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宋茂叔,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天色已经暗下来,远处的河湾边燃烧着篝火,偶尔传来孩子的笑声与女人的声音。宋永平在宁毅的带领下,缓步前行,听他问起父亲状况,宋永平看了他一眼。

    “家父的身体,倒还硬朗。去官之后,少了许多俗务,这两年倒是更显富态了?!?br />
    “宋茂叔是在我杀周喆之后去的官吧?”

    “……嗯?!?br />
    两人说着这对旁人而言惊心动魄的事情,话语之中却显得淡然,宁毅道:“当年事起仓促,宋家那边也就顾不上了,想来也不好邀你们同去。后来周雍称帝,有周佩这对姐弟在上头,倒也不至于对你们刁难太多,我才放下了心。这几年来,檀儿、文方他们偶尔会谈起你,姻亲之中,以你的学问为最好,怕是耽误了你的仕途,不过我想,人在年轻之时,是该走弯路的年纪,三十岁前经历的越多,恐怕往后的路会更好走?!?br />
    他说到这里笑了笑:“当然,让你和宋茂叔丢官的是我,这话我说就有点变味。你要说我得了便宜卖乖,那也是没法反驳?!?br />
    听宁毅说起这个话题,宋永平也笑起来,目光显得平静:“其实倒也没错,年轻之时一帆风顺,总觉得自己乃天下大才,后来才明白自身之局限。丢了官的那些时日,家中人来来往往,方知世间百味杂陈,我当年的眼界也实在太小……”

    他笑着摇了摇头:“幼时随家中长辈读黄老、读孔孟,将古书经卷倒背如流,道德文章也能洋洋洒洒一大篇,最近两年想起来,感触最深的却是易经的开卷两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三十年时光,才渐渐的懂了一些?!?br />
    十余年前初见时,二十出头的宋小四一脸意气飞扬,如今却也已经是三十岁的年纪了,当了官、蓄了须,经历了坎坎坷坷,如果说先前平静的几段对话还是他以涵养在维持平静,眼下的这段便是发自肺腑了。

    宁毅点了点头,宋永平停顿了片刻:“这些事情,要说对表姐、表姐夫没有些埋怨,那是假的,不过纵然埋怨,想来也没什么意思。叱咤天下的宁先生,难道会因为谁的埋怨就不做事了?”

    宁毅“哈哈”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宋永平的肩,示意他一道前行:“世间道理有很多,我却只有一个,当年女真南下,看着几十万人被杀得一败涂地,秦相等人力挽狂澜,最后家破人亡。不杀皇帝,这些人死得没有价值,杀了之后的后果当然也想过,但人在这世界上,容不得一双两好,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杀人之前固然知道你们的处境,但已经衡量好了,就得去做。县令也是这样当,有些人你心中同情,但也只能给他三十大板,为什么呢,这样好一点点?!?br />
    “但姐夫这些年,便真的……没有迷惘?”

    “时时都有,而且很多,不过……对比一下,还是这条路好一点点?!蹦愕?,“我知道你过来的想法,找个破绽也许可以说服我,撤兵或者服软,给武朝一个好台阶下。没有关系,其实天下局势明朗得很,你是聪明人,多看看就明白了,我也不会瞒你。不过,先带你见见孩子?!?br />
    说话之间,篝火那边已然近了,宁毅领着宋永平过去,给宁曦等人介绍这位远房舅舅,不一会儿,檀儿也过来与宋永平见了面,双方说起宋茂、说起已然过世的苏愈,倒也是极为普通的亲人重聚的情景。

    苏檀儿与宋永平说话的时间里,宁毅领着一帮孩子到火边烤鱼,宁忌与杜杀、方书常等人家的孩子吃过了晚饭又休息片刻,摆开了小擂台轮流比试。都是名家之后,比武的情景颇为激烈,雯雯、宁珂等小女孩或在擂台边给兄长加油,或者跑到这边来缠宁毅。过了一阵,烤焦了鱼挺没面子的宁毅走到擂台那边写下一副奖励给优胜者的对联,上联是“拳打广州鸡蛋”,下联“脚踢菠萝面包”,写完后让宋永平过来点评斧正,之后又让宋永平也写一副字做添头。

    小河边的一番打打闹闹令宋永平的心中也多少有些感慨,不过他毕竟是来当说客的——传奇小说中某某谋士一番话便说服诸侯改变心意的故事,在这些年月里,其实也算不得是夸大。封建的世道,知识普及度不高,即便一方诸侯,也未必有开阔的眼界,春秋战国时期,纵横家们一番夸张的哈哈大笑,抛出某个观点,诸侯纳头便拜并不出奇。李显农能够在凉山山中说动蛮王,走的或许也是这样的路子。但在这个姐夫这里,无论危言耸听,还是视死如归的慷慨陈词,都不可能扭转对方的决定,如果没有一番最为缜密的分析,其余的都只能是闲聊和玩笑。

    与宁毅碰面后,他心中已经愈发的明白了这一点?;叵氤龇⒅背芍酆5奶取杂谡饧虑?,对方恐怕也是非常明白的。如此想了许久,待到宁毅走去一旁休息,宋永平也跟了过去,决定先将问题抛回去。

    “姐夫,西南之事,没有能好好解决的办法吗?”

