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在那里皱眉,当着她的面说姬大德会很惨,并暗示多半已经死掉,自然让她脸色不是多好看。

    即便她所守护的小姐说过,生死有命,如果活不下来也属于正常,但她心理依旧不是滋味,不愿看到楚风死去。

    毕竟,这是她亲手照料的孩子,哪怕只有两三个月,也有些感情了。

    当然,她知道不对,对于他们这个传承来说,要选的是强者,未来传人的守护者,本身必须得命硬。

    这些是小姐与婆婆一而再强调的,冬青也只能叹息,她无力改变什么。

    “道兄,恭喜,太武天尊后继有人!”有人上前祝贺太武一脉的强者,那是三名老神王,亲临此地。

    这次,天尊几乎都没有来,他们已经扫平此地障碍,擒走那条天尊境界的老龙,便不会再现身。

    太武一脉那位老神王满脸笑容,道:“呵呵,同喜,我族的传人与你们的后辈交好,进入龙窝前就曾说要联手,他们也肯定大有收获?!?br />
    “呱!”

    一头乌鸦飞来,这是天尊的坐骑,负责来接那个大白胖小子,它口吐人言,道:“不知小主人如何,他曾扬言,要来结实几个好兄弟,将来并肩作战?!?br />
    旁边,有几人撇嘴,那个小乌鸦分明是曾口出狂言,要降服一两个小弟,追随自己,现在居然这样美化。

    “走,去看一看到底什么情况?!庇腥斯男ψ?。

    龙窝很特别,可与外界隔绝,这是夺天地造化之地,若非现在走进里面,全开开启各种禁制等,很难洞彻当中的情况。

    洞府很开阔,铺满雷击木,带着乌黑的光泽,充满阳气,这种木质在外界都算是很稀珍的药引子,可在这里满地都是。

    “各位,里面请?!?br />
    “请!”

    太武一脉一位年轻的神王有些矜持,在那里略微犹豫后便不客气的向里走,脸上挂上了笑容。

    “嗯,这是?!”

    “岂有此理?!”

    “你们在做什么?!”

    自走进龙洞深处,在场的人都感应到了情况,然后脸色一个个都变得无比精彩。

    嗖!嗖!嗖!

    他们刹那冲到目的地,来到现场,一个个都情绪激动。

    尤其是以太武一脉的神王最为难以自抑,手指前方,都略带颤抖了。

    “呱!”乌鸦天尊的坐骑张嘴大叫,也愕然盯着前方。

    说好的太武一脉的妖孽称尊呢?

    仔细辨认,他伏在一块青石上,萎靡不振,脸色铁青,不说身上的伤,就是脸部也肿胀的不轻,鼻青脸肿。

    尤其是,他被一个人坐在上面!

    不是说,他将在这里称尊吗,结果成为了人肉马扎?!

    “姬大德!”太武一脉的三位神王都目光冷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的传人会这么凄惨,被人坐在青石上,当成了肉垫。

    然后,那只乌鸦也不淡定了,在那里咧着硕大的鸟喙,看着前方,因为小乌鸦正在帮姬大德捶背,一副狗腿子的样子。

    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一群人都接受不了。

    会是这个最小的孩子称霸,睥睨一群人,这些小妖孽都很顺服,最起码表面如此,都负伤了,被压制在此。

    “怎么会是你?”太武天尊一脉的老神王怒斥,看到自家传人这么凄惨,而那个姬大德居然端坐在上,他杀机毕露。

    “你想做什么?!”不仅冬青站出来,还有银发婆婆也来了,挡住他的前路,与他怒目而视。

    “欺人太甚,怎能如此?!”太武一脉那个年轻的神王喝道,抬手间,五色神光闪耀,恨不得毙掉楚风。

    冬青上前道:“真是笑话,进来以后生死不计,各由天命,你们这一脉的传人没有死,你该知足,而不是不忿,还恼羞成怒,还想要杀人不成?”

    楚风跳下青石,适时开口,道:“各位误会了,我怕他自杀,然后亲自镇压,你不信问他们?!?br />
    他指向小乌鸦、莹莹几人,示意尽可询问。

    这几人略有尴尬,但却也不得不点头。

    “怎么回事?!”太武一脉的神王怒斥。

    “我被他废了!”狗娃眼神怨毒,恨不得立刻干掉楚风。

    “你好狠的心!”太武一脉的老神王沉下脸,当场便要发作。

    楚风道:“你怎么不问问他,自从进入龙巢就开始追杀我,而我也只是被动防御,留他一命就不错了?!?br />
    太武一脉的人脸色铁青,彻底挂不住了。

    轰!

