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轮回者,闯过终极之地的人,居然活生生出现在眼前,这实在震撼世间!

    楚风内心中惊涛拍岸,乱石穿空,一时间灵魂都僵住了,着实可怕,他才来到阳间就遇上一个同类,一个同行。

    不过作为一个孩子他却不能有任何的异常,小脸上很纯净,带着好奇的目光,看东又看西。

    嗖!

    楚风漂浮而起,霎时间从一丈高的姬海山的手中飞起,快速来到这位风采惊人的女子近前。

    他心中骇然,被发觉了吗?他是投胎者,并且是肉身轮回,根本见不得光,不能被发现!

    “姐……”他一副蠢萌的样子,喊完这个字后,那一缕本源意识就隐入灰雾磨盘中,避免被发觉。

    楚风紧张等待,他始终觉得,自己作为肉身闯关者,可能有些不同,其他人不见得能觉察到他。

    他的肉身经过轮回终极地的洗礼,承载着特殊的印记,经过一路恐怖的磨砺,也许唯有他藉此才能感应到那最为稀薄的放射性轮回物质。

    不然的话,世间所有轮回者都能感应到彼此,那还不乱套?进化史上并未有这样的记载,石狐天尊以及他的师傅也没有说过这样的事。

    接下来楚风……想诅咒!

    这个若九天玄女的般女子拎着他,竟比姬海山还“奔放”,随意的晃荡,最后更是拎着他的脚踝,倒提起来,当钟摆似的,在那里摇晃。

    你当小爷是布娃娃???真想赏她一泡童子仙泉,楚风心中大怒!

    “根骨不错?!毖┌椎拿嫔聪?,女子莹润的红唇微张,做出这样的评价。

    楚风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正在发生的事,灰雾物遮拢其真灵,实在有些神秘。

    不过,他不敢看了,主意识迅速沉浸到两个磨盘之间,彻底跟外面断掉联系。

    姬海山惊诧,道:“能得仙子称赞,这个娃一定了不得?!彼墒侵?,神庙中的仙子还未夸过别的孩子,这是头一次。

    这时,女子伸出纤长而又莹白的手指,放在楚风的眉心,仔细感应,双目开阖间光束若闪电,神芒湛湛。

    “魂光浑厚,不错?!彼懔说阃?。

    随后,她的手指在楚风全身各处拂过,全身上下都被检查一遍,从血肉到脏腑,再到骨髓等,皆不放过。

    姬海山张开大嘴,满脸是笑,跟个没毛大狗熊似的,随后起身告辞,临去前还不忘给楚风的小屁股上来了一巴掌,道:“干儿子,在这里好好学仙术,将来飞黄腾达,纵横这片大荒,天材地宝随意采掘,洪荒任你逍遥?!?br />
    楚风现在只剩下婴儿的本能,主意识藏了起来,被拍了一巴掌后,小腿乱蹬,小手乱抓。

    “冬青去烧水,将他蒸煮一下?!毕勺涌?。

    当楚风谨慎而小心的将一丝主意识注入肉身后,顿时发毛,这是什么情况,那护心毛半尺长的姐姐正在将他向一个蒸笼里放。

    砰!

    他一脚直接踢了过去,想要踹翻。

    遇上妖怪了吗,居然要活蒸了他?

    “别闹,给你熬炼筋骨呢,小家伙别不老实,别人想有这种造化都得不到?!倍辔蜕推?,将给塞进蒸笼,不过没扣上盖子。

    顿时,药香扑鼻,各种白雾腾起,蒸熏楚风的肉身。

    “啊……”楚风大叫,尽量保持着一个正常孩子的本能,在里面折腾,翻滚与乱蹬,想要挣脱开来。

    这不是一般孩子所能承受的,即便是他没有动用前世道果也有点吃不消,浑身红彤彤,这要是盖上蒸笼盖子,很快就能熟透。

    没听说过这样进化的!

    楚风反抗越发激烈,他有点担心,自己这么幼小被如此胡乱蒸煮伤到筋骨怎么办?

    他仔细回忆,石狐天尊他师傅所著的关于最强之路的手札上没有提及这样的蒸煮之法,他越发的担忧起来。

    “别动,这是为你好!”冬青尽量露出温柔的笑,结果却是张开血盆大口,粗声粗气,显得很凶猛。

    嗯?忽然间,当楚风痛到难以忍受时,皮都烫的红肿后,那刺痛的热浪变成暖流,没入他的躯体内。

    并且伴着浓郁的药香,蒸笼下的一些黑乎乎的矿物等被分解,起了效果,一缕缕黑气腾起,顺着楚风的毛孔进入。

    “将头露在外面,然后扣紧盖子,撤去火光?!币⑵牌糯认榈厮档?。

    这次,楚风真被蒸煮了,全身热气腾腾,黑雾缭绕,除了脑袋从一个特殊的窟窿里露出来,全身都被闷在里面。

    “啊……”

    他只能承受,最后还得昧着良心哭喊,进行配合,不然的话,太稳重根本不像一个正常的孩子。

    自身被蒸煮,还要配合大哭,还有地方去说理吗?楚风愤懑!

