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蒙面首领一声长啸,眼中精光四射,赫然再加了一把力!

    他必须要保证,自己最短时间内解决上官灵秀,保持既定攻击方向不变,再袭云扬,这点时机不容错过!

    然而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当口……

    一道光芒,猛然闪现。

    这一道光芒,难以形容的璀璨!

    就像是天上的银河,在这一瞬间,猛然间掉落下来,横亘在了两把剑之间。

    一口刀,便如无中生有一般,间不容发地出现到两口剑即将交锋的位置!

    这一刻,两口剑之间的间距顶多也就只剩下一根手指的距离,就要剧烈撞击了。

    但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距离,那口刀乍然出现在那个位置之上。

    这把刀,便如是无中生有一般的诡谲显现,完全超出了在场众人的认知。

    这口刀的造型极度优雅,流线更是优美,仅止于看过这一口刀一眼,便能体会到了一种极致的绚烂!

    任何人在看到这把刀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承认:这把刀,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然后这把刀就狠狠地向着杀手首领的剑劈了下去!

    而就在一刀乍现,惊艳止战的同时,上官灵秀感觉有一只手,温柔地拉住了自己的肩,即时抑制住了自己的去势,随即,那只手又再轻柔一推,自己的身子便即轻飘飘的往后退了回去。

    一个淡淡的声音说道:“放心,万事有我在!”

    然后就听到轰的一声爆响,似乎有无数的光芒,从那刀剑相撞的位置爆起显现。

    一片迷蒙之中,只听到云扬一声长啸,响彻云霄:“来吧!”

    那声音夹杂带着难以言喻的自信以及睥睨天地的张狂!

    那份肆意天下,纵横捭阖的傲然。

    紧跟着响起的一声惊呼却是源自对面:“怎么会?这怎可能……”

    然后,一片冥雾,乍然从四面八方急疾涌动而来,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下来,遍及全场。

    又有一声属于逍遥王云逍遥的断喝声响起:“杀!不准走漏一个!”

    “谁敢打我老大!”

    “公子!”

    无数人影,从四面八方闪现,狂风暴雨一般的冲了下来。

    沛然莫御的威压亦随之落下,席卷周遭。

    这时,一道黑影急疾而起,化作一道黑色流光,向着空中亡命奔逃,沿途接连硬抗了好几个人的攻击拦截,仍是冲破冥雾,逃出重围,一闪消失。

    那黑影正是那黑衣蒙面人首领,他之修为乃是一干黑衣杀手之冠,见机亦早,更兼之前未曾参与围攻云扬,战力最是完整,刚才云扬一刀阻战,非但将上官灵秀救出死关,瞬碎其宝剑,还险险将之一刀分尸。

    黑衣蒙面首领眼见云扬此刻实力竟至如斯,再留下当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又看到四面冥雾升腾,云扬一方高手大举来援,当机立断,立即突围,竟是一举突出重围,逃出生天。

    此人纵然见机得早,侥幸逃脱,却非是全无付出代价,就在他冲破冥雾的那一刻,终是忍不住狂喷一口鲜血,

    不过这点代价,比起其他人可是生死差异!

    现如今态势丕变,不说云扬援军大举来到,就只说云扬个人战力突然暴增,这场围杀之局已然告吹,再无任何成事的可能。

    更有甚者,对方兵强马壮凌驾于己方之上,还有森罗庭之人为助力,强弱已成悬殊之势,再加上一个战力暴增的云扬,其他人,注定是一个也走不了了!

    这一点,他无比的相信。

    他更相信,自己若是稍微犹豫一下,多半也是绝对走不了的!

    所以,在云侯声至人未至,森罗庭冥雾四面涌动还未全面合围的最后关头……他借着与云扬一击的反震之力,即时疾冲天际,全速遁走!

    连头也不回。

    云扬看着黑衣蒙面人首领逃走的方向,凝目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要说刚才黑衣蒙面人遁走的那一瞬,其间不是没人拦截,可是都没拦住,但云扬要是出力拦截的,倒是颇有几分成数,毕竟云扬这会可是感觉自己的状态直接就是巅峰状态,比最好还要更好!

    出手拦住这个家伙,肯定是可以做得到的。

    但云扬没有出手,选择让对方离开了。

    若是不让他回去,棋谱又怎么能送到毕先生的手里呢?

    他看着场中在云逍遥老梅带来的援兵与森罗庭十王围攻之下的十个杀手,那狼狈不堪,东倒西歪,几乎不用攻击就要自己摔倒的德行,嘴角登时露出来一丝冷笑。

    “不要杀他们,我要活的!”

    “老大说了,要活的!”这是冬天冷的声音。

    四大公子这会也各自带着自己的护卫过来了。

    如此里三层外三层的重重包围,将这几个杀手包围得便如是铁桶围山一般。

    白影一闪,计灵犀出现在云扬面前,上上下下的看了云扬一眼,轻声道:“没事吧?”

    “没事没事,好得很?!痹蒲镄α诵?,

    到了此刻,云扬一口气松懈下来的瞬间,竟觉眼前有些发晕,视线也有些模糊,那是极度疲累之下的后遗症,松懈一刻就此爆发出来了。

    “嗯?!?br />
    计灵犀笑了一下,没再搭理云扬,径自来到上官灵秀面前:“灵秀姐姐,你没事吧?!?br />
    上官灵秀轻轻一笑:“我自然更加没事儿,可此役云公子只怕累得不轻,还是尽快送他回去休息为宜?!?br />
    计灵犀点点头:“灵秀姐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姐妹也好多作商量?!?br />
    上官灵秀咬着嘴唇,有心想要推脱,可看了看云扬惨白的脸色,终究不放心,当下道:“好?!?br />
    场中一阵嘈杂之后,十个精疲力竭浑身是伤的杀手,几乎没费力气就将之全数活捉了下来。

    其中五六个人,在被抓了之后,还没等封闭经脉,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团烂泥一样瘫了下去,浑身上下,汗出如浆,吐着舌头大口喘气,白眼乱翻,竟是一副快要累死过去的款。

    隶属于森罗庭之人,这边才押着一干杀手们回到云府,便即呼的一下子,集体不见了。

    只不过集体退散之前,齐齐注目于云扬一眼,那目光很非常相当的奇异。

    就如同在看着一个怪物。

    被江湖中认知为怪物的组织视为怪物,某人可堪告慰!

    楚江王:“我说……这位云公子可真是很了不起,端的能人所不能啊,秦广王,你找得这位盟友,还真是高层莫测,与众不同?!?br />
    一殿秦广王:“……”

    …………

    <之前有一个地方写错了,之前云扬本就是十窍开,这里写错了,感谢大家提醒。我明天修改掉,今天太晚了,还有一章没写完。嗯,一会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