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知道现在逍遥王权倾朝野,乃是皇帝陛下最信任,最器重的人。

    而云扬却是逍遥王唯一的儿子。

    只要云扬支持自己……

    就能够得到逍遥王的善意,到时候逍遥王只需要在父皇面前相助一句话,这太子之位……将不再是难以至及的奢望!

    云扬看着三皇子身后的两个人,眼中闪过一丝森然的杀机,淡淡道:“三皇子想要见个面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喝酒就不必了?!?br />
    三皇子愕然,自己身为皇子之尊,如此低姿态前来,居然喝酒都不让喝?

    只听见云扬似笑非笑的说道:“一来,我这酒贵得很,三皇子你未必喝得起,二来嘛,我只跟朋友喝酒,三皇子恰好不是我的朋友,之前,现在和以后,都不会是!”

    这句话的难听程度简直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

    三皇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变得很难看。

    他身后两个人亦随之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云扬!你大胆!你竟敢对三皇子殿下无礼?”

    三皇子一摆手,止住了两个人;随即森冷的嘿然道:“哦?原来云公子的酒竟是这般的不好喝!然而我固然与云公子相交无多,称不上朋友,但不知,在这玉唐帝国,还有什么酒,竟是云公子喝得起,而本皇子却喝不起的?”

    这句话,摆明就是包藏祸心,要落云扬口舌把柄。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玉唐帝国整个都是玉唐皇室所有,更别说现如今玉唐破四国合围战局,声威大振,只要云扬一个回答不慎,藐视亵渎皇室尊严,以下犯上的罪名是万万跑不了的!

    云扬翻了个白眼,嘿嘿笑道:“三皇子殿下,这个世界上的好东西很多很多。不但有太多太多是你没有见过的;更有太多是你这一生都无能拥有的。虽然那些的的确确是好东西?!?br />
    三皇子深深吸气,死死的看着云扬:“云扬,你这话什么意思,何妨说得再明白一点!”

    云扬淡淡道:“就比如我这酒……你就确实是喝不起,更加受不起。不过呢,虽然你喝不起这酒……但你还是有一个很大优点的?!?br />
    三皇子冷笑道:“哦?想不到本皇子在云公子眼中,竟然还有优点?”

    云扬认真的点头,微笑道:“谁也不会什么也不是,三皇子也是如此……三皇子养狗养得真是不错,云某自叹不如,一辈子也是比不上你的?!?br />
    “养狗?”三皇子哼了一声,眯起眼睛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身后的两个人,脸色已经涨得通红。眼中闪着恶毒的神色。

    云扬缓缓长身站起,看着三皇子身后的两个人,淡淡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三皇子都没看到你身后那两条张牙舞爪的恶狗么;养得这般胆大包天的恶狗不说傲视群伦,也可称罕见至极了?!?br />
    这两人刚才站出来指责云扬,云扬连理都没理,到现在才将两人揪出来。

    跟在三皇子身后的那两个人,正是三皇子所谓济贫救困计划的策划者和实施者;甚至那些所谓的流氓地痞盗匪,也全都源自他们两人的指示。

    一个谋划者,一个实施者。这两个人,正是罪魁祸首!

    云扬此来飘香楼的主旨,三皇子犹在其次,主要就是要找这两人算账。

    不仅要杀之后快,而且还要在三皇子面前杀!

    这就是云扬的坚持,矢志不移。

    两人中一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此际早已经气得浑身颤抖,切齿道:“云扬,你自以为是云王世子,这般的欺人太甚,可知天理公道,非强权能移!”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却半点不曾理会他,而是继续刚才的话尾,看着三皇子说道:“三皇子殿下,你知道什么样的狗才会这般的胆大包天,不待主人出声,便即张牙舞爪,四处乱吠吗?”

    三皇子额头上青筋蹦蹦直跳,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人被云扬欺负了,然后自己大度前来,做出高姿态释出善意,本想是结下一份善缘,化干戈为玉帛……

    结果云扬居然丝毫不按套路出牌,不给自己面子不得止,更是毫无忌惮的给自己一顿骂!

