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灵秀好半晌才想明白计灵犀那一番吞吞吐吐的言词真意,然而明悟一瞬,娇躯猛地震动了一下,抬起头,满眼尽是不可置信的盯着计灵犀。

    永远的在一起。

    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上官灵秀的心里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我不太没明白你……你的意思?!鄙瞎倭樾愕牧程诘匾簧秃炝?,话语也转为结结巴巴,绞着双手,无地自容,哪里是不太明白,分明是太明白了!

    原本计灵犀的话,自始至终都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味道,至少在自己听来,全部都是在劝自己放弃,都是在表明态度:这个男人,我独占了。

    你没戏!

    趁早放弃吧!

    但最后一句,却是如此的石破天惊,硬生生地转折了回来。

    所谓神转折,不过如此!

    可越是如此,上官灵秀越是不敢置信,没道理啊,怎么就不受控了呢,怎么就怎么就……

    计灵犀的脸上突然显现出一种痛苦的无奈。

    甚至,连嘴唇都有些发白了:“我自然有我的理由……若非是我无可奈何的理由,何至于做出这般妥协。灵秀姐,请你相信我,但凡有一丝丝的可能,我都不会同意,都不会这么说的……”

    上官灵秀心中一揪,脸上露出来担心之色,压低了声音,焦急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是你的身体有了恙处吗?”

    这是上官灵秀对于计灵犀当前选择唯一合理的解释。

    计灵犀缓缓摇头。

    上官灵秀皱眉急道:“有事情你得要先说出来才能谈到解决,你一个人闷着,却又如何解决?”

    她现在可是真心实意地为计灵犀着急。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心甘情愿地放弃独占自己的爱人?

    上官灵秀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个中原委。

    按照计灵犀的表现来判断,有事的乃是计灵犀本身,无涉云扬,而且这事情还要相当的大,大到计灵犀唯有徒叹奈何的份!

    那么,这等事,岂能是小事?上官灵秀怎么能不担心?

    计灵犀脸色一阵通红,又一阵惨白,接着又是通红,又是惨白……如此来来回回变换了十几次之后,才恨声道:“我……我应该是……应该是被我家那老东西给害了……”

    “你家那老东西?害了?”上官灵秀大惑不解:“那是谁?他怎么害你了?”

    计灵犀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就是那个生了我,却没有养我的老家伙……他不养我也就罢了,居然爱护我爱护得……哎~~~~~~”

    说到这里,计灵犀这一声长叹真正是荡气回肠到了极点,尽显无语至极,无奈至极。

    然后就真的无语,半晌无语!

    “……????……”上官灵秀一脑袋懵,显然是被某人没头没脑的叙述给造懵了!

    啥意思?

    我怎么就一个字也没有听明白呢?

    这都什么跟什么???!

    “哎……”

    计灵犀一口接一口的叹息,上官灵秀则忍不住挠挠头皮,两眼尽是疑惑。

    好半晌之后,计灵犀咬着嘴唇,这才扭扭捏捏地凑了过来,在上官灵秀耳朵边上低声细语:“哎,没法说啊……这事儿……是……”

    “……”

    上官灵秀看着计灵犀,一手掩住红唇,两眼中的神色转为不知道是好奇还是好笑,又或者是匪夷所思、惊讶莫名,总而言之繁多之神色尽显一言难尽。

    计灵犀自觉脸皮好似火烧一般:“你说……这样子,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或者,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这个老东西……却又要如何解除?”

    “若是不能解除,你说……”计灵犀一时间再转愁容满面,幽幽的叹口气,尽是萧瑟。

    上官灵秀也跟着叹口气。

    这事儿还真是无奈……更兼无语。

    自古至今,却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等事情。

    那位老爷子对自己家姑娘的?;さ闭媸堑窖厦苤潞恰;さ淖约号偶叶颊也涣恕敢庹乙桓霰б幌虑滓幌戮鸵闪┰碌南备径??

    更不要说再进一步的动作了!

    要说计灵犀自幼便是孤女,父母究竟是什么人,现如今又声在什么地方,之后又能不能找得到……这一切,全都还在未定之天!

    那禁止……究竟要如何能解除?若是一直都不能解除,要咋整呢?

    难道云扬和计灵犀这辈子就只有……隔着一个板凳的距离,互相看着?!

    一直这么看着?

    连躺在一张床上的可能都没有了!

    想一想,都觉得奇葩,还有莫大的悲哀啊,有木有!

    “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始终没有变化……啥的?”上官灵秀这会彻底不知道自己应该什么表情了。

    计灵犀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点什么表情了:“……哎!云扬为了这,前前后后,有意无意有心无心的已经在床上躺了三回……”

    “咳咳咳……”

    上官灵秀下意识地呛了一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计灵犀脸红脖子粗:“你别误会……他那个只是有心无意的赶巧了……哎……这要怎么说呢……虽然说,现在一切都还太早……我自己也不想要……就那么将自己交出去……但是……但是……哎呀……这话该要怎么说呢……”

    “噗……”

    上官灵秀实在是不想笑,也知道这当口不该笑,但也不知道怎么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瞬间笑得前仰后合。

    “你!”

    计灵犀登时生气了,嘟着嘴坐在一边。

    如是半晌,他自己却也忍不住噗地一声笑起来,一边笑,却又重重的叹起气来。

    这事情,委实是……无解得很。

    至此,上官灵秀算是彻底的了解了计灵犀的想法:你自己啥事儿都做不了,直接沦为摆设花瓶,还要霸占着不让别人碰,实在是没什么道理的?

    难道就因为你喜欢,你一辈子做老闺女,就得让你喜欢的男人也要跟着做老处男?

    那人家还要传宗接代呢……

    你行么你!

    计灵犀能做出这样的妥协,实在是也没办法。

    “哈哈哈……”

    上官灵秀捂着嘴,笑得浑身颤抖。

    计灵犀羞窘之极:“我都快愁死了,你还笑……”

    “快愁死了……”上官灵秀顿时又笑了起来:“确实是很愁,很着急啊?!?br />
    计灵犀越发的羞不可抑,合身扑了上去,两女一时间扭作一团。

    好半天过去,上官灵秀无奈求饶:“好妹妹……放开我……”

    计灵犀却偏偏不放,接连抓上官灵秀的痒。

    这时,一个声音迷惘的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两女闻声身子同时一僵,转头看去,只见云扬已然悠悠醒了,正自一脸不解的看过来,满眼尽是不明白之色,怎么自己昏一会的功夫,这俩女子感情这么好了?

    …………

    <咳,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