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雪心中一片震惊的无语。

    论名声,此世加起来一共也就只有三五人能够打过君莫言,然后你一口气给我整出来俩,公子,您这是玩我呢,还是玩我呢?!

    凌霄醉颔首微笑。

    再介绍凤弦歌的时候,白衣雪很干脆地先一步恭恭敬敬的施礼致意。

    显然这家伙已经意识到跟独孤愁凌霄醉在一起的人物,绝不会是等闲之辈。

    果然,又是一个震撼。

    邪医酒神凤弦歌的名头虽然不在君莫言之上,却一点都不逊色的说

    “还有这位……”云扬刚刚要介绍顾茶凉,却见顾茶凉微微摇头,于是改口:“这位姓顾?!?br />
    “顾前辈?!卑滓卵┮廊还ЧЬ淳?。

    开玩笑。

    这位也肯定是大人物,起码是不会比君莫言逊色的大人物,名字什么的不重要了,反正没有半点不尊敬就对了!

    “以后大家就都在云府住下了,大家都是一家人?!?br />
    随着云扬的宣布,白衣雪顿时一声欢呼:“公子,我要即刻回去一趟,请我师父过来?!?br />
    独孤愁松了口,而这件事情又是自己师傅的终生遗憾,如今有望弥补,白衣雪自然是一刻也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

    其实云扬对此也是同样的迫不及待——

    白衣雪的师父,独孤愁硕果仅存的徒弟……那肯定也是一个超级高手啊。

    这种人,就算每天来十个八个那也是不嫌多的,赶紧找来,来了就别想走!

    “赶紧去赶紧去!现在就走吧,记得早去早回??!”

    云扬笑得合不拢嘴。

    其他几位大佬纷纷以白眼视之。

    显然是尽都识破了某人的小人之心,无节操无下限意图!

    在场众人尽都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这小子也未免太不矜持了。

    就算你现在缺人手,也用不着露出这等嘴脸啊……

    “真是急缺啊……”云扬求贤若渴的看着四大高手。

    四个人纷纷报以白眼。

    “咳……大家还是先休息吧,时间当真已经是不早了?!痹蒲镄α诵???醋虐滓卵┮丫肴?,此间也没啥事了。

    现在自己家里有这四个人坐镇,当真是高枕无忧,酣然入睡无虑矣!

    一瞬间,云扬当真是彻底地放下了一直以来如履薄冰的心态;这一颗战战兢兢的心神乍然放松下来之余,只觉浑身上下无处疲累,恨不得就此倒头大睡一觉,睡他个三天三夜。

    这种背后有靠山,天塌下来有人顶上去的微妙感觉,竟是今生今世以来,第一次感受到。

    感觉,竟然很不错的说!

    回到房间的云扬,意外地发现计灵犀正在自己小院子里相候。

    “怎地坐这里,没出去?外面尽都是难得一见的当世顶峰啊?!痹蒲镉行┮馔?。

    计灵犀虽然是女儿家,但也是修行中人,更已臻至天境,这等实力虽然不如凌霄醉等人的眼中,却亦是实打实的高阶修者。

    计灵犀微微笑了笑,幽幽道:“我就算出去也说不上话,只有丢丑的份……外面这几个人,都是顶级大高手吧?”

    “的确都是顶尖高手,其中两人乃是传说中的独孤愁与凌霄醉。第三人则是邪医酒神凤弦歌;至于最后那个人还要更加神秘一些,来头很大的说?!痹蒲锛虻ソ樯?。

    毕竟以后都在这个大院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需要先打好招呼,免得有所误会,生出龌龊。

    “嗯。就知道都是不俗之客?!奔屏橄⑽⑿α诵Γ骸昂昧撕昧?,现在多了这四个人在这里坐镇,你终于可以放心地好好睡上一觉。这么长时间下来,你总也没好好休息一会,难得有此机会,赶紧好好睡一觉吧?!奔屏橄詹庞锉?,径自俨然一笑,便即走了出去。

