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若要满足这些要求自然要建立在极丰厚的物质基础之上,若非有极高的经济实力,想要在如天唐城这样的世俗人聚集地,营造出宛如修行圣地一般的灵蕴氛围,何异神话!

    “凌霄,你和这个云公子到底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早已经闷在独孤愁心里一晚上了。

    “很好很好的关系?!绷柘鲎硇α诵Γ骸澳悴痪醯谜庑』镒涌雌鹄春芩逞勐??对他,我不会有任何吝啬?!?br />
    独孤愁点点头:“云扬这小家伙的人样子的确是挺不错;但总还未至于到你我折节下交的地步吧,我想听真话,痛快点?!?br />
    凌霄醉呵呵一笑:“他的好处,你若是没有切身体会,一切论调皆属空谈,相信你跟他共处一段时间后就会明白,与他为友,未必只是他的机缘?!?br />
    独孤愁淡淡道:“希望如此?!?br />
    “你的伤怎么样?”凌霄醉道。

    “无妨?!倍拦鲁羁嘈σ簧骸熬椭皇敲谱×艘豢诮F?,再无其他,对方有逼我出动伤情剑的实力,战况如斯,我又怎么可能全然不伤呢,”

    凌霄醉轻轻点头:“万事小心,马虎不得?!?br />
    独孤愁显然并不以为意,道:“这一节我如何不明白,只是那年先生的实力固然超出我的预算,却还未到能够真正伤到我的程度,确实无妨?!?br />
    说到这里,突然目光一凝,道:“那是什么?”

    突兀伸手之余,一股强横的力量发出,早已将原本爬伏在房顶上的一只小白猫虚空摄到了手里,小猫喵喵的叫,龇牙咧嘴,很是愤怒的翻身,拼命挣扎,却就是挣扎不脱。

    独孤愁将小猫放在手掌心看,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凌霄你看,这么点小玩意儿隐形匿迹的手段当真了得,一直潜行到了咱们这边的房顶上才被我发现……这挺了不得啊……”

    说着说着突然没了声音,瞪大了眼睛,突然一声惊讶:“凌霄,这,这小玩意不是猫??!”

    揉捏着手中巴掌大的小东西,翻来覆去的举起来看。

    凌霄醉笑着叹口气,心道独孤愁这是多长时间没出世了?居然连一只猫也要分辨那么久,只听声音还听不出么?喵呜喵呜的……你家老虎会这么叫么?再说老虎也没这么小的啊……

    只好凑上去看了看。

    一看之下,不由也是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这是……吞天豹?可是幼崽的吞天豹实力怎么至此?”

    小家伙很可怜的在独孤愁掌心挣扎,但在独孤愁强横力量纷扰制约之下,不要说挣扎逃逸,连变换体型也是做不到,勉力伸着小脑袋看着凌霄醉,眼神巴巴的,可怜至极,端的我见犹怜。

    这时,一道白影乍然闪现,一个冷冷的声音亦随之响起:“你是谁?还不快放下大白白!”

    来人正是白衣雪。

    月光下,白衣雪一袭胜雪白衣,身材挺拔,剑眉斜飞,端的风采照人,其双目尽是森然之意,

    他一手按住剑柄,冷冷地望着两人,战意盎然。

    若不是现在乃是在云府,白衣雪知道对方多般不是外人,没准已经拔剑动手了。

    这个小家伙,正是大白白。

    这家伙每天夜里都从囡囡那边回来云府一趟,与自己的兄弟相聚;只是这段时间以来少了两个兄弟相聚,大白白非但心急如焚,更兼焦虑万状,不知道二白白和三白白啥时候能回来,心中挂念之下,大白白回来得越发勤快。

    哪想到今天夜里刚一回来,还没来得及落下地来,就被人一把抓住了!

    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狗血事情。

    大白白心中咆哮多多,老子都没防备,你就上手抓我?!这是我的家我才这么的没有防备性,有种的你放下我,咱们再来过。

    只可惜不管它怎么叫唤,独孤愁那是半个字都听不懂的。

    就算当真听得懂,独孤愁也未必会多此一举,早已注定的结果,何须再试。

    虽然眼前这只吞天豹幼崽实力超乎寻常,却又如何入得如独孤愁凌霄醉这般大家的眼中,惊异一把已经是极限,纵使戒心完全,纵使全力以赴,面对绝对的实力差距,结果不会两样!

    “恩?若是我不放呢?你敢怎么样?”独孤愁看着白衣雪,不由有趣地问道。

    “不放……”白衣雪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见一个人说道:“你若是不放的话,呵呵呵呵……那就得问问本公子答应还是不答应了……”

    说这话,只见一个满身尽是葱翠欲滴绿意盎然的家伙,一步三晃地走了过来。

    独孤愁心下更觉有趣,失笑:“你又是什么人?”

    “本公子乃是……”来人刚刚走过来,一句话说了一半,却就看到了凌霄醉,下意识的一声惊叫,转身拔腿就走,口中喃喃道:“出来撒尿怎么跑这里来了……茅房在哪边来着?”

    一边嘴里嘀咕,好似屁股后面被狗追一般飞速的跑了。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

    独孤愁登时半晌无语。

    这货难道是个神经病不成么?穿得一身绿衣已经够惹眼球的了,那口气更是很牛逼的款…结果一句话没说完就转身跑了?借口会不会找的太烂,撒尿?大晚上的你跑到院子中间来找茅房?你家茅房设置在院子的正中间么?

    简直是信口雌黄,不可理喻。

    凌霄醉嘴角却是挂起来一丝异样的笑意,这不是……当日撞见的那个谁家的孩子来着?难得难得,居然还记得我,别的不说,记性是真的不差……

    冬天冷一路急走,几乎当真吓尿了一裤裆。

    这会的他只感觉头皮发炸,浑身寒冷,脚底板也是一个劲儿的发麻。

    上一次遇到了这家伙就差点真尿了……这一次,还是这家伙,又是差点尿了!

    太特么的悬了!

    “我发现我这辈子跟这些绝顶高手犯冲,一个又一个的遭遇!”冬天冷浑身哆嗦着。

    本来这一次真没想出来撒尿的,但被这么一吓,却是真的尿急了起来。

    只感觉再晚一会儿,那就是真完蛋了……

    快步冲向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