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山岭中有薄雾,在晨曦中被染上淡淡红光,青翠的草叶上有莹白露珠滚动,被照耀的熠熠生辉。

    楚风小胳膊小腿,这个年岁原本不能满地跑呢,但是他却坐在山崖边上,运转盗引呼吸法,吞吐天地精粹。

    “咦,真的不一样,一口阳气入腹,如同在熔炼金霞,造就金丹?!彼?,效果极佳,自身暖洋洋。

    附近,阳气滚滚,但对来说已经成为正常的气机,不会伤到己身,跟在阴间宇宙生活没什么两样。

    这片地带,朝霞穿过山雾,倾泻在他的身上,他身体雪白,没穿着衣服,周身都有细微的电弧在游动。

    他结束盗引呼吸法后,又开始练大雷音呼吸法,这是当世阳间排位最靠前的几种法之一,是佛族的究极传承!

    一时间,楚风新生而娇嫩的脏腑齐震,充满勃勃生机的骨骼内更是雷音激荡,让他通体都舒泰。

    他在阴间获得的的呼吸法皆大有来头,不止这两种,有些在曾在进化史上负有盛名。

    比如,大梦呼吸法也曾极尽辉煌,为古代阳间十大呼吸法之一,不过后来出了变故,该族没落,被究极生物所灭。

    说的难听一些,即便是被淘汰的古法,那也了不得,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找出来参悟。

    不然的话,太武、浑羿、元始等人的门下也不会在阴间宇宙百般寻觅,不惜屠教,杀人灭口。

    即便是残法,可任何一部在阳间出世也都会引发大风暴!

    “我身怀典籍,皆来头甚大,一旦泄露会有大祸,这些足够我在幼年初步踏出最强路?!?br />
    楚风琢磨,纵然是在那些传承亿载的的进化门派中,也不见得能提供他身上的这些残缺呼吸法。

    也只有在阴间可以肆无忌惮的收集。

    进入阳间,一旦谁敢这么谋划他族的呼吸法,必然会引发两教流血大战,不死不休,直到一族灭掉为止。

    有血的案例,史上一些野心膨胀的族群、进化门派,有些已位列前十大,何以衰败?最终灭族,跟此不无关联。

    “嗯,从掌握的法门来说,现阶段我不差于那些世子、天尊门徒,我可以从容制定最强路,一步一步走强?!?br />
    楚风很满意,在阴间搜刮的法,都将重泛光彩,有些在阳间甚至都失传了,比如不死蚕呼吸法、大梦呼吸法。

    不过他也皱眉,一旦修完残法,他前路就断了,怎么能接续上?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不管了,我先变成最强娃,打遍天下无对手再说!”

    很久后他才结束修行,因为掌握的呼吸法有多种。

    所谓进化,一种呼吸法一天运转一两遍即可,他掌握数种昔日富有盛名的法,可想而知,进化将十分惊人!

    满山青翠,挂着雨滴。

    虽然距离昨夜的危险地数十上百万里,但这片山林夜晚也降雨了,现在朝阳升起,格外的明媚。

    此时,山崖下,一处古洞中明灭不定,这是一处空间节点!

    一个浑身是血、身体都快断成几段的人形生物爬了出来,连头颅都裂开,他衰竭到一定程度,几乎要死去。

    石崖上,楚风远眺,心怀舒畅。

    他看着湿漉漉的草地,站在山崖上,很轻佻,吹着口哨放水,感觉神清气爽。

    山崖下,那男子爬出山洞,一头白发都暗淡无光,满是污血,他正在吃力的移动身体,想去有朝霞的地带。

    结果,天空中洒落下水滴,他顿时迷茫,仰头观看。

    黎九霄张口结舌,震惊了,而后勃然大怒,他又看到那个蠢娃,是他在……放水?!

    并且,这时他也听到那个死孩子的声音。

    楚风没发现山下有人,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一边嘘嘘有声,一边有感而发,道:“一场雨浇湿了一个季节?!?br />
    黎九霄当场就要炸了,哪怕血液干枯,他也觉得通体热流激荡,浑身要爆开。

    又特么看到这蠢娃,而且,他居然以这种高姿态……淋湿了自己,黎九霄气的七窍生烟,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是一个让人忧伤的雨季?!背缣酒?。

    玛德!

    山崖下,黎九霄九死一生,浑身骨头都断了,血肉也只剩下一层皮连着,灵魂都碎掉不知道多少片,这才从大能的梦境中逃出来,处在人生最低谷,有史以来最虚弱状态,现在还被“雨季”淋湿,他简直要疯了!