    云扬有心想要再说两句,却感觉困意上涌,再难抑制,赶紧将鞋子一脱就此倒在了床上睡了过去。

    便如计灵犀所言,他的困乏,当真是已经去到了极点,自从天玄崖一役大难不死之后,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全都是提着一颗心,睡觉都不敢完全闭上眼睛中度过的,何曾有全然安心入眠之刻;这一次心神终于安定,再难压抑疲劳,只想大睡一场。

    以至于,计灵犀这一刻与平日里迥异反常的态度,云扬完全都没有注意到。

    一般情况下来说,独孤愁,凌霄醉这等级数的高手,不管出现在哪里,都会引起轰动;稍有修为水准的修士都难免心神震动,渴望一见。

    更别说还是直接出现在自己家里,居住在一个院子之中……

    这份震动,只会更加强烈才对!

    身为高阶修者的计灵犀本不应该例外才是,可是她刚才听云扬说及那几个名字的时候,神色之间全然没有什么震动,似乎只是听到了几个很平常,很寻常的名字。

    仅此而已!

    这……已经是大大的不对劲了!

    计灵犀悄然走出云扬的房间,一步步走回去,到了花树下,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只见云扬的房间里尽是一片黑暗,唯有若有若无的鼾声传来,

    以云扬当前的修为而论,竟有鼾声传出,唯一解释就是当真是睡熟了,全身心的深度睡眠!

    计灵犀轻轻的叹息一声,就在凉亭里坐了下来,神色顾盼之间,有丝丝的迷惘之色流溢,甚至还有些无法理解难以抉择的苦恼之相……

    “不明白……”

    夜色中,一声轻轻的叹息幽幽响起。

    接连两天过去,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份平和一直持续到了第三天的夜间……

    但闻西城城郊某地骤起轰的一声巨响,那是一扇大门被直接打碎的声音。

    一声长啸,震撼长空:“四季楼的人,出来受死!”

    杀手们终于开始动作了,目标更是直指四季楼!

    这几天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无声无息,波澜不兴,实则四季楼方面的动作,根本就没有停止过,对于雪霜剑三人来说,任何人现世露面,也是无须顾忌。

    他们已经被仇恨完全冲红了眼睛。

    什么大能者在天唐城?无所谓!

    什么事情,也不如比给我的兄弟报仇重要。

    更别说独孤愁表面上可是一点善意都没有给过四季楼,还与凌霄醉大有勾连,当然是四季楼的敌人,雪霜剑三人若是不多加动作,那才是傻了呢!

    他们指挥着四季楼前后来到这里的两三百人,从各个方向打探有关杀手的消息,只要一有所获立即杀上门去,绝无停留犹疑,更无任何顾忌,杀就一个字!

    是以虽只两三天的时间,城内城外,前前后后死在他们手中的血刀堂与无情楼所属杀手,就已经差不多八十人之多;还有许多不归属两大杀手组织、只是因为绝杀令征召而来的江湖杀手,丧命在他们手里的更是不计其数。

    天唐城四季楼所属部众之动作,每一次都是十几个人一起出动,针对目标大抵都是一两个落单的下手,当然是无往而不利,战果显著。

    反观血刀堂堂主洪斩与无情楼恨别离,他们因为慑于那位神秘强者不敢动作,错失时机,使得四季楼得到了逐个击破的机会,损失惨重,绝杀令的信誉也因此而大减。

    然而这两人也都是久历江湖之辈,应变神速,情知继续被动挨打,非是良法,将心一横之下,即时动作。

    绝杀令再出,次日午夜,天下杀手在城南门外集结,共商大计。

    所谓大计,不外就是集结人力,要回敬给四季楼一个下马威!

    天下杀手既然集结,若是不做出一番大事,怎么对得起绝杀令的名头?

