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态势,非是不容乐观,简直是要悲观的。

    云扬叹口气,心思急转。如何能运用有限的力量击杀两大绝世高手?

    “什么不足???”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云扬抬头循声看去。

    只见计灵犀一身白衣,如同天宫仙子突然从月亮中走了下来一般,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双美眸如同一泓秋水,看了过来。

    云扬的一颗心登时砰砰的跳起来。

    自从那日之后,也不知道是咋回事,总之他现在每次看到计灵犀,总感觉这丫头怎么这么美。而且这份美,犹自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也似。

    自己之前给她施的那种药分明还敷盖在脸上,但搭眼一看就只感觉到眼前人是那么的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难描难绘的那种美。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风致,端的是仙肌玉骨,宛如由身体之中不断涌现的仙气缭绕,超凡脱俗……

    纵使以云扬的定力,仍旧会感觉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想要干点不好的事情。

    此际再见这丫头美眸含情的看着自己,云扬心中哀嚎一声:“可算是要了老命了……”

    摸一摸就是半死……偏偏这么诱人……

    可这样的诱惑,又有谁可以抗拒?!

    “没你啥事儿?!?br />
    云扬本能地皱起了眉头,在当前这种心烦的时候,面对这等难以抗衡的诱惑,不禁愈发的有些心慌意乱了,下意识地端起来大哥的架子:“你这丫头怎地不好好休息,又跑出来干什么?”

    再不端起来大哥的架子,恐怕真被这小妞儿给迷晕了。

    计灵犀悄然地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怎地就又跑出来了?!这不过是趁着练功间隙来找你说说话。怎么,我现在连这点待遇都没有?”

    云扬状似语重心长的道:“灵犀啊,你可知道现在江湖异常的混乱,时时处处都可能有陷阱埋伏出现,修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落下的。你还年轻,还未见识到江湖险恶,乖,快回去练功吧?!?br />
    听罢云扬故作老成的口吻,计灵犀险些笑了出来,款款在他对面坐下,微笑道:“用不着那么要逞强的,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吧,或者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帮你参谋一二,总好过你一个人闭门造车?!?br />
    计灵犀这纯自然的坐下的动作,却似乎是夹杂着某种莫名的仙气,自她身上不停涌现。

    云扬眼睛一直,喉结上下动了两下,艰难道:“我觉得,我现在的年纪已经不小了?!?br />
    计灵犀眼睛一眯:“啥?你这话什么意思?”

    云扬咳嗽一声,道:“我就是觉得,我应该找个媳妇了……或者说,得有个女人了……”

    才刚说完这句话,云扬利马恨不得打自己十九个嘴巴子。

    怎么这句话一秃噜就出来了?

    就算心里这么想也不能这么说??!

    天了噜!

    这是云扬现在的心里话!

    这几天下来,云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就是计灵犀对自己的吸引力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抗拒!全面攻陷了自己之前心如止水的心境!

    每一次看到,总是心旌动荡,魂不守舍,甚至是魂牵梦萦,难以或忘。

    很想……摸一摸……抱一抱……亲一亲……然后……那啥……或者那啥……

    但是!

    但是!

    不行!

    不行??!

    只要一想到抱一抱付出的代价……摔飞辣么远,然后五脏翻覆,七窍流血,身负重创,等等等等吧,云扬还是能籍此按捺住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尘心。

    可是与此同时,云扬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春心动了;这次是真的动了。

    接连几天晚上,偶尔还有那种…咳咳的现象……

    甚至有一天早晨,满脸尽是懵逼地发现了被窝里黏糊糊的干巴了一大块……

    基于以上种种,云扬清楚的认识到,自己长大了,应该找个女人了……

    刚才貌似口花花的这些,还真是他真实的想法,之前一直都埋在心里,未曾当真宣之于口,这些话毕竟不是能够随便出口的东西。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计灵犀一过来,自己突然感觉今次所受到的吸引力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大得多,跟着就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一下,上下嘴唇一碰,就这么秃噜了出来。

    计灵犀巧笑嫣然,道:“想不到云公子竟然生出了成家立业的想法,那倒是真不容易,却不知道有没有心仪的对象了?”

    她微笑着,似乎是一点也不紧张;只是隐隐可见,上下牙齿似乎对在了一起一般,眼神中,更隐隐闪烁着寒光。

    老娘前几天刚跟你表白了,你没有回应也就罢了。现在居然想要找女人?

    你想干嘛?

    还有,你想找谁?!

    云扬干咳连连:“目前,貌似……还没有……吧……?”

    没有?

    居然说……没有?!

    这答案比想象中更可恨,没看到你眼前就有一个活色生香的吗?

    计灵犀笑得越发温柔,眼底深处寒光已经是快要压抑不下去了,咬着牙微笑道:“但云公子对于自己女人这方面,可有什么具体要求么?咱们自己人何妨一说,或者我可以为你想想办法,筹谋筹谋呢?!?br />
    她无限温柔的道:“你该当很知道,我的小姐妹们可是不少的,每一个都是大家闺秀,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要风仪有风仪,要气质有气质,就算是要文武双全,才貌俱佳也大有人在……”

    云扬对于计灵犀的这番论调直接懵圈了。

    他自己也在奇怪自己此际的心态。

    刚刚不是还在考虑怎么对付那俩人么?不是还在感叹自己手头人手不足,力有未逮吗?!

    怎么话题一拐,直接拐到十万八千里的完全不相干的地方去了……

    这是什么的神转折?!

    太他么的神奇了吧?!

    可是也不知道怎地,云扬竟然对计灵犀的话,近乎本能的思考起来。

    见他半天没说话,计灵犀不禁出声催促:“快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啥样的?怎么着也得有个方向啊?!?br />
    云扬干咳几声,喃喃道:“其实我也没太高的要求……只要是个女的就行……”

    计灵犀嘴里咯嘣一声,道:“没要求的才是最为难……还是要有些具体条件才好挑选?!?br />
    你面前分明就摆着一个天下第一等大美人晓得伐!

    你居然还……是个女的就行……

    你素不素要气死我??!

    素不素?!

    云扬又咳嗽一声,貌似很认真的思量了半晌,这才道:“这个伐,只要抱一抱亲一亲不被揍的……都行!比如上官……”

    砰!砰!砰!

    轰!

    云扬整个人手舞足蹈地飞了出去。

    砰!

    径自掉落在外面七八丈之外的院子里,身上哪哪都好好地,就只有小腹上多出了一个纤秀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