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瘆人,九幽祇来自天坑底部的石门之后?

    真要如它所说,现在一脚将它踹下去,它不是瞬间被打回原形,回归原点?楚风琢磨,体会到一种将要做坏事的特殊兴奋感。

    楚风想笑,它费劲吧啦,耗时很多年才从天坑底部爬出来,终于脱困,一朝让它回到解放前,估计九幽祇想死的心都会有。

    “二弟,真是苦了你?!背绲男×扯急敛蛔×?,笑的像是一朵花骨朵似的,道:“真不容易,从这么深的地方爬出来?!?br />
    古尘海顿时哑然,保持沉默,它也在琢磨,这死孩子可能又没憋好主意,同时它想说,见鬼的二弟!

    它想大喊,我是你二姥爷!

    楚风恫吓,道:“二弟,我真不想一脚将你踹下去,你还是痛快点吧,将最强呼吸法交出来,让为兄练一练看?!?br />
    石棺中沉默,片刻后一声叹息传出,道:“小崽子,你也别叫二弟了,我膈应,我一身老皮都起鸡皮疙瘩了,咱等价交换,我先传你一部少阳拳,你承若给我自由,可否?”

    “行!拳法没问题的话,我可以发誓,在合适的时间送你自由,如果是最强呼吸法,那你脱困的时日更早”楚风许下承诺。

    九幽祇很痛快,直接诵出一篇拳经。

    楚风非常专注,如同聆听大道之音,一动不动,仔细琢磨与研究。

    很快,他闭上眼睛,默默体悟,这少阳拳跟他所学的小鱼拳果然有些关联,属性相反,练到后来难道可以打出阳鱼?

    呼的一声,楚风全身冒火,阳气极盛,这让他感觉通体舒泰,酣畅淋漓,觉得这少阳拳很对他的胃口。

    “真是天纵的根骨,才入手就能初步练成?!笔字写床岳系纳?,带着惊讶。

    但是,楚风却没有放松警惕,不吃这一套,虽然在练拳,但却也只局限于肉身,感受经文,并未将拳经奥义练到魂光中去。

    可是,突然间,他张嘴喷出一口可怕的火光,五脏六腑居然弥漫烈焰,要焚烧起来,让他体内剧痛。

    接着楚风七窍喷火,一时间连魂光都要被炽盛的火焰所覆盖。

    “老鬼,你敢坑我!”楚风大叫。

    他急忙停止拳经的演练,可是一时间没有扑灭,这是引燃了身体内的五脏之火!

    若是昔年,楚风自然不怕,可他现在这具肉身太娇嫩,还是个孩子,进化层次很低,才起步而已。

    九幽祇道:“唔,我终究是人老了,再者也死过一次,上辈子的呼吸法与拳经哪还能记得清楚,纵有少许记忆碎片,那也都是残法啊。嗯,我想起来了,这应该是我们这一脉的太阳祭身术,我想先帮你打下最牢的根基,你不要气馁,坚持的时间越长将来的成就越大,看一看你能否打破纪录!”

    然后,它在旁边指点,一副谆谆教诲的姿态,诵出神秘经文。

    “滚!”楚风再信它就一头撞死算了,还想蒙蔽他?真是不可忍受!他已经很谨慎与小心,练拳不练魂,结果这史前之法居然这么古怪,依旧能焚烧他五脏。

    这是一种非常古怪的拳经,引导出他体内一股旺盛的潜能,瞬间开启,点燃五脏,用的好自是究极法门。

    可是,被人不怀好意,利用它来加害人的话,那也肯定算是一种极其阴损的功法。

    楚风停下时,体内五脏火还在焚烧,这九幽祇很阴毒,传给他的特殊拳经太过恐怖,想必在史前时代都是负有盛名的害人秘典。

    九幽祇开口,道:“孩子,过来求我吧,不用你付出太多,取来一些祭品,用进化者的血祭祀石棺,我便帮你解决问题?!?br />
    楚风没有理会,快速施展小鱼拳,冷冽的气息瞬间涌起,他周围下起小雨,化成一条又一条小黑鱼,在空中游动。

    同时,他的身体也被滋养,体内的火光熄灭,五脏被一股黑色的能量润进去,舒服多了,并无大碍。

    石棺中的九幽祇哑火,它真想一口咬死楚风,居然是那一脉的人?!

    “老二,你敢害大哥,我抽不死你!”楚风摆脱困境后,抱起一块石头,对着石棺就砸了过去,准备撞击下天坑。

    “停,有好话说,老夫爬了一万年啊,这才上来没几年,一切都好商量!”九幽祇叫道。

    楚风罢手,摸着下巴,一阵琢磨,这头凶残的生物所说是真的吗?万一它其实很喜欢阴冥之地呢?