    “对武朝来说,应该很难?!?br />
    宁毅拿着一根树枝,坐在河滩边的石头上休息,随口回答了一句。

    “女真就要来了,天下沦亡,有什么好处?”

    “武朝是天下,女真是天下,华夏军也是天下,谁的天下沦亡?”他看了宋永平一眼,树枝敲敲一旁的石头,“坐?!?br />
    “湿气重,不合养生?!彼斡榔剿底?,便也坐下。

    “你有几个孩子了?”

    “三个,两个女儿,一个儿子?!?br />
    “作为很有学问的舅舅,觉得宁曦他们怎么样?”

    “好。曦儿教得很好?!彼斡榔降?,“宁忌的武艺,比之一般人,似乎也强得太多?!?br />
    “生下来之后都看得死死的,接下来去成都,走走看看,不过很难像普通孩子那样,挤在人群里,凑各种热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上意外,争天下——我们把它叫做救天下——这是代价之一,遇上意外,死了就好,生不如死也是有可能的?!?br />
    前方是流淌的小河,宁毅的表情隐匿在黑暗中,话语虽平静,意思却毫不平静。宋永平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些。

    “黄河以北已经打起来了,太原附近,几百万人挡完颜宗翰的几十万军队,现在那边一片大雪,战场上死人,雪地上冻死更多。大名府王山月领着不到五万人守城,现在已经打了快两个月,完颜宗辅、完颜宗弼率领主力打了近一个月,然后渡黄河,城里的守军不知道还有多少……”

    宁毅在黑暗中说道:“……如今完颜昌领着三万女真精锐是二十多万的汉军围城,汉军前面还是被赶着往前走的百姓,他们每天把尸体用投石器抛进城里去,好在是冬天,瘟疫暂时还起不来……祝彪领了一万多华夏军,想要打开完颜昌的防线,打不开啊?!?br />
    “……再南面几百万的饿鬼不知道死了多少了,我派了八千人去徐州,挡住完颜宗辅南下的路,这些饿鬼的主力,现在也都围往了徐州,宗辅大军跟饿鬼碰上,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再南边就是太子布下的方向,百万大军,是输是赢都在这一战。再然后才是这里……也已经死了几万人啦。永平,你为武朝而来,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如果你是我,是愿意给他们留一条生路,还是不给?”

    “或许有更好一点的路……”宋永平道。

    “或许有吧,或许……天下总有这样的人,他既能放过武朝,让武朝的人过得好好的,又能强健自身,救下整个天下。永平,不是开玩笑,如果你有这个想法,很值得努力一下?!?br />
    “……”

    “不过我做不到啊。距离第一次女真南下,十多年的时间了,武朝有一点点长进,大概……这么多吧?!彼咽志倨鹄?,比划了大概米粒大小的距离,“我们知道武朝的麻烦很多,问题很复杂,能够有一点点的长进,很不容易了??醇遣蝗菀?,想让他们得到更好的奖励,譬如活得更久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写一篇文章,把这种进取当成难得的人性光芒。不过,这样就够了吗?你喜欢武朝,所以他该活下来,如果活不下来,你希望……我可以高抬贵手?”

    宁毅摇了摇头。

    “……挡不住就什么都没有了,那篇檄文,我要逼武朝跟我谈判,谈判之后,我华夏军跟武朝就是对等的势力。如果武朝要联手跟我抵御女真,也可以,武朝因此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喘息了,中间要玩花样,出工不出力,也可以,大家下棋嘛,都是这样玩……不过啊,慷慨激昂是自己的,胜负是天地决定的,这么一个天下,大家都在强健自己的爪牙,战场上没有人有一丝的侥幸。武朝的问题、儒家的问题,不是一次两次的改良,一个两个的英雄就能扶起来,如果女真人迅速地腐化了,倒是有点可能,但因为华夏军的存在,他们腐化的速度,其实也没那么快,他们还能打……”

    宁毅将树枝在地上点了三下:“女真、华夏、武朝,不说眼前,最终,其中的两方会被淘汰。永平,我今天就算说点什么让武朝’好过‘的办法,那也是在为了淘汰武朝铺路。要华夏军停下脚步,办法很简单,只要武朝人万众一心,朝堂上下,各个大家族的势力,都摆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为瓦全的气魄,来打击我华夏军,我立刻住手道歉……可是武朝做不到啊。如今武朝觉得很艰难,其实就算失去西南,他们应该也不会跟我谈判,哑巴亏大家吃,谈判的锅没人敢背,那就被我吃掉西南吧。没有实力,武朝会觉得丢了面子很屈辱?其实不止,接下来他们还得跪下,没有实力,将来被逼得吃屎的那天,也一定是有的?!?br />
    “西南打完了,他们派你过来——当然,其实不是昏招,人在那种大局里,什么办法不得用呢,当年的秦嗣源,也是这样,修修补补裱裱糊糊,结党营私请客送礼,该跪下的时候,老人家也很愿意跪下——或许有的人会被亲情打动,松一松口,但是永平啊,这个口我是不敢松的,仗打赢了,接下来就是实力的增长,能多一分就多一分,没有因为私心高抬贵手可言,就算高抬了,那也是因为不得不抬。因为我一点侥幸都不敢有……”

