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嫩的……一对小包子!

    这实在有点辣眼睛,楚风难以置信,自己的手怎么了,肉呼呼,何曾这么胖过?!

    最为过分的是,还不小,袖珍的可怜,这是一双孩子的手,胖成一团。

    他浑身不自在,第一时间了解到自己的状态,六七岁的样子,浑身白白净净,圆乎乎,成为一个小白胖!

    他发誓,自小到大压根就没有胖过。

    “啊呀!”他大叫,声音很嫩,让他险些抽自己一嘴巴,卖萌吗?绝对不是,这就是他真实的声音。

    他弄清状况,在石棺中死了很多次,都又被造化物质救活,明显有长生药效残留,让他“逆生长”。

    可是,这样的返老还童实在可耻,怎么成为一个小胖墩了?

    平日间,他的手掌很纤长,现在伸出去一看,胖乎乎,就是两个小包子!

    楚风施展镜光法术,照耀出自己全身,简直要崩溃,他肉肉的,白白净净,成为一个憨态可掬的小胖。

    尤其笑起来时,眼睛微眯,都眼都快看不到了。

    他张了张嘴,想说啥却说不出口。清澈有神的大眼呢?不见了,笑眯眯后,成为两道缝!

    “小胖墩!”楚风咬牙切齿。

    然而,看起来却像是肉呼呼的小白胖子在佯装生气,在故作深沉,可耻的卖萌。

    “你大爷!”

    楚风恼羞成怒,一记“肉拳”砸向镜光。

    可是,透过镜光术看到,一个肉呼呼的小白胖子张牙舞爪,但却怎么也体现不出凶巴巴的气质。

    楚风面对镜光时,简直要崩溃,这要是让熟人看到,他不想活了。

    他一个踉跄后退出去,晕乎乎的样子,跟喝醉酒似的,越发显得那个小白胖墩憨态可掬。

    玛德,辣眼睛,楚风受不了自己的状态。

    因为,他自己都想捏一捏那肉呼呼小脸,这种念头实在太可耻了。

    “变回去,我要复原!”

    他在这里捶胸顿足,不断折腾,想要重组血肉,意外发现,白皙的血肉中是浓郁的能量。

    怎么回事,还不能浪费掉?这是神异之力的沉淀,是一种积存。

    楚风愤懑,坐在地上,相当的不满意,实在是有些气不过,在那里想办法。

    然后,他有点泪奔,看到镜光中那个肉肉的、嫩嫩的小胖墩像是在撒泼踢腿,就差满地打滚了。

    “我是楚大魔头,睥睨阴间,杀的诸神避退,鬼哭神嚎,现在要是被人看到……成何体统!”

    他想哭,这成什么样子了。

    尤其是,他看的很清楚,每一个动作都这么的违和,跟过去的风格气韵太不相符,让他想殴打那个小胖子一顿。

    他真想抽打自己一巴掌,可是……疼在自己身上啊。

    转世投胎,意外横渡过来,结果成了这个样子,太可耻了。

    楚风谨慎而小心的开启罐盖,他不知道外界什么情况,现在罐子不再半透明,看不到外面的景物。

    一瞬间,他惨叫一声,周身焚烧,火燎燎的痛,魂光都在激荡,剧烈的起伏。

    楚风快速闭合罐子,满身都是火,确切的说是阳气,太浓郁了,居然将他都给烧着了,这让他震惊?

    他可是神王,结果转世来到阳间,便开始自焚?

    他的脸色发绿,胡思乱想,该不会是轮轨终极地在跟他清算,事情还没有完结吧?

    楚风想到各种可能,难以忘记轮回路上一些列恐怖而诡异的经历,透着妖邪,还有各种玄秘。

    本是轮回地,可是连红尘海、三十三重天草等都有,实在透着非同寻常的气机。

    “嗯,变瘦了一点?!”他愕然,一番苦熬过后,自身不再那么臃肿,

    楚风琢磨,按理来说他已经投胎到阳间,成功避过死劫,不会再被针对才正常。

    “唔,我明白了,因为我将肉身也给也给搬运过来了,一路行走过轮回路间,投入那个漩涡前,沾染上大量阴气物质!”

    有什么地方比地府阴气重,有什么地方比轮回终极地神秘,他可是一路带着肉身闯过来的,必然积淀下浓郁的阴间能量。

    甚至可以说,这种特殊物质比他在地球所在宇宙累积的总和还要多很多倍。

    “所以,我一来到阳间,顿时如同天雷勾动地火,引发剧烈的反噬,阳气要焚烧我这个‘阴灵’?阳间的规则还真是完善,不简单?!?br />
    楚风安心不少,只要不是轮回终极之地跟他清算,一切都好说,那一路上他实在被折腾怕了,那些经历让他现在都心有余悸。

    当再次掀开罐盖,一股火光直接扑了进来,烧的楚风一阵龇牙咧嘴,肉身嗤嗤作响,阴雾腾起。

    他有些发毛,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焚烧阴尸般,居然有阴气弥漫出,他的肉身这么可怕吗?

    在阳间来说,他似乎还真像是鬼物。

    只是,他为神王,怎么会感受到这种剧痛?

