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首那人哼了一声,道:“我们的目的乃是在于击杀云扬,与上官灵秀何干?这一点,你不明白?!”

    副手怒道:“这一点,我比你清楚,但现在的情况是仅凭武力一时半刻之间拿不下云扬,但以上官灵秀为威迫,怎地也会加快进度!”

    为首那人轻轻叹了口气,看到副手愤怒的目光,情知不解释一番是不行了。

    “现在情势明显,上官灵秀知道自己跑不了,同时她也不想跑,因为她知道她一动,无论是否能够脱身,都会令到云扬心神受到影响,纵使当真一时脱身了,云扬也不敢保证她就一定安全,从而悬着一颗心。是不是这个道理?”

    “对?!?br />
    “既然上官灵秀跑不了,云扬要将她留在自己的视线范畴之内才安心,那么她留在这里,反而才是真正让云扬走不了的最主要原因!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首领恨铁不成钢:“你以为,以云扬的修为,他就真的全无突围之法么?我敢断言,他若是有心想走的话,最多也就是付出一点轻伤的代价,随时都可以脱身而去,对于我此说,你有疑问吗?!”

    “这……”

    副手能够臻至道境层次,自然不是傻瓜,如何看不出来,当前十几人围攻云扬一人,却一直打到现在才让云扬稍落下风,对方若是想要突围,肯定是早就走了。

    换言之,此地必然有他无法舍去的物事,而当前唯一难舍的,莫过于上官灵秀

    “你攻击上官灵秀,想要起到什么作用?想让云扬意识到,分散心神最终只有一死,一人死总好过两个人一起死,从而立即决意突围,若是当真如此你拦得住吗?”首领问道。

    “这……他不会不管吧?”

    “将心比心,换做是你,你若是能够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之下,自然会尽力周全?;つ闵肀叩娜?,但是连你自己也落到垂危必死的情况下呢?你还会不遗余力的?;っ??”首领怒道:“你就不能动动脑子,你的脑袋是摆设吗?!”

    副手恍然大悟:“所以上官灵秀不能走,也不能死,只能在这里。而只要她走不了,云扬暂时就不会突围,是么?”

    “为什么这么明显的状况,你非得还要宣之于口?!”

    “但我们抓住上官灵秀要挟呢?”

    “看来你真是猪??!尝听人说,站在风口浪尖上,猪也能飞起来,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首领怒道:“我们摆明了就是来杀云扬的,在这个关口若是抓住了上官灵秀,你猜云扬第一时间会怎么做?”

    副手咳嗽一声:“突围!只有他走了,才有以后营救上官灵秀的可能。但若是接受了要挟,那么两个人就只有死路一条?!?br />
    “不错看,若是我们去对付上官灵秀,以这个女子的脾气,在发现自己无法逃脱之后,甚至会果断自杀!到那时,你能拦得住云扬?”

    “额……”这还真有可能。

    “你这什么都清楚了,还要问么?”首领眼睛看着战圈:“我现在真的不想再搭理你了?!?br />
    “您不主张针对上官灵秀的意图我明白?!备笔痔究谄?,但随即又想起一个新的问题,道:“但是,上官灵秀为何不主动离开,她可以逃走啊,只要她一走,云扬不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么?”

    首领为之气结,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了自己副手一眼,道:“她要是能走,走得掉会不走吗?她要是真想走你会放她走么?”

    “她明知道自己走不了,所以才会在那边站着,并不参加这场超出她能力应对范畴的战斗,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应变能力。这个女子分明是在等,与云扬一样的心思。云扬死了,她也活不下去。但若是援兵来了,两个人就都能活下去!”

    “这是一个极端聪明,异常睿智,更兼非常刚烈的女子,所谓要挟,所谓投鼠忌器,在这两人身上,都不适用!目前的情况,就是最好的情况,你懂么?”

    “额……”

    副手翻翻白眼,发现自己当真很猪很白痴,却又很不服气,挖空心思的找了个话头:“既然对方有援兵……那你为何不尽快出手入战,尽速了结此役???”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长长叹了口气:“我回去一定要换个副手。实在不行我就申请调到另一组去……我真特么是够了,他怎么有你这样一个小舅子,猪就是猪,修为再高的猪还是猪……哎!”

    一声叹息之余,竟是说不出道不尽的郁闷。

    你可以蠢,你可以笨,但怎么能够蠢笨到如斯地步好的伐!

    真正是无语至极!

    那副手半晌没说出话,实则他心底犹有一句吐槽没敢出口:你丫的知不知道我姐夫是谁,我要是猪猪,我姐是啥,我姐夫睡了啥?!就你丫的这头脑还敢说我猪我蠢我笨,你能好多少?!

    那边,云扬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大汗淋漓气息不匀。

    正如这为首的黑衣人所说,云扬想走,早就可以离去。但是,他不能走。

    他走了,上官灵秀就完了。

    云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丢下上官灵秀自己逃命。

    尤其是云扬有信心可以支撑到援手赶至,毕竟这一路上,自己留下的消息线索,也是很不少的,相信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援兵也就来了。

    只是这一点,不但云扬知道,这些黑衣蒙面人同样知道,所以他们只会更加拼命。

    可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云扬的玄气供给,竟是源源不断的,按常理推断,面对这样高频密,倍受压制的攻势,云扬的玄气早就该被耗干了,甚至就算云扬颇有保留,已臻道境三四重,甚至五六重的高手,也该被耗干了才是!

    但云扬偏偏就坚持住了。

    这一点,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而云扬不仅坚持住了,偶尔还能抽空反击,对这些刺客造成相当伤害,这就更加令人难以置信了。

    虽然眼见着云扬越来越显疲倦,满眼尽是大汗淋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有脸色也都变得不好看之极,可是刺客们身上的伤口却也是同样越来越多。

    同样都是越来越疲倦,大家毕竟都是血肉之躯!

    云扬手中之刀,不断在一个个黑衣刺客身上留下一道道细细的血口子。

    非是云扬不想形成进一步的伤害,实在是因为留给他的空档,就只能造成这种程度的伤损,但凡用力大了,就会让自己陷入难以回收的恶劣境地。

    只不过一旦得到这般创伤对手的机会,云扬仍旧是每一次都不放过。

    前前后后,只要出手伤人,必定是以一记妙到毫巅的刀招完成。

    …………

    <犹豫好久,本不想写这章,看了不少章节评论,但,没有人意识到。

    本章,也算是我对那些“你走,别管我!”“放下枪,否则我杀了他”……等狗血情节的一次吐槽吧,受不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