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暗器高手去了哪里?”

    平等王森然问道。

    一殿秦广王张口结舌,道:“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之前杀的那五个人,以及被他砍断右手的那个人,便已经是对方此行中精擅暗器乃至弑神弓的全部好手了?!”

    听得秦广王的这一合理解释,众人面面相觑,满脸尽是震撼骇然之色!

    这是唯一的可能。

    若这是真相,那云扬岂非是太可怕了?

    但,除了这种可能之外,貌似再也没有其他合理的可能了,再没任何可能令到那些杀手放弃引导彼方速胜的绝杀手段。

    “面对全无征兆、突然而来的绝杀袭击,迅速制定自己应对的战略战术,第一时间就精确地找到了敌方一干人中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人手,在自己逃逸到最终等待救援的战斗地点之前,予以悉数击杀,避免变数出现,干扰战局发展,如此心术,当真可惊可怖,骇人听闻……”

    一殿秦广王想着想着,不自觉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得是什么样的脑袋?

    这还是人吗?!

    “这些杀手之中,修为最弱的一个,也有天境六重天的水准?!逼降韧醭脸恋溃骸岸钋康哪且桓?,也就是此役中唯一逃走的那一个,更是足足有道境二重天乃至三重天的修为。反而云扬的修为,我们都知道,仅止于天境九重,至多也就半步道境而已?!?br />
    “明明真实实力落后对方许多,更是仓促应变,还带着一个完全就是累赘的女人;却要在极短的追杀距离之中,做到先杀死这五个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暗器高手,然后才从容选定等待救援的地方展开决战,以拖延战术,等待援军?!?br />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不说别人,反正……换成我自己的话,是做不到的。要知道,我们到达的时候,对方参与围攻的那些人战力已不足完好之时的三成,云扬的拖延战术,不光是拖延战事,等候援军,事实上,只是他一个人,就已经将他们给拖垮了!”

    “……”

    众人一阵沉默。

    真是越想越恐怖,要完成这一切,需要多么敏锐的观察力,多么恐怖的计算,多么细微的操作,多少……

    这一切的一切,当真是难以想象,不可思议。

    “其实更加不可匪夷所思的,还在于后边的战斗?!?br />
    平等王叹了口气:“相信你们也不会忽略,那帮子杀手,他们所用的可全都是重兵器,采取的是硬碰硬战术,这是为什么呢?显然是一众杀手们害怕了云扬的战斗技巧,所以才会选择这种看起来蛮横之极丝毫也不讲理的方式来硬拼,克制云扬的超妙之招?!?br />
    “当然,这也因为他们拥有人数上的优势,如此选择也在情理之中,换成我们的话,也会如此选择?!?br />
    “可是此役中最让我感到奇怪的还在于……以云扬的修为,与那么多高阶修者一路硬拼,居然还能够坚持到我们援军到来,这……实在是难以理解,就算是云扬身为地头蛇,找到了对他相对有利的地形,也不可能平反那么大的劣势,总不会是杀手们对他手下留情吧?!”

    “不解归不解,云扬终究是做到了!这是事实,也是重点!”平等王喟然叹息:“如此人物,他只要长久的活下去,相信他的未来必然会到达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众位王者默默无语。

    “日后他无论去到什么高度,我都不会再感觉到奇怪!”平等王苦涩的笑了笑:“或者我们现在应该感谢秦广王……当初我们还都在骂他笨蛋,但是……但凡当初有什么不作为,此刻就不是朋友了?!?br />
    “我宁可与四季楼年先生为敌,也不惧怕与秘境任何强者为敌,但是……我绝不愿意,与云扬这样的人为敌!”

    平等王斩钉截铁的说道。

    四大公子那边也发生了跟森罗庭十殿阎君这边差不多的状况,自打回来之后,四位公子很诧异的发现自己护卫们一个个尽都沉默无语,偶尔两人眼神相对,却是一副彼此相知心领神会心有灵犀的样子,当然更多还是有所明悟之余的骇然。

    随着看多了这种状况,神经素来大条的那四个家伙也觉得不对劲儿了,他们对于自己的手下自然不会有太多忌惮,直接开口发问。

    “你们这一个个的是怎么了?集体玩大眼瞪小眼吗?还有那惊骇的眼神是个什么意思,咱们今天不是打了胜仗吗?云老大大显神威,妥妥的威风天下,霸凌寰宇!”

    “咳……”一位年老的护卫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云公子的风采又岂止如此……这一战打下来,足堪缔造出江湖战史上一个新的奇?!?br />
    “奇迹?”四人登时齐齐一脸的懵逼。

    这个懵逼是真的,他们早就习惯于云扬的高调,惯性将云扬摆放在极高的位置上,今天见到云扬以少战多,不落下风,固然也觉惊艳,却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刚才的说法更多是因为习惯,惯性的吹捧云扬,虽然出自真心,却也没有更多的干货,仅止于此而已!

    但跟随在四大公子身边的一干护卫可都是实打实的老江湖,尤其是近来这段时间,有幸在云府这等修行圣地修炼,更经历了铁骨关战事连番的生死磨砺,每个人的修为见识眼力全部都有了莫大的提高,再辅以他们往昔的经验阅历,如何不震慑于云扬今天的表现!

    “奇迹!当真是奇迹!”

    这位护卫叹息着,将所见的诸般情况娓娓道来;以他的程度说得自然不如平等王那等面面俱到,但作为一个老江湖,他的眼光却是同样锐利毒辣,直指要害关键!

    “本来就知道老大厉害,却没想到老大除了修为真功夫之外,头脑眼力见识战略技战术全部都这么的厉害?!倍炖涮?,沾沾自喜:“真不愧是我老大?!?br />
    春晚风亦随之悠然神往:“若是我处在同样的情况下,也能这般……只要想想就拉风,太帅了,怎么能这么的帅呢……”

    夏冰川撇撇嘴:“真要是你小子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估计……现在你的坟头草,都已经发芽十几回了……”

    秋云山一脸鄙视:“三个傻逼说什么。难道老大之前不是这般吗?他若是没有这等程度,那还是我们的老大么?现在事情都结束了你们还要在这里光荣……看看我,多淡定?!?br />
    他背着手施施然而去:“明天见到老大的时候,你们不准拍马屁,光听我一个人说,我只会说大实话,说老大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人中之龙……”

    “揍这混蛋,揍得他不能说话,实话也不能瞎说,至少不能给他一个人说!”

    ……

    …………

    <昨晚突然停电,不知道咋回事线路直接烧毁了;

    物业说需要好几天时间。十几层楼的线路都要更换,都焦了……物业也在查原因。

    我一头汗……特么的,只差一步就火灾,老子在二十五楼……>

    稿子是昨天写好的……万幸没有丢,哥学乖了,五分钟自动保存,所以只丢了最后几分钟的……嘿嘿,我机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