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凌霄醉、年先生、顾茶凉这等绝颠强者,神魂内蕴早已超愈常理,纵然神魂破碎,但只要有一丝残魂进入轮回,下一世也有相当的机会重新寻回这一世的修行经历心境成就,这也是之前顾茶凉欲求三生三世绝魂酒之时,凤弦歌惊讶莫名的原由,因为喝下三生三世绝魂酒便是神魂尽灭,绝无侥幸。

    此际顾茶凉开出只要梁沧海自行了断,就放梁沧海神魂尽归轮回,也可以说是放一条生路了!

    但梁沧海仍是不答,沉默反击,持续抵抗独孤愁的剑气攻势。

    独孤愁道:“何必这般负隅顽抗,徒劳挣扎,你那个搭档若是能来,早就来了,现在仍旧未来,便是一定来不了的,?!薄懊娑粤柘鲎淼娜菇?,他除非愿意做出重大牺牲……只是,他会为了驰援你,而付出那样的代价吗?!”

    顾茶凉接着说道:“梁沧海,自家人最知自家事,现在你还笃定年先生一定回来救你吗?!罢了,我再不会出手,念你是一条汉子,你和独孤愁单打独斗吧。由他送你上路,总比你被围殴而死要荣耀得多?!?br />
    听闻种种冷嘲热讽,梁沧海的反击力度竟不减反增,咽喉中亦是忍不住的嗬嗬直响。

    他现在实在很想呸顾茶凉一口唾沫,呸在那张可恶的老脸上,然后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一顿:“你们他么的上来就偷袭,先把我打伤,然后三个人围攻于我,一直把我打的奄奄一息了,比死人也强不了多少,才让我跟独孤愁单打独斗……”

    “做人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呢!”

    但他心有余力不足,真心的说不出来,甚至眼前已经是越来越模糊了,愈发地自己正在向着无尽深渊坠落下去,一直的坠落,似乎永远都不倒底一般。

    独孤愁也向着那边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凌霄醉怎么还没将人放过来?

    你咋不按剧本走……难道还真的将年先生杀了???

    便在这时,半空中一声霹雳炸响,震撼霄汉,一道紫金色的光芒以惊雷掣电之势骤然从空而落。

    这一道光芒来袭之声势,大大地超出了众人想象之范畴。

    “全力出手,格杀梁沧海!”独孤愁一声大喝。

    刚刚才口口声声不再出手的顾茶凉全无犹豫,再度出手,而且是全力出手,宛如拼命的全力以赴,唯恐不能尽速至目标于死地。

    于是乎,萦绕着无边杀意的无数光幕,向着已经摇摇欲坠的梁沧海身上狂轰乱砸下去。

    然而半空中长啸震天,一道人影就在漫天刀光剑影拳掌杀势的笼罩之下急冲而至,强势冲了进来。

    当当当……

    首先是独孤愁的剑,不知道遭遇到了什么兵器,发出一连串的响动,竟要独孤愁再催玄气灌注长剑,这才强压了几乎被震飞而起的趋势。

    顾茶凉那边更是不堪,一声闷哼之余,一个跟头倒翻而出,显然是被那贸然介入战团者打飞的;

    稍远处的凤弦歌蓦然开眼,触目所及,却见一道浑身血迹斑斑的黑衣身影轰然而落,跟着便是单手一个盘旋,登时有无数毫光即时以席卷之势向着四面八方射出。

    紧跟着,又闻轰然一声爆响,但见无数黑雾随着那一声爆响,就此弥漫开来,刹那间就笼罩方圆百丈地界,连天接地,蔽日遮天。

    一个森冷的声音道:“各位此番深情厚意,大德难忘,此生此世,必有轮回!”

