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能行?小朱雀相当无语,这位石狐爷爷都快一百年没动弹过了,今天居然这么腿脚利索地跳起来,跑的这叫一个贼快!

    实力越强大,对轮回之地越是恐惧,小朱雀没有感应到什么,但是石狐则不然,它是真的头皮发麻。

    “吓死你狐爷了,只能逃??!”

    现在,它裹带着小朱雀,撒丫子狂奔,一闪身就从地球到了星空中,而且它一眼看到了纪鸿的另一具化身。

    进炼狱的只是一具化身,第二具等在外面。

    “晦气!”石狐叫道,它很不爽,要不是纪鸿乱来,它何需跑路?

    纪鸿的这具化身已经生出感应,应变迅疾,施展最强神术,转身就逃,相当的果断。

    轰!

    地球,昆仑。

    一声巨响,震动天地,大道碎片飞舞,宛若一条时间长河浮现出来,带着岁月的痕迹,呼啸着冲出昆仑。

    那是一股气息,演化出可怕的异象。

    其实,那是无上进化者的气息在激荡,有究极人物在动作,引发了虚空中各种神异的景象。

    遍地金莲浮现,扎根在虚空中,天降瑞彩,地涌甘泉,还有仙音飘渺,古老时代的仙宫殿宇浮现,高悬九重天上。

    一幅斑驳的岁月画卷展开,仿佛某一史前时代的旧景再现。

    这是一种势,一种气机在澎湃。

    从而导致纪鸿第一具化身险些崩开,他披头散发,满身是血,惶恐到极点,从炼狱中逃了出来。

    那只大手缓缓的探出,跟着他追了出来,动作并不是很快,还没有触及到他呢,但是那种气息带着异象,就压迫的他要炸开了。

    “啊……”

    纪鸿凄厉长嚎,他觉得坚持不住了,别说被那只黑色大手拍中,就是后方传递来的这种压力就要让他崩开了。

    这是何等的伟力?

    他听太武讲过,轮回路上的水太深,便是天尊都惊惧,不敢涉足,连传闻中的阳间大能都忌惮。

    真敢在轮回路上有想法的生物,都不可想象,可在进化史上留名!

    他现在头皮都要炸开了,那只黑色的大手,难道是进化史上的某位究极生物?

    这一层面的进化者,早已超出世人的理解,敢于在轮回路上博弈的强者绝对震古烁今。

    纪鸿想起他师尊,每次提及轮回路,那都是神色凝重,眼底深处有敬畏,也有莫名的复杂味道。

    现在他后悔了,为什么要这样莽撞?

    纪鸿知道,只因看到楚风要去转世,手中持着至宝离开,他才坐不住,想留下那石盒!

    可是,他怎能料到,没有震死楚风,却为自己惹出杀身大祸!

    不过,他也有点庆幸,这只是一具化身,哪怕被击杀也无妨,真身躲在阴间宇宙的边缘,藏身混沌中,会提前有感应,直接遁走。

    “啊……”

    纪鸿心思电转时,想到很多,但现在他也发毛了,脑中一片空白,冲出炼狱后,他身后那看似缓慢的大手却将他覆盖,缓缓闭合。

    漆黑的大手没有伤昆仑一草一木,探入太空中,一把将纪鸿的这具化身攥在手中,噗的一声,太简单了,也太粗暴了,直接捏成齑粉。

    “吓死我了!”

    星空中,石狐打冷颤,而后转身再逃。

    并且,它冲着前方的一道身影喊道:“纪鸿,你给站??!”

    纪鸿的第二具化身,那可真是急急如丧家之犬,亡命飞逃。

    “你追着我跑做什么?!”纪鸿这具化身怒吼。

    石狐没搭理他,它们这个级数的进化者太显眼了,它现在不求速度超越极限,只要超过纪鸿就行。

    嗖嗖嗖……

    石狐追了下去,掠过大片的星空。

    后方,那只黑色的大手依旧看着缓慢,进入星海中,覆盖了过去。

    几乎刹那间,石狐就超越纪鸿的那第二具化身。

    小朱雀目瞪口呆,这还是她认识的狐爷爷吗?平日就是个“泥菩萨”,别说跑路了,就是说话都艰难,不会动弹。

    今天,它这腿脚比谁都利索,将纪鸿的那具化身都甩的没影了。

    “石狐爷爷,我们又没有招惹那只黑色的大手,你跑什么?”小朱雀问道。

    “不跑一万,就怕万一,先跑赢纪鸿再说?!笔鸬?。

    嗖的一声,他横渡星海,彻底没影了。

    “玛德!”纪鸿毛骨悚然,同时想诅咒石狐。

    轰!

