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罗家的圣人咆哮,血肉重聚,魂光再现,想要重组真身。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都可以血肉复活,魂光再聚,生命力超级顽强。

    楚风一直在盯着他,用天道伞挡住其他人,手中的紫金竹轮动开来,向前劈了过去。

    噗!

    罗家这位圣人身体再次瓦解,魂光也散开,一下子暗淡许多,受损严重,没有不死的人,圣人多来几次一样要亡。

    而且,这一次他刚要再次凝聚,楚风就动了,大手覆盖那里,一把将其魂光给抓了过来。

    “你给我过来吧!”楚风喝道。

    罗家这位圣人奋力挣扎,前车之鉴,真要被楚风给抓过去那肯定要死。

    他魂光澎湃,竭尽所能的挣扎,想要逃走。

    同时,紫发青年小圣武承天也出手,而罗雍的爷爷罗家另一位圣人也在疯狂出击,想要援救。

    天道伞旋转,先天之光绽放,威能巨大,将那人都挡住。

    于此时刻,楚风手中一盏青铜灯发光,绿油油,看起来有些瘆人,喷薄出一道光焰,一下子将那想要逃走的圣人魂光定住,而后席卷过来。

    “啊……”混沌天神宫这位圣人没入灯芯中,被那碧绿的火光焚烧,惨叫不止,痛苦无比,这是烧魂之痛,熬炼其精神,时间一长注定要磨灭,死个干净。

    几乎是同一时间,灯芯那里红衣女子的魂光浮现,跟着一起哀嚎,她的魂光崩开,然后又重组,再次落入灯芯火中,接着被焚烧。

    “咦,替死符,你想藉此逃走?被打入这盏九幽尸火灯中,哪怕你燃魂大爆发,凭你也逃不了!”

    楚风冷笑,低头看着红衣女子的魂光在里面挣扎,哪怕对方身上有替死符也不行,会更痛苦,烧死了又复活,接着再焚烧。

    一盏青铜灯闪动幽幽绿光,带着古意还有阴森,被他提在手中,熬炼两个人的灵魂。

    对面几人进攻更加猛烈,但是天道伞无愧是瑰宝,先天之光流转,化解各种圣道符文于无形中,万法难近身。

    “都给我去死!”

    楚风喝道,收起青铜灯后,左手天道伞,右手紫金竹,势如太古凶虎般,向前扑杀。

    此时,四人中的老仆人很强大,居然催动起数十口飞剑,虽然是一位亚圣,但是懂得高深的御剑术,同时在他头上浮现一张“阵图”,驾驭三十六口飞剑,威能惊人。

    一柄又一柄绚烂的飞剑,剑光慑人,组合在一起,划出繁复的轨迹,从四面八方向着楚风劈杀过去,交织出秩序符号!

    轰!

    大地崩开,颇有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的架势,剑气成百上千道,割裂此地。

    哪怕附近一些布置有场域的磅礴大山等也都在崩开,在刺目的剑气中,被劈成齑粉。

    哧哧哧!

    天道伞旋转,所有飞剑都撞在伞面上,顿时火星四溅,有的飞剑折断,有的飞剑出现很多缺口,倒飞出去,直接斩断山峰,景象骇人。

    “死!”

    楚风喝道,猛力震动这柄大伞。

    砰的一声,那位老仆被灭,包括其阵图与三十几口炫目的飞剑,都成为金属碎片,被毁于一旦。

    “原来是圣人,我还真走眼了!”楚风冷笑,这哪里是什么亚圣,是一位远古圣人,实力极其强大。

    若非他有天道伞,多半会吃大亏,那阵图与飞剑组合在一起相当的凌厉。

    嗡的一声,天地旋转,所有大山都在移动,隆隆作响,景象异常的惊人。

    地面上腾起很多场域符号,异常的刺目,宛若一座又一座活火山喷发,成为一簇又一簇岩浆大龙,冲霄而上。

    有人在催动场域,六人中居然有一个场域大宗师,这个青衣老者几乎不弱于楚风,在众人的交手的过程中,终于完成布置,要以场域绝杀楚风。

    罗雍的爷爷罗家的老圣人还有小武承天刚才一直在退,配合他布置,没有去帮助那个老仆,一同完成此地的大型杀伐场域。

    “跟我比场域?”楚风眼中带着冷意,他对大梦净土太熟悉了,此地的山川早已映入他的心底,现在有人要在此困杀他,还真是不知死活。

    轰隆??!