    话音未落,一团比黑雾更甚的黑影作势冲天而起,脱离战局。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非但独孤愁御剑而起,顾茶凉亦是舞动紫玉箫,化作一道紫光衔尾追击。

    甚至连在一边调息的凤弦歌,此刻也奋力出手,无数的刀光闪现,直冲黑雾之中。

    黑雾之中骤现一声闷哼,似乎内中之人因为这一连串的攻击而受了伤。

    然而顾茶凉等三人亦承受了相当的反击,首先是顾茶凉,噗地一声喷出了一口老血,踉踉跄跄退后十多丈;独孤愁一声闷哼,身子摇晃不已,长剑居然没有再递出去。

    还有凤弦歌,也因为这一拼伤上加伤,滚地葫芦一般的滚了出去,狼狈万状。

    就在三人被击退的同时,浓雾中黑色人影再度扶摇而起,只是全身上下兀自在不断地飙射鲜血,凌空飞起,冲出浓雾,他的肋下,还夹着一个人,不是那梁沧?;褂泻稳?!

    流血的身躯在空中一折,又是一声长啸震天,整个人如同一条怒龙般滚滚涌向远方,只不过眨眨眼的功夫,就已经不见踪影。

    独孤愁等人再欲追赶,已然不及。

    然而就在此时,半空中乍然传来了凌霄醉的声音:“哪里走?!给我留下!”

    天际乍现如同太阳一般的绚烂剑光,遍洒空中百里山河;遥远的彼端再次传出一声闷哼,便彻底的再无下文了。

    一道充满了愤恨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好,好,好得很!今日之事,我记住了!”

    凌霄醉的身子自空中缓缓落下。

    四个人,凤弦歌躺在世上,顾茶凉靠在半截树干上,独孤愁抬头看来,四人八只眼睛相互看了看,尽都是从嘴角露出来一个笑容。

    “你要是再不将他放过来……我们说不得也就只能真的将梁沧海打杀了……”顾茶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凌霄醉咳嗽一声:“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年先生的谨慎,若是放他走得太容易,他反而会怀疑;所以我只让他喷了两次心头血,这代价该当未到他的底线……”

    独孤愁叹口气,道:“老顾说的话,确实是夸大了几分……就算是年先生再晚来片刻,我想这个梁沧海仍旧可以坚持……这等高手,岂是那么容易便垮掉的?!?br />
    “我们三人联手,固然稳操胜券,占尽上风,但对方不惜一切的保住性命;不惜将生命潜力神魂潜力灵魂潜力……全部激发出来,就只求苟延残喘;其求生意念难以动摇,老顾所谓放其神魂转世的攻心之策,全无收效,不过浪费口舌而已?!?、

    独孤愁道:“所以说,或许再晚一会这个梁沧海真会被我们干掉,但此刻绝不至于?!?br />
    凌霄醉点点头。

    这跟他猜测的,基本一致。

    正如独孤愁所说的这个原因,也正是这个世间越是顶尖高手越是不容易杀死的关键之所在。

    哪怕是同级数的三个高手围攻一人,充其量也就是占据上风,稳操胜券,但说到当真要击杀他,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当真死关临头,被围攻之人多半都会选择不断地催谷所有潜力来保命;纵使这种潜力,这种生命本源被催发,往往好多年甚至一辈子也补不回来了也在所不惜。

    因为唯有活下去才能谈到之后,眼前才是需要顾到的关键。

    反而是占据上风的几个人却绝对不可能采用这样的做法:己方综合实力远胜对方,即便对方以极端方法负隅顽抗,自己熬一熬,还是可以搞定对方的,实在没必要硬跟对方火并,两败俱伤,甚至两败俱亡!

    所以在这样的对比之下,敌人只要拼命,还是很有可能脱身而去的,就拿今日之局来说,若是凤弦歌临阵退缩,那所谓必杀之局,就只是一个笑话了。

    “接下来的后续,就要看凤兄的了?!绷柘鲎砣送弊房醋欧锵腋?。

    ………………

    <喷子实在太多,亲人去世,也能成为他们喷的理由。说什么编造理由来请假。

    我只有一声冷笑:我风凌天下想请假的时候,从来都不需要理由!更何况是诅咒自己的亲人!

    难听的话不想多说,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