    后方,黑色的大手探入星空深处。

    这一天,阴间宇宙震撼,各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一只黑色的大手遮天蔽日,探入星海中,没什么可以阻挡。

    它在猎杀那来自阳间的可怕进化者!

    然而,在途中它却没有损坏一颗星球,没有伤到一个生物,就这么和缓的伸展,不曾伤及无辜。

    砰!

    黑色大手看着缓慢,但是更为恐怖,任纪鸿将速度提升到极限,迈入天尊领域中了,但还是逃脱不了。

    在黑色大手闭合的瞬间,他的第二具化身被攥爆,化作飞灰。

    而且,它依旧没有停下,继续向前覆盖过去。

    星海深处,石狐浑身冷气嗖嗖,它感觉惊悚,这还真是盯上了它不成?

    它觉得不对,快速转移方位,然后发现那只大手没有跟着变向,而是笔直才朝着宇宙边荒探去,目标不是它。

    “冤有头,债有主,还好不是盯上我!”石狐停下来,拍着胸口,一副后怕的样子。

    到现在小朱雀还迷糊呢,而且关注的重点不是那只黑手,而是石狐。

    “石狐爷爷,你的病好啦?终于彻底恢复,能够行动了?!?br />
    石狐道:“我只是吓一跳而已,受到惊吓,然后跳了起来,进入星空,还没恢复!”

    小朱雀扑闪着大眼,一脸鄙视之色。

    片刻后,它才化成人形,小脸煞白,盯着探入星空的大手,实在过于呆萌,现在才弄清楚阴间宇宙正在发生着何其恐怖的大事件。

    宇宙边缘,混沌中,纪鸿的真身早已生出感应逃走了,手持天尊法旨,开辟混沌,化成一道流光,亡命逃遁。

    事实上在炼狱中出现变故时,他就有所觉了,第一时间遁走。

    哪怕黑色大手不可想象,可以只手遮天,但还是给了他一定的时间,现在几乎要越过混沌海,逃进残破宇宙了。

    这个层次的生物,手持天尊法旨,尤其是拼命的情况下,一眨眼就能纵横到天地的尽头。

    “这是……纪鸿天尊,他手持天尊法旨回归了!”守在残破宇宙这一边的人非常震惊,时间不是很漫长,纪鸿就回归了?

    一些在不久前从阳间赶来的神王还有神级进化者等都很吃惊,难道事情办妥,纪鸿天尊成功带回来那件究极瑰宝?

    “师尊……救我!”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纪鸿回归后,还手持天尊法旨呢,就开始大声呼唤,发出求救声。

    接着,所有人都看到一幅可怕的画面,让他们灵魂都在瑟瑟发抖,永远烙印进心海中,此生此世都难以磨灭了。

    一只黑色的大手遮天,从阴间宇宙方向的混沌中探出,一把向那正在逃亡的纪鸿真身抓去。

    纪鸿心胆皆寒,平日间他高高在上,接受众神的朝拜,可是是现在呢,他却比丧家之犬还不如,还恐惧。

    轰!

    最后关头,他祭出那张天尊法旨,将太武给予他的金色法旨打了出去,轰向那只黑色的大手,进行阻挡。

    让人颤栗的事情发生,金色的天尊法旨触及那只黑色大手后,寸寸断裂,迅猛湮灭,化成碎屑消散开。

    噗!

    纪鸿的真身被黑色手掌一把抓住,而后捏爆了,成为一团血雾,接着又焚烧成灰烬。

    凄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让所有人都如坠冰窖中,从头凉到脚,那可是一位半步天尊啊,就这么死了?

    那是何等恐怖的生物,从阴间追逐过来,一只手黑色的大手而已,就轻易攥死纪鸿。

    这实在太恐怖了!

    许多人这一生一世都难以忘记以前所见到的景象,定格在这一瞬间。

    嗡!

    黑色大手轻轻一震,将远方的一团血与魂光震散、碾成飞灰。

    那是纪鸿早先留下的后手,是一团真血与魂光,即便他在阴间殒落,也可藉此复生。

    可是现在,所谓的复活手段完了,纪鸿死的很彻底,很干净。

    纪鸿最后的一丝执念消散前,他有一种明悟,所谓的黑色大手看着速度很缓慢,悠悠追杀下来,其实就是要如此,为了抹杀他的一切!

    这……太惊悚与瘆人,恐怖到让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