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第四招天意刀法,不同于天意刀法首三招的攻守兼备,完美无瑕,锋锐逼人;这一招二式尽都是纯粹的杀招!

    俨然是一位绝世刺客的惊天一击,杀机无限!

    风起天外,一招从无到有的绝杀之招;这一式,针对单打独斗的敌人,满满的突兀意外,绝对的防不胜防。

    当然这招也不是完全没有缺点,因为在运用这一招的时候,需要击中全身玄力,直接一击爆发,这也就带来一个负面影响,这一招之后,无论是否命中目标,自身都会消耗相当多的玄气。。

    而第二式白骨盈山,则是将招法威能体现在杀气方面!

    此招一出,不管前方有多少敌人当面,唯有白骨盈山一途,绝无例外!

    然而这一招两式杀气之大,云扬光是用看的就已经倍觉触目惊心!

    另外一点就是……这一招的口诀。

    天外风起红尘冷,刀下筑起森罗庭。

    这森罗庭三字……

    云扬忍不住生出联想,这与杀手组织森罗庭……是仅止于巧合,还是暗合么?

    这……未免耐人寻味,引人寻思!

    这时,二白白和三白白开始联手针对云扬的裤管,抬着头咪咪叫的恳求,显然是想要出去,他们离开家可是老长时间了,焉能不想念,之前是空间闭锁,无可奈何,现在再见主人,自然也就意味着它们可以重回人世,怎不蠢蠢欲动。

    好几个兄弟这么长时间都没见啊……

    云扬虽然犹自沉浸在新境界之中,却也没有多想,随意挥挥手答应了。

    “自己出去吧?!?br />
    ……

    上官灵秀与计灵犀乍然看到云扬醒来,面上虽形尴尬,口气更是火爆,实则心底更多的乃是欣喜,看他一共也没说了几句话,便即开始运功,如何不知道这一次云扬身体亏损得着实不轻,自然不会打扰,静静地在一旁等候其二度醒转。

    “灵犀,你看他……这胳膊……”上官灵秀大是担心地注视着云扬那肿得比大腿还要粗的肩膀。

    计灵犀对此却不以为意,随意地瞟了一眼便道:“若是寻常人肿成这个样子,胳膊大抵就算是废了;但高阶玄修者的体魄还有自我恢复本能岂是寻常人可比,尤其云扬所修习的功法还是以养生活血为主,必然没有大碍?!?br />
    “对于他这个状态,我们能够做得有限,无论是用我们的修为玄气或者是以药物助其活血散瘀,就只能可以稍稍缓解状况,难以尽解此症状,反而若是由云扬以自身的玄气,将这条胳膊修复至原状的话,不但不会有损,反而是这条胳膊上的筋脉得到一个大层次的提升。这对于他而言,其实是一件好事?!?br />
    “哦,原来如此?!鄙瞎倭樾愕愕阃?,彻底的放下心来。

    过了一会儿,云扬仍旧沉浸在深沉的调息状态之中。

    眼见云扬好半响全无动静,不甘寂寞的两女转而低声聊天,才又转过一个话题的计灵犀无意中一转头,突然两眼一鼓:“咦?”

    上官灵秀循计灵犀的视线看去:“???”

    只见正躺着的云扬,那肿胀的胳膊,肩膀,赫然小了很多,已经快要有人样了。

    而就在两女持续注视的一会儿功夫之间,那肿胀,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了下去。

    小了一圈。

    又消了一圈……

    再消了一圈……

    然后,直接回复正常状态!

    全程实锤见证这一幕的计灵犀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如云扬这般的肿胀经历,或者上官灵秀没有经历过,但计灵犀却经历过不少次,很知道其状况变化。

    以计灵犀所知,即便不如云扬这般可怕的肢体肿胀,最起码仍旧得五六天功夫才能大致复原!

    别看刚才跟上官灵秀说得时候说得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实则更多的乃是在于安慰。

    以计灵犀对于云扬这般状况的肿胀的认知,没有半个月一个月的功夫,决计难以尽复。

    可是现在……云扬原本肿胀到不成人形的胳膊却就这般完全的,彻底的消肿了?!

    “这……怎么回事?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计灵犀伸出手摸了摸云扬的胳膊,如同做梦一般的喃喃说道。

    上官灵秀看的神情紧张,咽口唾沫道:“灵犀,你……你摸他……没事儿?”

    言下之意……怎么没那啥……光?

    “嘎?”

    计灵犀转头,原本还在疑惑上官灵秀疑问何来,随即明白过来,登时满脸通红,干巴巴窘困道:“我摸他……我摸……哎呀灵秀姐,你真是……说什么摸啊摸的……”

    上官灵秀一阵无语:“允许你摸……反倒不允许我说?”

    计灵犀脸红脖子粗:“我哪有不许了……灵秀姐,要不你也来摸摸看……不是我看错了吧……”

    上官灵秀显然也是真的不放心,当下真的伸手摸了摸,还按了按,捏了捏,这才道:“还真的消肿了,肌肉都回复结实了,这触觉一点不假?!?br />
    确认此点之后的两女却又再陷茫然:“这是怎么回事呢??咋好得这么快呢?!”

    两女也都可算是见多识广之辈,但还真就从来没见过消肿消得这么快,这么利索的!

    就在两女疑神疑鬼之际,却惊讶地看到……

    云扬的小腹位置,貌似是……有些鼓?

    两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里……一点一点地鼓了起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那个位置缓缓的蠕动?

    两女先是满脸通红,暗暗的啐了一口,但跟着就发现……这个位置的变化因由,似乎与自己想的并不一样……那……分明更加的诡异……

    让两女生出其他判断的根本理由却是因为那鼓起来的小包,并未在最初位置停留,而是渐次还往上游走,一路的游走上去……

    最后,在两女视线聚焦目瞪口呆的关注之下,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探头探脑地从云扬的衣襟处冒出头来,怯生生的眼睛四处看了看,扬起了头:“喵~~”

    乍闻此声,两女瞬时间石化了!

    四只俏丽的眼珠子几乎要图图图图地射出眼眶了。

    从小腹处……开始动……然后……钻出来一只巴掌大的小猫……

    上官灵秀震惊得眼前发黑,呼吸急促,语不成声:“他……他……他竟然……生出来了……一只猫……”

    计灵犀也是两眼发直:“这这这……这……还不止……”

    因为,云扬的小腹处……竟又开始二次蠕动!

    然后……一如之前一般的一路往上……最终……

    “喵~~”

    又是一只巴掌大的小猫钻了出来。

    难道竟然还是双胞胎?!

    …………

    今天是彭贺兄弟的生日,让我们祝福他,生日快乐!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