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我终于又爬上来了,我就不信,这孙子耐心会那么好,依旧正好等在上面!”

    九幽祇自语,同时心中略带兴奋,这次比上回爬的还高,已经看到天坑外面的景物,距离也不过数十丈远。

    它美滋滋,在那里开口:“太阴太阳,孰弱孰强,老夫一出,天下称王!”

    九幽祇带着笑容,在石棺中一副心情舒畅的样子,因为它已经利用特殊的灵觉对外探查一番了,毫无动静,那小子应该不在。

    到了这一步后,他想放声高歌一曲史前岁月的葬仙歌。

    “偶米耷拉阿丁……”

    别说,恢宏大气的音波震动开来,带着一股苍凉气息,仿佛间,看到一个无比恐怖的年代,进化者崛起,在那里葬仙。

    恍惚间,战斗波及亿万里,进化史上一个节点共鸣,将要破碎。

    “二弟,你在唱什么歌,音律节奏不错,就是这鸟语完全听懂啊?!?br />
    就在这时,一个年幼的声音传来,打断九幽祇的情绪,让正在奋力攀爬的他石化,浑身僵硬,石棺定在石崖间。

    “你……怎么又来了?”

    九幽祇的心理防线真的快承受不住要崩溃了,这孙子的耐心未免太好了,又等了他大半年?

    它那里知道,楚风动用的是场域手段,一直在通过地气波动监测他的动向,早就计算他出什么时候能上来。

    “二弟,半年未见,别来无恙乎?甚是想念?!背缏诚睬?,如同一只扑棱着翅膀的喜鹊鸟,落在天坑边沿。

    “滚!”九幽祇忍无可忍,这次真想翻脸,甚至它有一种冲动,干脆自己跳下天坑算了,别等着被踹下去了。

    可是,事到临头它又纠结了,非常得不舍,艰辛爬了四年半啊,这才重见天日又跳进阴府,也太凄苦了。

    “二弟,你骂谁呢?!”楚风严肃地问他。

    “骂老天爷呢,不关你的事,我只是想起史前岁月,那个年代,老夫纵横天下,谁与相抗,可是而今……我想哭?!?br />
    “得了,别打苦情牌,冬青都说了,但凡是九幽祇,也就有点模糊印象,根本不可能记得前生事,你蒙谁???再有,你还想哭,说一说你究竟在雷击山祸害了多少人,我没有立即替天行道灭掉你这祸害就算不错了?!?br />
    九幽祇声音铿锵,中气十足,道:“我没害好人,但凡死去的人都心中贪婪,带着恶意,我不针对善良的人!”

    “你啥意思,分明害过我,你说我不是好人?”楚风偏着头看下方,在那里翻白眼。

    “是不是好人,你心里没数吗,自己不清楚吗?”九幽祇怒怼他。

    “咚!”

    回应给它的是一块八十几斤重的岩石,砸在石棺上,吓得九幽祇简直是魂飞魄散,以为这小王八羔子又发狠,要将他给砸下去。

    “你再说一遍试试看?”楚风恫吓道。

    “大哥,手下留情,这次我带着诚意爬上来就是想跟你谈判啊,我们以史前的‘葬天咒’起誓,对双方都有约束力,从此结拜为兄弟,有福共享!”

    毫无疑问,刚才那一块岩石让九幽祇怂了,想到真被砸下去的话,再次进入阴府中,那简直生不如死。

    他估摸着,再进一次阴府,这石棺就会被那些恐怖的爪子抓裂,到时候他多半活不下来。

    “行,再来六罐孟婆汤?!背绾暗?,正式开始谈判。

    “小王……八,那个,小哥,你太狠了,我总共就收集八罐孟婆汤,留着从石棺脱困而出后给自己补一补,你以前就抢走两罐了,现在准备都给我洗劫干净?一罐都不剩!做人不要太贪婪,要共赢??!”

    “那好吧,给我五罐,有福同享!”

    去你大爷的有福同享,都是我的好不好?这是瓜分,哪里是共享,九幽祇气的颤抖了,想殴打他。

    “兄弟,做人不能太古尘舟,给兄弟我留条活路吧,你说你,第一次将我扔下去,二次又将我砸下去,损不损啊,老夫等于是在下面帮你收集孟婆汤,辛辛苦苦一场,苦熬四年半,到头来就只能自己留下一罐?”

    “两罐留给你!”楚风小手一挥,一副很义气的样子,最后又强调道:“真的不能再多了!”

    九幽祇气极,怒道:“就是史前的缺德天尊都没有你这么无道德,小小年岁,实在可卑鄙无耻下流,老夫容易吗,到头来白忙活一场,再说你要那么多有什么用,想要彻底失忆吗?!”

    楚风心头一动,这东西喝多了的话,还真会彻底洗掉记忆不成?

