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破的混沌宇宙边缘,一艘冷冽的金属大船无声无息地横渡,在船上并立着一些身影,他们一动不动,如同石像,又如同神庙**奉的古老神魔,带着威严,一语不发。

    眨眼间,青金大船驶入混沌,在这寂静之地,怒浪翻涌,都是混沌气,寻常人进来会被碾压成血泥。

    大船始终如一,散发朦胧的光,笔直向前,要横渡过这里,进入阴间宇宙。

    轰!

    突然,混沌海中传来轰鸣声,爆炸声足以贯穿人的魂魄,尤其是伴着飞仙之光,弥漫慑人的威压。

    那是混沌雷霆,爆发的特别猛烈,响个不停,前方一片刺目,无比盛烈,雷光如同汪洋般在激荡汹涌。

    哪怕是青金大船也在绕道而行,不敢临近。

    即便如此,但凡遇到这种混沌海中的可怕雷霆,哪怕是外围的电弧,也终究是麻烦与灾难,电光四溢,在混沌中交织。

    这是毁灭性的,能将圣人劈成灰烬,可撕裂映照诸天级强者。

    青金大船供奉着一张法旨,此时绽放出刺目的黄金符号,发出成片的符文,笼罩整艘大船,成功阻挡住电弧的侵蚀。

    就这样它横渡过去,船上共有五道身影都一动不动,全都没有言语,像是古老时代的神魔雕像!

    与此同时,在他们的身后,在那混沌海中,还有几艘古船,也都贴着不同的法旨,也在前进,目标阴间宇宙。

    事实上,还有比他们更快的,在临近阴间宇宙之地,自那混沌中浮现一个黄澄澄的硕大葫芦,散发柔和的光。

    上面站着四个人,都很神武,气质出众,此外还有一大一小两头犬,一头金黄,散发恐怖气息,另一头小的纯黑,皮毛密实而光亮,眼神很凶。

    “终于过来了,哪怕是阴间的混沌海,也这么恐怖,天尊法旨居然都烧掉了边角!”

    其中一人开口,这是一个男子,穿着锃亮的甲胄,他的眉心生有一只竖眼,开阖间,一道金色光束飞出去数千里。

    在黄澄澄的葫芦上贴着一张法旨,略微暗淡,且边角部分都烧烂了,这竟然是……天尊法旨!

    若是被人知道,一定会震撼。

    “大天狗,小天狗,你们闻到什么特殊的气息了吗,是否有天尊法则的残余波动?”黄澄澄的葫芦上,那个眉心生有竖眼的男子开口询问。

    “果然是乱葬岗,一片冥土,刚接近这里,我就闻到一股恶臭,带着腐朽的气息,不过没有感应到所谓的天尊法则波动,只有阴暗、寒冷的规则?!?br />
    那只金色的大天狗开口,无比的嫌弃,很想堵上鼻子,它不仅通过嗅觉,还在通过天赋神术感应天地。

    “在那很古老的年代,这里曾是埋葬天尊的地方,随后慢慢成为坟场,阴气滋生,导致原本的一些土著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币晃慌涌?。

    “你说的这些都是野史,没人可证实,倒是有些骨书上有记载,这片阴间可不简单,有段时期,阳间还能开辟道路过来时,有天尊都殒落在这片宇宙,一去不回,如同石沉大海?!?br />
    “嗯,还是谨慎与小心一些吧,阳间与这里隔断无尽岁月,没有多少人知道这里了,甚至很多人都不带确信是否真的存在所谓的阴间了?!?br />
    很快,这几人都回头,因为有其他来自阳间的人驾驭贴着天尊法旨的战船从那混沌海中出现,接近这里。

    混沌缝隙,那条小路封闭了,可是,几波人马都有天尊法旨,能够横渡此地,进入阴间宇宙。

    青金大船上的几道身影,依旧一动不动,看到这几人也没有打招呼,而是从旁而过。

    因为,他们属于别的传承,彼此的开山鼻祖都是天尊,一般情况下极力避免碰撞,不然那是教义之争,门派大战!

    “各凭手段,寻找传说中的器物,谁找到谁拥有?!?br />
    混沌中,一截黑木杖很大,如同船体般横渡过来,上面也载着几人,原本少言寡语,可是此时有一人开口。

    毫无疑问,他们能够过来,也是因为硕大的黑木上贴着一张金色法旨。

    “嗯,先立下规矩!”青金战船上那几个原本从未说过话的人此时在远处也终于开口回应。

    “走吧,我们阳间传说中的东西,居然有可能流落在这片冥土中,有些不可思议,虽然只是传闻,但也不可不信,万一属实呢?!?br />
    然后,这片地带就安静了。

    各自上路后,他们都有动作,比如那黄澄澄的大葫芦,其葫塞开启,从里面冲出很多道身影,听从葫芦上的几人的号令。

    他们并非孤军深入,而是带着部众,有些来自阳间,有些则是自残破的混沌宇宙降服的手下。

    地球,昆仑山。

    各方来朝贺,这是星海中多少年未有之盛事。

    楚风很平静,看到西林族、机械族、灵族也来了,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双目深邃,俯视下方。

