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龙窝,跟几个幼年妖孽碰撞,得真龙造化,这是一场大机缘,当然一个不慎也可能会死在那里。

    楚风道:“冬青姐,离开前得帮姬族解决一些麻烦,避免我们走后万一出现隐患?!?br />
    在进山脉深处前,他得解决好这个部落的问题,万一被人血洗,被大部落征伐,那将悔之晚矣。

    他快速讲出这几天发生的事,担心雷族依旧不安分,甚至牵扯出平原深处的大部落。

    他觉得雷族敢这么张扬,多半有所依仗。

    冬青点了点头,道:“我去走上一遭?!?br />
    言罢,她横空而去,直接冲向山外,目标是平原地带的大部落。

    在这片边荒,金身层次的人都飞不起来,亚圣则是马马虎虎,飞的也不是很顺畅,因此一旦能够御空飞行者,莫不是高手。

    冬青一路横渡,引发附近一些部落的惊呼声。

    楚风找到姬海山与几位族老,告知他们要跟冬青离开一段时间,并言明,不用担心部落间发生血战,麻烦已经解决。

    当日,冬青从平原回来,路径雷族部落时更是降临而下,那里曾爆发一丝恐怖威压,雷族上下骇然。

    “走了,该进山了,那处龙巢现在非常热闹,同时也很危险?!倍嘧急复缟下?。

    离开前,冬青进入神庙中,郑重而严肃的动手,要将那唯一的塑像取走。

    刷的一声,那尊与她家小姐一般无二、只是面部模糊的神像不断缩小,最后化成拳头高,落入她的双手间,被她小心翼翼的放在玉盒中。

    楚风看的真切,道:“这还是至宝不成?早先我怎么没看出来,真该仔细研究一下?!?br />
    他眼中写满遗憾,现在则更是伸出小手想摸一摸,结果被冬青直接将他的小爪子扒拉到一边。

    “这是小姐的法相,你还真有胆,想乱摸?”冬青似笑非笑,又道:“小姐哪怕在数百万里外的深山中,也能心有感应,到时候收拾你?!?br />
    “真的?那我更想摸一摸试试看?!背缭谀抢镌驹居?,大眼睛中放出光芒。

    “砰!”

    那砂锅大的拳头落在他的头上,差点将他砸进地里,他赶紧果断闭嘴。

    事实上他内心相当不平静,这小庙存在岁月久远,非常的古老,包括那神像,至于那位小姐究竟多大了?

    楚风只知道她是轮回者,这一世年岁应该不大。

    边荒,野岭无尽,凶险山林成片,还有沼泽无数,连绵不绝。

    这像是一片遗弃之地,看不到人烟,没有城池,入目的只是一派原始景象,有些地域栖居着让冬青都忌惮的恶兽,需要远远绕行。

    比如,一些活火山区域,当中有古兽蛰伏,在岩浆中吞吐火光,直冲霄汉。

    而山中亦有黑色的大湖区域,腾起漫天的阴雾,遮拢日月。

    “冬青姐,这次龙窝被攻克了吗,都有哪些家族来了,究竟有多少真龙崽子,有几个要进去磨砺的小妖孽?”

    冬青神色非常严肃,道:“不算少,幼龙应该有几头,至于进入龙巢中磨砺的天纵妖孽应该有十几个?!?br />
    “这么多?!”楚风深感意外,他原以为,来几个道统到边了,未曾想到最终会有十几个奇才?

    都不用去多想,任何一个可以进龙巢磨砺的人,其天资都绝对好的吓人,不然的话根本就没资格,其师门丢不起那个脸。

    “害怕了?”冬青咧着大嘴问道。

    附近,山势陡峭,一座又一座巍峨大山雄浑而磅礴,犹若一头又一头巨型凶兽沉眠,带给人莫大的压力。

    此际,已经接近那片地带,相距不是非常遥远。

    “我怎么可能会怕?”楚风拍着胸脯,笑道:“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

    他一副故作豪迈的样子,但是怎么看,这么屁大丁点都有点滑稽,再加上大眼乱放光,又有点贼溜的感觉。

    冬青直接笑了,自然不是笑不露齿,也不是噗嗤一声轻笑,而是瓮声瓮气,随后如同金石碰撞,震的人耳膜都生疼。

    “你还真敢说,别被人一巴掌拍翻在里面就好,小姐说了,你筑基时日尚短,比他们都要小一些,在里面能活下来就行,不求你战胜任何一人?!?br />
    冬青的血盆大口中牙齿白生生,很低调的告诉楚风这次别死在里面就行。

    楚风一百二十个不服,还想将所有人都放翻呢。

    “算了,我们了解过了,你应该一个都战胜不了?!倍嗟?。

    “岂有此理!”楚风跳脚,怎么说他也是一个成功硬闯轮回的人,进入阳间后难道会败给一群小妖孽?

