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逍??醋抛约阂宦繁郴乩吹脑蒲?,心下也是一片满满的震惊加无语。

    这,这实力也太强悍了吧!

    不得不说,对方的这一次袭击举动,当真是打在了众人的空档之中。

    对方的出手时机,正好处在所有杀手组织、独行客尽都偃旗息鼓的微妙时刻;甚至连四季楼因为之前的一连串变故而损失惨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在短时间内,起码最近几天时间里,各方势力不会再有动作!

    可这次袭击就那么突如其来的出现了!

    打得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而且实力阵容还是如此的强横!

    就算云逍遥此刻想来,这份力量来针对云扬一个人,妥妥的就是大山压顶,杀鸡动用了宰牛刀!

    正因为如此,对方根本意愿简单粗暴:一击必杀!永绝后患!

    偏偏这种恶劣至极,绝无转圜余地的局势,愣是硬生生地被云扬拖到了最后,一直到自己等人援兵天降,将对方整个儿包圆了,一网打??!

    甚至云扬还坚持说了几句话,这才告支持不住的昏了过去。

    这个结果直接就是不可思议,难以想象,骇人听闻,超出所有人的认知体系!

    云逍遥自问,若是换成自己面对今天这种情况……能活下来么?

    云逍遥从来都不是妄自菲薄之辈,他静心下来仔细权衡再三,确认了一件事……若是换成自己处在云扬的位置,此刻……恐怕对方都已经回去喝庆功酒了,不会有任何意外,任何侥幸……

    一念及此,云逍遥登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反倒是方墨非与老梅两人神色始终都保持镇定,甚至没感觉这件事情有多么的传奇传说神话云云。

    看到众人的惊讶,两人心中还有几分暗爽浮动。

    这帮傻叉,你们懂个毛!

    公子爷……那可是云尊啊,所行所遇之事无不皆是能人所不能!

    这种事情,就算不是稀松平常,司空见惯,也不过就是家常便饭?

    百万大军的兴亡也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更别说眼前这区区几个杀手了!

    小菜一碟!

    何足道哉!

    事实是如此吗?!

    当然不是!

    方梅两人的情况又与四大公子不同,他们对云扬的个人崇拜已经去到了盲目追随的地步,举凡云扬所为,合理是合理的,不合理也是合理的,无所谓逻辑,常理云云,这就是传说中的粉丝滤镜,没有道理可讲!

    被俘获的那几个杀手,此际悉数被囚禁在了密室之中,这边才一人一根柱子绑了上去,登时便有一连串的痛苦呻吟响起,不绝于耳。

    众人心中不禁疑惑,我们就只是绑个人,根本就还没动刑好么,这就喊疼了,真他们给杀手丢人,可是仔细看过,却又齐齐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哆嗦。

    只见被俘虏的每个杀手身上,尽都都布满了横七竖八的伤痕。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伤痕都不深,就只是划破了表皮,并没有更进一步的透肌入骨,典型的皮外伤。

    可是伤痕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而且每一道伤痕都差不多一般的深浅,这就比较震撼。

    及至此刻,将他们全部绑在柱子上,一挣歪之下,无数刀痕的后遗症就此暴露无遗,其中最惨的一个家伙,原本看来并无多大损伤,貌似身上浑衣服都很完整,可是乍一挣扎,先是身上衣服支离破碎,再见从头到脚,尽是鲜血淋漓,整个人都好似被鲜血全盘包裹住了。

    在场众人齐齐一个念头,这货注定是活不成,必死无疑,光是流血就能流死他!

    可是那人的一声叫唤赫然中气十足,全无衰败之相:“疼死我了……”

    方墨非上仔细观视,发现那家伙身上的鲜血已经自行止住了,毕竟是高阶修者,纯皮肉伤损,恢复起来远超常人,可是刀痕仍旧刺眼,仔细的数了数,这个倒霉的家伙,身上这样浅浅的划痕,从头皮位置开始数算,脸,胸膛肩膀……一直到小腿,足足有……两百三十五道至多!

    不对,还有连脚底亦有七道,全是新鲜伤痕,非是老伤,也就是说……一共两百四十二道刀痕!

    嗯,这还要不计两脚皮靴上那三十多道没有切透皮靴的痕迹不算在内,否则数目还要更多……

    方墨非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这哥们不是被凌迟了吧?

    怎么干的?

    大抵传说中的凌迟碎剐之术,大抵也就是这个水准吧!

    而且这种刀痕还有一层好处,就是省下给这些家伙包扎一下的需要。

    这么浅的伤口,高阶修者随便养个三两天就能痊愈。

    当然,更主要的因素还在于……这他么的也根本没法包扎,没下下手处理的说!

    其中刀痕最少的一个人身上也有八十多道。

    你说怎么包扎吧?

    就算将整个人都包成粽子,也还得有漏网之鱼,与其这样,不如直接不包,反正也死不了!

    “公子爷的这手刀法……当真是……”方墨非叹为观止:“绝了……”

    “只是这些个人身上的刀痕,公子就最起码得砍了两千多刀出去……若是这么计算的话,今天这短短的战斗,公子岂不是……”

    老梅吸了一口气,直接被自己想到的数字吓呆了。

    “最保守估计也得有……三万刀以上???”

    方墨非给出了不怎么准确的估计,然后自己也被这个数字吓呆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对着强出自己数倍的敌人,几乎是丝毫没有停歇的劈出至少三万刀……而且,方墨非自己心里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保住性命并且创造出这样的战果,三万刀?这当真是最保守最起码的数字了!

    “怪不得!”方墨非傻了吧唧的说道。

    “什么?”老梅没有明白。

    “你都没看到么?”方墨非有些魂不守舍:“咱们公子爷肌肉拉伤了,那手腕胳膊肩膀……全都肿了……手腕肿得比他的大腿还粗!……”

    老梅:……

    方墨非无神的眼睛看了看老梅,道:“不好想象吗?……也就是比你的腰还粗?!?br />
    老梅:……你大爷的!老子不就是稍微瘦了点么……

    云扬卧室之中。

    云扬静静地躺在床上,呼呼昏睡,全然的不省人事,这是极度消耗之后的沉睡,却又与深度睡眠迥异,大抵可算是一种恢复状态的休眠。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两女静静地坐在床上,嗯一个坐在床头,一个坐在床尾。

    要说云扬现在还真的就只是疲累过度,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毛病,更加没有受很重很重的内伤,两女正是经过了再三检查之后,这才放下心,这般的安然守候。

    计灵犀对云扬做得比较多一些,她先是用精纯至极的灵气为云扬梳理了一下经脉,更进一步的确认了云扬的状态,此举也可更早一点让云扬复元,再来也就是包扎一下几道伤口,其实云扬此役以拖战为主,自然要最大限度的避免至极受伤,是以他所受的外伤全都相对轻微,其中有一道比较浅一些的伤口,这会直接自行愈合了,剩下稍重的几道,也没太多妨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