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里,众人无一例外,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唯有云扬的目光更亮,脸色甚至因为都有些激动而的红晕满布。

    “最终然后,他看到了他最喜欢的人,十九岁的样子;他接出来了他的爱人,打破此方天地加注在其爱人身上的桎梏,超脱规则,冲天而去。因为而且,利用他的大道规则,令到让他的红颜可以也陪着他永生不老,地老天荒!”

    骷髅一般的人轻声道:“相传,他将那一方天地个世界的时间,回溯了几十万年!”

    他抬起头,注目于看着独孤愁:“若是你能如他一般,修成大道法则做到这一点,你就可以再次见到她!可是……”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孤独愁固然是此世顶峰,是近千年以来的不世出修行达者,但跟传说中那人还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谓一定办不到之说,竟非妄言!

    凤弦歌怅怅叹息,垂下头,端起一个酒坛子,仰头猛灌。

    凌霄醉仍自沉稳的坐着,脸上涌动有莫名的激动之色;浑身流溢一股剑意,几乎冲霄而起。

    独孤愁霍然回头,看了看着凌霄醉,眼中闪着熠熠的光芒,淡淡地,却是一字一字的说道:“凌霄醉……若是有一天,与君真正在凌霄一醉,如何?!”

    凌霄醉一袭青衫无风自动,轻声道:“必然如君所愿!”

    一眼可明,凤弦歌于在在座的人之中,虽然绝对不是岁数未必是最大的,但是,却已经是修途再难有精进的一个最老的,寿元亦是无多了。

    所以凤弦歌想要走到那一步,已经可以提前宣布毫无希望了。

    但独孤愁与凌霄醉现在却还都已经处于在巅峰时期,而且寿元还有不少许久;若是能够再做一旦突破,又可再增长相当可观的寿元,即便那就等于又拥有了无尽的寿元也未必不可得!

    所以尽管明知前路崎岖难行,满布荆棘,这两个人却现在还是踌躇满志,意指大道。

    那骷髅一般的人看了看独孤愁,又看了看凌霄醉,低下头,掐住手指,默默地计算。片刻后便随即,抬起头,满眼诧异地的看了看云扬一眼,又再次低下头默默计算。

    “你可算出了什么?”凌霄醉问道。

    “就算算出来又如何,不管算出了什么,都是不可说呀……”骷髅一般的怪人长长叹了口气,不过还是轻声说道:“你俩机缘不俗,得遇贵人,令得前行有续,独孤和凌霄都是有机会修途更进的,但是……未来之的路到底,要怎么走;却还需要好好计划一下,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br />
    独孤愁和凌霄醉同时皱眉问道:“还请明示一二?!?br />
    骷髅一般的怪人道:“大道之行,首重缘法,而每个人的一生之中,都会有护持贵人出现相助;只要你们不曾错过机缘,找到那这个贵人,再付出自己该付出的代价,便是成功有望,剩下的不过努力,不放弃而已与不惜一切的努力;便是成功;但是,若是找不到或者找错了贵人,那就是机缘不复,前行无路完了?!?br />
    “机缘?贵人相助……”

    独孤愁与凌霄醉都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骷髅一般的怪人又再度转头看向着云扬,枯瘦的脸上,露出一个很温和的恐怖笑容,道:“云扬小兄弟,敢问你有何所求???”

    云扬慎重的考虑了一下,道:“我只想要问,若是我想要也想要有人复活一人的话,是否也是一样的?”

    骷髅一般的怪人露出一个奇异的笑意,道:“是一样的,却也是不一样的?!?br />
    这句话让四个人都奇怪了起来,独孤愁,凌霄醉,云扬三人同时开口问道:“如何何处一样?又怎么何处不一样?”

    骷髅一般的人道:“不可说,不可说,彼时自然明悟?!?br />
    三人心思转动,各有所思,未可名状若有所思。

    独孤愁看着云扬的眼神却是颇有几分些奇怪了,道:“云小兄弟这么年轻,难道也有这种情天憾事?”