    他又道:“我要闯进去,将他们都降服,成为的我小弟、小妹,趁着他们还不大,在他们心中树立起我的伟岸身影,将来为我所用!”

    “别做梦,醒一醒,你以为天尊亲孙儿与一族全力培养的核心弟子都是以易与之辈?太天真,还想让他们追随你?你让他们师门作何感想,估计会全天下追杀你!”

    冬青严厉告知,这群人有的是从仙窟中出来的,有的被天地至宝滋养两年以上了,还有的在母胎中就开始培养,一个个都太逆天。

    “至于你,才以那稀有的黑色矿物蒸煮三个月而已,底子打的远不够坚实?!倍嗪芸晒鄣慕辛硕员?。

    楚风无语,既然明知道他还不够强,非要塞他进去受虐吗?

    不过,他倒也不怯场,非常想进去,别人磨砺自身,争夺明面上的造化,他却是要以龙巢为炉,熬炼自身!

    这可不是地球东海的那座残破龙巢,这片地带的龙窝更厉害,是一个超级大型龙穴,不止一条龙在此栖居,而且还有天龙,可想而知是何等的福地!

    就在楚风胡思乱想时,已经接近目的地。

    前方,黑色的山体如同利剑直冲云霄,这地方的大山都陡峭的惊人,在半空中望去,半山腰一下带着丝丝雾霭,而且还黑洞洞,这是从深渊中拔地而起的诸多山峰吗?

    “地势险恶啊?!背缣镜?。

    继续飞行,不断向前接近。

    出现一片黑色的巨山,全都立上立下,像是撑天支柱,巍峨磅礴,带给人无尽的压迫感。

    “到了,就是前面?!倍嗟?。

    “我们要偷偷潜入进去吗?”楚风问道。

    冬青摇头,道:“不用了,我将小姐的法相带来,你到时候光明正大的进去就是了,自己?;ず米约??!?br />
    这让楚风动容,神庙仙子实力竟这么强大,可以参与到天尊层次的争斗中?

    冬青很认真地告诫楚风,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次考验,过了这一关,才能成为她们这一脉传人的守护者。

    楚风皱鼻子,咕哝道:“让我当未来的保姆,还是想逼让我监守自盗???”

    “你说啥?!”冬青那硕大的拳头又差点砸下来,铜铃大眼瞪的滚圆。

    楚风干笑,赶紧转移话题,道:“没事,我是说那骑狗的娃?!?br />
    远处,一个孩童两三岁的样子,骑坐在一头金色大狗身上,纵过高天,那狗气势非凡,方头大耳,尾巴高高扬起,像是一杆金色的长枪似的,非常的神武与凶猛。

    那头金色大狗在神王层次!

    这让冬青都动容,向前望去。

    “这是一头天狗?!”楚风目光凌厉,他盯着金色大狗,又看向狗背上的那个孩子。

    冬青点头,道:“嗯,是一头天狗,这是太武一脉的传人,若无意外,很强很逆天,被寄予厚望?!?br />
    金色大狗身上的孩子心有感应,蓦然回头,看向这边,道:“看什么,你是哪家子弟?”

    “洗好耳朵,吾乃大德天尊是也!”楚风张口就来,他心底深处,杀意激荡,真是赶巧了,遇上太武天尊一脉的核心翘楚,恨不得立刻诛杀之!

    “切,吹什么大气,还天尊,回头进龙巢后,你最好低调点!”金色大狗身上的孩子点指他。

    “狗娃,咱龙巢中见!”楚风对他挥了挥手。

    “你说什么?!”太武一脉的核心传人怒目而视,杀意沸腾,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居然敢亵渎。

    噗嗤。

    不远处,传来轻笑声,两个小女孩长相甜美,而且一般无二,在那里仙姿摇曳,是一对双胞胎,看起来很小。

    楚风回头,也报以微笑,但是内心却有点震惊,他感应到了轮回的气息,这绝对是转生者!

    他意识到,这一次的龙巢之行非常不简单,竟遇上一对双胞胎小姐妹,同为轮回者!

    而后,他心头一震,记起当年旧事,他曾在轮回路的尽头,泥胎的近前打劫,看到过一对双胞胎女子,丰姿绝世。

    他有点怀疑,难道是她们?

    未容他多想,又有人来了,而且一下子出现六七位孩子,有的坐在玄鹤上,有的跟着长辈,都是妖孽。

    其中一人引起楚风注意,伊志平那一族的人到了,曾经跟林诺依关系亲近、举止优雅的那位女天尊亲临,她牵着一个小女孩,不过一两岁的样子。

    楚风看着稀奇,这小女孩的气息怎么有点像林诺依,不会连娃都生了吧?他看了又看,一脸发懵的样子。

    晚九点半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