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们!”亚仙族的老妪开口,直接索要,双目烁烁,露出无比火热的光芒。

    此时,她与该族的两位老头子已经开始迈步,也要向前逼去,从而参与到争夺当中。

    大梦净土的三位老圣人从心头反感,这真是为救人而来吗?他们知道,自然不是,从一开始亚仙族的远古圣人就在做秀,走个过程而已,怕事后被人戳脊梁骨。

    而现在亚仙族的三圣更是亲自竞逐先天葫芦,这种行径让大梦净土的老圣人看不下去。

    “你们有些过分了,无论怎样说,吴轮回都是你族圣女的未来道侣,这样好吗?”

    然而,听到大梦净土老圣人的话语,亚仙族的三圣不以为意,嘴角带着冷笑,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片地带临近大渊,无论是黑血平台还是原兽平台,他们的天眼都没有办法在这里清晰拍摄与捕捉到画面,很模糊,因此亚仙族的三圣无所谓。

    若非楚风暗中传音,大梦净土的三位老圣人已经冲杀过去,甚至想给亚仙族这三人来一下!

    同时,他们心中震惊,楚风有什么底气?居然在关键时刻告知,不要靠近他,一旦有惊变发生,退的越远越好。

    此刻,楚风对亚仙族也没有一丝的好感,对方这可真是不顾他的生死,毫无诚意可言。

    他的确让少女曦送信,言明请亚仙族过来,不用出手,只是摆出姿态就行。

    他要求这么做,为的是吸引来更多敌视他的圣人。

    可是,他能看的清楚,亚仙族只是为堵悠悠众口,怕宇宙各族看不起他们,真的没有一点诚意,压根就不想救他。

    身为当事人看的清楚,听的明白。

    而同样赶赴来的大梦净土的圣人,表现则完全不一样,真的想厮杀,想出手救他。

    “唉,可惜,先天葫芦只有一个,而且有些裂痕,不是那么完美,我到底要给谁呢?”楚风自语。

    他手持青皮葫芦,触摸间就要拔开葫塞!

    因为,这些圣人靠的足够近了,将他围堵在此,正是出手的好机会。

    尸族的远古圣人面皮褶皱,包裹在骨头上,整个人瘦骨嶙峋,如同干尸般。

    他张开嘴,让人觉得发毛,如同厉鬼在人间出现,道:“自然是给我,老夫年迈体衰,真的很需要一件先天灵物滋养肉身,还想再活上几年。各位道友,如果给我一个面子,我会承情,念你们一辈子好,并且答应你等,一旦你们有事,一声召唤,我万死不辞,必将舍生忘死去相助!”

    天神族的远古圣人逼近,高大威猛,满头金色发丝飞扬,瞳孔带着金黄色泽,很慑人,道:“老友,什么都可以让,唯有这件器物不能让,我也很需要,你知道,我的身体看着年轻,但其实状态非常糟糕,彻底衰老了?!?br />
    一群人争执,而就在此时,亚仙族的三位远古圣人也临近,又一次向楚风传音。

    “吴轮回,今天敌人太多,我们无力相助你,不过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ず媚愕那着蠊视?,保证他们不会被人杀掉?!?br />
    亚仙族的那名老妪开口,尽量露出温和的笑,她知道此前表现不佳,过于冷漠,曾跟尸族、西林族等叙旧,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楚风并非像她那样暗中传音,而是直接开口,叹道:“前辈索要先天葫芦,若是等我登临亚仙族门庭时,自然会送出,可现在我真不知道给你们谁,我的那些亲朋故友已经被大梦净土的几位前辈?;ぴ谏砗??!?br />
    “嗯?”亚仙族三圣回首,脸色顿时一阵阴沉,他们觉得,大梦净土的几个老家伙异想天开,这样庇护楚风一系的人,还真以为楚风能活下来不成?

    这样对比,让亚仙族的三圣羞恼。

    此时,阴九雀开口,道:“各位前辈,我们兄弟几人不要先天神物,只要盗引呼吸法,可否?”

    他现在是本体,一丈多长,通体赤红,宛若一头朱雀,散发着圣威,但是他才成圣没多久,根本无法与老牌圣者相媲美,哪怕是兄弟几人,共四位星空骑士在此也不行,无力与远古圣人争霸!

    他很明智,懂得舍弃,有所舍才能有所得!