    不过,当一切结束后,他又平和了,内心大受触动,这是最强手札上都没有记载的手段,对他很有效。

    他能体会到,自己汲取了某种稀珍物质,身体得到好处。

    “还可以,以后每两三天进行一次,此外每日都拍打他一顿,熬炼其躯?!毕勺臃愿?,准备动身离开此山。

    银发婆婆跟随,离开前告诉冬青,可以进深山取黑虎奶喂养这个孩子。

    “好!”

    不久后,冬青提着楚风进入部落,让人看管好,她则消失在深山方向。

    一个时辰后,楚风又被拎走,回到矮山上,他看到冬青手持一个空间玉瓶,当中都是黑色而晶莹的汁液。

    “黑虎奶,可让你强筋壮骨,气血充沛,以后每天都要服食这种大补的食物,希望你不要让小姐失望?!?br />
    冬青在说这些话时,已经盛了一碗乌光闪烁的液体,开始向楚风嘴里灌。

    “噗!”

    楚风一口就喷了出去,这腥味也太重了,他真受不了,两世为人,怎么可能还喝得下去这种奶?

    “不准浪费,在外面这种黑虎奶一口就价值万金,都喝下去?!倍辔氯岬厮档?。

    可惜发出的声音却是瓮声瓮气,咧着血盆大口,相当的粗犷,向他嘴里猛灌,接着又封上他的嘴巴,一拍他的后背。

    咕咚!

    这直接导致楚风大口吞咽下去,满嘴的腥味与奶味,真是受不了。

    他很想大喊,我要走最强路,不要吃黑虎奶!他在剧烈挣扎。

    然而,反抗无效,他被强行按着头,直接将一碗黑虎奶喝干净,连一滴都没有浪费。

    “以后一日三餐,每餐一碗奶。别挣扎,这种东西多少人想吃都吃不到,这是趁你幼小,还未定型,在为你补先天本源,须知,若是在先天上落后一点,以后便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心血才能弥补。此时向前迈出一小步,等于在以后以后的竞逐道路上已经超越别人一大截?!?br />
    冬青在那里在讲道,也不管楚风能否听懂。

    这东西还能补先天本源?真当是龙奶?楚风不信。

    “我们这一脉,结合各种矿物、草木、动物的灵性精粹,调和起来后可补先天,你应该庆幸被小姐收留?!倍嘧杂?。

    楚风心头一动,接下来他有感觉了,被矿物熏蒸过的身体吸收过莫名物质,现在得到黑虎奶滋补,居然真的有一股暖流在体内弥漫,这就是修行?已经开始了?!

    他心中很不平静,难道还真可以补先天性的东西?这十分吓人!

    “世间,有些古老的道统非常讲究,尝试沟通先天,有专门培育婴孩的究极法,但耗费的都是天地瑰宝,需将新生的婴儿置入风水葬穴,惊世仙洞,以及造化源眼中,我们则不同,另辟道路?!?br />
    当听到这种秘闻,楚风心头沉重,就是石狐天尊的师傅所著的关于最强之路的手札中都没有提到婴孩阶段的先天经文,可见阳间浩瀚,能人辈出,都有各自的独到之处。

    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如果还认为守着最强手札就能崛起,那就错了。

    “生物出生后,不可名状的先天性属性很难在生长,而我们等于是在‘补天’,不弱于那些古老进化门派的究极法,就看你能走到哪一步了?!?br />
    接下来,楚风还算配合,让蒸煮就蒸煮,让喝药糊就喝药糊,至于黑虎奶,他也捏着鼻子认了,闭着眼睛向嘴里灌。

    当然,让他很不开心的是,天天都要挨揍,被敲打,这是那位仙子告诫的,让冬青熬炼其血肉筋骨。

    他很想说,自己才这么幼小,就要被殴打,还有没有天理啊。

    这几天,楚风时常盯着山上的异果,眼睛冒绿光,有几次都忍不住想跑过去啃食上几颗,早点进化早些崛起。

    然而,冬青将他管的很严,一直没机会过去踅摸。

    “将你培养到一定阶段后不知道能否让小姐满意,可以去跟这片洪荒大地上真正的妖孽去争霸?!?br />
    冬青在出神,她深知,有些隐世家族的可怕,出去先天血统强到让人绝望意外,后天的培养更是恐怖,精细到所有细微之处。

    “我最强……”楚风结结巴巴,这么嚷着,他已经明白了,哪怕在这片贫瘠的边荒,像他这么的孩子也有一些能对话了,因此也不再刻意藏拙。

    冬青摇头,越是了解,她越是慎重,不理会楚风,在那里琢磨一些事,自顾说话。

    “你这么小,什么都不知道,还不懂得人生在世需要有敬畏之心,最强不是喊出来的,人家是真实打出来的。有的族群就那么几个人,可是却能打的阳间失音,有的族群积淀无穷岁月,只在蛰伏,一旦锁在葬仙洞中的孩子出世,天知道会多么可怕的离谱……这世间有太多的秘密。最强之路,是踏着无数天才的尸山血骨杀出来的,这世间有些进化门派已经踏出这样的路,只要走下去就是了,你呢,拿什么去争渡?只能靠自己从头开始摸索前进。更遑论这世上还有天尊觅食者、轮回狩猎者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