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你的事!闭嘴!收声!”两女异口同声,对云扬吼了回去,气势冲天,沛然莫御。

    云扬直接被憋了个大歪脖,勉强以咳嗽一声化解当前的尴尬气氛,兀自懵逼不解。

    咋地了?

    我那里有得罪她俩呢???

    他却那里知道,正是因为他没有得罪两女,两女只能选择最粗暴最蛮横不讲理的方式对待他,要不怎么化解自身的尴尬氛围呢,万一被某人勘破心事呢?!

    云扬有心想要离开这个看起来很不善的是非之地,勉力一抬手,却随即便又是一声呻吟;身体的极限透支犹在其次,现在那一条右胳膊,却是直接肿得没法看了。

    胳膊一抬的这一瞬间,云扬几乎以为自己抬起来的其实是大腿,而且还是最粗的那一部分……

    这……

    罢了,赶紧运功疗复是正经。

    这边才把生生不息神功运转起来,然后才闭上眼睛的云扬一下子又瞪圆了眼睛:这……这是个怎么情况?做梦呢?

    就算是做梦,那也是美梦??!

    因为云扬的生生不息神功,赫然……突破了!

    第四层!

    那汹涌澎湃的灵气,宛如一条条实质丝线,在经脉中稳定而快速的不停游走,更有甚者,那丝线给云扬的感觉,居然……很粗壮……很实在……很韧很韧的那种……

    “善恶有报斩万头,砥柱血海断中流,留得人间浩然气,四片金莲为君守?!?br />
    云扬一阵木然。

    到底是啥时候做到的呢……我竟然当真已经杀够了一万恶人了?

    对于这个事,我自己……咋都怎么没感觉呢?

    “啊呀呀……”

    空间里适时地传来了绿绿久违的清晰稚嫩叫喊声,那声音中尽是很激动很亢奋,总之就是……很喜悦欢快的那种叫声。

    云扬这时才一下子想起来,貌似神识空间……重开了!

    久违的绿绿再临,重投自己的怀抱了???

    这个劲爆好消息可是比生生不息神功再做突破更令云扬欢欣鼓舞,一念及此,直接就迫不及待的沉浸了进去。

    神识所及,只见空间之中,满目尽是巨大且惊人的变化!

    首先是整个空间的地域范畴,最保守估计也要比从前扩大了四倍以上,而空间里中间最核心的位置,也就是绿绿本体的所在地,除了已经成长到了一丈来高的植身之外,还有绿得近乎发黑的叶片,粗壮坚韧的藤蔓,随便一条叶须都得有十几丈长短,蔚为可观。

    至于最下面的三片叶子,目测每一片的面积都得有半间房子大小,当真举起来遮避风雨,只如等闲事。

    再仔细的看过去,植身叶须叶梗上那些原本软软的茸刺,现在看起来却倍显尖锐,隐隐又寒光闪烁……云扬看了一眼,下意识的菊花一凉。

    这……究竟是荷花,还是仙人掌?

    这刺……

    当然,真正最让云扬感到惊喜的却是……在绿绿整个躯干最上面的地方,赫然有一片新长出来的,嫩嫩的叶片,正自随风摇曳。

    这一片新叶子还未彻底长成,此际只有巴掌大小,甚至尖端还呈卷曲,犹有几滴露水悬在其上,尽是葱翠欲滴,可爱至极。

    “四片金莲啊……”云扬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长成了。

    神识空间,终于重开了!

    天知道这段时间里,云扬遭受了多少磨难,承受了多少心理压力。

    他真的很害怕,空间真的消失了,或者从此就联系不上了,再无重启之日……

    但现在,这份最大的恐惧,这一切阴霾,全都成为了过去,成为历史,不在复存了!

    云扬更籍此事而多明白了一点:不管空间是否有封闭,只要有斩杀恶人,那些个善恶因果之气,便不会停止摄入的,持续不停的吸收。

    而生生不息神功的善恶因果之气,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自己虽然与空间联系不上,但是,这段时间里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却也都是在练功!

    而这段时间里……自己杀的人着实不少,质量貌似也挺高的。

    如是想着想着,却蓦然感觉到身上一紧,几条藤蔓早已经将自己抱得结结实实,绿绿欢呼雀跃的奔过来,一头扎入了与云扬的怀抱之中。

    奔过来!

    奔过来……

    云扬也只顺手一把抱住绿绿,满心欢喜,片刻之后才注意到一点异样:绿绿这把居然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将自己根部都从泥土里拔了出来,转化成两条腿一般的状态,一路狂奔着过来的……

    “我嚓,这是什么新能力,这也太奇葩了!”

    云扬目瞪口呆。

    这小家伙啥时候有了这等奇葩能力?

    这算是树人还是……植物人?

    绿绿的叶片在云扬身上摸上摸下蹭来蹭去,尽是说不出道不尽的亲切,就像是一个与自己的父亲分别了许久的小女儿,抱着自己久违的父亲再也不肯松手了。

    “啊呀呀呀呀……”

    云扬抱着绿绿,亦是满脸笑容,绿绿浑身的尖刺,在抱着云扬的时候,居然也是柔软至极的,撒娇的叫着,叫个没完。

    云扬一字一句,一点一点的仔细辨认着绿绿话语,脸上的笑容更甚,一张嘴都快笑歪了。

    “想死你了……哇哇?!?br />
    “真好?!?br />
    “怎么这么久……哼哼……”

    “再不来我就不理你了啊呀呀……”

    “这段时间里,你看我长大了没有哦……”

    “你看看这一片叶子……”

    “你看看我都长高了,好高好大的……”

    “……”

    虽然全篇都是没有多少营养的口水话,但云扬听来却是一颗心悉数柔软了起来,将绿绿的叶片贴在自己脸上,感受着那源自心底发出的温柔,感受那稚嫩的清凉,云扬的笑容更形温暖,

    就像是……一位父亲,抱着自己痴缠的小女儿,宛如抱着全世界,再也不舍得放下了。

    “喵喵……”

    “喵喵喵……”

    两声充满委屈失落意味的叫声先后响起,云扬低头,却是更加的喜翻了心。

    脚边,两个雪白的小绒球,不过巴掌大的小东西正自仰着头,满眼尽是无限委屈的望着自己,喵喵的叫,似乎在埋怨,主人你怎么只看到了绿绿,怎么都不理我们啊……

    我们也都等你好久好久了啊。

    两小正是二白白和三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