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一干黑衣人也诧异于云扬遍体泥石流状态,集体懵逼一瞬,云扬就算不死,至少也是要受点伤的!

    云扬心下念头急转:不是说……一个人的身体之中就只有九窍么?

    那么现在……我新开的这两个窍穴,算是什么?

    更进一步的问题,一个人的身体内中究竟可以有多少窍穴?

    云扬心下泛起的这点疑问暂时没有答案,却又有另一个问题急需应对,这问题非是外患,而是内忧——一股很陌生的力量,乍然自身体内涌现。

    这股力量莫名且陌生,却又强大到了无可遏制!

    云扬甚至因此想象到,自己也许不会因为这股力量突破提升,因为在突破提升之前,就已经被这股强大到离谱的力量,撑爆了,鼓碎了,当真是沛然莫御,难以操控的绝大威能!

    所幸,云扬还感觉自己的神识亦发出了一阵强烈至极的震荡!

    那股强大的力量,居然猛地冲击自己的神识空间!

    在这股巨能极度的压迫之下,自己沉寂许久的神识空间竟然……

    一个久违的声音传入云扬的脑海意识之中

    “啊呀呀~~~~”

    ……

    与此同时,那黑衣首领陡然纵身而起,便如一道霹雳闪电一般,夹杂着飞蛾扑火也似的决绝,强势冲向云扬,意在击杀,灭绝后患!

    那黑衣首领乃是在场众人中修为最高者,在这一刻,他可是很清晰的感觉到了一件事情。

    终此一生,纵观整个天玄大陆的所有修者,任何人在内,或许只有现在这个时机,可能真正地杀死云扬!

    一旦错过当前这个时机,将永远不可能将之杀死!

    任何人都不可能!

    心思所至,身体力行,他就那么的动手了!

    竭尽所能,全力以赴,极限一击,务求必杀!

    在所有人都因为错愕未止、没有想到的微妙当口。

    ……

    上官灵秀一直都在关注云扬,关注其每一点细枝末节。

    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自从开始被刺杀,一直到现在为止;上官灵秀心中充斥的从来就没有恐惧,害怕,惊悚……

    诸如此类的负面情绪,全都与她无关!

    自始至终,上官灵秀心中充斥的就只有一种感觉。

    甜蜜!

    在遭遇刺杀的那一刻。

    在云扬揽住自己的腰身,纵身飞跃出窗口的那一刻。

    她清晰地感觉到,云扬的呼吸,心跳,云扬的温度……

    于是,她心头的甜蜜感一路攀升,攀升到了极限!

    以至于,她甚至隐隐感激这些来刺杀的刺客!

    于上官灵秀而言,当真是不在乎天长地久,曾经拥有,一瞬间的拥有便已经足够!

    我本想,拥有一份平平淡淡的经历,埋藏在心底,然后,就算是最终什么也得不到,但,这份平淡,却能在无尽的岁月里,给自己以慰藉。

    漫漫长夜,寂寂人生,每一次想起,也都还能记得,自己还有这种青春的时刻,还曾经拥有过这种萌动的感情。

    但她想不到,此刻出现的这一刻,居然是带给了自己一份终生难忘的、惊天动地的遭遇!

    一份关于生与死的爱情!

    是以下了墙头之后,上官灵秀立即站到了死角位置,进而做出了一个的决定。

    我已经满足了。

    我不会拖累他。

    若是有人要来抓我作胁,我便当即时自杀,避免成为云扬的负累。

    同样的,若是有人来利用我吸引他的注意力,分散他的心神,我也要即时自杀,避免出现对云扬不利局势的一切可能性!

    剩下的,就只有在这里看着。

    我的修为帮不了他,加入战局,只能为他添乱。只能看着。

    看着我心爱的男人浴血奋战,他胜,我们安全离去;援军来,我们共同离开;若是他不幸败了,我保留一击之力,或者能为他搏出一条生路。

    若最终无幸……仍旧不过是一起死一起上路而已,至多也就是如此而已。

    是故她一直全神贯注地观视着云扬便如一颗钉子一般钉在自己面前的动作,便如坚固的崇山峻岭,将杀手们好似狂涛海浪一般的攻击悉数抵挡,无有遗漏。

    所以说,上官灵秀全程她都没有半点害怕,没有一丝恐惧,有的就只有幸福。

    “其实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不过是如今天这样做一个男人背后的女人!”

    “或许我自己奋战下去,也能创造出属于我们女人的辉煌与传奇,我自信能够做得到。但是……在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荣耀和辉煌,与他相比全都不值一提,纵使是痴愚执迷,吾心不悔?!?br />
    看着云扬气喘吁吁,看着云扬浴血奋战,上官灵秀的心未尝不痛,但心境始终平静如恒,波澜不兴。

    生死陪你,不弃不离!

    此时此刻,看到黑衣首领纵身而起的一刻,上官灵秀甚至都没有考虑,总之就是在黑衣首领发动突袭的瞬间,亦随之而动,高挑的身姿迎风而起。

    上官灵秀做出此等应变原因很简单,在她看来,此刻的云扬并没有察觉那黑衣首领的来袭动作,或者应该说,他身体出了某种问题,这一刻,连最基本的移动都显得很僵硬。

    所以她,必须顶上,为云扬争取一点点的缓冲余地!

    一点点就好,竭尽所能,用生命尽力争??!

    黑衣首领的速度如同雷霆电闪,快到言语难以形容的地步,而上官灵秀的速度,却也是发挥到了她自己的毕生巅峰!

    娇躯在空中沿道一道笔直的轨迹,一往无回的冲了过去,手中剑闪烁着寒光,手臂直直前伸,剑尖上,犹自爆发出来罡气闪烁。

    以上官灵秀现在还没有臻至天境的修为,能够施展出这般罡气流溢的一招,已经是令人惊异之极的精彩演绎,便说其超越修为极限的越限之作也是丝毫不为过。

    然而这样的表现,对于黑衣蒙面首领来说,却仍是不值一提的。

    他一眼就判断出来,上官灵秀所施展的越限一招,虽然气势无两,不惜玉石俱焚,然而其所能取得最大效果,至多也不过就能阻止自己半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或者,还不到半息的时间!

    所谓不自量力螳臂当车都不足以相容,该当用蚍蜉撼树来比喻才较为恰当!

    但他不知道的是,上官灵秀的所求从来就不是要拦阻他太多时间。

    她要求的,就只需要一眨眼、一瞬间的缓冲时间,也就足够了!

    足够令云扬反应过来,进而抵御、反击,乃至逃走。

    只要能够争取到那一点的缓冲时间,让云扬反应过来,不管云扬选择如何,上官灵秀都感觉自己死而无憾!

    两边,尽都如两道流光越空,在空中高速接近。黑衣首领看着上官灵秀那平静得几乎是没有表情的绝世姿容,那坚决到了无可挽回的眼神,心中乍然一声叹息。

    这样一个绝世美女,就要陨灭在自己的剑下!

    而且还是以一种支离破碎惨不忍睹的惨烈方式,实在是一桩憾事!

    此际,两人手中的宝剑已经到了碰撞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