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头皮都要裂开了,浑身战血激涌,一时间怒发冲冠,他一路向前冲,左手拎着天道伞,右手持紫金竹,像是一道闪电般,向着大梦净土中深处杀去!

    他恨不得一击打杀那红衣女子,太可恨了,那种笑容乍一看迷人性感,但着实让人感觉到恶意满满。

    此刻的楚风,浑身跟过电似的,那是怒血在激荡,他真的怒不可遏,从未这样恨过一个人!

    星海中亦炸锅,大梦净土发生的事被天眼捕捉,传播出来后让各族都剧震,所有人都无法平静下来。

    一个超级进化文明就这样被血洗,而理由却这么的简单,何其霸道,让许多人都觉得悲凉,兔死狐悲。

    尤其是紫发男子还有红衣女子这种态度,让人受不了,各族都反应激烈!

    现在全星空瞩目,都在关注这件事,事态太严重。

    楚风在哪里?

    许多人呼唤,一时间许多人都觉得楚风这个大魔头竟是如此的和善,真想他立刻出现,将这些人杀干净。

    “那是……”

    有人吃惊,天眼捕捉到一道残影,一冲而过,各族的老牌强者都绷直身体,坐了起来,预感要发生大事。

    大梦净土中,楚风杀来,轰的一声,手中的紫金竹放大,宛若一根紫幽幽的铁棒,能轰碎太古神山,就这么突兀的自虚空尽头砸落下来。

    “嗯?!”

    显然,净土深处的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敏锐,神觉可怕的惊人,都在第一时间发现敌踪与危险,快速做出反应。

    毫无疑问,他们当中有圣人,而且是绝顶人物,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横杀大梦净土的两位老圣人。

    楚风眼睛都红了,竭尽所能出手,蕴含着最为繁奥的变化,将闪电拳的真义演绎在双手兵器中,迅疾如闪电,锁定目标,不肯罢休。

    轰!

    他左手的天道伞格挡,对抗不止一位圣人的致命攻伐。

    同时,他右手中的紫金竹化成成千上万道紫光,锁定红衣女子,漫天都是棍影,落了下去。

    “噗!”

    血液四溅,尽管那红衣女子反应迅疾,如同一道赤色的蛟龙腾起,快如电光,但是依旧被击中。

    她一声惨叫,双腿爆成血雾!

    不得不说,她反应神速,天纵之资,对于战斗的把握很惊人,以及对危险的敏感度高的吓人,避开致命一击。

    她与死神擦身而过,但是却没有能逃过被重创的命运。

    紫金竹没有打中她头盖骨,最终扫中她的小腿,自然没有悬念,她挡不住,哪怕身上穿着赤金甲胄,也被轰断一双小腿。

    不仅如此,紫金竹是绝顶圣器,伴着符文还有可怕的一点先天之光,将其一双大腿也震的寸寸炸开,血液四溅。

    最后,哪怕她施展一种惊世身法,翩若惊鸿划出一道诡异弧线飞了出去,可她的腰部以下还是瓦解了,一片猩红洒落。

    “啊……”她凄厉惨叫,不久前的微笑、眼底深处漠视生命的傲意等都不见了,有的只是痛苦。

    被一棍砸没大半截身子,这比腰斩还吓人,她胸部以下都没了,血肉模糊,半截身子横飞出去,撞在一处山峰上,让那里崩塌。

    同时,楚风的天道伞在震动,对抗一群人的轰杀。

    这件兵器很特别,伞面撑开后,将楚风护在后方,将他遮的严严实实,挡住其他五人的全面进攻,他没有遇险。

    并且,他还在主动进攻,这柄伞是以先天神物为主要材料炼制成的,威能巨大,直接就能屠圣!

    喀嚓!

    大伞旋转,将对面祭出的几口飞剑全部绞断,化成一块又一块锃亮的金属碎片。

    星空中人们骇然,那几口飞剑都光华耀眼,神芒刺目,有的金黄如骄阳,有的赤红如血月,有的银白而锋锐,都是圣品。

    几口圣剑居然就这么被天道伞绞断,过于惊人。

    轰!

    最后,这片地方一震,双方分开,周围那些密布着场域的山峰倒塌很多,一片狼藉。

    楚风后退,对面几人也都神色严肃,提着兵器等跟他对峙。

    共有六人,其中两位圣人都是这一境界中的佼佼者,两位小圣位列混沌宇宙中这一代中九位最强大的高手内,最后一位是亚圣层次的老仆人。

    红衣女子是一位小圣,很惨,失去半截身体,在那里快速服食一罐蓝色药液,身为这个层次的高手原本就能断体重生,现在更为迅速。

    此外,那个老仆人很惨,现在半边身子裂开,他被天道伞震出的无形能量差点绞杀。

    在场的六人都很意外,没有想到,这次刚提及楚风,他就杀来了!

    此时,楚风将那被腰斩的老圣人提起,退到安全区域,直接给他灌下去一罐红色的药剂,让他体内斑驳的能量归于平稳,让他的生命之火不再熄灭。

    这一刻,星空中人声鼎沸,谁都没有想到楚风这么快就杀出,重创那红衣女子。

    “痛快啊,以前看楚风大魔头不顺眼,今天我怎么觉得他这么亲切,大梦净土也算是一个相当平和的门派了,说灭就灭,连秦女神都给杀了,连楚风的孩子都给击毙?太特么狠毒了!楚风杀吧,为你的妻儿报仇!”

