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发现一个很可怕的问题,哪怕他躲在石罐中也没用,自身依旧在记忆衰退,各种印象都模糊了。

    这让他惊悚,轮回的影响这么大,连究极至宝石罐都挡不???!

    “不对!”总算他还没有彻底迷糊,心中有了猜测。

    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胎,本是带着肉身偷渡过来,理应没有胎中迷才对,这当中有其他古怪。

    楚风想到一种可能,轮回物质在那终极之地时就作用在他身上了,伴在体内。

    所以,并非石罐隔绝不了终极地,而是有那种属性的物质或能量在自己身上,躲在石罐中也无用。

    事实上,终极之地虽然可怕,但也不可能直接干预阳间,难以投射过来法则,并不能进入石罐中。

    “早就中招了,我在终极地挖三十三重天草、捕捉太阳龙河时,无知无觉间,就被那特殊的物质附着上?!?br />
    楚风轻叹,轮回终尽头究是深不可测,他谨慎戒备,到头还是体会到副作用。

    还好,只需三年他就能消除这种影响,倒也不算祸患。

    嗖!

    当楚风再次从石罐中出来时,已经在一百五十万里外,他快速攀上一座山峰,眺望四野,积极寻找城池等。

    他不想去太强大的门派,容易露马脚,最起码太武、浑羿、原始等人的势力范围,一定要排除在外。

    “头有点晕,我真的遗忘很多事,许多都想不起来了,要抓紧时间找个仙子姐姐养我?!?br />
    都到这份儿上了,他还念念不忘呢。

    “咦,这里有兽夹,好粗大,这是要猎龙吗?!”楚风无语,看到山林中的兽夹,眼睛都有些发直,那可是有数丈长,隐藏在枯草中。

    这么大个的兽夹,到底要对付什么?

    随后他眺望到数十里地之外有炊烟,袅袅升起,果然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总算找到有人家的地带了。

    “让谁把我捡走呢?”

    楚风使劲摇动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千万不能真的遗忘所有,这还没有被人发现呢,一会儿被凶兽吃掉怎么办?

    “有人在那个方位!”

    他听到了喝斥声,山岭内有人打斗,而且很激烈。

    “唉,不管有没有神仙姐姐,我都没的选择了,我觉得自己快彻底陷入胎中迷状态了?!?br />
    楚风无奈,抱着石罐不情愿的接近那片山岭。

    同时,在路上他利用还清醒的时间,琢磨石罐怎么处理,要埋在山中吗?不然的话落在他人手中,就没什么秘密了。

    不过,埋在山中他又有点不放心。

    “能不能收进我体内灰雾笼罩的磨盘间?”

    然后,楚风就这么做了,居然顺利成功,他用体内的神王丹接引,石罐没入灰雾中,与外界隔绝。

    “这下放心了!”

    但很快,楚风小嘴张成O形,看到一位中年大汉,身高足有一丈,蒲扇般的大手,小面盆般的拳头,虎虎生风,气劲爆发,正在战斗。

    他的对手……居然是一只蝴蝶!

    这个一个彪形大汉,居然在跟一只漂亮的蝴蝶血战。

    他全身是血,负伤不轻。

    不过,这只蝴蝶的确不一般,足有一米多长,通体都是斑纹,色彩斑斓,非常美丽。

    它发出莹莹光泽,如同彩色珊瑚打磨而成,而且每次拍动翅膀时,都有电弧飞出,如同光刃,将那大汉电的颤抖,且如同被刀割,身上伤口不少,血淋淋。

    彪形大汉是一个猎人,是附近的部落的高手,修为在金身层次,跟那蝴蝶同境界,但是却吃了大亏。

    这是流光蝴蝶,可发光刃,能释放闪电,号称同层次进化者中的杀手,同阶战斗,少有生物是其对手。

    这名大汉能战斗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很强。

    金身层次,如果是在阴间宇宙算是强者,早已打崩山川,可是在这里却没有闹出什么动静,顶多也就是开碑裂石。

    因为,这里是阳间,法则完整,天地极其坚固。

    别说金身层次,就是神王境界的黎九霄、姬采萱又如何,也很难毁山川万物。

    楚风仰天长叹,看来是等不到神仙姐姐了,最终要遇上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壮汉,他有点怀疑,这种粗犷的汉子能养活他吗,会照料婴儿否?

