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眼中神色变得刀锋一般锐利,道:“哦,是么?只可惜,现在我又不太相信你的话了,事在人为,人定胜天,本就是至理,我想做到,就一定能做到,顾兄真的不肯跟我走吗?”

    便在这时,独孤愁突然站起身来,喝道:“你是谁?站在那里大放厥词,你不觉得你站得太高了么?”

    那人眼神满是有趣的瞄了一眼独孤愁,道:“我站得高,自然是为了看得远。独孤愁,你避世偌久,再现便将身子坐得那么低,注定是看不到远方了?!?br />
    独孤愁淡淡的笑了笑:“是么?真的是这个样子吗?”

    黑衣人很认真的回答道:“是的;我站得高,自然有我站得高的道理;因为我本就位于这样的高度,可以俯瞰众生。独孤,你陪伴你的妻子太久了,久到不知道红尘诸多变化;我奉劝你一句,既然已经决定为情避世,就不要再行妄动,招惹江湖是非,出来转转不是毛病,转完赶紧回去。独留你妻子在那个山谷之中,岂非更为寂寞?!?br />
    他微笑着看着独孤愁:“但若是你不听劝告,坚持这么转下去,恐怕你妻子在那便……就不会寂寞了?!?br />
    独孤愁瞳孔收缩:“你的言外之意是要送我下去陪她么?”

    黑衣人笑了笑,没有说话,然而个中真意,尽在不言中。

    “好狂!”独孤愁哼了一声:“报上名来?!?br />
    黑衣人淡淡道:“我是四季楼,我姓年!”

    轰的一声。

    云扬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突然有一颗炸弹,突然爆炸了!

    我是四季楼,我姓年!

    四季楼,年先生!

    今时今日,此时此刻,我终于见到了这个人,这个冤家对头,不共戴天的死仇!

    年!

    怪不得,面对四大高手,依然是不卑不亢,而且依然张狂依旧,自信依然。

    四季楼的最高首脑,自然是有这份底气!

    另一边,凌霄醉眼神很奇怪的看着天空中的黑衣人,淡淡道:“年先生,何必如何咄咄逼人,你真不打算下来老朋友打个招呼么?”

    年先生负手在空中站立,眼神斜斜看下来,看着凌霄醉:“难怪顾茶凉如此坚决,原来此处有两位天下第一为他撑腰啊。啧啧,不错不错,独孤愁,凌霄醉,有你们两人,的确是可以与天下任何人任何势力抗衡!”

    他嘴上强硬,心中却也是有些嘀咕。

    原本已经准备离开,不进入天唐城。但是……却意外地察觉,那自己囚居已久的天问,居然从那隐秘之处逃脱了……

    而且还来到了天唐城。

    这对于年先生和四季楼来说,实在是太重要!

    现在,虽然明知道对面有四大绝顶高手,但却不能有半点示弱,无论如何,都是要将这家伙抓回去的。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动手,必然会对上凌霄醉和独孤愁。但事到如今,低声下气也绝不可能,索性不妨强硬到底了。

    独孤愁淡淡道:“但你却认为我们的力量还不够,是么?”

    年先生道:“年某人虽然从来不会妄自菲薄,却绝无信心敢言同时对上两位,两位想要周全之人,此世任何人任何势力也是难以撼动;只不过,两位为何要与我四季楼作对?两位纵使天下无敌,但说到当真与我四季楼作对,个中滋味儿,却也未必会很美妙吧!”

    凌霄醉道:“当年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凌某人现在还不是活得很潇洒,如此想来,再多尝试一次又有何妨,现在还有独孤兄为援,该头疼的似乎是四季楼吧?”

    年先生笑了笑,道:“你凌霄醉固然还是原来的凌霄醉,然而现在的四季楼,却已经不再是往昔的四季楼了,两位若有雅兴,四季楼必定奉陪就是,定然不会让两位失望便是?!?br />
    他这话说得很是直白,个中要挟之意更是全无掩饰,堪称异常的不客气,直与当面叫阵无异。

    凌霄醉脸色一沉,一只手缓缓伸向剑柄,自身气势更见涌动。

    不意那独孤愁却已然先他一步缓缓站了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凌霄,四季楼于你是老对手了,料来难有新意,我却是初会,这一阵,我来!”

    凌霄醉缓缓坐下,微笑道:“既然有你出手,哪里还用得到我,今日不但有美酒佳肴,竟还有惊世剑舞可见!”

    独孤愁呵呵一笑,右手缓缓伸出,伸到一半,原本在他背上的长剑突然间锵的一声剑鸣,光芒闪烁,自动落在了他的手中!

    “数百年没有现身在这个人世间,世人已经忘记了,独孤愁是何许人也!”

    独孤愁一字字说道:“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天下人,独孤愁的剑,还是能杀人的!”

    他一抬头,眼睛看着空中的年先生,两道剑意,从眼中陡然发出,瞬时间照亮了整片夜空。

    年先生负手而立,目光毫不避让的迎面看来。

    四道目光在空中猛然对撞。

    明明只是四目相对,整个空间却就此发出了一声轰然巨响!

    这是开玩笑吗?

    怎么会有这种事,只是目光,就能产生如此惊人的冲击力,若是注目于修为稍差的人身上,岂不一眼照杀?

    竟是货真价实的眼神杀死人!

    下一刻,独孤愁已经从桌子边上消失了身影,而空中的年先生,则是一声长笑:“来得好!正要一试曾经的天榜第一高手惊人威能!”

    但见两道人影如同潜龙升天,向着高空疾冲而上,仅止于这个上升的过程中,便是满目剑光翻飞,剑芒如同暴雨一般在空中不断地绽放,沉闷的撞击声音不绝的响起,不过短短之瞬,两人已经不知道交换了多少剑,多少拳,多少脚!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两人因巨大冲击力而在空中各自倒飞出去,倒飞的影子刚刚映入下面人的眼帘,下一刻却已然再度纠缠在一起,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

    云扬运足目力看去,实在不愿错过如此惊世之战任何一点细微的细节,唯有最大限度的了解年先生的实力界限,才能令自己的复仇计划有成,而独孤愁显然是此世极少数够资格引动年先生全部战力之人!

    云扬极目观视,却见剑光凌厉的一闪,恍如魔术一般的一化为三,一模一样,真实不虚的三口剑,而这三把剑无一例外尽都发出惊天剑芒,横斩而出。

    在这一瞬间,四周所有的空间空气,尽都被这三剑全盘吸纳,彻底封锁!

    “好剑!”

    年先生大笑一声,全力反扑应对,不敢有丝毫怠慢;口中却道:“独孤愁;你享受了那么多年的天下人仰望,早已太多。然而当年天榜第一又能如何?而今可是连天榜都没有了!你这个前浪,注定要被后浪推倒!”

    “既然你不知进退,本座今日就好好教训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