    几名星空骑士皆点头,他们满头发丝灰白,面容苍老,实力都很强,站在一起,戒备着。

    “可以,你们很聪明,一会儿可以抄走一份盗引呼吸法,退在一旁吧?!笔宓脑豆攀ト舜诺Φ阃?。

    楚风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冷意,这些人还真以为他是砧板之肉,不将他放在眼中,而今已经开始在商量与瓜分战利品。

    他在冷笑,这些人以为先天葫芦可温养他们的肉身,帮他们续命吗?这是在催命,谁想要谁死!

    毕竟,连数百位神祇都给灭掉了,更遑论是十九位圣人!

    小小的先天葫芦,看起来只有拇指长,但是,这当中收集海量的灰色诡异物质,是从四五百位死去的强大神祇身上收集来的。

    这么多诡异物质爆发的话,谁能挡???

    楚风也深深的忌惮,上一次他在异域牛刀小试,只放出来一缕灰色物质,它就化形为一个人形生灵,太狰狞与可怕,杀死亚圣。

    现在如果全部放出来,那将是海量的,会淹没这片区域,究竟会发生什么,连他都不知道,谁能逃过?

    这时,西林族圣者建言,道:“各位前辈,我觉得还是先杀楚风吧,这个小魔头没有必要留着,让他过来送上神宝,然后一脚踩死!”

    “有道理,我们就是为了他而来,扼杀这个所谓的当世第一天纵之资的奇才,先杀了再说!”灵族的人点头,手持神灵化血幡,脸上带着冷酷无情的笑容。

    “嗯,吴轮回,想让你的朋友活下去,就自己走过来,离开大渊边缘,献上你所有的神圣之物,过来领死!”

    机械族的人喝道,他们对星空母金手环更感兴趣,若是融入身体中,那种好处将不可想象!

    楚风迈步,像是认命般,一步一步就要接近他们那里。

    远方,有不少人在观战,亲近楚风的人感觉心中难受,有些发堵,让楚风自己过去送死,这种下场也太惨。

    “呵,这就对了,快点过来自己领死。对了,想让你的亲朋故友活的更好一些,最好恭谨一些,跪伏下来!”

    “很好,献上神物后,跪着等死吧!”

    西林族与星空骑士中都有圣人开口,哈哈大笑,无比畅快。

    远方,许多人都很揪心,小道士差点气炸肺,他不知道他爹有什么底牌,只看到楚风即将受辱,感觉难受。

    秦珞音也将手指头捏的发白,站在那里,身体略微发颤,同时用力拉着小道士,不让他冲过去。

    “各位,你们想知道楚风大魔头现在的状态吗?哈哈,即将屈辱的死去,我就在附近,我在观看,坐看楚魔头即将跪下去领死!嗯,哪怕是现场,我用光脑也只能捕捉到部分画面,这地方干扰源太强烈,信号随时中断,没有办法为你们直播?!?br />
    有些人在大笑,他们在现场,属于敌视楚风的那批人,想拍摄下楚风临死前的屈辱画面,然后放到各大平台上去。

    “各位,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我在拍摄,我在尝试将一些照片发出去,你们趁着现在信号没有中断,仔细看吧!”

    宇宙各地沸腾了!

    最后的时刻到来,所有人不管是亲近楚风的还是仇视他的都在密切关注,全都在等待最后的结果。

    “结束了,楚风你可以去死了!”西林族的圣人冷酷的笑着,看到楚风临近,他从心中充满快意。

    西林族是从地球叛逃出去的,一直怕被清算。

    阴九雀也开口,道:“嗯,让我来杀吧,我星空骑士当年就是覆灭地球一脉那些大人物后代的主力,善始善终,今天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杀死最后一位奇才,扼杀人王血脉!”

    楚风将葫芦塞子已经拔出半截,就要猛力拍葫芦底,想将所有灰色物质都打出去,哪管他死后洪水滔天,还是星海炸裂,先杀这群人再说。

    机会难得,一群圣人都聚集在一起,围堵着他!

    突然,就在楚风来到最佳位置,即将彻底拔起葫芦塞、轰出灰色物质时,惊变发生。

    大渊中,出现一股奇异的波动,打破亘古的宁静,像是涟漪扩散出来,一下子禁锢边缘这里的人。

    “什么情况?我的灵魂……都要炸开了!”

    别说阴九雀这种新晋圣人,就是尸族的远古圣人,天神族那手持黄金巨刀的上古暴君般的圣者也都惊悚,感觉魂光要崩溃,太恐怖了,一股可怕的气息在激荡,在弥漫开来,笼罩此地!

