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凝神沉思着,显然是在消化着吴影所说的一切。

    内幕当真不小,四季楼的底蕴仍旧强大,露出来的部分仍旧是冰山一角……

    诸如此类的话,云扬已经想过,经历过不止一次两次了,虽然仍旧不习惯,不喜欢,但终究是事实,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积极面对!

    不过就当前而言,结果还是可以接受,或者说是相当可喜的,因为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的确定:除了眼前的吴影、还有已经叛变的剑雪霜三尊,在天唐城这个地界,甚至是整个玉唐帝国,再也没有四季楼暗桩的存在!

    换言之,四季楼于玉唐构建的内患,已经完全靖平!

    当然,这个不存是在除去太子殿下,还有那倒霉的三皇子和四皇子之外而言。

    因为这三个家伙,居然全都牵扯进了这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这一瞬间,云扬突然又不想为宝儿留磨刀石云云了……满脑子就想着一刀一个咔嚓咔嚓的干掉这三个混账,宣泄心头之恨!

    眼前吴影虽然是九尊天玄山中伏之事的最大黑手,可就人家这心性,自己再如何的报复也难起多大的波澜,甚至没有多少复仇的快感。

    这么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的家伙,已经是看淡生死无欲无求,就算是虐杀了他,凌迟了他,又能怎样?

    一念及此,云扬心底不禁闪过黯然,大大的不舒服,算了,之后还有三个皇子可以针对,还有四季楼的那些个年先生,他们总没有这样的心境吧,这账,还有的算!

    “任君千般算计,纵使棋差一招,毕中流终究还是死了?!?br />
    云扬淡淡的道:“其实在我看来,他是没可能不死的。既然做下了这等事,那么这个结果,就是迟早的事情,就算再退一万步说,就算四季楼之高层没有决意取他性命,夺其生机,又或者是他不甘心就死,难道我就会放过他吗,那一日,我已经决意对他动杀了,他若不死,我必然杀。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是必死的!——只有一个结果?!?br />
    吴影眼中鬼火一闪,阴森森的道:“看来天意果然是善佑云尊大人,他终究不是死在你的手里,于人于己,尽是幸事?!?br />
    云扬微微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道厉光,淡淡道:“不错不错,他的确应该感到庆幸,不是死在我的手里。他若是死在我的手里,不会是这么痛快?!?br />
    吴影的话,只是蕴藏含意,并没有明白。但云扬的话,却是没有丝毫掩饰!

    直接就是两军对垒,剑拔弩张。

    吴影霍然转头,鬼火一般的眼睛,突然就化作了刀锋一般的凌厉,狠狠地聚焦于云扬脸上,一字字道:“云尊大人的意思,是有心要折磨报复一二?或者说,没有在毕中流身上使出折磨人的手段,云尊大人其实是很失望的?”

    云扬安然道:“以你所掌握的情报系统,不该不知道,折磨你们这些叛国忤逆谋害忠良断送江山的丧尽天良之辈,那可是我毕生中的赏心悦事!”

    “哈哈哈……好一个赏心悦事!”吴影放声大笑,但声音与表情却尽显宛如雪山一般的冰冷。

    云扬的眼神也慢慢的变得阴冷凌厉,淡淡道:“吴帅,你已经说了这么多,却不知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吴影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就要发作,却是猛然间咽下这口气,道:“还有?!?br />
    云扬淡淡道:“那么,吴帅请继续?!?br />
    吴影缓缓道:“我不是你的犯人。你还用不着用审讯的口气来对我说话!”

    云扬冷冷道:“本尊以为本尊的话语说得已经够客气的了,吴帅犹觉不顺耳吗?然而有些话不说出来,却只会成为吴帅的终身遗憾。否则,本尊只怕难得在此见到吴帅吧!不是么???”

    吴影闷哼一声,道:“但云尊大人就是这样对待诚心诚意为你提供情报的有心人吗?”

    云扬淡淡道:“吴帅此语未免落了下乘,现在彼此心知,无论本尊是否动问吴帅仍旧会说;难道本尊羞辱了吴帅,吴帅就不会说了吗?!”

