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一国皇子,却行如此宵小勾当,岂不令人寒心?今日,我既定目标有两个,一个是在太子府走上一圈,做点事儿出来;另一个便是要将三皇子这些爪牙全部打掉!”

    云扬露齿一笑:“此际抢一个房间,不过先恶心恶心他们而已。这只是一个开头,就只是一个开头,正菜还没上呢……来来来,喝酒喝酒,咱们这会的当务之急只有喝酒谈心,其他的都是后话?!?br />
    上官灵秀嫣然一笑,心道,我猜的果然没错,他当真是另有目的,堂堂云尊,哪里会这般胡闹,个中另蕴深意才是情理中事。

    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轻声道:“若是可以的话,最好就将这位三皇子打的直接没有觊觎皇位的心思……将他的倚仗全部打掉,一劳永逸,再无后患?!?br />
    云扬苦笑一声:“我何尝不想如此,一劳永逸,再无后患,可惜不行啊,咱们可不就只得这一位皇子。这一把打是肯定要打的,而且要打得足够狠,却要保留其一部分实力,让他无法再兴风作浪不假,却已然是贼心仍旧不死?!?br />
    “我还要留着他,做一块合格的磨刀石;就这么一把将他彻底打死,岂不少了废物利用的余地?包括太子与四皇子,还有那几个没有长成却已经具备了野心的皇子,全都是……可堪一用的磨刀石,若是不能物尽其用,岂不便宜了他们,皇室供他们锦衣玉食,偌大权柄,竟无一丝回报,岂非不当人子?!”

    上官灵秀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

    云扬这番话听来似乎可笑,然后内蕴深意,上官灵秀听得分明,本来是不当笑的,可是云扬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做出挤眉弄眼德行,却是让人忍俊不止,无奈破颜一笑。

    “其实今天我找你还有一件事……”上官灵秀美目看在云扬脸上,欲言又止,眼底深情一闪而过,被她强行克制的收了起来。

    “什么事尽管说,吞吞吐吐可不是灵秀姐你的风格?!痹蒲镂实?。

    “老太君……”上官灵秀眼中有悲伤之色:“老太君支撑将门这些年心力交瘁,如今已至是油尽灯枯,寿元将尽的地步……我不想老人家就此辞世……可我又找不到延命之法?!?br />
    云扬沉默了一下。

    寿元将尽。

    这本上个人之命数,难以逆转的定数。

    纵使强如凤弦歌,又有云扬这位云尊,独孤愁凌霄醉天问这等朋友,但对于这种大限将至的状况,难得有好办法转圜。

    上官灵秀又能有什么好办法?!

    逆天改命,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官灵秀见到云扬沉默,不由得心中一沉,眼圈顿时就红了,颤声道:“我知道……我知道方老太尉的身子,原本也已经是……寿元耗尽,情况比老太君还要更甚,是你将他的身体维持了下来,所以我也想……请你,请你务必要帮帮忙?!?br />
    她的眼睛,近乎哀求地聚焦在云扬的脸上。

    云扬沉吟了一下,轻声解释道:“灵秀姐,此事非是我推脱,实在是因为老太君,与方老太尉又或者秋老元帅的状况殊异。两位老将军状况堪虞,主因是往昔在战场厮杀,亏空了大量气血;及至如今,气血两亏,自然难以为继。而我的功法,最擅气血重生之道,以我之元气充盈于两位老大人之身,这才转危为安,最重要的一点,两位老大人并非当真是寿元到头,所以我才能够顺利延续他们生命一段时间,非是说我当真可以逆生改死,延长寿元?!?br />
    “然而老太君的状况却非是这般,以我所知,老太君虽然也擅武道,却少有征战,身体更无多少创伤,然而这些年以来,父母丈夫儿女一直到孙儿重孙……不断地有人战死疆场的噩耗传回……却令老太君承受了一次又一次,太多太多的心灵打击,常人受损虚耗是气血,如老太君这般,耗费的却是心血!”

    “老太君的心血当真熬干了??!”

    云扬叹了两口气,道:“事实上,我前几次去上官府上,曾经多次查看老太君的身体状况;但今次灵秀姐开口,我无论如何都会再过去一次,尽力尝试一回,但究竟有没有效果,或者能够有多大效果,我不敢有保证?!?br />
    上官灵秀喜道:“只要你肯去就好,就好的?!?br />
    两人敲定此事,上官灵秀心中喜悦,开始劝酒,似乎在她心里,只要云扬去了,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云尊,九尊之智尊,本已经是玉唐人心中的神祗,无所不能,更兼上官灵秀太知道云扬的能人所不能,自然抱了太大太大的希望。

    云扬却是一阵苦笑。

    若是现在能够与绿绿恢复联系,那么老太君的事情,还真不算是多大事;说举手间就能搞定都不算夸张。

    但是现在的问题却是……没有恢复??!

    单凭着生生不息神功来梳理经脉的话,真的就只能像是云扬刚才所说的,顶多也就是延缓一段时间,等灌注到其体内的生生不息灵气耗尽,也就到头了。

    更有甚者,这种灌输模式虽然可以重复使用,可是一次比一次效果更差,维系时间更是愈来愈短,而云扬势必不能天天待在上官家。

    这才是关键问题所在,为难至极!

    就在这时,外面脚步声起,有人从楼梯拾阶而上,不疾不徐,向着这边走来。

    听脚步声,只有三个人。

    云扬看了上官灵秀一眼,两人不再说话,静待来人抵达。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

    一个和若春风,夹杂着丝丝笑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可是云公子在里面,小王特来相见?!?br />
    正是三皇子来了。

    云扬嘴角露出一个冷厉的笑容,声音懒洋洋的说道:“三皇子来了,可是要我云某从这里滚出去么?若有此心,不妨进来一试!”

    外面轻松的笑声丝毫未息,门亦随之而开,三皇子施施然地走了进来,哈哈笑道:“小王哪里敢让云兄从这里出去?只不过好久没有见面,特意前来与云兄喝上一杯;如何?”

    三皇子觉得自己已经是非常平易近人,礼贤下士了。

    他甚至确信,就算对面的云扬对自己再如何的没有好感,但自己都这么说了,坐下来聊一聊,喝杯酒还是可以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古来如此

    而只要让自己坐下来,自己进一步拉近关系,乃至就此建立交往也非难事。

    一切只需要一个最开始的契机而已,而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自己的几个属下被羞辱一顿,又算得了什么?纵使是被云扬杀几个也不过等闲事。

    这可是现如今炙手可热的逍遥王关系??!

    ………………

    <很无语,其实上官灵秀的请求不是这个……但我当时上了个厕所,回来死活想不起来自己想要写啥了。

    这种无语,简直是懊丧?。。?!

    我再仔细想想……要是想起来了就把这章修改掉……哎,年纪大了居然有这么善忘;不知不觉今年已经十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