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哼了一声,眼中露出森然杀机,道:“原来当日九尊遇难之事的真相竟是如此,那么这两个人就更加不能留着了。九尊大人乃是我们玉唐帝国大英雄,他们谋害英雄,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亦须为此付出代价!”

    “我们玉唐人,一向以不能为九尊大人复仇而感到遗憾,现在既然有这等重大线索,那么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两人绳之以法,千刀万剐,凌迟分尸,挫骨扬灰!”

    “原本只因意气相投,这才愿助三位,现在大家有了共同的敌人,更该通力合作,助人助己!”

    三大尊者听得云扬这一席话,不禁同翻白眼,你以为就这么容易?

    还绳之以法云云,这真是无语了……

    这两个人哪一个是很容易被绳之以法的人?

    云扬站了起来,深深一礼:“还请三位尊者千万帮我一二,告知这两人的身份底细。以及藏身之处;我倾尽所有也一定要除掉这两个人,这两个我们共同的敌人!”

    “云公子,这两人的实力太高了……”雪尊者道:“真不是我们不愿意告诉你,事实上,我们比谁都希望这两个人赶紧死。但是……我若是告诉了你,却等于是送你去死啊,公子少年豪杰,光明坦途在前,何必一时意气,妄自招惹不可匹敌的大敌?!?br />
    云扬沉吟了半晌,沉声道:“看来若是不给三位一点底气,三位当真是难有斗志了,云某也就不再卖关子了,有件事情,三位或者知道,但却未必知道得很清楚?!?br />
    他压低了声音。

    三人同时感觉一阵紧张,情不自禁问道:“什么?”

    “相信三位知道凌霄醉与独孤愁现在就在天唐城?!痹蒲锷舻偷偷乃档溃骸暗欢喟氩恢?,这两人住在一起,虽只初识,却是顷刻如故……”

    三人闻言登时眼睛一亮:“若是有这两人帮兵助战,则是另外一回事?!?br />
    但随即便叹息道:“可是这两个人却又哪里是那么好调动得动的?”

    云扬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或者就应此理,相信三位知道。凌霄醉大哥跟四季楼可有过一段梁子的,还曾经欠下我一个大人情……若是由我请动他出手,针对目标又是四季楼中人,相信把握还是很大的……”

    三大尊者闻言再度齐齐猛抽一口冷气,如同见鬼一般的看着云扬:“当真!云公子此言不虚?”

    “十足的真??!”云扬严肃地保证:“就在昨天晚上,凌大哥他们还来我家里喝酒了呢,很正式地将孤独前辈介绍了给我认识!”

    此言一出,三人齐齐感到一阵阵的晕眩,半晌才重复稳定,相对看了一眼,尽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神色。

    此事可行!

    绝对可行!

    一念及此,得到共识的三人即时精神振奋起来。

    还是那句话,若是能活,怎么会想死,更别说还是有望报仇,彻底灭杀仇人的大好机会,怎能放过!

    雪尊者深深吸了一口气:“若是公子竟有如此强助压阵,那情况自然大不相同,如此我倒是可以告诉公子那两人的信息。不过,公子你仍要要谨慎行事……若是凌霄醉不肯出手,那么……你一定不要轻举妄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云扬道:“放心放心,我也是很珍惜自己的这一条小命滴!”

    四人相对而笑。

    雪尊者将声音压得极低:“一文一武中的一文便是太子府首席谋士毕先生……这毕先生尤其危险,抛开他自身修为极高且不论。光是他居住的宅子里面,便设有无数机关暗道,其中不乏许多设在地下十几丈之下,更有一条可直通往城外五百里之外的隐秘通道!”

    “此外,这位毕先生还备有替身,且不止一个?!?br />
    雪尊者道:“他的一干替身,都在他的府邸之中潜藏……以我所知,最少有三个以上。甚至即便杀死一个,也难以定论杀死的到底是真身还是替身,他的诸多替身,无论神采身高体重面目……甚至连气质,全都是一模一样,一般无二,无法分辨详细?!?br />
    “居然还有这等事情,这可就有点棘手了……”云扬皱起眉头沉吟起来,手中更是捏了一把冷汗,幸亏自己没有轻举妄动,否则,只怕一下子就要落入陷阱之中。

    “至于另一人,也就是一文一武之中的武?!毖┳鹫叩溃骸澳耸蔷扛吖?,仅在傅报国之下的军方第三人……专门负责核定军事计划的……吴影?!?br />
    乍闻此言,云扬陡然色变。

    吴影???

    这个人,云扬听来觉得很熟悉,随即却又感觉并不很熟悉。

    这个人当真就如他同的名字一般,无影无踪,难见踪迹。

    此人在军部供职,自己一个院子,专门审核定论各个军事计划,地位极高;而之所以得此高位,便是因为此人军事素养高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举凡是从他手中出来的计划,基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改动的地方。

    不单是没有人敢改,更主要是没人能改!

    自从他担任起了这个职务之后,不但没出过差错,甚至是没有出过那个院子!

    只有几个亲信,将所有需要的资料给他送进去,然后他在里面核定完毕,就从窗口扔出来。

    这样的特立独行,连深居浅出都算不上,根本就是深居不出!

    久而久之,人人都知道军部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位高权重,却是从不露面。

    所以玉唐官员对他的评价就是:这是一个只愿意低下头踏踏实实做事的人!

    即便现如今方擎天老太尉抱病在身,难以处理许多事宜,更兼傅报国不在,吴影仍旧可以只凭着许多张纸条,令到军部所有工作尽皆井井有条,没有半点乱子出现!