    在那黑色的大渊中,白光点点,无声的升起一道身影,优美动人,同时也非常诡异,十分可怕,带着惊世的能量气息。

    或许,那不是能量波动,更像是一种呼吸节奏,很有规律,响彻在众人的心田中时,像是惊天雷霆在轰炸,让圣人都口鼻溢血!

    最后,她出来了!

    这是一个白衣女子,背对着众人,自顾运转呼吸法,自漆黑不可探测的大渊中浮现,来到上空。

    她没有转身,像是没有特别的意识,根本没有理会这里的人,只是在吞吐宇宙中各种游离的能量。

    “这是盗引呼吸法的节奏,她是谁?怎么会在大渊中?!”西林族的圣人震撼,心神都在发颤,肉身都在发抖。

    盗引呼吸法,名震宇宙。

    远古圣人都能感知到其特有的节凑,不算很陌生,毕竟它曾威震天下,不过众人却不能解析出更深层次的东西。

    西林族当年曾掌握一小部分盗引呼吸法,第一时间知道,那个可怕的白衣女子在运转怎样的呼吸法。

    诸圣挣扎,想要逃脱,离开这片危险的地带,但是包括尸族那个年岁最大的远古圣人都颤栗,发现挣脱不了,仿佛被禁锢在这片虚空中,被莫名的压制。

    而且,他们都在吐血,都在浑身瑟瑟发抖,不受控制,在那神秘白衣女子的呼吸节奏中而跟着共鸣,哆嗦。

    “大渊中怎么有活人,这是生命绝地啊,怎么有一个女子,这是真仙吗,今天要举霞飞升?!”

    楚风也在悸动,也在激动,同时也在震动,他练的就是盗引呼吸法,怎能会不了解这种节奏,掌握最精深与繁奥的要义。

    他也在震撼,这到底是谁,练有盗引呼吸法的人居然能活在大渊中?

    可惜,距离太远,只能看到那道身影是一个女子,白衣胜雪,背对着他们。

    起初,楚风也很难受,不仅七窍流血,而且身体在龟裂,简直要崩开了,他惊骇于那女子的实力,太恐怖了,这简直是不可匹敌的神威!

    然后,随着他运转盗引呼吸法,保持那种节奏,楚风发现,自己的压力瞬间减小,虽然身体依旧很难受,但是他已经能够支撑下来,也可以行动了。

    然后,他看到在场的圣人口鼻溢血,都在挣扎,虽然也能动,但是动作太慢了,被压制的几乎要跪伏在这里,浑身瑟瑟抖动,神魂都要炸开了!

    “嗯?!”当看到这一幕后,楚风果断将那拔出一半的葫塞推了回去,死死的封住,而后将先天葫芦收了起来。

    接着,他刹那取出带着一点先天灵光的紫竹,猛然冲了出去,如同一头出闸的人形暴龙!

    远方,极尽遥远地带,那些跑来观战的人也体会到一种大恐怖,身体哆嗦着,猛烈摇动,灵魂都在惶恐。

    若非足够远,他们身体都要炸开了。

    那些正在拍摄,想要向外传播照片的人更是不堪,手指头都在抖。

    “各位,这里情况不对……一二十位圣人聚在一起散发圣威,连我都被吓到发抖,你们来看楚风魔头……死的多么惨!”

    他话语不连贯,硬着头皮在坚持拍摄,趁着信号好向外传播。

    然后,他就目瞪口呆了,而后从头凉到脚,一阵惊悚,他在捕捉与向外传递的是什么画面?画风怎么突然变了?!

    他与一群人都看到,楚风手持紫金竹,如同一头鹏鸟横空,浑身都散发出最为刺目的光芒,轮动紫竹,向前抽去。

    噗!

    一刹那而已,一位星空骑士就被抽的脑袋爆开,如同烂西瓜四溅。

    同时,那阴九雀也在这一击中受到牵连,被紫竹打中,半截身子直接没了,化成一团血雾。

    不过,楚风没有重点关照他,而是盯上尸族、天神族的远古圣人,俯冲过去,带着惊天的光束。

    砰!

    然后,人们就看到尸族的远古圣人半颗脑袋被打没了!

    “各位,你们看到楚风大魔头的惨状了吗?死的很惨……”

    还有其他人在拍摄,也在向外传播画面,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正在这样说话,主要是楚风的速度太快!

    接着,他就懵了,太特么的可怕了!

    “我们……看到了!”宇宙中传来反馈,可是看到的景象跟那仇视楚风的人解说的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