    “这样吧,我给你留三罐,如果我不够用,再朝你要,最近身体比较虚,真的需要补一补?!?br />
    “胡说八道,我分明感应到,你的身体机能旺盛到了一个极点,不信老夫言,到时候你肯定补过头?!?br />
    楚风不想听他叽歪,相互发了个誓言,让他自己留下三罐孟婆汤,剩下都放在地上,直到最后楚风用场域给搬运上来几罐,收为己有。

    “行了,二弟,咱们来商量下怎么结拜吧?!背缦蛩试崽熘涫难?,跟石狐天尊师傅所著的最强手札中的一段记载进行印证。

    ……

    时间不长,九幽祇叫道:“什么,你真要当我大哥?笑话,老夫活了多久?俯瞰古今未来,原本想与你结拜,当你兄长,你居然敢提这种无理的要求???”

    “你以前又不是没叫过,咱就按照上次的称呼,不用变了,当我二弟,你还吃亏不成,所谓的结拜,今后肯定是过命的交情,你若是心有怨愤,那干脆再去阴府呆着算了?!?br />
    “你知道我谁吗?”九幽祇叫道。

    “我二弟古尘海!”

    “你……”

    “你什么你,你总觉得自己史前厉害,那你跟我说说,为啥现在跳不起来,当我二弟,我庇护你!”

    一时间,九幽祇无言以对,虽然愤慨,但形势比人强,再怎么坚持也无果,还会吃大亏。

    楚风问道:“二弟,你现在到底有什么用,我问你,我如果把你当成翻天印砸出去,三丈范围内你是不是无敌,能活吞各路高手?”

    因为,上次他听冬青说过,不要接近石棺,在一定的范围内,这头九幽祇可以逞出可怕的凶威。

    楚风有些顾忌,可是,当九幽祇听到他的话语后,却比他还要悚然,一阵心惊肉跳。

    “你啥意思,想将我当板砖随便砸?”九幽祇忐忑地问道。

    楚风道:“咱们兄弟结拜后,我准备游历天下,正式出道,如果你是个累赘,怎么与我共闯阳间大地,你得能自保才行啊,我得了解你什么实力?!?br />
    屁大丁点,也想闯天下?九幽祇觉得,这孙子没憋好主意,这是要带上它上路当护身符,肯定是想去达成某种目的。

    “你是不是想去什么地方,自己不敢上路?”它警惕地问道。

    “故说八道,我只是想去会一会天下英雄!”

    哐当一声,楚风用场域将石棺给接引上来,见到了初升的太阳,淡金光彩普照过来,让石棺都不再阴气缭绕,上面的斑纹都在发光。

    “来,二弟,马上就结拜,咱以孟婆汤当酒,先喝一杯?!背缈粢还?,喝了一小口,一副陶醉的样子。

    现在,他已经知道,喝多少不会昏沉,倒也不担心。

    “我怎么喝,你放我走出石棺?!本庞牡o道。

    “我打不开石棺,你可以送出一罐孟婆汤,我替你喝啊?!?br />
    “我不想说话!”九幽祇愤慨,不过很快心情大好,这个混世小魔头总算没有再将它踹下天坑,满心都是希望,看到了自由的曙光。

    哧!

    突然,远处飞来一道可怕的光束,一支铁箭砰的一声,射爆楚风近前的土地,出现一个大坑。

    若非他躲避及时,就被一箭收割了性命,死在当??!

    关键时刻,他那超乎寻常、远胜实际境界的强大灵觉救了他,毕竟曾为神王!

    然后,他便看到远处出现一头赤鳞兽,形似天马,但满身赤红龙鳞,昂首长嘶,上面端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冷笑,慢慢放下大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随意射杀他人?!”楚风怒斥。

    “唔,放下你手中的石罐,那是我的机缘?!鄙倌昕?,带着冷淡的笑,呈现不以为意的姿态,没将楚风放在心上。

    他的眼神火辣辣,盯着装有孟婆汤的石罐。

    楚风闻言,顿时怒火腾起,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抢他宝液,还要杀他,不可忍受。

    “不想死就放下石罐,滚一边去!”少年开口。

    汪!

    林中,一头巨凶犬跑来,足有房屋那么大,血盆大口张开,带着恐怖的戾气。

    “狗儿,去将他我撕碎,将我们的造化带过来?!鄙倌昀淇岬拿畹?,看着楚风,露出讥笑,漠视他的生死。

    与此同时,山林中传来人喊马嘶声,有一队人马冲来,共有十几人,都是强者,带着神圣光辉。

    这当中竟然有神祇!

    “你们找死,我成全你们!”楚风冷漠地回应,他知道这一战避免不了,或许是时候龙腾边荒、搅动风云了!

    还有兄弟有怨念啊,给你们一个单挑我的机会,先给你们在微信上看一段动画,加微信公众号:辰东,然后对我发送单挑辰东四个字,就能看到与预约了,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