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白衣雪整个人是懵逼的!

    我只是一头小狼崽子,原本以为是在逗着一只绵羊玩,但却没有想到,小绵羊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头成年的猛虎!

    然后猛虎一爪子过来,小狼崽子何能承受?!

    噗!

    白衣雪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去,摔在墙角,翻了几个滚,一直到站起来,脑袋都是木木的。

    瞪着眼睛,只感觉眼前金星乱冒,头脑晕乎乎的,喃喃道:“我一定是在做梦,做噩梦……”

    云扬哭笑不得。

    独孤愁暴起的这一巴掌可谓蛮不讲理,更兼无可匹敌,直接连人带剑,一起扇飞。

    “我说……独孤前辈,这是怎么一回事?您这是玩得哪一出???”云扬问道。

    任云扬智慧通天,也万万想不到凭独孤愁的身份素养居然会尽敛自身气机,故布疑阵,勾引白衣雪出手一战,这种做法已经不是胜之不武不胜而笑,根本就是大大有**份的做法了。

    这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白衣雪什么身份?独孤愁又是什么身份?

    但现在这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云扬一片迷惘,但是,却料定,这其中肯定有原因。

    独孤愁绝对不是这种胡闹的人!

    这会独孤愁早已经将大白白放下,大白白普得自由,早已呼的一下子就蹿到了云扬怀里,却兀自惊魂未定,一个劲儿喵喵呜呜,小小的身躯在云扬怀里瑟瑟发抖。

    这一次,大白白可真真是吓坏了。

    若说大白白开始还有不服不岔,心有不甘的想法,这会早已荡然无存,尤其是刚才零距离感受独孤愁暴起一击那一瞬间的震撼,更令到大白白魂飞天外。

    相比较于人类,身为高阶灵兽的大白白对捉住自己之人的实力有更甚的体会,灵兽对于不可抗拒的超强者,从来就只有无条件臣服一途,唯有如此,才有保命之余地,这本就是物竞天择,胜者为王最原始,最根本的理据,无可争议!

    “小子,你师父是谁?”独孤愁并没有直接回答云扬的话,反而凝目着眼于正自狼狈不堪的爬起来的白衣雪身上。

    “我师父?”白衣雪现在脑袋还在晕;一方面乃是被打的;另一面也是被这件事情搞迷糊了。

    但他还是有一点是知道,那就是眼前这老头,乃是不世出的高人,强得很离谱,直接就是君莫言那个级数的,甚至……甚至比君莫言还强!

    我特么一辈子都没见到过这么强的人,但刚才我还将人家当猴子?!滓卵┠源锩嫖宋说?。

    “对,你师父?!?br />
    “家师肖少卿?!卑滓卵┞逍压?,愈发感觉到哪哪都不对了。小心翼翼:“前辈莫非认识家师?”

    “哼,果然是这个混账?!倍拦鲁詈吡艘簧?,脸上却是露出来了一丝缅怀和落寞之色。

    “前辈……前辈您认识家师?”白衣雪呐呐又问了一遍,口气更加急转直下,转为异常的恭敬。

    刚才那种张扬跋扈装逼无极限的拉风姿态,此刻早已经荡然无存。

    大抵对于白衣雪而言,但凡是跟师傅挂边的就算是阿猫阿狗也需要尊重几分,更何况是眼前这般的大高手。

    “你师父……肖少卿……是我的关门弟子……哎……”独孤愁长长叹了一口气,心情异常低落,口气也是有着浓浓的怅惘。

    弟子……多么遥远的事情了啊……

    然后,场面再度陷入了群体懵逼的特异氛围之中!

    你师父……是我的关门弟子??。?!

    这其中的信息量好大??!

    面对如此劲爆的爆料,云扬索性就在院子里花架下面摆开了茶水,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说话。

    白衣雪则直接蒙了,傻了,呆了,痴了。

    咋地,这话是怎么说,这老头是师傅的师傅?

    那么说,岂不是师祖?

    这个……这个……

    “看来你师父没有跟你说起来我?”独孤愁一看就明白了,这小子分明就是完全不了解当前状况。

    “没有没有没有,我从来没有听家师提及过他师傅的事情?!卑滓卵┳鹁吹乃档?。

    这一刻,他可以感到,对面老者所言乃属真实,并非虚言妄说。

    “我师父的师门,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记得我曾经问过我师父……却被我师傅猛打了一顿……”白衣雪小心翼翼。

    “肖少卿生性跳脱,尤为自恋,最是爱出风头,而且好酒贪杯,做事情不靠谱,更加不着调。当年我还以为不过少年心性,经历岁月磨砺一番也就好了,但现在看你的剑法路数,尤其是你的做派,可断言你就是他的弟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衣钵传人,绝无花假……”

    独孤愁没好气的道:“自己不着调不得止,教出来一个徒弟,居然还是一样的不着调……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夫的脸,都被你们师徒二人丢尽了!”

    白衣雪满脸黑线,师傅的师傅啊,您这是贬了又贬,贬了又贬??!

    但不得不承认,自己这自恋以及爱装逼的毛病,的确是从师父那里继承来的……

    想起师父每天早晨上厕所之前还要照照镜子自己对着镜子赞叹几句的毛病,白衣雪就是满头黑线——其实我比我师父差远了……

    “独孤,我怎么都没有听说你还有这么奇葩的传人呢?!绷柘鲎砺劬∈怯腥さ奈实溃骸拔壹堑媚憔鸵桓龅茏?,早早地消失了踪影。现在居然又蹦出来一个关门弟子……”

    独孤愁叹了一口气,道:“当年我共有三个弟子,大弟子上官靖本是我属意的衣钵传人,但他因缘际会之下与御风堂结怨,却遭御风堂三百高手合力伏杀于黑山,尸骨无存……”

    “难怪你当年强势出手将御风堂上下杀得干干净净,却无人知晓御风堂是怎么惹动了你老人家的偌大肝火……原来真相竟是如此?!狈锵腋璧?。

    当年独孤愁横扫天下,却很少有如此大开杀戒的时候。但那一次,却是杀了一个尸山血海,鸡犬不留。

    过后更加在江湖放话:谁肯为御风堂出头,报上名来便是。不管是谁,不管什么势力,我都接了。

    一句话,整个江湖无人吭声。而御风堂的事情,在整个江湖中更加讳莫如深,谁也不敢提起——若是我说了,独孤愁认为我是御风堂同党找上门来咋整?

    以至于这件事情成了一桩江湖悬案。

    现在才知道,原来真正的原因,乃是这么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