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灵犀知道,如上官灵秀这般钟天地灵秀的女子,一旦动了情,那必然就是此志不渝,终生无改的。

    将心比心,上官灵秀能够在这个时候,不惜女子名节,也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云扬喝这一顿酒,对于上官灵秀而言,已经是莫大之难能,更进一步的说,其心思,昭然若揭。

    上官将门如今还健在的长辈尽都垂垂老矣,而下一代子侄还都未长成;在这样的时候,作为家中柱梁的上官灵秀绝不会因为考量自己的终身大事,而抛下一家老小不顾。

    而随着云扬的修为越来越高,彼时的未来,绝不会止步于玉唐帝国一隅。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离开了,消失了。

    而一旦云扬离开,那么,想要再次相见,那就是遥遥无期,有可能,终生不会再见;也有可能,再见时自己已经是垂暮老妇。

    与其什么都不做,莫如趁着自己还能见到他,多见见,多吃顿饭,多相处一段时间……

    若是将来有一天……那么,这些就是自己一生的回忆!

    毕竟曾经拥有,总胜过一无所有!

    等这一生即将过去,躺在病床上弥留之际,回想青春往事,起码,这一生,我曾经爱过,我和他,犹有独处的时光!

    计灵犀敢百分百的打包票,自己猜测得就算不是十足无误,也至少能对**成。

    因为,将上官灵秀现在的处境换做自己的话,自己也会这么做,一定会这么做!

    甚至可能比上官灵秀做的还要露骨,还要大胆几分。

    上官灵秀低着头,静默了许久,终于抬起头,平视着计灵犀,轻声道:“不错。灵犀妹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对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我心中所想?!?br />
    她顿了一顿才又道:“这就是我现在心中想的所有事情了,会不会很傻?!”

    计灵犀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

    上官灵秀平静的笑了笑:“咱们玉唐帝国,寻常女子举凡年满十六岁,就成亲了,许多在十七八岁的年纪,便已经为人母。而我今年已经二十二岁?!?br />
    “等到我六个侄儿之中,最大的那一个可以懂点人间事,可以接过一部分家族重任的时候,最少最少,也要等到他十四五岁?!?br />
    “但我年岁最长的那个侄子,今年才九岁?!?br />
    “也就是说……”上官灵秀低声道:“最少最少,我还需要再等六年时间,我才能逐渐的开始尝试放下。就算是五年吧……但那时候我也已经二十七岁了?!?br />
    “其实就算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就能真正完全放下吗?侄儿这边,我怎么也还要再扶他一程。唯有能够让他真正的承担起上官家族的重任,成为合格的上官将门的继承人之时,我才能真正的放手,真正的卸下肩头重担?!?br />
    “那段扶持的岁月,怎么也还最少一年时间吧??墒悄歉鍪焙?,我最少也二十八岁了?!?br />
    上官灵秀苦涩的笑着,看着计灵犀:“灵犀,你知道么,一个二十八岁还未出嫁的女人……在咱们玉唐帝国……可就是事实上的半老徐娘了。到那时候,就算我心中一直没有意中人,想要找人成亲,也事在难能了?!?br />
    “跟我年龄匹配的,早已经有妻有妾;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我更看不上,毕竟太幼稚了;其实那些少年人多半也是不肯要我这般这样老的……未来真要是想要成家,就只能找那些三四十岁丧偶的男人……这几乎是我唯一的选择归处?!?br />
    上官灵秀淡淡的笑了笑:“但与其选择这样的命运,却还不如孤老终生。你觉得呢?”

    计灵犀情不自禁的点头。

    的确,若是这样,还真不如自己一个人孤老终生。

    “所以……我对你没有威胁?!鄙瞎倭樾憧嗌厮底?,一颗心,在说出这句话的之后,瞬时间支离破碎,碎成了一片一片,再难弥合,无限酸涩,顿了一顿才又道道:“我不讳言我喜欢云扬,但我对你没有威胁……半点威胁都不存在?!?br />
    计灵犀的俏脸一下子红了,随即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长身过去拉住上官灵秀的手,认真地说道:“灵秀姐,你误会我跟你交流的用意了,你且听我说完?!?br />
    上官灵秀被她拉住了手,愣愣地看着她。

    计灵犀艰难地咽了几口唾沫,道:“其实,你我都知道,自古至今,虽然历朝历代,男人们都是三妻四妾,但是,像你我这样的女子,却从来都不会心甘情愿的……让一个另外的女人,来分享自己的男人?!?br />
    及至说到“自己的男人”这几个字的时候,计灵犀原本已经泛红的俏脸更是红霞遍布。毕竟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乍然说出这句话,那种羞涩自然是如海如潮,难以抑制。

    上官灵秀愣愣地点点头,她这会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计灵犀想要说什么了。

    “对此,我同样是不愿意的?!奔屏橄?。

    “哪怕这个女人再好,再优秀,再出色,我也是不愿意的?!?br />
    “纵使当前这个世道的大势如此,风俗如此,我仍旧不会同意?!?br />
    “我的男人,只该属于我自己,只会属于我自己!”

    计灵犀坚决的说。

    上官灵秀低声道:“你不用再说,我懂得,我真的懂得?!?br />
    她心中在低低的说道:“若是换做我,我也不会愿意的。大家都是女人,这些话,真的有必要一遍遍的说么?这算是炫耀吗?”

    计灵犀胸口剧烈起伏,她使劲的抓住上官灵秀的手,道:“但是……现在却有一个不受控的状况……”

    上官灵秀茫然道:“不受控,什么不受控的状况?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计灵犀眼中有羞囧之色,但却还是大胆的继续说道:“我就是说……若是……若是到……灵秀姐你……可以交付责任的时候……若是我……若是我……还是不能……那啥……我……”

    计灵犀越说越说不下去,终于闭上眼睛咬咬牙,道:“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永远在一起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