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我?”云扬皱眉问道:“为何?”

    “我知道你的心思?!鄙瞎倭樾愕溃骸澳阄颐巧瞎偌易遄龅囊磺?,我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包括一开始的赠送功法,到后来的教导;现在更将他们送到宝儿身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上官家族?!?br />
    云扬呵呵一笑:“灵秀姐你是真的言重了,一切尽是因缘际会,我那有那么多的想法,尤其现在那六个孩子的到来,根本就是帮了我的大忙,怎么就成了我成就他们的呢,此言不通此言不通?!彼底?,就要将这个话题转过去。

    上官灵秀却不肯,认真道:“我说清楚明白是真的清楚明白。宝儿乃是皇帝陛下属意的孩子;而现在的太子倒行逆施,失尽人心……若是宝儿能够顺利长大,犹有几分能力,基本上,有些事情就是板上钉钉的?!?br />
    “真到了时候,我那六个自幼陪着宝儿一路成长起来的小朋友,自然就是他最信任最倚重的人,或者更应该说,是最早的一批班底…真要那样的话,上官将门就算想要衰落,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了?!?br />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世事无绝对,万一结果不如预期,又或者中途出了什么事情,现在将六个孩子接到这里,未必不是将上官将门捆到了一辆不可后退的战车上。当真万里有个一,你们上官将门……也就会面临比现在还要严峻的局面了?!?br />
    上官灵秀洒然一笑:“人生在世,有很多事都需要选择,是需要站队的。想要什么都不付出,就什么都得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场人生赌局,直到目前为止,我们仍旧占据优势,就算当真有个万一,彼时状况未如预期,但不管情况怎么发展,但我上官家族,起码还有六根顶梁柱,怎么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差?!?br />
    云扬也只能点头:“这倒是实话,的确如此?!?br />
    两人默默地前行,身后的护卫远远地跟着,并无人敢打扰。

    “其实只要他们尽快成长起来,你也能尽早放下上官家族的诸多事情,解开你绑在自己身上的枷锁,那些重担,担在你身上实在太久太久了?!?br />
    云扬有感而发,轻声喟叹:“责任,该移交了就要移交;每一代人的责任,都将转嫁给自己的下一代人……而这种转嫁,对你来说,越早越好?!?br />
    云扬这番话,无疑是发自内心,真心替上官灵秀感慨,但却也止于字面上的意思,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可是这番话听在上官灵秀耳朵里,却分明是有了其他的含义。

    尽快的放下上官家族的所有事情?解开我自己绑在自己身上的枷锁?

    移交责任?

    转嫁责任?

    越快越好?

    上官灵秀不可避免的想多了,想了很多很多……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是觉得……我现在有些耽误自己青春了?

    所以才做出这样子安排了?帮我解决问题,让我再无牵挂负担?!

    还有……他说的越快越好,又是个什么意思?

    是不忍心看到我芳华虚度?

    还是……他等不及了?

    上官灵秀越想越感心头鹿撞,一张俏脸此际早已经变得通红,随着想的深入,连脖颈,耳根子也尽都红了起来。

    云扬眼看着自己一句心里话说出,不过片刻之间就令到素来英姿飒爽的铁血女将军,突然间变成了娇羞欲滴,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子。

    我这是心里话,大实话啊……怎么又撩到人家了?

    这是咋说的呢……

    云扬紧急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真的就只是心里话大实话,貌似没有什么问题啊……

    只听上官灵秀有些惆怅的叹口气,声音低沉道:“是啊,这份责任……我也想……尽快的转嫁啊……”

    她想到自己那几个侄儿距离能够勉强接过自己担子的年纪还差了几年,心情就禁不住的再次低落下来。

    几年啊。

    那可是几年??!

    自己现在就已经二十三了,再过几年,自己多大了?

    云扬现在多大?这几年中,心境岂能不会另有变化?

    那个计灵犀……怎么可能会放任这几年就这么白白过去?在这几年之中,只要对方前进一步……

    那么自己岂非是毫无希望了。

    总不能……以后嫁过去当妾吧?

    如此思来想去,上官灵秀心中又是一阵情绪低落,愁肠百转。

    回神之际惊觉云扬正自一脸诧异的看过来,上官灵秀不禁又是一阵气苦,莫说这家伙不解风情,就算是能够尽悉女儿心事,但是……自己现在又怎么可能迈出这一步呢?

    哎,其实若他能够永远的懵懵懂懂,不解风情,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最好在这方面再痴呆一些……那样最好!

    但想来想去,上官灵秀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异想天开,自以为是,只是痴人说梦。

    这位的真实身份,可是云尊,九尊智尊??!

    别人或者会真的不解风情,但是这位云尊,却又怎么可能真的什么都不懂?

    “云小弟,你若是左右无事,不如陪姐姐去小酌几杯如何?”上官灵秀干脆放下了一切心事;径自开口要求道,瞬时间便恢复了英姿飒爽的状态。

    既然之后的一切尽都无法把握,都属虚无缥缈,那便不如珍惜眼前,把握当下。

    为两人的相处多创造一些时间和条件。

    事在人为,未必无望,纵使最终仍旧失望,以后仍旧孤老终生,但生命之中,总也有一段可以值得回味的回忆,也是好的。

    “灵秀姐主动邀约,小弟求之不得!”云扬松了一口气,心道:“说到喝酒,这个没人比我更擅长了;只要是别聊感情,聊啥都行。江湖朝堂,咱都能给你聊出花儿来……”

    “走走走,人间苦闷莫如一醉方休?!鄙瞎倭樾闾究谄?。

    “当然当然!”云扬看着上官灵秀的脸色,感觉这位大姐的情绪似乎并是不高的样子。

    想必是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想要借着酒劲来跟自己说?

    又或者只是纯粹想要发泄一下心头苦闷?

    但不管是哪一样,云扬都感觉自己陪着喝这一顿酒义不容辞,该当一往无前。

    上官灵秀恢复了一贯的洒脱利落作风,大踏步地向前面走着,直奔天唐城最豪华的酒楼,飘香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