    哧!

    楚风冲了出来,看明白状况,这是在地下,岩浆沸腾,同时还有一团奇异的火光笼罩这里,焚烧石罐与他。

    毫无疑问,石罐飞跃阳间大地时,最后撞进地下深处。

    他顿时明白了,这里有一团莫名的地火,本就是在阳间地界,再加上奇异火焰,他想不遭罪都不行。

    嗖!

    楚风带着石罐,果断跑路,向地表冲去。

    若是有天眼,便可看到地下一个小白胖子跑的贼溜,一路冲出地底,出现在洪荒大地上。

    刚从地表冒头,还没容楚风体会阳间的浩瀚、大地的壮阔,他就头皮发麻,虚空中炽光一闪,轰的一声,一道雷电劈落下来,将他击的通体焦黑,连嘴角都在抽搐。

    “胖子这么不招人待见吗?!”他气愤不过。

    这才在阳间大地显化,他就挨了一记“闷棍”,太疼痛了,也让他十分不爽。

    呼的一声,他浑身着火,被那闪电点燃了,因为雷霆是最阳刚的物质,比游历在天地间的阳气还可怕。

    楚风头大,这简直是最为痛苦的折磨。

    他抬头望天,没下雨,晴空万里,居然打雷!

    轰!

    又一道闪电落下,将他劈的眼前发黑,浑身痉挛,电弧四溢,这可真不是一次美好的回忆与经历。

    他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平白无故来的雷电,是天罚!

    他作为阴间来客,从轮回终极地逃出来,周身阴气浓郁,被这方洪荒大地的规则感应到,给予惩罚。

    对阳间来说,他就是一个妖孽,刚从阴间过来,必然要被雷击。

    就像是山中一些老兽成精般,想要进化成功,得先渡雷劫。

    “你们这是歧视,说好的众生平等,万界如一呢?就这样给我上了第一堂课?!?br />
    虽然口中这么叫,但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他是从地府深处逃出来的,要是不被雷劈才不正常。

    哧!

    一道黑白交融的闪电落下,让楚风的脸色变了,调头就向地下冲去,但他还是被劈中,在地层深处炸开。

    那是阴阳雷电,交融在一起,非常的可怖,即便楚风拥有神王之躯,还是禁受不住,差点被轰杀。

    过了很长时间,楚风才重组肉身与魂光,心有余悸,初入阳间不被这片洪荒大地认可,还真是危险。

    这可不是渡劫那么简单,而是一种莫名的大道碎片流淌,要扼杀他这种从轮回中逃出的生物。

    他思忖,应该尽快除掉体内阴气,让自己跟这个世界的生物没什么区别才行,接受滚滚阳气洗礼。

    或者走上最强之路,也可以无惧相应的天劫。

    “奇怪,没什么生物渡劫啊,难道是地龙翻身?”地面有人开口。

    那是两个猎人,路经过这片山地,过来观看。

    楚风讶异,阳间的猎人都是不弱的进化者,比普通人强太多了,还真是不简单。

    他需要对这片洪荒大地好好了解一番,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壮阔大世界。

    “有些古怪,是这片山川的地势很惊人吗,还是说阳间大地本就不凡,居然能庇护我,没有继续遭雷击?!?br />
    楚风惊讶,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闪电降落。

    这样也好,免得被外界关注,被人发现。

    但是,他的确需要渡劫,不过不能在这样晴空万里的情况下进行,而应该选择雷雨天,加以掩饰。

    楚风想了想,又跑进地底深处,想用那团特殊的地火熬炼自身的阴气,不一定非要雷劫洗礼,至阳火光同样可以。

    地下深处岩浆赤光闪耀,蕴含着灼热的阳气,更有一团红艳艳的地火,如同兰花般盛开,在那里绽放。

    附近,所有岩壁与岩石都是黑色的,带着淡淡乌光。

    “真是折磨啊?!?br />
    楚风主动焚烧自己,龇牙咧嘴,一时间血肉都着火了,魂光哧啦哧啦作响,炼化出大面积的阴雾。

    他觉得这简直是自虐,但是却不得不进行!

    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想要慢慢进行,不然的话楚风非被烧成焦炭不可,这团地火明显非同寻常。

    就这样,楚风每天都烧自己一段时间,阴气渐渐减少。

    “唔,我居然变相减肥了?”他惊愕的发现,这才十几天而已,已经瘦下来,不再是一个小胖墩。

    “再熔炼,再烧!”

    又过了一些天,楚风要哭了,不仅变瘦了,还变小了,从六七岁化到了四五岁。

    他体内的造化物质,比如三十三重天草的残留药性还在起作用,没有彻底消失呢,这种返老还童有些可怕。

    一个月后,楚风脸都绿了,已经成为两岁左右的样子,步履蹒跚,想不天真纯净都不行,但是他很想说,这种姿态……太特么的可耻了!

    “我不信邪,你还能将我返老还童到没有了不成?我倒要看一看,最后会成为什么样子,是何种状态!”

    楚风的执拗劲儿上来了,不信邪,他想看一看到底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