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故说照顾云扬云扬云云,不说是无稽之谈,却也差相仿佛。

    但两女就那么始终地静静坐着,上官灵秀初时尤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云扬身上,及至确认云扬无恙之后,不禁又将注意力转移到计灵犀身上,心下却是悚然惊愕,因为她发现,现如今的计灵犀貌似跟前段时间的大大的不同了,整个人的气质,尽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若非笃定眼前人就是往昔的闺中密友,实在难以想象眼同一个人怎地会气质殊异至此!

    “今天灵秀姐受惊了?!奔屏橄氯岬男ψ牛骸案詹乓煌ㄏ姑θ词堑÷?,小妹去给灵秀姐沏茶?!?br />
    上官灵秀淡淡笑道:“无妨,今天得云扬?;ぶ苋?,很安全?;蛘呙妹貌恍?,姐姐对于今天的事情,从头至尾都并没有任何的担心?!?br />
    计灵犀道:“灵秀姐果然大气,只可惜这傻子却拼得这么凄惨?!?br />
    上官灵秀道:“这却又是另一回事,今日一役于吾而言是生死相随的等闲事,早已看淡了,但云扬却还有许多牵挂,自然要竭力与抗?!?br />
    计灵犀笑道:“灵秀姐透彻生死,心胸豁达,小妹便与这傻子一般的想不开。总想着能活着,还是活着好,毕竟活下来,才有资格谈及明朝?!?br />
    上官灵秀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又恢复常态:“灵犀妹妹说的不错,能活下去,自然没有人愿意死去;只不过,若是当真去到了需要在生死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终究要做出选择,孰是孰非,是彼是此,难免执着?!?br />
    计灵犀叹了口气,道:“纵然执着,却也要看值不值得??!”

    上官灵秀没有再搭话,她心里感觉很是奇怪,计灵犀今天非但气质殊异,言谈举止也像是变了一个人,口舌之犀利,自己隐隐有招架不住之势。

    纵使原本月如兰尚在的时候,上官灵秀也没有感觉对上两女有多难缠。然而面对今天计灵犀所说的话,一句句话里话外的夹枪带棒的,却让上官灵秀感觉到……自己竟至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上官灵秀半晌无言,对面的计灵犀也是心底满是不舒服。

    就算自己当前口舌占了上风又如何,现实是云扬跟人家同气连枝同生共死,更是为了上官灵秀不惜以命做注,以至于受了那么重的伤……嗯,就算伤不重,那也是受了伤的,而且那阵仗局势之险恶谁看不出来,计灵犀心痛之余更加后怕,自然对上官灵秀生出厌恶的情绪。

    可是她念头转动,却又叹了口气,道:“我……我刚才是有些心急,信口胡说,灵秀姐莫要生小妹的气?!?br />
    这话倒是真话,计灵犀将心比心扪心自问,莫要说是云扬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自己处在同样的情况下的时候,难道自己还能一走了之?唯一选择必然是如云扬这样战斗到底!

    同生共死!

    绝不会有别的选择。

    同样的,换成上官灵秀处在这样的位置,也断断不会撒手而去,只顾一个人逃生。

    正是想通了这一节,计灵犀自然明悟自己之前的说词实在是过于无理取闹,小姑娘讪讪的不好意思,直接道歉赔罪。

    上官灵秀莞尔一笑,全无接待不以为忤的道:“妹妹如此言语主因乃是在于担心云公子的安危,这一节我如何不知,姐姐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和妹妹生气,其实姐姐也是那么的豁达,说看破生死如何就当真看破生死了,若是当真透彻生死,敌人合围之势初成之时,我合该做的乃是自尽,所谓同生共死,不过不甘心就死的一种说词罢了!”

    上官灵秀如何不理解计灵犀的心情,反过来安抚计灵犀。

    两女相视而笑,再无芥蒂。

    计灵犀看了床上的云扬一眼,撇撇嘴,叹口气,道:“这个家伙吧,你说他不解风情吧,他还挺……挺那个的……但你说他是个风流公子吧……有时候木木的让人想要动手……打死都不解恨,哪里说传闻中玉唐纨绔首席的风采!”

    最后一句话却是憋在心里没说出来:明明是不解风情的这块木头,偏偏还很能招蜂引蝶,勾三搭四啊……

    比如眼前这位,女中豪杰,一代巾帼,也被这家伙迷得五迷三道的。

    上官灵秀闻言登时俏脸一红,幽幽道:“其实他这样,也挺好的,让人安心?!?br />
    计灵犀叹了口气,看了上官灵秀一眼,犹豫了好一会儿,一句话在口中转了十几圈,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灵秀姐,我听说,这段时间……很多人去上官府上提亲……却不知道,灵秀姐到底是什么打算的?”

    上官灵秀绝色的脸上黯淡了一下。

    她苦涩的笑了笑,无力道:“妹子这问题问得好,当真是关心姐姐??!”

    计灵犀也是苦笑一声,道:“但这个问题,终究无法就避过,终须面对?!?br />
    上官灵秀沉沉道:“吾何尝不知此事无法避开,必须面对,却不知灵犀妹妹若是身处在我这个位置,该当如何选择,怎样面对?”

    计灵犀深深吸了一口气,道:“灵秀姐,这会左右无人,咱们姐妹俩索**交心可好?”

    上官灵秀看了一眼床上的云扬,沉声道:“好?!?br />
    计灵犀轻轻的说道:“说句实在话,妹妹对于灵秀姐的境遇可谓是非常了解,对灵秀姐的心思,更是感同身受,知之甚深……”

    上官灵秀低低的叹息一声。

    “不得不说,灵秀姐你……你肩膀上扛得东西实在太多了,太辛苦了……”

    “换位处之,若是我是灵秀姐……”计灵犀咬咬牙,道:“若是心中没有那么一个人,或者……就挑选一个对自己家族最为有益、自己看着也还过得去的人嫁了,人生在世,草木一春,无心一生,又能如何?!?br />
    “然而……若是心中有那么一个人,却又何言无心?我想……我的选择……”计灵犀的眼眸中也升起了一种由衷的痛苦之色,道:“……或许就是……宁可自己背负着这一切,负重前行……背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吧……”

    上官灵秀低着头,默默的点头。

    计灵犀所说的,也正是上官灵秀心中所想。

    几乎每一个字都一般无二,一模一样。

    她只感觉自己心弦颤抖,再难自抑,几乎就要当场放声大哭一番,舒缓这份压抑已久的情绪。

    那一直伪装出来的刚强,被这几句话完全击溃,点滴无余。

    “所以我想,灵秀姐现在……只怕是已经打定主意,孤独终老了吧?!奔屏橄崆徉疤?,明眸中,掠过一丝我见犹怜的不忍。

    <下午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