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这么多人在一起,居然还有人那么有兴趣来听听我们说什么……”

    那骷髅一般的人嘿嘿一笑,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却是径自施施然地站起身来,取过一瓢清水,仔仔细细的漱了漱口;然后才又走回来坐下,轻声笑道:“当然是我,可不就是我?!?br />
    “你不是从来都不露面的么?”凌霄醉问道:“怎么这一次,居然以本来面目出现在我们面前?想必别有因缘吧!”

    骷髅一般的人苦笑一声:“说别有因缘也好,说世事难测也罢,总之是一言难尽,不过我既然出现在你和独孤愁面前,自然就是要找你们俩帮手的?!?br />
    独孤愁的脸色也变得很慎重:“敢问什么事?”

    能让这个人跑出来求助,而且还要同时找上独孤愁与凌霄醉这一前一后两大举世公认的天下第一人,可以想见,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拜托你们两个帮忙的事情,还不急,尚有余地?!?br />
    骷髅一般的人道:“当前的当务之急,却是要请凤弦歌帮我一个忙才行,本来我是想要找直接成济世的;只可惜连我也找他不到,所幸凤弦歌也可以如我之愿?!?br />
    凤弦歌嘿然道:“什么叫我也可以?阁下初衷乃是欲寻成济世,根本目的当是配药,此药若是由我配出,你敢吃么?”

    凤弦歌是酒神,可非是药神,找一个酿酒的配药,服用者真的仔细掂量掂量!

    虽然凤弦歌也属于名医,但却是“邪医酒神”,而不是真正的“医神”。

    骷髅一般的人道:“若是成济世,自然要配药;但我所言你凤弦歌也能如我所愿,是因为我只需要你帮我配酒?!?br />
    他脸色变得空前郑重,道:“我记得很清楚,当年就有传说,你在研究三生三世绝魂酒?”

    凤弦歌脸色一变,一字字道:“你怎地会想要喝那酒???”

    骷髅一般的人叹了口气:“我身体里被人种了毒灵,不得不行险一搏?!?br />
    “毒灵!”

    三人闻言又再度齐齐大吃一惊,再不复之前的淡定平和。

    这两个字,此世九成九以上的人都不会有听过,然而凤弦歌等三人却是个中例外。

    他们不仅听过,不但知道,而且还完全明白,这东西是多么可怕!

    眼前这家伙被人种了毒灵,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坐在这里,简直是奇迹。

    当然,综合眼前人之身份实力背景跟脚底蕴,等闲物事也害不了他,遭了毒灵之害,也算是物尽其用,恰如其分!

    “要不你们以为我会是如今这种鬼样子么……”骷髅一般的人感叹:“我当年,也是很英俊潇洒的,别之刚才那小家伙也是不差……嗯,就算差也不会差很多的说……”

    “可是毒灵属性玄异,当真是无药可解,即便有三生三世绝魂酒,也就只能让你和毒灵同归于尽而已,并不能当真治愈你,于事何补?!”

    凤弦歌道:“更有甚者,那酒端的有伤天和……中毒者死后,尸身僵化,刀兵不伤,水火不侵,有如金刚不坏,就算将尸身安置在高山险岭之上,以天地灵气消弭邪氛,至多也只能维持十年,十年后,整片山峰都将化为死地!地气更是非万年时间无法恢复!而在这万年岁月之中,举凡走过这座山的人,都会承受不同程度的毒损!”

    “一直到这座山转变成真正的毒山!”

    “但这种酒,你却要喝进肚子里……”

    “那三生三世绝魂酒……根本就不属于此世该有之酒品?!狈锵腋璧溃骸拔夜倘恢滥鹪旆椒?;但始终不敢尝试。因为……只是凭我自己的话,恐怕这酒未成,我就已经先一步被毒死了!”

    骷髅一般的人道:“你知道我是谁,自然应该知道,我说出来的,都是真的,必然会实现?!?br />
    “只要你肯帮忙,我就有办法助你酿成此酒?!摈槛靡话愕娜说?。

    “若是我不肯帮忙呢?”凤弦歌目光一寒,森然道。

    “你也不用跟我装腔作势,你是必定会帮我的。若是你不肯帮忙,那我就不会来找你了?!摈槛靡话愕娜宋⑿ζ鹄?。

    凤弦歌冷肃之状瞬时荡然无存,痛苦的呻吟一声:“跟你这种怪物,实在是不能打交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天唐城,怎么就不能不动心呢?!”

    独孤愁却是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却又怎么会被人这么整治?天意弄人无可避免?!”

    骷髅一般的人嘿嘿一笑:“就是天意弄人,无可避免,当年你岂非也早就知道,你妻子无法跟你天长地久,那你为什么还要陷进去?”

    独孤愁的一张脸上突然青气一闪。

    幸亏骷髅一般的人接着就续了下去:“独孤,这是命中的劫数??!劫数这回事,任何人都别不开,于你于我都如是??!”

    “躲不开,抛不下,离不了,生不得,死不得,哭不得……”骷髅一般的人长长叹息。

    另外三人,亦同时叹息。

    这一番话,不过十几个字,却是让人心生无限感慨。

    尤其是到了他们这等层次,听到这些语句,心中更是百味杂陈。

    “说完我,再说说你们,今日之会本就是机缘之场,合该给你等几句忠告?!摈槛靡话愕娜丝醋帕柘鲎恚骸傲柘鲎泶诵心耸怯兴蠖?,有事要待办,但仅凭你自己一人不成?!?br />
    凌霄醉苦笑点头。

    骷髅一般的人看着独孤愁:“老独孤你也是,你亦是有所求而来,更加需要人出手帮忙?!?br />
    独孤愁淡淡点头。

    “至于你凤弦歌,真意也不是为了找那云尊麻烦而来?!摈槛靡话愕娜俗房醋欧锵腋瑁骸澳阋彩怯兴?,须得帮手相助?!?br />
    凤弦歌似是有心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口,叹了口气低下头来。

    “无谓叹气,我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我此次也是有所求而来?!?br />
    骷髅一般的人嘿嘿的笑了笑,曼声长吟如唱道:“人生苦难,谁能无所求?”

    独孤愁脸上的肌肉突然一阵痉挛,咬着牙,深深吸气,闭上眼睛,一饮而尽。

    只因为那骷髅一般之人所说的这两句话,正是一首歌的起始句。

    而这首歌,便是叫做有所求,无形中符合了在场众人所有人的心事。

    当年,独孤愁的妻子最喜欢唱的就是这首歌。

    如今,再一次听到有人唱出来,独孤愁只感觉心中的酸涩,如同大海一般翻涌起浪,一时间百感交集,个中心酸难以言喻!

    “人生苦难……谁能无所求……”独孤愁呵呵一笑,居然用筷子敲着酒碗应和着唱起歌来。

    “……红尘翻覆,谁能无烦忧……”

    “看一眼成败,江山白头……”

    “饮一杯苦酒,岁月东流……”

    “叹世间红尘纷扰恩爱终有头……”

    “哭一声将相王侯不过一抔土丘……”

    “叫一声兄弟,何时反目成仇……”

    “看脚下前路,掌中何时已经没有你的手……”

    “谁能无所求……谁能无烦忧……”

    “我有所求,求红颜不老英雄无愁……”

    “我有所求,求江山万里繁花依旧……”

    “我有所求,求生生世世与君相守……”

    “我有所求,求世间恩爱不变到白头……”

    “你我相依,到,千年后……”

    …………

    《这首歌我准备为至尊做个插曲,大家觉得歌词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