    太武一脉三大神王中的一人搅起刺目的符文光束,但是一瞬间就被冬青身边的老婆婆压制下去,让这里风平浪静。

    “呱,小主人,你怎么样了?”那头乌鸦开口,询问小乌鸦。

    “我……马马虎虎的好?!毙∥谘宦冻龈瞿芽吹谋砬?,然后毫不犹豫的摆脱楚风,走了过去,来到乌鸦身边。

    一群人现在才回过神来,风中凌乱,被认为最小的孩子居然能够胜出,战胜所有对手,独占鳌头,而最大的热门太武一脉的传人却这么的凄惨。

    楚风道:“死了几个天才,你们赶紧去找一找吧,反正与我无关,不是龙杀的,就是太武天尊的传人斩掉的?!?br />
    “什么?!”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在场有几人还是脸色变了,迅速冲进龙巢深处,到头来只找到几具尸体。

    其中一个中年美妇无比担心,甚至是脸色惶恐,但是最后当找到一对笑嘻嘻的双胞胎小姐妹后,她彻底放下心来,她从心里认为,这对小姐妹比所有人都要强,不会出问题,可刚才还是吓了一大跳。

    当伊家的人将酷似林诺依的女孩接引出龙角窝棚后,伊家的人也都长出一口气。

    另有几人都带着怒容,很是心痛,因为他们失去了门派中的顶级传人,虽然门中有几个小妖孽,今天只带来一个,可是死这里还是很不甘,也很恼怒。

    “都是龙杀的,与我们无关!”这个时候小乌鸦不得不撇清,迅速解释。

    各方虽然有竞争,可现在看到族中的核心弟子惨死,谁的脸色都不好看,万一点燃这股怨气,那就是生死血战。

    “算了,我们走!”有人怒吼道。

    他所说的走,却不是离开,而是进入龙巢深处,瓜分各种残留的造化与宝物等,这么浩大的龙窝,自然还有很多机缘。

    “就这么风流云散,都走开了?”楚风问道。

    “你还想怎样?!”冬青咚的一声敲在他的脑门上,给了他一下,这一次真是意外的惊喜,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可以力压所有妖孽,最终胜出。

    “别敲坏脑子!”那个银发婆婆拦阻,非常溺爱,跟以前看楚风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今日之战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然你以为怎样,还想让我们大战一???!”冬青又敲他。

    楚风咕哝:“害我白担心了,还特意留狗娃一命,免得你们不好收拾残局,跟人死磕与血战?!?br />
    不久后,当龙巢被各方人马将这里瓜分干净后,所有人都走了过来,这一次不可避免的盯着楚风看了又看。

    “你们这样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背缯0妥糯烤坏拇笱劬?,做出一副羞赧的样子。

    “去死!”一群小妖孽都撇嘴,有长辈在眼前,他们算是无惧,早先一个个都负了重伤,那可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唉,二十年后,这肯定是个祸害?!庇腥烁刑?。

    楚风纠正,道:“谁说的,十三年后我就出道了,但肯定不是祸害,到时候跟一群兄弟们共谋大事?!?br />
    他一边说一边冲着一群妖孽点头,一个个的打招呼。

    这群妖孽心中腻歪,真不想见到他,在龙窝中被压制,心中窝火,但现在还不好意思跟长辈讲,太丢人了。

    而且,已经发了誓言,将来这个王八蛋万一找上门来,真要履行诺言吗?太纠结了。

    不过,他们也相信,族中应该有破除誓言魔咒的秘术,问题不是很大。

    “各位,临别之前,奉上一则消息,阳间雍州的那位苏醒了,居然还活着,要统一阳间!”

    这时,一位老者开口,带来这样一则震惊所有人的消息。

    “怎么回事?”有人吃惊的问道。

    “是在雍州!你说怎么回事?当年那位啊,杀天尊,斩震动千古的名宿,统一了阳间二十分之一的疆土,最后,一场雷霆大劫过后,所有人都以为他在最后关头死去了,可是现在他又复苏!”

    “什么,是他,居然又出现了!”

    一群人都被镇住,脸色彻底变了,气氛无比凝重,他们知道要出大事了。

    所有人都觉得,雍州方向有滔天的血气腾起,仿佛在瞬间压迫过来,要碾压世间万物,不可阻挡。

    这是一种心理作用吗?许多人惊颤,有些狐疑,可是越是感应,朝那个方向推演,自身越是颤栗,一阵的胆寒。

    阳间要变天了,许多人预感到这是暴风骤雨前的短暂沉闷时刻,终究会爆发可怕大事件。

    有人心底冒凉气,但也在提醒,道:“各位,这位喜欢英才,也钟爱妖孽,不知道是?;故腔?,有强大传人的都要留心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