    平静的声音,在黑暗中与淙淙的水声混在一起,宁毅抬了抬树枝,指向河滩那头的火光,孩子们玩耍的地方。

    “北方田虎尽起百万大军跟宗翰对垒,败了,也就死了。王山月守大名,我寄望祝彪能尽量多救下一些人,但也有可能,祝彪自己都会搭在里头。饿鬼几百万,一个冬天,该死就死绝了。永平啊,宁曦宁忌,雯雯小珂,是我的孩子,如果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上会有侥幸的存在,我可以每天求神拜佛磕一千个头,希望他们这辈子过得比我幸?!钦飧鍪澜缑挥薪男?,连一丝都没有,所以我不磕头?;木牧α?,若能多一分,我也绝不敢让他少一分?!?br />
    这声音随后沉默了许久。

    ……

    “……我这两年看书,也有感触很深的句子,古诗十九首里有一句说:‘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这天地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是偶然到这里来,过上一段几十年的时光而已,所以对待这世间之事,我总是提心吊胆,不敢傲慢……中间最有用的道理,永平你先前也已经说过了,叫做‘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唯独自强有用,为武朝求情,其实没什么必要呐?!?br />
    ……

    小小的河湾边传来笑声,此后几日,宁毅一家人去往成都,看那繁华的古城池去了。一帮孩子——除宁曦外——第一次见到这般繁荣的城市,与山中的状况完全不一样,都开心得不得了,宁毅与檀儿、云竹等人走在这古城的街道上,偶尔也会说起当年在江宁、在汴梁时的风光与故事,那故事也过去十多年了。

    宋永平跟随其中,如同当年的左端佑一般,了解了宁毅的想法,随后每天每天的展开议论。双方有时争吵、有时不欢而散,维持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此后不久,宁忌跟随着军医队中的大夫开始了往附近县城、农村的走访医病之旅,一些户籍官员也随之走访各地,渗透到新占据的地盘的每一处。宁曦跟着陈驼子坐镇中枢,负责安排安保、统筹等事物,学习更多的本领。

    冬天已经深了,黄河南岸,这一日凛冽的风雪忽如其来。南下的女真大军离开黄河渡口已经有颇远的一段距离,他们越是往南走,道路之上越是凄惨荒凉,一座座小城都已被攻破焚毁,犹如鬼蜮,路途上随处可见饿死的尸体。这一次的“坚壁清野”,比之十余年前,更为彻底。

    大雪之中,一直小规模的女真运粮队伍被困在了路上,风雪怒号了一个多时辰,领队的百夫长让队伍停下来躲避风雪,某一刻,却有什么东西渐渐的从前方过来。

    悉悉索索、摇摇晃晃,穿过那大风雪的东西逐渐的映入眼帘,那竟是一道人的身影。身影摇摇晃晃、干干瘦瘦的犹如骷髅一般,让人看上一眼,头皮都为之发麻,手中似乎还抱着一个毫无动静的襁褓,这是一个女人——被饿到皮包骨头的女人——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挨到这里来的。

    “骷髅”怔怔地站在那儿,朝这边的大车、货物投来注视的目光,然后她晃了一下,张开了嘴,口中发出不明意义的声音,眼中似有水光落下。

    她朝着这边,奔跑而来。

    百夫长拖着长刀走过去,刷的一刀,将那女人砍翻在地上,襁褓也滚落出来,里头早已没有什么“婴儿”,也就不用再补上一刀。

    “看见这些东西,杀无赦?!?br />
    对于这片地方上仍有饿鬼游走的消息,这位百夫长也是知道的。杀了那女人正要往回走,风雪里头,又有身影朝这边过来了。

    饿鬼、随后又是饿鬼,见到了这运送军资的队伍,那些几乎已经不像人的身影们都怔了怔,然后只是稍稍迟疑,便呼喊着奔跑而来。他们已经没有力气,许多人在风雪之中便已倒下,此时的呼喊也几乎嘶哑。百夫长斩翻两人,用长刀拍打了铠甲,呼喊着属下筑起了防线。

    那些身影一道道的奔跑而来……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带着通体的冰寒、流出干枯的眼泪、发出嘶哑的声音……

    那便是他们在这冰冷的人世上,最后奔跑的身影。

    风雪之中,无穷无尽的饿鬼,涌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