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谱!

    身后三人一片无语。

    老大我们根本不想跟您讨论这劳什子棋谱好么,我们现在要跟您讨论的是我们的生死与前程啊,你咋就分不出轻重远近呢?!

    都这等火烧眉毛的时刻了,你还在研究棋谱!

    毕先生淡淡道:“这本棋谱……我早前其实有见过的?!?br />
    身后三人闻言齐齐大吃一惊,颜色更变。

    “那?……”

    毕先生轻轻的叹息一声,突然喉头咕的一响,一口鲜血陡然冲了上来,他使劲的压制再三,最终仍旧有一丝鲜血溢出嘴角。

    而就在他吐血的同时,位于他身后的三人亦同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鲜血。

    “现在,你们可明白了么?”毕先生优雅的擦掉嘴边鲜血,轻轻的问道。

    三人脸色苍白如纸,眼中闪烁着惊惧的光:“这……这是怎么回事?”

    毕先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一片黯然:“此次是我连累了你们?!?br />
    三人同时道:“我们本是兄弟,跟大哥一起同生共死,本就是应有之义,由始至终甘之如饴,只是我们很不明白,现在这件事这个局……究竟是怎么回事?如何说法?为何突然间心神重损?!”

    毕先生眼神看着窗外,眼神悠远,道:“当年……天问还在人间行走,我花费了巨资,去找上天问算了一命,这件事情,你们可还有印象么?”

    三人道:“这件事情自然有印象,正是因为那一次的测算,几乎将咱们家底全数抽空。这么一大笔数目,就算是想忘也是忘不了的!”

    毕先生淡淡道:“你们固然知道那次的测算,但你们却不知道我那时就已经是四季楼的文丞。我本立志匡扶天下,靖平环宇,辅佐君王,一统天玄,成就千古未有的帝皇伟业;却因机缘巧合因缘际会之下,意外加入四季楼,那时候,我心下对未来充满了迷惘,不知道该如何抉择?!?br />
    “正是因为对于前路迷茫,我决定去算了一次命,将未来交给天数!

    “天问,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选择,天道独断,天命所归!”

    “相信你们知道今日还对我测算的结果心心念念,然而我一直没有跟你们说;却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因为……那次的天算卜辞判言,我自己也没有真正弄明白?!?br />
    “但是,一直到这本棋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却突然明白了!”

    “一切,都明白了?!?br />
    “原来,这就是我的命,天定之命,无可躲避!”

    毕先生缓缓的说着。

    其他三人却是越听越迷惘,道;“大哥,你这说的云山雾绕,让我们听得愈发的糊涂了,你直接说到底怎么回事好么?”

    毕先生呵呵笑了笑,道:“当时,天问给我了几句话。就是这几句话,我一直闷在我心里,对谁都没有说,是以连你们也不知道,然而正是这几句话,却是闷了我一生?!?br />
    他眼神飘渺悠远,道:“纯金璞玉红尘中,建功立业人中龙;惟惜不得天命主,震荡江湖一抹红;此生如梦谁定论,身入棋局难输赢;本为棋子人操纵,再见残谱便是终?!?br />
    毕先生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道:“这么多年,我无论有事没事,只要一闲下来就会参详这几句话,却始终半懂不懂,一知半解?!?br />
    三人瞪着眼睛,凝思思索这几句话,却是一头雾水,懵然当场。

    “罢了,还是我解释给你听,省了你们再费无谓的心思……头两句,纯金璞玉红尘中,建功立业人中龙?!?br />
    毕先生道:“大抵就是说我乃是一个人才,若是能够建功立业,便是能成为人中之龙。而人中龙的意指,就一般意义而言,多指代位极人臣,权倾朝野之说?!?br />
    “唯惜不得天命主,震荡江湖一抹红。这两句则是说……不管我初心为何,也不管我究竟想要做什么,终究没有能走我自己心底最想要走的那条路,没有进入朝堂,却反而成为了江湖巨枭?!?br />
    “再来的此生如梦谁定论,身入棋局难输赢。哎……”他长长叹息一声:“这两句,我也明白,就是……功过是非,如何定论,而不管如何,已经陷身在棋局之中,难得超脱?!?br />
    “我做梦都想要成为一个单纯的下棋之人,但是……我现实的命运,却就只是一枚棋子?!?br />
    毕先生沉沉叹息道:“至于最后本为棋子人操纵,再见残谱便是终……”

    “这两句,我原本只懂前一句。既然已经沦为棋子,自然要被人操纵,或者说……任人操纵,顶多就是在作为棋子的过程中做得比较好而已,让人生多几抹亮色,如此而已。倒是最后一句,我始终没有想到真意所在……直到见到这本棋谱,我瞬时恍然……”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残谱,就是我命运的终点了?!?br />
    毕先生轻轻叹息,道:“至于我刚才说到这一本棋谱乃是我第二次见到了……”

    “那一日,方运从云扬手中抢回来这一本棋谱……”他沉吟了一下,似乎本来想要说什么,却停住了,良久良久之后,才出神一般的道:“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一本棋谱……”

    一言未尽,他又是半晌没有说话。

    另外三人只感觉心头气血一阵阵的翻涌,仿佛又有一口鲜血要喷出来了,但每个人都竭力忍住了。

    毕先生道:“……当年……仕途无望,被人设局打压,百无聊赖之下,转而专心钻研棋路,此生别无他求,小隐于林……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段时间,我化名齐一手行走天下;四处挑战棋道高手……到最后,倒是赢得

    ‘一手棋圣”的名号……你们可对“千劫万路,一手输赢”……这句话有印象吗?”

    毕先生笑得很是苦涩,眼神中有回忆,似乎又回到了那段岁月里。

    “说起来,那段时光才是我这一生之中最痛快最敞怀的日子,每每午夜梦回,犹自缅怀不已,若然此生始终如是,才为快意?!?br />
    “大约几年之后吧……我意外地得到四季楼天上宫凌霄阁给予传讯,说是……有世外高修要与我对弈一局?!?br />
    毕先生沉沉道:“当时,世外高修四字倒也未必在我眼中,但行走天下终究对四季楼这个名号有所耳闻,那时候可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夜赶去……”

    “说来可笑,当时我自诩棋道天下罕有抗手,心底并没有将对方放在眼内,甚至还生出要保留几分实力,给对方留足颜面的想法,毕竟人家是世外高修,能胜不能胜的有什么所谓,输赢胜负自己知道不就好了吗???”

    “哪知道到了那里,对方先让我休息了三天,养精蓄锐,到了第四天,才开始隔着一道帘子对弈。行棋之初,那人问我,你想要几局分胜负,定输赢?”请输入正文。请注意: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请勿上传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

    ^^

    《补一章;我自己都不晓得欠多少了……今天是成功戒酒第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