    吴影突然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几乎出来了:“云尊大人果然是云尊大人。佩服佩服?!?br />
    “罢了,你也说彼此心知,那就无谓赘言了,今晚我专程等云尊大人前来,主旨是要向大人你请托一件事?!蔽庥暗?。

    “嗯,吴帅是想要多活上一段时间,是么?”云扬道:“吴帅未能及时助毕中流脱出死关,心有不甘,是故想要活着替他看到四季楼的覆灭,以你的眼睛,完成毕中流的毕生憾事,是吗?”

    吴影道:“是?!?br />
    云扬默然半晌,只感觉心潮起伏,眼睛不自觉的转向那已经被树叶浓荫遮蔽的黑沉沉的天空,良久没有说话。

    半晌后,他轻声道道:“四季楼原本是铁板一块,从来没有人能够分化策反;本尊当前最想知道的是,你们为什么之前对四季楼如此忠心?此外,现在又是为了什么起了逆反之意?”

    他避开了这个话题,直接拐弯了。

    吴影却没有丝毫意外。

    听到云扬的问话,吴影道:“四季楼的高层之中流传着一句话,叫做……欲求长生,便来楼中?!?br />
    “若单只是长生二字,份量只怕还不足?!痹蒲锏?。

    “必死之灾,四季有魂?!?br />
    吴影道:“一个人哪怕是已经死了……四季楼尤能再给他一次生命?!?br />
    云扬默然,想了想,道:“若仅止于此,还是不够,至少当世顶峰难得动心?!?br />
    “九转之后,逍遥人生?!蔽庥暗?。

    云扬闻言一愣,诧异道:“此言何意?”

    “四季楼的九转之说;真意乃是只要有足够的功勋,便可到九转神通阁选取一份通天神功;领取一颗不死金丹,以及一颗天道神丹?!?br />
    吴影道:“只要服用了那天道神丹,便可将你这份神功直接提升至小成境界,端的效力巨大,难以想象,而只要等你将当前境界稳固,乃至再进一步之后,便可服用不死金丹,在此丹的效能辅助之下,将这份功法直接修至大成境界,只要完成了这份功法的修炼,放眼在这人世之间,纵然最后不能超凡入圣,成为神仙中人,也可以逍遥万年岁月,本身修为亦是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再无敌手?!?br />
    “更有甚者,到那个时候,修为大成之人还可顺势将身上的所有禁制全部化消。彼时若你想长生自在,四季楼会提供一个客卿供奉的名分给你,只管纵情畅意;相对于禁制全去,福利却不会减少,若是那时候属于你的一次必死之灾的劫难还没有用到,仍旧可以享受必死之灾,四季有魂的权限,甚至可以转予第三者,也无不可?!?br />
    “这一切皆由天道誓言见证。即便强如四季楼之主,也不能违背?!?br />
    云扬闻言登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加入四季楼,非但有无敌势力做后盾,更有长生希望在前,更别说还有必死而不死的保障在身,以及最终脱离四季楼成为真正自由身的机会,面对如此利益,即便是此世绝颠之人,也难抗拒……难怪难怪?!?br />
    云扬若有所思。

    不得不说,四季楼开出这样好的条件,放眼整个天下仍是无出其右。

    这世上,举凡有钱有权有力量有野心的人,百分之百都想长生;百分之百都想要死而不死;百分之百都想要做此世绝颠强者,百分之百都想要获得万年潇洒人生!

    这堪称是直指人性的四大弱点!

    更别说如斯优厚的条件还是有保证的,天道誓约之下,无人敢逆,也无人能逆!

    “四季楼,果然厉害,端的大手笔?!痹蒲锾究谄?,道:“但这样的好处,便如吴帅所言,就只有到了最高层的境界才能享受到的?!?br />
    “四季楼的布置岂会有这样的漏洞。云尊大人难道不知,举凡有资格加入四季楼的,不但没有那个人会差,更兼没有谁会认为自己比别人差?别人做得到的事情,另一人想的从来都不是自己做不到,而是会完成的更好!”吴影冷笑一声。

    “一直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在四季楼里面赴汤蹈火,全无二心的根由便是如此?!?br />
    “既然有如此之多的好处,本尊倒是想不出你们为何会有异心,你如是,死去的毕中流也如是,难道个中另有变故,让你们有了其他的心思!”云扬敏锐地察觉到了某个关键。

