白皑皑的积雪仍未有丝毫消融的痕迹,在不知何处的遥远地方,却仿佛有巨大的冰山崩解的声音,正隐隐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