    星海中,各族进化者都激愤起来,恨不得楚风立刻杀尽这些人。

    大梦净土,楚风盯着对面的那些人,眼眸中杀意刺骨,让整片山地都荡起冷冽的狂风。

    这里很凄冷,因为人都被杀光了,除却这个老圣人外,这个道统再难见到一个活口,大梦净土的遭遇太惨烈。

    “珞音呢?!”楚风问那个唯一活下来的老圣人,但是眼睛却锁定对面六人!

    “沿着虫洞撤离的过程中,先后被那紫发青年还有那红衣女子打穿身体,生死不知,退入我净土的一颗隐蔽的星球?!崩鲜ト烁嬷?。

    楚风心头咯噔一下,预感到凶多吉少,秦珞音才什么境界?不到亚圣,被两名小圣打中,这是致命的!

    哪怕她身上有防御性甲胄,有圣器护体也多半扛不??!

    小圣即青壮中的亚圣,实力太雄厚了!

    “我要杀你们全部!”楚风咆哮,眼睛充血,盯着对面的那些人。

    事实上,对面的六人也在盯着他,心头都很吃惊,他们六大高手中有两位圣人,这样联手都没有能在刚才的进攻中毙掉楚风,着实让他们大受触动。

    “楚风,你杀了我孙儿罗雍,我等自然要报血仇!”一位圣人开口,看起来是中年的样子,但其实年岁很大,早已成圣。

    “我混沌天神宫的人也你敢杀,自然灭你十族!今天,还没针对你呢,只是想将罗雍的安眠地清理一下,让这里清净一些!”另一位圣人也开口,同样来自混沌天神宫。

    “我看你们更像是一群走狗!”楚风眼神毒辣,这些人似乎是奉命来取大梦净土的呼吸法,他感觉到了异常。

    “你特么找死!”罗雍的爷爷眼神寒冷,他觉得这种话语很刺心,因为这是事实,这是他们目前的处境与现状,被逼追随阳间的人,成为部众,听从号令行事。

    “都给我去死!”楚风不想多说什么,直接要杀人。

    “慢!”就在这时,红衣女子开口,此时她修复伤体,重新穿上一件赤红战衣,道:“楚风,你杀死了我罗雍哥,今天我们不用外物,徒手决战,你可敢?”

    “别听她的,直接杀了,避免夜长梦多!”楚风身后的老圣人低语,这样告诫。

    “动用兵器与否,花费的时间都一样,我怕用兵器直接将她打成渣子,我真不希望她这么痛快的去死!”

    楚风开口,手中两件秘宝消失,直接向前走去,逼近那红衣女子。

    “你给我去死吧!”红衣女子呵斥,向前冲来。

    一瞬间,她爆发出恐怖的气息,带着圣威,毫无疑问,她以亚圣之姿吞噬过真正的圣人本源,封印在体内,关键时刻爆发出来,为的就是应对不可战胜的敌手。

    在这一刻,她又笑了,妩媚而性感,道:“罗雍,看到了吧,我亲自摘他的头颅祭祀你!”

    “我叫程薇,混沌宇宙九尊小圣之一,下地狱的时候记住我的名字!”她在笑,很残忍,双手鲜红,如同滴血般,绽放赤霞,洞穿虚空,在施展一种霸道绝伦的指法,号称赤阳指,能洞穿一切,撕裂圣人。

    当然,这些话语都是精神传音,不然不可能在刹那说完。

    “我轰穿你妻子的身体,现在还要杀你,绝望吧!”她尖叫道,笑容不再妩媚,略显狰狞。

    然而,当楚风双手向前刺出后,她惊惧大叫,因为她的手指头断掉了,血流如注。

    楚风的双手,如同两杆短矛,无坚不摧,绽放出刺目的光芒!

    这是飞仙矛,地球独有的神技,手指化矛,刺透她的赤阳指,然后又刺透她的胸膛,一瞬间,她的身体有上百个血窟窿汩汩涌动鲜血,先后透亮!

    “又不是你自己修出的圣人本源,你真当你自己是圣人吗,土鸡瓦狗!”

    楚风喝斥间,砰的一声,一把拎住她的脖子,抓到身前后,扬起大巴掌,打的她满嘴牙齿飞落,脸膛扭曲变形。

    而后砰的一脚,楚风将她踹起,在半空中爆碎!

    “啊……”

    程薇惨叫,肉身崩溃,但魂光重聚,结果被楚风大手一把抓住,用力一碾,让其魂光直接暗淡六成,要彻底抹杀。

    “呵呵,你杀啊,我正好和罗雍哥在这里团聚!”这个红衣女子歇斯底里,死到临头,笑的妖艳,不怎么怕死。

    同一时刻,另外五人动手了,一起向前杀来。

    “这么死,岂不是太便宜你!”楚风一边用天道伞轰了出去,挡住另外几人,一边取出一铜灯,啪的一声点燃,将红衣女子的魂光送进灯芯,让她惨嚎起来,在那里焚烧不停。

    这是从尸族夺来的圣器,很妖邪,能炼人魂魄,可以将魂能融入灯芯中。

    “烧你个三天三夜,再让你形神俱灭!”楚风说道。

    此际,他也跟另外的人动手了,非常激烈,瞬息间,杀气滔天,所有人的招式都千变万化,皆用了大杀器。

    让人震惊的是,第一个殒落的居然是罗家一位圣人,手中一柄圣刀崩断,被天道伞的伞面扫过时,头颅飞起,魂光被绞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