    毕竟,这东西怕雷击,不是喜欢阳气的主。

    “嘿,真是冤家路窄啊,居然碰到这个小崽子,是姬族捡到的那个野种,八叔你要小心,他身上有古怪,上次让我与三哥吃了大亏?!?br />
    不远处出现一个少年,脸上带着笑,感觉非常意外,居然能在这里见到这个该死的娃,同时他也很开心。

    正是雷族部落的少年雷凌,上一次将姬狐引到林中,让他的三哥雷云出手,折磨姬狐,连牙齿都扇飞几颗。

    在他的旁边有一个汉子,三十几岁的样子,血气鼎盛,眼眸冰冷,他足有一丈高,这片部落的人普遍都身材高大。

    雷凌露出冷冽的笑容,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道:“八叔,直接摔死他就是,总觉得这小崽子身上有问题?!?br />
    “别乱来,这地方很危险!”楚风警告。

    不经意间,他瞥了一眼天坑边上的石棺。

    结果雷凌与中年男子都冷笑,直接扑了过来。

    楚风躲避,隔着十几丈距离,向着石棺后方逃去。

    嗡!

    下一刻,可怕的事情发生,雷族的叔侄二人狞笑着,如同大鸟扑杀过来时,身体蓦然干瘪,一身血液全部冲出去,没入石棺中。

    他们两人距离石棺还有三丈远呢,超出冬青所说的一丈警戒线!

    然后,两人的皮与骨落在地上后,瞬间化成尘埃,就这么一刹那,两人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干干净净的消失。

    楚风头皮发麻,终于亲眼目睹九幽祇的残忍与可怕,眼前这一幕绝对是最好的实证。

    他觉得不能再玩火,避免**。

    他迅速将几块神磁石布置好,它们发光,彼此交织,竟连在一起,构建成一面磁光镜。

    “去!”

    楚风将它扔进天坑中,虽然从冬青那里了解到下面的虚实,但他自己也想用场域手段探究下面的具体数据。

    天坑底部解开封印后,下面深达十万里,那由神磁构建的特殊发光镜体如流光一般迅速,沉入地底,映照出一些景象。

    一对古老的石门,很恢宏与高大,刻着阴鸦,宛若要振翅而出。

    石门很磅礴,哪怕只开了一道缝隙,也足够大象奔跑进去,在那里面便是阴冥国度,死气森森。

    一个干瘪的黑葫芦正在向外渗血,那当中封印着东西。

    事实上,这一切都很模糊,看的不是很真切,磁光镜的反馈效果有限。

    而最让楚风心悸的还是那片看不到尽头的阴冥土地!

    楚风迅速布置场域,通过磁光镜测算出具体深度与坐标等数值,他开启一座场域,准备将九幽祇送进去。

    “别,有话好说!”石棺中传来大叫声。

    “按理来说,你这么害怕,我得琢磨下你是不是装的,是否正中你下怀,万一你原本就想进去怎么办。但是,你这狗东西这么阴狠狡诈,估计就是要扰乱我的思绪?!?br />
    楚风说道,他估摸着,对方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各种交替干预他的判断。

    他又道:“但我怕什么?即便扔你进粪坑中,你现在也动不了,很长时间才能爬出去一小段距离吧?我有的是时间,你先在下面慢慢爬,等我想出对付你的办法再慢慢拾掇你!”

    “古尘舟,我相信了,就冲你这么缺德,一定是我那史前时代的大哥啊,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我是你二弟!”

    临被送走前,那老家伙撕心裂肺的惨叫,真的是在恐惧,棺椁被撞的哐哐响,他奋力挣扎。

    但是现在楚风不相信他,练个拳都差点出问题,以他现在的小身板面对这头九幽祇,实在有点危险。

    他觉得,应该等冬青她们回来再说,先扔下去!

    哧!

    石棺消失,被传送场域刹那间送到天坑底部,贯穿石门缝隙,砸在阴冥中!

    透过早先放下去的磁光镜,楚风看到模糊的景象。

    阴冥土中,那石棺在剧烈摇动,被撞的颤抖,以蜗牛般的速度想要逃出阴冥。

    仿佛可以听到九幽祇嚎叫声,它在惊慌,带着无边的恐惧,想要遁走。

    “真没出息,有什么大不了,你不是从那里爬出来的吗?”

    楚风又用了一个场域手段,可以远距离传音,能听到下方的嘶吼声。

    果然,九幽祇在惊惧大叫。

    楚风吃惊,这家伙生前来头大的吓人,如今回归,实力也让人觉得发瘆,居然被吓成这个样子?

    楚风道:“在下面好好反省,以后说不定真有一天我会去度化你,毕竟像你这么可耻与不要脸又凶残的生物不多见,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br />
    然后,他说不下去了,寒毛嗖嗖的倒竖,从头到脚都在冒凉气。

    他看到,在那阴冥土中,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掌,没有一点血色,然后抓住石棺的一角,就这样慢慢将它给拖下去了,没入土中。

    楚风见到这一幕,跳起来就逃,撅起小屁股冲进林中,在途中向前扔神磁石,布置传送场域,他冲了进去,逃之夭夭。

    最后关头,他听到了九幽祇的怒吼:“古尘舟,我X你大爷,我还回来的!”

    楚风琢磨,这家伙应该真是从这里爬出来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爬了一万年,就这样……让他给打回原点。

    管你呢!楚风跑路,他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看一看动静,让后去研究从九幽祇那里得到的特殊拳经到底如何。

    今天就这一章了,大家别等了,最近这些天身体状态极差,剧烈咳嗽不止。遥想当年,几年也不生一次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