    是以当天晚上,作为发起人的血刀堂无情楼直接出动了自身所属一大半的高手;再加上许多暗中行动的自由杀手,参与此役的人手,已经超过了五百人!

    “就是要以大山压顶之势,将天唐城四季楼的这股力量彻底摧毁!”

    “不留余地!不留活口!”

    为了确保这一次行动能够成功,血刀堂洪斩与无情楼恨别离甚至联名发出公告,邀请森罗庭参与,无情楼楼主恨别离私人递上了一封致歉函,对之前苛待森罗庭释出的善意表示了再三的歉意,更承诺欠森罗庭一个大人情,必有偿还之日。

    森罗庭秦广王看到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找云扬商议。

    “到时只需要将冥雾撒开,代表森罗庭出手了?!?br />
    云扬道:“但实际上人不要露面,这等兵荒马乱的时候,咱们不凑热闹,知道冥雾笼罩的范围足够大,谁敢说森罗庭未曾尽力?!?br />
    一殿秦广王怪笑一声,显得很是心情舒畅:“我们也都很喜欢看热闹,坐山观虎斗尤其喜欢……”

    云扬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竟至无语。

    云扬到底还是低估了森罗十王所谓喜欢看热闹的兴致高昂程度。

    当天晚上,冥雾大涨,空前肆虐,竟是十殿大王同时出动,组团前往去看热闹……

    同样抱有看热闹想法的云扬见状险些鼻子都气歪了——就止于看个热闹,需要这么多人一起前来么?

    你们可知道看这场热闹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吗?

    若是只来一两个人,看看情况不对咱们可以即时跑路。但是你们全都来了……这份底气却是太足了。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只要稍微有个不甘心撤退的话,那么,就必然倾巢而出一场大战!

    千万别搞得咱们这些看热闹的最后却打了主场,那可就憋闷死了……

    要知道,四季楼的战力根本就不止当前这么点,还有年先生与另外一个当世绝颠级别的强者在旁觊觎,若是他们认为有必要,介入此战,你们以为敌对前景还会很美妙吗?!

    但现在人都来了,云扬也是没有办法,就只能随机应变。

    同样抱来看热闹想法的,还有玉唐逍遥王云侯大人;此外,暗中还有许许多多的高手,也都有隐藏在一边看热闹的想法,毕竟绝大多数人也都存下了“此次当世杀手大集合,或许当真能一挫四季楼锐气,若是能够顺手捡个便宜就更好了”这样的念头。

    ……

    但这一次看热闹,却让云扬心中再度大大的震撼了一次。

    四季楼底蕴实力之强悍,杀手们攻杀手段之诡谲,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感觉大开了一次眼界。

    盛名之下,名不虚传!

    ……

    四季楼的应对很明确:四季楼的声威决不可坠!我们绝不退!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直接就是明刀明枪,砥柱中流。

    一个大院子,分做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每一个方向,安排了三位高手守在阴暗处坐镇。

    这三人什么都不理,就只负责应对往自己这一面来的敌人。

    等着三人死了,或者累了,受伤了,四季楼的人才会再次出来三个人接应,接替。

    这是一种狂傲的表态:不管你们多少人来,我就这些人应对!

    而杀手们那边的花样,亦是层出不穷,只有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做不出来的。

    开启此役大幕,一马当先砸开大门的,正是无情楼楼主恨别离。

    一掌横推,大门整个就洞开了。

    但这一手并不代表什么,就仅止于宣战,拉开战幕而已。

    毕竟参与此役的,全都是高来高去的高手,谁还走什么大门啊……

    只见一阵风起,无数的灰尘扬起半空,其中有几片已经腐朽的落叶,在空中打转,缓缓落下。

    四周静静无声。

    只有灰蒙蒙的冥雾,在夜空中起伏不定的飘着,哪哪都是的样子。

    只是当那落叶飘飘乎乎的落下的时候,自有无数森冷刀锋,从落叶上飚飞出来。

    ………………

    <今天一更;不过这一更四千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