    尤其是,竟然是那个蠢娃,是那个雷震子,他就更加受不了。

    “我要……杀了你!”他声音嘶哑,喉咙都在逃命的过程中被割裂,现在周身无处不破烂。

    楚风愕然,低头看着山崖下,他一阵警惕,没有了神王道行,居然未能提前警觉。

    不过,他也非常惊诧,居然又见到这个白毛小子!

    貌似白毛小子状态十分糟糕,他要死了?这多少让楚风有些庆幸,喊道:“情敌,你怎么这样惨?”

    黎九霄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个屁大丁点的蠢娃也好意思说是他情敌?

    尤其是,这娃居然抖了抖小鹏鹏,又有“雨滴”洒落,气的黎九霄眼前发黑,差点背过气去。

    黎九霄奋力扬起手,想一掌拍死他,也想凝聚魂光直接扼杀,但都失败了,他没什么力气,性命垂危。

    事实上,楚风取出石罐,随时准备释放神王修为,跟他拼命。

    “砰!”

    黎九霄的手掌落在地上,拍的山面四裂,山林都在摇动,他太阳穴那里怦怦跳动,是可忍孰不可忍,肺叶子都要炸出来了。

    楚风心中略微安定,光腚喊道:“你个偷窥狂,没事偷看我,十三年后,我告诉姬采萱仙子去?!?br />
    “我攥碎你!”黎九霄颤抖着,再次尝试扬手。

    楚风将山崖上一块巨石给推了下去,现在没什么神通,就是体力远超其他婴孩,然后,他光着屁股就跑了。

    轰??!

    巨石翻落,将山崖下原本就破破烂烂地黎九霄给砸在下面,让他翻白眼,又几乎昏死过去。

    换成一般人就成肉酱了,他只是感觉疼痛而已。

    楚风果断跑路,不是不想干掉对方,而是总觉得对方后还有底牌,不值得他去冒险。

    嗖!

    他进入石罐中,遁飞出去数十万里,远离事发现场。

    在路上,他很不满,愤愤不平,道:“我被人恫吓与欺负了,居然要跑路,等我修行起来后,什么天纵奇才,全部放翻!”

    如果让他黎九霄听到,估计要被气到浑身痉挛,被人浇湿全身,那位蠢娃居然还抱怨与不满,觉得委屈,让他这个苦主情何以堪?

    “光腚的蠢娃,雷震子,我早晚……要拍死你!”黎九霄挣扎着,从巨石下面爬出来,找了一个水潭,一头扎进去,他气的身体都在哆嗦,真想一头憋死在这里算了。

    他是谁?天纵神王,俯视一域,打遍各族翘楚无对手,在一方大地上算是同代者中的头面人物,结果今天这么惨。

    楚风一口气跑出去八十几万里,在一片山坳中停下,找了安全地带,又爬上山坡晒太阳,主要是他怕有森林草木的地方突然窜出一头猛兽将他给吞掉。

    “情况不妙!”楚风一个踉跄,一屁墩坐在地上,他感觉脑子略微昏沉,各种记忆居然有些模糊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一阵惊悚。

    接着,在灵光不昧前,楚风想到一种可能,这是胎中迷?该死的轮回,影响实在太大了,连他这种偷渡过来的生物,带着肉身转世的人都受到严重波及,实在可怖。

    “糟糕,我得将自己送出去,得找个神仙姐姐养我,或者找个圣女照看我,不然的话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娃小脸发绿,他要是迷失,陷入胎中迷状态的话,估计随便来一头小兽都能将他给叼走,成为兽食。

    可是,这里是一片大荒,他每次横渡数十万里都没有见到人烟,一时半会儿上哪去找人收养?

    楚风急了,真要一个不慎的话,他会死的很惨。

    “方圆数十万里内,离我最近的人形生物就是那个白毛小子,可是,打死我也不能去找他??!”

    楚风皱巴着小脸,一脸衰相,现在怎么办?唯一的白毛小子发现他的话,非活剥了他不可。

    “遁!”

    他驾驭石盒,又开始跑路,十分焦急,这次找人收养,等于是一次投胎,问题很严重。

    “爱是哪是哪吧,投胎找人家去也!”楚风飞遁,在意识模糊前,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随机找个人家吧。

    希望是位仙子姐姐收留,他还不死心呢,心中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