    红口白牙,兜头兜面的一顿抽!

    这简直是在拍着自己的脸,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过来!

    毫不留情,毫无余地。

    “毫无疑问,只有疯狗,才会这般胆大包天,到处乱吠?!痹蒲锶险娴厮档溃骸耙参ㄓ蟹韫?,才会什么人都敢咬,就连对上老虎它也敢冲上去叫几声,因为其无所畏惧?!?br />
    “可是养这样的疯狗,风险实在太大,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将自己咬死?!?br />
    云扬看也不看那两人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羞辱到了极致的脸色,只是看着三皇子,轻声的,温和的说道:“这样的疯狗,应该早些打死才好。三皇子,我这可是为了你着想,良言虽是逆耳,却于行有益?!?br />
    三皇子身后,那虬髯大汉两眼中血光闪烁,咻咻喘气,大吼一声:“云扬,士可杀不可辱!你……”

    云扬霍然转头,森然道:“士可杀?真的么?”

    那大汉只感觉一股尸山血海一般的凶煞之气扑面而来,一时间连呼吸也憋住了,一种极致的恐惧瞬时间充斥心间,忍不住退后一步,亡魂皆冒,未尽之言也直接遏住了。

    噗!

    云扬上前一步,脚步声,如同大锤一般,狠狠地砸在对面两人心头,淡淡道:“原来士可杀!不错不错!”

    突然间一手闪电般伸出,早已抓住那虬髯大汉的脖子,淡淡道:“难怪在我面前尤敢狂吠,原来有天境修为在身,不错不错,当真不错!”

    他胳膊一收,径自将这人直接掐住脖子提到自己面前,温和的道:“这可是你自己说……士可杀的哦……我尊重你的意思,我不骂你,只杀你就是?!?br />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轻响,这虬髯大汉的脑袋随着云扬手掌过处,就此不见了。

    面前就只留下了一具没有了头的尸体。

    云扬信手一掌,居然直接将那大汉的脑袋拍进了胸腔。

    那细微的爆裂声,正是那颈椎脊椎纷碎的声响。

    那大汉无头的身躯摇晃了一下,随即呼的一下子倒在地上;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那面白无须的中年人眼中露出极端的恐惧之色,转身就走。

    云扬呵呵一笑,道:“他说的,士可杀,两人同来,岂可一人独走?!?br />
    随即一脚飞出,明明隔着足有一丈空间,却一脚实打实地踹在那人的后心。

    那人惨叫一声,身子恍如中邪一般在原地跳起,随即又烂泥一般地委顿在地,没有了呼吸。

    三皇子呼吸一下子窒住。

    他鼓着眼睛,看了看云扬,又低头看了看两具尸体,然后再抬头看着云扬,兀自满眼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终于流露出来一丝恐惧,脸色煞白,身子控制不住的哆嗦起来,颤声道:“云……云扬……你……你竟然敢……竟然敢当众杀人!”

    云扬和煦的问道:“三皇子殿下,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杀他们么?”

    三皇子恨极的咬牙道:“你无法无天,目无王法,欺君罔上……你……你等着!”

    云扬冷淡的笑了笑:“好好好,我等着就是,三皇子殿下这便回宫去告状吧。相信你会知道我为什么杀他们的……”

    他抬起头,看着三皇子的脸,伸出手,拍了拍三皇子的肩头,轻声的道:“你还小,有些事……”

    云扬的手停在了半空。

    因为他清晰地看到,在三皇子的脚下,多出了一滩水渍,貌似还在不断地扩大。

    同时一股莫名的骚味,蔓延出来。

    他一伸手,三皇子以为云扬要杀自己,直接吓尿了。

    ………………

    <今天也一章吧;明天开始多码字,后天爆发。争取多爆些;不过,与月票无关哦,突然想起双倍,不要认为我爆发求票哦,咱们爆发,只为补欠,与其他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