    在他经手的每一件事,都在在证明了一件事,他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上智之人。

    此人,乃是方擎天秋剑寒等老帅,最信任的人,最器重的人!

    就以现如今的状况而论,在老太尉百年之后,傅报国镇守边关不回来的情况下,未来的军部第一人只会是这个人,绝无意外!

    没有任何人,可以比他做得更好!

    甚至傅报国曾言,此人身具经天纬地之才,军务诸事,吾不及远甚!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此前云扬查内奸的时候,甚至包括皇后娘娘本人都查了一个底朝天,连皇帝都在他的怀疑范畴之内,甚至是如秋剑寒冷刀吟都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却唯独就从来没有想过,内奸竟会是这个人!

    甚至此刻,雪尊者说出来这个名字,固然在云扬心里猛然间炸响了一记晴天霹雳,却还有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升起。

    “怎么回事他,不可思议……”

    云扬喃喃的说道。

    直到此刻,云扬甚至有想过雪尊者是在污蔑吴影其人,但转念再三之下,却还是信了,因为最可不可能的内奸,也未必就一定不是内奸,最不可能的往往就是灯下黑的那一个!

    “我也知公子必有疑虑,其实关于吴影便是‘武’的佐证可以很单纯……此人身负极高修为……”雪尊者道:“至少要比我们更高,我想,这点佐证已经足够了!”

    云扬登时心境澄然,不错,若是吴影仅止于身负一定层次的修为,那算不得证据,但若是其身负较之三尊者还要更甚的实力,那就是大大的问题了,光是一个大隐于朝的说法是绝对说不通的!

    “还有一点我需要再度重申,这个人的智慧丝毫也不会弱于毕先生?!毖┳鹫叩溃骸跋啾冉嫌谝恢泵鹛煜碌哪晗壬饬礁鋈瞬潘闶撬募韭フ嬲庖迳系亩旧?,端的毒心毒士!”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人在四季楼地位并不是很高,甚至还在吾等之下,须得受吾等尊位节制,但举凡红尘世俗之事,尤其相关玉唐紫幽东玄大元诸国庙堂之事……这些地方……乃至四季楼无论任何事情,都是要从他们手中过一遍的?!?br />
    “这两个人,便是四季楼的……文丞武相!”

    云扬身子晃了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若是有四季楼的情报网络为底蕴,吴影身在家中坐,尽知天下事,可衍诸事谋的光环,似乎可以稍减那么一分半分。

    “所以说,一定要谨慎从事,丝毫不可以大意?!闭饩浠?,雪尊者一晚上已经说了不下十遍。

    “我明白,我现在是真的明白了?!痹蒲锏溃骸叭羰敲挥型耆盐?,我绝不会出手打草惊蛇?!?br />
    他随即便站了起来:“三位在这里好好休息。这里乃是一个很隐蔽的所在,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们不主动出现,纵使那些杀手将整个天唐城都掀过来,也一定找不到你们,相比较于他们,云某人才是天唐城这个地界的地头蛇!”

    他轻轻道:“所以,三位当前就以保重为先,赶紧养好伤。未来……我们来日方长?!?br />
    三人同时点头。

    看着云扬临走的时候留下的两瓶丹药,三人又是好一阵心潮起伏。

    玉唐云公子,果然是一位值得交的朋友!

    肝胆血性,光明磊落;义气深重尤不待言,就只说那份丝丝入扣,细致若微的关怀,便足以令人动容,铭感五内

    “只可惜一开始处在对立面上,心结总是难解?!苯W鹫哂行┨鞠ⅲ骸胺裨颉庋呐笥?,倒是真的很想深交一番?!?br />
    雪尊者哼了一声,道:“还是收起你的那点奢望吧,云公子对我们早已经是仁至义尽,我们与他交朋友,现在就只是在为他找惹麻烦而已?!?br />
    “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尽可能多的还了公子的人情,从此浪迹天涯也好,退隐山林也罢,真的好累啊?!彼鹫咭彩翘玖丝谄?。

    三人不再说话,尽归默然。

    ……

    云扬回到自己府中,也是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单只是从三位尊者的描述之中,云扬就能想象得出来,这一文一武两个人,是何等的可怕!

    正如他所说,要对付这样的两个人,绝对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只有在己方拥有百分之一万,绝无任何纰漏的前提下,还要同时针对两人,才能予以行动。否则,就算能够拿下其中一人,另一个也会即刻在这世界上消失!

    甚至云扬现在就能保证,这样的两个人若是消失了,纵使是以自己现如今的实力,再穷尽一生之力,仍旧未必能够再次将他们找出来!

    云扬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筹划一个万全的行动方案。

    然而现在让他最感到无奈的反而是……凌霄醉四个人不在这里。

    就如凌霄醉之前所说:只是天唐城里这点事情,还用得着我们四个人给你做保镖?

    现在我们是要针对年先生动作,便等同是四季楼的最高层都包给了我们四个人,余者碌碌,何劳我们动手!

    于是乎昨天夜里就一股脑的走了,自己想跟着旁观这场世纪之战都不让。

    果然一去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们的状况已经衍变至何等地步了。

    但在云扬想来……这一役,是指望不上那四个老家伙了……

    然而这么一来,针对这两个极端可怕的人物,只能靠自己现在手头的力量完成!

    屋漏偏逢连夜雨,白衣雪还不在,还要留下人手?;けΧ?,确保其安全,这么算下来,自己的可用之兵真正是太有限,如此战力如何能够确保不出纰漏的拿下那两人。

    “人手严重不足??!”云扬郁闷的叹息。

    …………

    <今天二合一,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