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殿秦广王对于云扬的实力也是一头的雾水,并不比其他人知道更多好么?!听到楚江王对自己说的话,顿时一脸懵逼。

    “今天这事儿,确实是再开了一次眼界,真是啧啧啧……”

    宋帝王和五官王一边啧啧啧,一边摇头晃脑,径自走入房去,又有某些声音传出。

    其他几王也尽都是一脸的匪夷所思,若有所思,心下百千心思,涤荡起伏。

    单就结果而论,今天这件事,也就只是一宗很平常的战事而已。

    不外就是一方被刺杀,坚守待援。

    在很艰苦很艰苦的情况下,持续英勇搏斗,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坚持到了援军到来,于是将反败为胜,进而将来袭之敌人反杀,一网打尽,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虽然并不是多么多见,但也属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还多现于话本小说之中,稀松平常,长见的很!

    然而此事之始末落在如十殿阎君这般高阶修者的眼中,整件事却直接就是匪夷所思,充满了太多太多的疑点,太多太多的不可理解,与常理相悖!

    杀手的习惯,自然要将一场战斗分析完毕,尤其是如此奇怪的一场战斗。大家的眼睛,都看着平等王。

    平等王淡淡的说道:“来袭一方前前后后合共出动了十六位顶级杀手;这些杀手中最弱的一个,都要胜过我们的金牌杀手,综合战力阵容,堪称惊人,即便是针对我们任何之一,也是绰绰有余的,这还是指实力突破之后的我们?!?br />
    “但就是这样的阵容,最终结果仍旧是大败亏输,我们在现场直接擒获了十个人,仅有一人侥幸遁走而已?!?br />
    “而在此之前死的五个人,其中两个人是被很干脆的一刀两断,相信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出来,更进一步的死亡过程该当是在一招之下,出招者全力催发,将两人一鼓作气的一击杀死,全无花俏,干净利落?!?br />
    众人点头。

    “还有一人的死法是因为中了一脚,小腹位置有一个前后通透的脚印,那一脚的力道非但前入后出,更将小腹内中的经络骨骼器官尽数摧折,一脚断魂,全无侥幸?!?br />
    “另一人,身体表面无伤,实则五脏六腑悉数碎裂,还有手中刀柄也遍布裂痕,该当是被云扬强势反击,非但摧折兵器,更透兵传劲,尽毁其内腑,中招者何能不死?!?br />
    “至于最后一人,也是因为刀伤而殁,只是他的致命伤乃是一刀封喉,却又与普通的一刀封喉迥异,一般的一刀封喉走势乃为横向,而此人所中的一刀封喉走力却为纵向,且是自下而上,刀锋过处大抵还颤抖了一下,导致伤口呈现出略略奇异的扭曲之相,这些迹象在在证明了云扬在杀这个人的时候,受到了攻击,受了伤,没有因为受伤而止住杀势,强忍着走向不改,将这个人一刀强杀?!?br />
    众人都知道平等王分析推理能力强得离谱,都在静静地听,并没有人插嘴问话。

    “得出以上死者死因结论之后,我却是更加的奇怪了?!?br />
    平等王道:“从一路观察所得的痕迹上来看,云扬普一出手便是绝杀,一鼓作气先杀两人,虽然得手,但自身玄气终究难免损耗,更兼带有一人更加难以灵便,所以他在对上第三人的时候,应该是用点诡计手段,一脚踹死了对方,更从这一脚借到了力道,转移到了下一个地点?!?br />
    “然后他对上第四人的时候,却是再一次催谷极限玄气,一举震死对方。这仍是真功夫的极限发挥,否则绝难如此,可是大家都知道,云扬的真实修为仅止于半步道境。而被他一刀震死的那一个,却是天境八重巅峰修者?!?br />
    “两人的绝对实力差距并不是很悬殊,能够造成这般结果的唯一理由就是云扬在那个时候应该是拼命了?!?br />
    “相信也是因为这般连番极限催谷,接连损耗,以至于在接下来斩杀最后一个陨落在手中的杀手之时,力有未逮,或者对方即将合围,所以以付出一点伤的代价速杀对方。对于以上这些推论,大家可有任何异议吗?”

    “没有异议,完全赞同?!?br />
    其余九位森罗王者一起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十殿阎君每一个都是杀手界的翘楚人物,对于这般攻杀之道,自然熟捻于心,不会有任何异议,即时达成共识!

    “基于以上的事实,还可以做出更进一步的推论,云扬虽然速杀对方五人,所付出的代价不菲,不但两度施展出极限实力,还因此受了一点伤!这一点,大家有没有异议!”

    “没有没有,就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在云扬杀了五个人之后,脚步稍有迟缓,以至于被对方包围,再难脱身,当然,难以脱身的另一个理由是因为上官灵秀,不过主因仍旧是云扬回气不及以至于力有未逮,如果云扬自身状态在击杀五人之后,仍旧处于巅峰,即便要携上官灵秀,也可在对方合围之前,突围而去,对于这一层,大家可有任何其他的意见吗?”

    “没有没有,合该就是如此!”

    “我再多问一句,以上一切推论,大家有任何问题异议都可提出,有人有问题吗??”平等王问道。

    其他九位这次并没有直接开口回应,而是深思了半晌之后,这才接连慎重示意,并无人有任何异议,或者疑问的。

    平等王长长叹了口气:“你们没有问题或者异议,只怕是有些想当然了,我却是有许多疑问不解的,几乎随处都是疑问,满眼都是问题,大问题!怎么就全无异议了!”

    众人闻言尽都愣然,不解道:“什么问题?什么发现?”

    平等王道:“第一个疑问是战场遗留的战斗痕迹,也就是……自酒店开始,及至这一路追杀下来的许多留迹,我们可以很简单的确认,这里面有多位暗器高手联袂出手,且除了暗器高手之外,起码还得有两三位精擅弑神弓射术!你们不会跟我说你们没发现这点吧?!”

    众人点头:“是有此发现,那又如何?”

    “也不如何,就是云扬在跳下酒楼的时候,无可避免的又对上弑神弓的来袭,至少有三名箭手联袂施射……可是他在遭遇围攻的时候,这些个暗器高手尤其是那三名弑神弓手去了哪里?他们若是持续出手,该当对战局产生相当的影响才是??!”平等王静静问道。

    众人一想,突然一起瞪圆了眼睛:“……嘶!”

    “想到了吗?很震撼吗?初初围攻他的一干人等,有五个死了,第六个断了手。这乍看起来已经是颇为难能的战果,然而真正的玄机还在更后边,之后对方团团围困了云扬,利在速决,正该是精擅暗器之人大显身手的时候,可是那些个暗器高手,弑神弓手却连一道暗器也没有发,一箭也没有射!这是为什么?这些暗器高手去了哪里?!”

    …………

    <这章吧,写出来,会有很多人骂水;但是不写出来,却又显不出主角牛逼……

    所以,就这么吧,想骂的骂,想夸的夸,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