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都是哪的人?隶属于那方势力?!”云扬心中在疑惑着,不断猜测评估着。

    在这次遇袭过程中,自始至终,上官灵秀一直都被云扬带着,飞来飞去,从楼上跃下,空中鏖战,冲上墙头,一直到此刻从墙头落下,乃至平稳落地后窥见云扬面色的异常。

    上官灵秀全程就只说了一句话:“你俩去云府报讯!”

    面对这般级数的战斗氛围,自己的两个护卫掺和进来,只有送死一条路,再来就是累赘,绝无任何有益帮助!

    那还不如去报讯。

    之后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仍旧只做一件事:静心,运功,提气,轻身。

    她令到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减少份量,随同云扬辗转腾挪,让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棵草,一片云。

    云扬让自己怎么动,她就怎么动。

    务求不给云扬造成半点麻烦,更兼没有任何一点声音发出。

    她没有说什么:“放下我,你自己走吧?!被蛘咚怠氨鸸芪摇敝钊绱死嗟幕?。

    因为她清晰地知道,那些都是废话,但凡自己多说出一句这样的话,那么只是一个字,都可能会令到云扬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自己这边。

    光是这一点,就有可能导致最恶劣的后果。

    那样的话,非但不会让云扬放下自己,反而对云扬这样的强者,乃是一种侮辱!

    更令其状况更为堪虞!

    整个过程下来,她就只是竭尽所能地让自己的身体再轻一些,再轻一些……

    尽最大可能不令云扬增加半点已有之外的负担。

    咻咻咻……

    几道黑影又再度追袭而至,跟着他们几乎是脚前脚后地又有一连串黑影赶到,足足十一个人,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团团围住了云扬与上官灵秀。

    云扬在对方合围之前,拼着损耗元气,猛然杀出,天意刀法两招四式全力出击,如同一条怒龙,猛然间带着璀璨的光芒冲了出去。

    对方立足未稳。

    这是最佳时机。

    两声惨叫,两个人被云扬大卸八块,缺口出现。

    云扬正要一冲而出,突然间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忽的一声,居然在云扬面前直接横亘出一道灿烂银河一般的剑光!

    云扬若是强闯,只会一头撞进这剑网之中。

    云扬收刀,环身一扫,护住自身,后退。

    那光影轰然下压。

    抓住云扬后退的时候,居然疯狂的一阵大开大合的强猛攻击。

    云扬大喝一声,长刀一刀刀的劈出。

    当当当……

    接连十几声震耳欲聋的撞击之后,双方同时一声闷哼,各自退后。

    一个黑衣蒙面人飘然落在身前,显然,这个人,便是一直没有出现的为首者!

    云扬横刀,目光冰冷的看着对方,暗暗运气调息。

    “盛名之下并无虚士,云公子果然是名不虚传,当真了得!”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声音沙哑,眼神中闪动着愤恨的光芒。

    此次行动彼方共计出动了十六个弟兄,前来围剿云扬。

    初初犹觉是牛刀杀鸡,合该手到擒来,易如反掌,不意这边才刚刚将对方从楼上逼下来,就死了五个人!

    这个云公子竟然是如此硬扎的狠角色,实力之强,应变之速,杀性之烈尽都远超预期!

    云扬仅止于轻声一哼,并没有反唇相讥,此际的他正自努力运功,生生不息神功全速催动运转,清晰地感受自身丹田玄气渐次恢复,之前的损耗急速回复,如何肯搭理那黑衣蒙面人的话,泄了这口高速运转的元气。

    那人之前与云扬接连硬拼,在云扬势大力沉的反扑之下,却也是心跳气促,借着一句话,喘息了几口,更有让一众属下喘息了一下,摆好了阵型,构建下一波围杀格局,可是见到云扬的反应,久经战阵的他情知不能再拖延,一挥手:“大家出手,送云公子上路!”

    话音未落,周遭十个人同时出手夹击!

    反而是那黑衣蒙面首领独自一人站在一边,目光闪动不定。

    显然他的盘算是以十人围攻之势,逼出云扬的破绽,一击必杀,一击绝杀!

    嗯,还有那棋谱,上头指定要获取到的物事,不容错过!

    不用云扬吩咐,上官灵秀自主后退三丈,后背靠在墙上,手中早已掣出一口寒光闪烁的短剑,一双明眸眨也不眨的关注场中动静。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要坚持留在云扬身边,不单不能成之为助力,只能反过来为他增加无数的麻烦和掣肘。

    所以毫不犹疑的退后,远离他之周遭,才是当前最正确的选择!

    更有甚者,多了自己在这墙根站着,若然有强敌从这个方向发动突击,自己也有机会先一步察觉。只要自己发觉,哪怕下一刻便死,总也能提醒云扬一声,助其多添一分生机。

    云扬紫衣飘逸依旧,掌中寒光闪烁亦依旧。

    无数的天地元气,向着这边疯狂的聚拢过来。

    对方合共十一位高手,其中还有道境修者两位。

    凭这样的阵容,击杀自己完全不在话下!

    若非自己机缘巧合的一关门,争取到了缓冲余地,早在楼上便已经凶险万状,局势恶劣更甚。

    这一刻,云扬的心反而清冷异常,如冰如雪。

    除了眼前即将到来的连绵搏杀,再也顾不到其他。

    生死关头,他竭尽所能的催动生生不息神功,精纯的玄气,在全身经脉之中奔腾不息的呼啸涌动。

    值此危急关头,自己能够倚仗的,就只有自己的功法。

    生生不息神功,拥有比所有人都快得多的回气速度,这便是自己于此役的最大优势。

    他的眼睛并没有太关注四周来袭的敌人,反而将绝大多数的注意力聚焦在自己手中刀的刀尖之上,意志凝聚,精气神,高度合一!

    这是云扬战斗以来,第一次晋入这等境界。

    之前诸多战事,遭遇的敌人境界没有这么高,当然也有经历比现在还要更加危险的时候,但自己的境界却从来没有达到现在这等高度。

    而此时此刻在,在这等四面皆是敌人,遍布恐怖刺杀的氛围中,身处极端劣境的云扬却突然晋入了这个境界。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脚下大地,在不断地延伸,不断的延伸出去。

    思维中唯有满满的空明琉透;仿佛大千世界尽都在自己的感知之中!

    这是一种奇妙至极的感受!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