    “别说照料我,你自己能活下来吗?”楚风严重怀疑。

    那只蝴蝶很强,通体五光十色,每次拍动翅膀都绽放闪电,爆发光刃,让大汉疲于应付,身受重伤,再这么下去就要死了。

    同时,它很灵动,速度非???,宛如一抹光在移动与闪耀。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人,该不会要被杀死吧?”楚风皱眉,觉得这个猎户不是流光蝶的对手,要死在这里。

    吼!

    突然,异变发生,猎户一声咆哮,这个彪形大汉的拳印发光,他如同猛虎出闸,并且最后他真的化成一头白虎。

    “咦,这是什么秘术,肉身骨骼爆响,不是虚幻的,真的化成一头白虎?!背缪纫?。

    “白虎拳,形神皆显,杀!”大汉嘶吼,现在是一头白虎,吼动整片山林,杀伐气滔天

    白虎,这本就是凶兽中的王,主张杀伐,现在它狂意无边,扑击时化成一道白光,将这流光蝶都压制了。

    任那光刃飞来,任那闪电爆发,都打不动这头勇猛的白虎,它的大爪子抓碎山石,崩开电光,跟蝴蝶的翅膀触及在一起,铿锵作响,火星四溅。

    “噗!”

    最终,这只流光蝶被白虎爪子拍烂,给灭杀了,对于附近的部落来说,这只流光蝶是个威胁,今日被铲除。

    彪形大汉杀完凶蝶后自身也不支,一头栽倒在地上,显化出人类的躯体,古铜色的皮肤,满身伤口,衣服更是破破烂烂。

    “这叫什么事,到头来不是他捡到我,也不是仙子收养我,而是我捡到一条大汉?!?br />
    楚风走了过来,接近这里,他还真是有些无语,这叫什么事?他还想找个人照料他呢,结果反过来了。

    “模样看起来很憨厚,朴实,应该不是坏人吧?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趁现在我还没迷糊,赶紧检查下?!?br />
    楚风动作很快,再次取出石罐,将大汉收了进去,他用魂光探查,还好,这个人虽然看着粗犷,满脸大胡子,但本质很好。

    最终,楚风找个地方躺下了,离这里较远,但是也能确保他如果假装大哭可以让这个壮汉听到。

    幸好没有等上多长时间,这大汉就苏醒。

    “有婴儿啼哭声,奇怪,深山中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孩子哭?”

    大汉嘀咕,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来,提着流光蝶的尸体,寻找声源。

    楚风很想说,你快点过来,这样哭很难堪好不好?

    谁知大汉寻过来后,看了他一眼,脸色便直接变了,调头就跑。

    “这傻大个怎么跑了?!”楚风愕然,这完全跟他想象的不一样,这壮汉怎么没有一点同情心。

    “妖狐,我知道这是你变化的,少要蒙骗我,老子不上当!”大汉在远处喊道。

    楚风顿时无语,他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成妖狐了?看来这山中有各种古怪,对附近的部落危害不小。

    大汉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妖狐逞凶,他有点犯疑惑,难道真是一个孩子?

    他再次回来了,如果真是一个婴孩,他这样走掉后,那就算是放弃了一条生命,等于见死不救。

    “啪!”

    楚风还在假装哭呢,结果光腚上挨了一巴掌,小屁股顿时就红了,气的他差点跳起来这个大汉拼命!

    特么的,居然给了他一巴掌,真是岂有此理!

    “咦,应该不是妖狐,不然的话早就跳起来伤人了?!贝蠛鹤杂?。

    楚风想打人,这找谁说理去?如果不是急等着被人收养,他才不会忍气吞声呢。

    然后,他就被那只蒲扇大手直接拎起来了,连带流光蝶一起被放进一个兽皮袋子中,背起来就走。

    楚风无言,感觉选这个人收养,未来三年估计要遭罪,有这么做事的吗?真是一点也不讲究,他可是一个婴孩,直接就跟猎物一起塞兽皮袋子里?太奔放与粗野了。

    楚风发愁,感觉接下来的三年,人生一片黑暗,这大个子能将他养活下去吗?别硬塞食物给噎死,总觉得一点也不会照料人。

    “一会儿将他交给神庙中的仙子,放我身边,可能一不小心就给踩死?!贝蠛鹤杂?。

    楚风听的差点泪流满面,跟在壮汉身边居然这么危险?还好,天见可怜,居然真有什么仙子,他感动到要哭泣,梦想有可能会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