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一念及此,自然就是想到就做,放手干起来看!

    刀光一起,居然将对面七八个人一起圈了进来。

    众杀手顿时感觉压力倍增,也只能咬牙加了几把力气,狠狠上前。狭路相逢勇者胜。

    既然你云扬拼命,那么正中下怀。

    但是下一刻,让众杀手骇然的是……这货莫非是回光返照了?力气居然越来越大,一刀比一刀重。

    这可毁了。众杀手只好苦苦支撑,心中只是一个劲儿的叫苦。只盼着这货这股劲儿赶紧过去。

    在一片狂涛骇浪一般的攻击之中,摇摇欲坠的云扬突然间仰天嘶吼,手中刀骤然绽放骇人光芒!

    一片无以形容的璀璨刀芒,陡然间扩散而出。

    当当当……

    接连七八声兵器撞击的巨响,周遭所有围攻他的人手,只感觉如被一位天神拿着开山巨斧劈过来,那几乎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让众人无一例外尽数踉跄着退出几步,战圈至此,竟是猛然扩大,破绽亦随之显现。

    云扬一声长啸,内中充满了决绝的味道。

    “他要突围!”

    黑衣首领眼光闪烁:“所有人都有了,全都给我压上去!”

    除了黑衣蒙面人的首领之外,包括副手在内,连断了手的那个也一样,悉数冲了上去,强势拦截云扬!

    副手之前被狂骂一顿,实在不好意思再待在首领身边了,那鄙视的目光让他感觉,自己真的好像就是一头猪!

    我是猪吗?

    我不是,绝对不是!

    所以我还是上去战斗吧。

    面对这种目光,实在是……特么的,回去我就告诉我姐夫,你不想跟我一组,我他么的还懒得跟你丫的一组呢!

    观战的四个人加入战圈,云扬所承受的压力陡然增加,数以倍计,显现之破绽瞬时弥合。

    云扬此际的喘息声如同风箱一般,似乎下一刻,连自己的肺叶都能喷出来一般的艰难,竭力的支撑着……

    众位杀手眼见于此,更加的气势如虹起来。

    “再加一把劲!就完事了!”副手高声大喝。

    他不喊还好。

    这一喊,几乎所有的杀手都是下意识地翻了一个白眼。

    这句话,一直就是你在喊好么。

    一直到现在,大哥你喊了得有四十多遍了吧!

    再加一把劲?

    加你姐的劲儿??!

    哪里还有劲!

    真特么的……你以为都像你?

    刚才下去休息了这么长时间……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么多杀手倾力围攻之下,云扬的状况似乎是越来越不堪,不但身子摇摇晃晃,脸色苍白如纸,大汗淋漓,湿透重裳,却还在竭力支撑,勉强维系。

    当当当当的密集声音,便如是打铁一般。

    云扬当前的状态又与之前不同,相比较于之前的故作之态,现在仅有一半是装出来的,另一半,甚至是一多半,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精疲力竭氛围了。

    此种状态看似违背常理,便是于单纯的状态描述之说都是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的,然而云扬的状态却当真就是如此,云扬此际体内的元气仍旧是生生不息,奔腾呼啸,单从玄气角度而言,绝无匮乏之虑,就算再持续三天三夜,多半也没有消耗殆尽的可能,这就是所谓状态万全的一部分。

    可是战力之综合体现非止于玄气修为一项,还有个人战技应用,战略战术发挥,以及……体力的耗损,综合以上全部,才是个人战力的极致。

    云扬的玄气,自身招法路数,技战术应对全部游刃有余,可最后一项,也就是体力,呈现了不支之状,毕竟是遭遇了一连串的强猛碰撞,面对如斯硬行撞击的战斗氛围,对人的体力消耗之巨大,本就是超乎想象的剧烈。

    纵然有生生不息神功为依凭,仍旧要渐渐的消耗不起,力有未逮。

    当然,这不是生生不息神功不够强,只是云扬在此功法上的修行仍旧太浅,未臻至足够高的层次,如此而已,又或者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人力有时穷吧!

    双方鏖战持续,为首的黑衣蒙面人一直都在关注云扬的一举一动,留意其每一点细枝末节,眼看着云扬不支的状态越来越明显,随着这个状态的持续,距离他发出决定性一击的时刻也就越来越近了!

    他的眼中开始散发出是嗜血的光芒。

    对面,上官灵秀一直在注意着这位一直未出手的杀手。此刻,秀眸中也是一片冰冷,全身玄气,也早已经尽数提升了起来。

    可是,已经准备好随时出手,发动绝杀一击的黑衣人首领,眼睛蓦然往外一鼓,尽是差点儿突出眼眶。

    因为,他看到惊讶至极的变故,这份惊讶,甚至令到他的身体都因之抖动了一下。

    就好像是一个人在深沉的睡梦中猛然痉挛了一下那样子。

    触目所及,云扬原本已经精疲力尽,估计云扬本人都要认为自己坚持不下去的微妙时刻……云扬的身体里面,似乎莫名地爆发出来一股活力,令到云扬重复战力的活力。

    在那一时间,作为直接当事人的云扬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骨头,四肢百骼,仿佛尽都经历了好似错位了一下的感觉。

    亦是在那瞬间,自他的身上,乍然爆发出一阵蒙蒙光芒。

    那层光芒,一闪而逝,历时极暂,若非在场所有人尽都全神关注的注意云扬,当真未必会留意到。

    下一刻,所有人都惊见一幕更加诡异的画面——云扬浑身上下如浆涌动的汗水,竟是变成了黑色。

    就好像是……正打架呢,突然从身体里面钻出来一股泥浆!

    一股泥石流!

    嗯,不止一股泥石流,应该是无数泥石流,瞬时间就糊满了全身!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在场的所有黑衣人,这一刻集体的呆滞了!

    因为所有黑衣杀手都拥有天境以上的修为实力,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修行行家,所有人都知道云扬当前这是个什么状态!

    正在生死之战呢,你居然洗经伐髓了?这是什么节奏?

    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一众黑衣人集体懵逼,愣然瞬时,殊不知云扬对于自己当前的状态也很意外。

    不过他可是比一众黑衣人更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这并不是洗经伐髓……而是……自己的身体内部发生了一些自己有点明白,更多却又是不明白的惊人改变!

    窍穴!

    在天玄大陆修者的认知范畴中,人身隐有九窍,能通九窍者,乃为不世天才,隽世之才。

    只是这点于云扬早已不是很在意,因为云扬早就已经九窍全通。

    所以他一直都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的资质已臻顶级,禀赋一途于自己再无提升之余地。

    可是……就在刚才那一瞬,他的身体在经历无限次极限,无限次透支之后……毫无征兆的,莫名其妙的……再开了两窍!

    是的,就是在九窍之外,再开了两窍!

    察觉这一变故的一刻,云扬震惊得刀法都要散乱了!

    ……………………

    <还有一更,稍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