    “我没有灭尽你等族群的念头?!?br />
    但是,他自然也不会忘记索要好处,明确告诉机械族,他需要宇宙战舰,需要各种最先进的技术。

    他也告诉西林族,属于地球的典籍,尽快都搬运回来。

    对于灵族、幽冥族等,他自然也提出各种要求。

    这几族虽然心中滴血,但是,最后都答应下来,没有一个拒绝,怕楚风报复他们,如同跟他们的祖上屠戮地球般,对他们血洗。

    昆仑山很热闹,大开宴席,楚风等人招待各位来宾。

    就在当日,各种典籍、战舰技术等就到位了,同时还有灵族、幽冥族的一些瑰宝级特产等。

    楚风在昆仑山上翻阅各种典籍,研究所有战技,全部记在心中。

    仙雾缭绕,成片的青松摇动,如同海啸声,在那些高峰上则长满芝兰灵草,云蒸霞蔚,玉石桌很多,各族进化者推杯换盏,气氛热烈。

    “贫道最近有感,天人交泰,预感一个黄金大世要来临了?!?br />
    一位老道长开口,满脸是笑,已经喝的微醺。

    许多人腹诽,甚至暗中诅咒,各族的映照诸天级强者都凶多吉少,永远无法从混沌宇宙回来了,你也好意思说,盛世将来?

    或许,这只是属于地球一脉的盛世。很多人不满,但也不好多说。

    “这是云天道长?卦象惊天,他……可不是一般的人,预测吉凶,占卜未来,有神卦师之称,本身也在亚圣境界!”

    有人惊呼,道出老道士的根脚,这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显而易见,云天道长在宇宙星海中负有盛名,许多人没有见过他,但是久闻其名,对他的事迹非常了解。

    据悉,他是前十大的座上宾,强大的种族对他都另眼相看。

    “原来是云天道长,一代神卦师,还请道长赐教,推演宇宙大势,为我们揭示未来前景,唉,各族强者皆被困域外,永无回归之日,实在让身为后辈者神伤?!?br />
    有人开口,请他出手推演。

    “云天圣人,请赐天机?!?br />
    一群人都请求,就是大黑牛、黄牛等人都很好奇,而没有参与宴会、独自研究各种典籍的楚风都被惊动了。

    “嗯,最近我心有所感,觉得盛世将来,还未曾好好推演,今天就仔细占卜一番?!?br />
    说到这里,云天道长取来龟壳甲片,宁神静心,祭祀高天,然后开始占卜。

    噗!

    片刻后,云天道场咳血,脸色苍白,抛在地上的所有龟甲竟都碎掉了,而后焚烧起来,化成灰烬。

    接着,他满头乌黑发丝瞬间变得雪白,整个人像是苍老了数十年,老迈不堪。

    他是亚圣,寿元还很多,最起码还能活上数百上千年,但是现在却直接有步入晚年之势,让人震惊。

    “道长你怎么了,这卦象似乎……大凶?!”有人问道。

    “岂止大凶,这是天裂卦象!”云天道长又咳了一大口血。

    “什么意思?”有人不解。

    “天都裂了,没有比这再凶的了,你说什么意思,世间将血流成河,鬼哭神嚎,黑暗时代来临,将无比惨烈,贫道……也将命不久矣,罢罢罢,就此去也,我为自己准备后事!”

    说到这里,云天道长直接起身,腾空而起,赶向外太空。

    何意?居然这么可怖?所有人都懵了!

    “云天道长慢走,请明示??!”就连道族的长老都开口,请他细说究竟。

    “没什么可多说的,黑暗将笼罩大地,流血漂橹,我也只看到这些,此外各位在场的同道,你们各自好自为之吧,若是觉得心中不安,神觉有感,还是先为自己准备后事吧!”

    这是云天道长的声音,从高空传来。

    这让很多人都震惊,这位神卦师吐血不止,仓惶而去,这实在诡异而让人发瘆。

    “我以为是盛世,没有想到是反卦,从未有过之大凶,我感觉,天都会哭泣,不好,现在就天哭了吗?”

    云天道长抬头,他发现,在他的头顶上方居然飘落一些血雨,将他覆盖,让他恐惧而颤栗。

    昆仑,也有零星的血雨落下,让人惊悚,所有人都呆住了。

    “楚神王,今日天地异常,我等先行告退!”

    “楚风神王,我们要先回族中了,告辞!”

    昆仑山,各族的进化者全都心头发毛,纷纷起身告辞,他们觉得大事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