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府邸,此际早已被熊熊火光吞没!

    却见那高高飞扬而起的火舌,在夜空中是那样的醒目,那滚滚热浪,明明隔着百余丈尤觉煎熬。

    云扬等人眼见如此一幕,尽都停下身形,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失火之处乃是毕先生的府??!”

    云扬目光一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间失火,火势更至如斯?”

    一殿秦广王道:“失火?这样的大火,怎么会是偶然,必然是早有预谋,我估计……该当是提前好长时间做好了准备,才能够做到一旦爆发便至如此凶猛,有这场大火阻隔,咱们此行的目标,注定是要落空的了,甚至连一点点蛛丝马迹也要尽数湮灭在火海之中!”

    云扬哼了一声,颀长的身子蓦然冲霄而起,在半空一闪而逝,随即……

    哗啦啦啦……

    便如是天河倒灌,无数的水流,从天空中倾泻而下,泼洒到了熊熊火海之上。

    与此同时,毕先生府邸之中三个井口,亦随之喷发出来巨大的水柱,如此天地汇流,即便是如此大火,也不过数十息时间,彻底焰海不存,星火无余,就只有袅袅青烟,犹自袅袅升腾。

    然而天地汇流之水兀自持续不断的来回冲刷,所余不多的热浪亦因此迅速退去。

    云扬身子一闪,疾速进入了毕府之中。

    纵使云扬天地汇流灭火如何迅速,终究无法当真挽回火海吞没的毕府,但见整个府邸,满目尽是断壁残垣,恍如鬼蜮;连最结实的房梁,这会都已经化作了焦炭。

    云扬迅速的转了一圈,再将神识放出,所见却是整个毕府的家丁,护卫,一个个的尽都是浑身焦黑的倒毙在房中、院子里……

    “一个人也没有逃出来?毕先生下手好狠!”

    然而书房中的发现,却让云扬大出意外。

    本来云扬想来,此次大火必然是毕先生的脱身之计,以此熊熊火势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他则乘隙而遁,更可借此大火,彻底湮灭他的一切信息,诸如外间被大火烧死的家丁护卫云云,实在不足道,只要毕先生本人能可逃遁,其他的,都无需更多考量。

    可是云扬此际看到地上四具尸体,倍觉讶异,因为这四具尸体的面貌,全都是栩栩如生,也就只有头发被热浪熏染变得卷曲了一些,真不知道毕先生是用了什么办法,依照这场火势的走向,书房这里分明是最先起火的,但这里却偏偏是保存最完整的部分。

    “太古怪了,这一切都难以解释,这四人之一,一定有一个是毕先生无疑?!?br />
    云扬仔细看着:“四个人拥有同一副面目。且没有使用易容术,若说是事前准备好的,势所难能,更兼画蛇添足,绝无此理……”

    众人相继赶来,见到这一幕亦是齐齐一阵无语。

    传闻中智计通天,无所不能的毕先生,那个拥有三重替身的毕先生,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

    还是连带三个替身一起死的,连试图逃脱一下的挣扎都没有?!。

    四个人的面目都是平静异常,似乎这场突如其来的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稀松平常理所当然的事情,一如每天晚上的准时睡眠。

    让众人如临大敌,战战兢兢,小心预备,甚至已经做好了相当牺牲准备的此行重大目标毕先生,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

    这种难以言喻的巨大落差,让在场所有人全都感到一种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来得过于突兀的感觉。

    毕先生至死一刻仍旧保持着端坐在书桌前的状态。他的右手中甚至还捻有一枚白色的棋子。

    面前的棋盘此际早已遍布灰烬灰尘,云扬轻轻一口气,吹走灰尘,显露出来的棋局,正是那天与毕先生对弈的那一局残谱。

    棋盘一侧的桌面上,放着一本棋谱。

    云扬认得,这正是自己从凤弦歌手中拿来,然后被毕先生派人抢去的棋谱。

    明明书房乃是这场大火之起点,合该是火势最盛之位,若仅止于四具尸保存完好,还可以用四人原本修为精湛,虽然人死存于之元气仍可保尸身一时不损,可是棋盘棋子也不曾毁于大火,更过分的是,那一册残局棋谱竟也得存,若是个中没有相当的玄机,云扬是断断不会信的!

    他轻轻拿起这本棋谱,果然有发现在放置棋谱之下的桌面上另有字迹。

    那是有人直接用手指在桌子子上刻上的字。

    一共就只得七个字,但立里行间却透露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诡异氛围,尽是得意洋洋。

    七个字是——云尊,你想不到吧?!

    云扬的瞳孔立时一缩。

    云尊,你想不到吧?

    我想不到什么?!

    云尊?!

    你这是……确定了我的身份么?

    但若真是如此……你为何不说?

    这可是天大的机密,有此机密,绝对可以换取莫大的代价!

    还有,到底是谁逼杀得你?更准确一点说……你为什么要自杀?

    在对几具尸体检查一遍之后,方墨非道;“这几个人的死因,全部都是自杀,自断经脉而死,这点毋庸置疑,但是……在他们自断经脉之前,自身生机却又因某种不知道的途径,损耗了泰半,五脏六腑尽呈衰竭之相……很像是承受某种奇异法门,而生机尽泄?!?br />
    “可是他们体内的血液,却又并无衰败之相,要知血为命之源,生机荡然的情况下,血液该当先一步颓败才为合力,可是他们偏偏就没有这种迹象……”

    这之后,才是自断经脉而死,换言之,他们该当是火起之后才一道陨落的!”

    “但这究竟是为什么,个中疑云重重,难以索解……”

    云扬一掌拍在桌子上,淡淡道;“无谓自寻烦恼,现在人已经死了,便是告一段落?!?br />
    那桌子噗的一声,应掌化作了一片粉末,泄露云扬云尊身份的字迹就此不存,并未为云扬之外的任何人所见。

    “抄家!”云扬平静地说道:“将此间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全都搬回去,注意查找密室!目标既然多半不是甘心就死,那或者当真有蛛丝马迹线索留下?!?br />
    众人听令,开始分头行动。

    密室不出意料地找到了,而且还足足找到了四个密室。

    但意外的是,内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跟云扬的预期大相径庭。

    而如此大火,早已经惊动了皇城守卫军,不断的有兵马向着这边聚集过来。

    …………

    <解释太多,大家嫌啰嗦,有看不懂的将前面几章再看一遍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