    他直接迈步,手中紫金竹极速放大,化成千百丈长,轰的一声,将那带着自信微笑的场域大宗师一棍戳死,砰的一声解体,形神俱灭。

    可叹,这位场域大宗师在混沌宇宙富有盛名,带着傲意进入阴间宇宙,配合三位圣人与两位小圣,结果死的太憋屈,毫无用武之地。

    换用一个地方的话,他或许能跟楚风进行场域大战,要切磋上一番,但是在这片地带,他自寻死路。

    “为什么?”粉身碎骨的瞬间,他都不敢相信,这个世间竟有这么年轻的场域大宗师?天纵奇才都不足以形容!

    “还剩你们两个,都给我去死!”楚风向前逼去。

    “天神图,镇压!”罗雍的爷爷大吼,张嘴吐出一张带着混沌气的阵图,快速旋转,而后激射出一百零八口“天神刀”,向着楚风那里劈斩过去。

    这比老仆人的阵图更厉害,威能更为慑人。

    “天神族的宝物真多!”楚风惊异。

    不过,他没心思去慢慢熬时间抢对方的兵器,有有几件精品就足够了,直接就用天道伞顶上去。

    一把零八口天神刀乱飞,爆发出惊天的刀光,刀气纵横,将这片区域的山峰都给削平,彻底斩没了,连大地都崩碎,化作岩浆海,但就是无法攻破天道伞的防御。

    砰!

    最终,罗雍的爷爷,罗家的圣人被楚风用天道伞撕裂“天神图”,杀到近前后,直接用紫金竹砸的四分五裂。

    罗家这位圣人真是怒怨冲霄,这是他当初送给罗雍的瑰宝,结果这根紫金竹到头来却葬送了他。

    小圣武承天胆寒,这还怎么打?先后三位圣人都死了,小圣程薇也阵亡。

    可惜,他无法逃走,己方带来的场域大宗师将自己人给困在这里。

    楚风出击,拳意宏大,中正而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最后将紫发青年武承天也击杀于此。

    他提着青铜灯,强行拘禁来四道魂光,将他们也打入九幽尸火灯中,在灯芯中焚烧,哀嚎不绝于耳。

    有的人身上有替死符,这不能挽救他们,想藉此拼命,但也只会增加更加漫长的痛苦经历。

    黑血平台、原兽平台将这一切真实而清晰的捕捉下来,让星空中一群人大受触动,楚风大魔头这是发怒了,一口气击杀六大强者,以灯火熬魂,果决而霸道。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哪怕杀了这六人,楚风还杀气澎湃呢。

    “发生了一点意外,我们的一个小队失去联系,似乎……都死了?!庇钪嫔畲?,一个黄澄澄的葫芦上,四人都感觉意外,从混沌宇宙收服的强者居然被灭一个小队,出师不利。

    “有点意思,阴间宇宙的映照级强者都离开了,甚至连圣级进化者都没有剩下几个,这种大环境下我们的一队人马居然全灭,看来还真有能蹦跶的秋后蚂蚱呢?!?br />
    黄皮葫芦上那个眉心生有竖眼的男子带着淡笑,一点也不急,他看向那头体形巨大的金色天犬,又看向那头黑色的獒犬,吩咐它们留心点,将那个出手的人找出来。

    “一只土老鼠而已,哪怕躲到冥土地洞深处,给我们时间也能将他挖出来!”大天狗回应道,周身金色皮毛发光。

    楚风看着到处是血、遍地尸体的大梦净土,心中愤怒,有一团火在焚烧,但他没有久留,带着那位老圣人已经消失,冲向偏远之地的一颗隐秘星球。

    这是大梦净土的退路,逃生之地。

    如果没有老圣人告知正确的做标地,楚风很难找到。

    宇宙昏暗,这片星空很偏僻,不属于璀璨星海中的繁华之地,漫长岁月都不会有强者路过这里。

    楚风来了,带着虚弱的老圣人从虫洞出来,俯冲向一颗小行星的地表,虽然地域偏僻,但是这颗星球的确很美。

    地上藤萝发光,都有水桶粗细,结着数不尽的花蕾,缠满山地与森林,有些大树都千米高,如大伞般。

    地面还有很多房屋大的蘑菇,五颜六色,晶莹发光。

    另有斑斓彩蝶翩然飞舞,都有数丈长,缭绕霞光,能当坐骑用,载着一些年轻男女在空中警戒。

    这是大梦净土的弟子,从灭派大祸中逃出来部分,还有一些是长期留守这里的。

    当楚风再次见到秦珞音时,脸色顿时煞白,她躺在一口水晶棺中,一动不动,旁边还有一张小床,一个孩子在熟睡。

    他觉得,浑身血液怒沸,几乎要冲出体表,脑子中嗡隆作响,根本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楚风,别冲动!”一名老妪喊道。