    云扬揉了揉鼻子,道:“纵无近忧,却怕有远虑,此时木有,。不过却,以防日后万一,提前做个准备,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br />
    “这句话说得却是不实在了,不想说就算了?!倍拦鲁罘烁霭籽?,道。

    “哈哈哈哈?!绷柘鲎硇α似鹄?。

    云扬也是笑了起来笑,道:“关于这个艰辛至极的复活方法不过,我倒是有了一个心得想法;若是顺利行使此法的首要条件,便是想要长生,唯有寿元绵绵无尽,才有到得大道终点之望自然是要有条件,就以比如说独孤前辈与凌大哥而论,都自然是具备了基础的,尤以凌大哥为甚倒也罢了,身心皆在巅峰?!?br />
    独孤愁满眼怪有趣的盯着云扬笑了笑,嘿然道:“以你凌大哥为甚?你是说难道,我身心就不在巅峰么?”

    “我只是觉得,外貌呈现总是苍老之相的样子,纵使强说自己心不老,也难有人信得那么内心也是必然随着苍老的?!痹蒲镎溃骸叭羰撬远拦虑氨蚕纫っ髯约旱男囊苍卺鄯甯谋涞?,至少要将是外貌回复要年轻时候的形象,这才勉强说得过去的?!?br />
    凌霄醉闻言大笑更甚。

    独孤愁也是笑声不绝了起来,笑着笑着,他的脸庞身材,就突然间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惊人变化。

    云扬的瞪大了眼睛越瞪越大,眼睁睁地看着,只见独孤愁居然就那么这么慢慢的,从一个老头的形象,一点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变得年轻,轻变得壮健,变得挺拔……

    灰白的头发,慢慢的变黑,变得全黑,变得漆黑,变得乌黑……

    满是皱纹的脸庞,也逐渐的皱纹平整息;慢慢的变得光滑,添有了光泽……

    而原本佝偻的身子,也缓缓的挺直……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凌霄醉急忙制止。

    独孤愁笑了笑,停下运功,此际的形象已经化作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模样的样子,笑道:“这样,又如何?”

    云扬嘴角抽搐。

    我就只是那这么一说,但你居然接着就来了一个大变活人!

    要不要这么牛逼!

    不光是易容还是整容都没有这么夸张的好么?!

    “现在这样子正好?!绷柘鲎砜戳丝此档溃骸澳阋窃倌昵嵯氯?,多半恐怕又要惹上数不清的情债了,佳人之心易伤,于心何忍……”

    众人一起哄堂大笑。

    骷髅一般的怪人也自哈哈笑道:“大家都有所求,远的目标,有,近的目标,也有。不妨都说一说;看看彼此大家有没有能够帮得上忙的,互利互惠?!?br />
    独孤愁道:“其实我这一次出来,一来没有奢望能够遇到凤弦歌,二来也没有奢望能够遇到凌霄醉,尤其是;当然,更加没有奢望能够遇到你。我只是想要出来活动活动手脚战斗,。找几个对手练练而已,当前种种,均是意外收获,却是缘法?!?br />
    云扬闻言登时眼前一亮,恭声道:“独孤前辈的这个愿望,可是太容易达成了;现在这天唐城中别的不敢说,这里高手可是太多了,晚辈忝为地主,愿意帮前辈找寻对手?!?br />
    凌霄醉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心道:这小子竟是更总算会说话,我还以为你要说:只要你跟在我身边,包你有打不完的仗,有层出不穷的高手对手……

    其实云扬刚才真的打算这么说的,只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多加了好几层的铺垫。

    当然,个中真意还是那个意思!

    “我来这还真是凑巧凑兴凑趣,就是闲着没事一路逛过来的?!绷柘鲎硪慌上惺?,看着云扬,淡淡道:“如今独孤在这里,倒是省了我不少手脚?!?br />
    云扬心下却是好中一阵的感动。

    在这等风云际会的时刻,凌霄醉这等闲云野鹤一般的性子,主动踏能够进入这个大漩涡,若那说不得就是为了自己而来,反正云扬是不信的。

    现在,在这天唐城中,还能够让凌霄醉记在心里的,大抵也就自己一个人而已了。

    “我来是找帮手忙的?!摈槛靡话愕娜说溃骸巴币彩抢凑掖蚴值?,一下子就不过现在找到了三个,果然是大缘法,大机缘了?!?br />
    独孤愁,凌霄醉,凤弦歌同时重重的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