    “本来有天道誓约为保证,任谁也是放心的,可是自当日天玄崖一役之后……嗯,更准确一点说,应该是云尊大人展开报复之后,我们竟渐渐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吴影沉声道。

    “哦?”云扬似乎是更进一步地抓住了关窍,却需要吴影鼎证。

    “许多岁月以来,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人敢打四季路的主意,上一次对四季楼有所威胁的,还要是凌霄醉那次,时至今日,此世当真没有什么再能够对四季楼构成?;???墒恰栽谱鸫笕苏箍ǜ粗?,许多的四季楼高层,包括春寒尊主,两位尊者,都没有死而复生?!?br />
    “初初还好,仅止于一人两人三人的话,或者是他们的必死不死机会早已经用掉了,自然不能必死不死了……但,人只要起了疑心,纵使再完美的掩饰,只要耐心找,终究能够找到有用的疑点?!?br />
    “比如我们身上的禁制?!?br />
    “以至于……随着云尊大人的一步步复仇,固然是天衣无缝,固然是步步为营,至今为止,始终没有人能够找得出云尊大人的真身在何处,真实身份又是何人;不过……云尊大人是否有所察觉,有或者说有所怀疑,四季楼很多人的暴露,很有点送上门被你杀的感觉呢?”

    “你的复仇,就过程而言堪称艰难重重,然而细究起来,却又是难能的顺利。这一点,我不相信云尊大人全然没有感觉,若是当真没有察觉,九尊智尊之名,便是其名难符了!”

    吴影眼中鬼火闪烁。

    云扬心中一动,道:“这种感觉,我自己确实也有;但这又是为何呢?”

    吴影道:“哎,这也是我辈的不解之处,那么多人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高层天天喊着追查云尊,彻查到底,却迟迟没有真正的大动作!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为了让这么多人打草惊蛇白白死去么?”

    吴影道:“所以我不能死,我一定要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我要看到四季楼覆灭?!?br />
    “我想要多活一段时间?!?br />
    “但云尊大人已经找到了我,于情于理都不能放我甘休?!?br />
    “我想要在这里待下去,就必须得到云尊大人的同意点头?!蔽庥八档煤芴拱?,语气还很坦然。

    云扬默然道:“在我来这之前,天下之大,任你逍遥,你随便去哪里,都可以活得下去?!?br />
    吴影淡淡道:“但是我仍旧想要留在玉唐军部,继续做我自己的事情,只有留在这里,我的心才能安稳?!?br />
    云扬抬头,看着他。

    吴影平平淡淡的说道:“四季楼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唯一能够牵动我心的兄弟,却也已经死了。在我还没有死,在我等待结果的这段日子里,我想仅止于作为玉唐子民,还是玉唐官员活下去?!?br />
    “所以,我希望继续为自己的国家做事情,仅此而已?!?br />
    “若是云尊大人不同意,那我就能尽力逃走,远遁江湖了,我相信,我能逃得掉?!?br />
    他平静地看着云扬,道:“现在,就只欠云尊大人的一句话了,敢问大人意下如何?”

    云扬眯着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这个罪魁祸首,心境竟是前所未有的极端矛盾。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吴影现在所说的话,每一字每一句,字字句句语出至诚。

    完全没有一句假话。

    而吴影也的确是一个有大能力的人,甚至可以说,他的能力在整个玉唐军方无人能及,更无人能够取代。

    而他所说,想要为国家做事也是出自真心。

    但是,我那么多兄弟的仇,难道就能不报了不成?

    还有,吴影所说的话,也正是云扬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在想的一件事。

    四季楼在世俗的力量,就这么被自己接连毁去,看起来艰难,但却一切都是诡异的顺利。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在云扬看来,这其中定有缘由,但现在想来,却是毫无理由!

    …………

    <今天四千字,二合一。写到这里,写不下去。这个吴影杀不杀?死不死?大家来讨论讨论。>

    <今天是我们的盟主风家蓉儿的生日,让我们祝福她,生日快乐,永远年轻美丽。

    蓉儿盟主自从至尊开书,一直追随;**低谷,从未离去;熬夜书评,关注分析,团结书友,为我们风家付出了太多。

    衷心的感谢。生日之际,说一声:蓉儿,生日快乐,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