    她看到楚风冲过来,真的吓了一大跳,怕他急躁,控制不住自己可怕的能量,造成灾难性后果。

    以秦珞音目前的实力,穿着大梦净土为圣女准备的亚圣级甲胄,依旧被打穿,身体有几处前后透亮的部位,可怖的血洞还在淌血,并且弥漫着一片金色光彩,侵蚀其身。

    楚风感觉到,秦珞音还活着,但是却在不断恶化中,那种金色的物质不断侵蚀其身与魂,无法阻止,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全靠这口水晶棺镇压。

    “这是一种诡异而强大的物质,利用的好就是瑰宝,利用不好就是灾难!”老妪解释。

    这种金色物质无比稀珍,类似于楚风体内那个黑白小磨盘,当初未成形前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自身废掉。

    而这种金色物质也是一种相近的天地奇珍,只是对身体更有害,不降服前是致命的。

    当时,那红衣女子没安好心,将收集到的这种物质随意就打入了秦珞音的体内,将她当成载体,故意折磨她。

    “该死!”

    楚风取出青铜等,盯着灯芯那里,目光如同火焰,盯着几人焚烧的魂光,咬牙切齿,恨不得再将他们杀几遍。

    啵!

    灯芯火光剧烈跳动,那几人惨叫,如同鬼哭,凄惨而吓人,被烧的数次魂光炸开。

    “我决定,要焚烧你们更长时间,每天都生不如死!”楚风寒声道。

    他又看向秦珞音,充满担忧之色,将身上的圣药都取了出来,但是老妪告诉他这些没有用,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怎么才能救她?”

    “目前无解?!崩襄?。

    楚风通过她了解到,楚无痕活的好好的,是秦珞音将替死符打入他的体内。

    “娘!”这时,昏睡的孩子醒来,大眼如同宝石,但却带着泪光,在呼唤秦珞音,很亲切,也很担忧。

    他经历了胎中迷,遗忘过去,但是依旧很聪慧,少了老成与滑溜,而今天真而纯净,很焦虑,小声哭了起来。

    真的无解吗?楚风不相信!

    老妪也落泪,道:“无解,我知道你的遭遇,曾被黑色物质侵染,但这种金色物质更可怕,在全面入侵魂光九成以上后,从未有人化解成功过。而且……”

    她想说,秦珞音本身就被打穿肉身,体魄近乎破烂,且魂光受损的太厉害了,这种伤原本就没有多大希望。

    楚风睁开火眼金睛,看向秦珞音,最后他的心颤抖,看到了秦珞音的魂光犹如风中的烛火,随时会熄灭,真的走到此生的尽头。

    能够活到现在,全靠这口特殊的水晶棺镇压!

    “不!”楚风心头悸动,第一次感觉这么害怕。

    这时,秦珞音苏醒,轻语道:“照顾好……我们的孩子?!?br />
    当听到这种话语时,楚风鼻子发酸,低语道:“你不要多想,没事的,一定可以活下来,这一次我没有?;ず媚?,一定不会有下一次!”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已经没有办法挽回?!鼻冂笠袅成园兹缤徽胖?,她虚弱的开口,看到楚风紧张而眼睛通红的样子,最后竟像是释然,脸上浮现柔和。

    “我知道,我们在一起有太多的意外,原本我们是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鼻冂笠粢桓鋈饲嵊?,依旧没有力气,且声音越来越弱,道:“我明白,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在一起只是为了这个孩子,为了尽一负责任?!?br />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背绺厦λ档?,同时很害怕,因为秦珞音一边说话一边在嘴角淌血,殷红色落在晶棺上触目惊心。

    “你不用多说,也不用安慰,我知道的,我没有走进你的内心,而你以前也不是我理想中的道侣,但后面终究是发生了很多事……”

    她越来越虚弱,话语都微不可闻。

    “孩子……在这里,你要?;ず盟?,不要……受伤害……”当说到这里时,秦珞音已经无法开口,精神力几近枯竭,她依依不舍,放心不下,最后的关头脸上浮现的是母性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