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此刻,看着独孤愁的眼神,云扬都有些诧异了。

    独孤愁的眼中,赫然有一丝激动和缅怀之色。

    见到我……激动啥?

    “老夫复姓独孤?!?br />
    独孤愁慢慢的道:“虽然,你声称乃来就找凌霄醉的,但……老夫却绝不信你来到这里之前,不知道老夫是谁?!?br />
    他的眼神本来平平无奇,一片浑浊,但,说这句话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眼皮蓦然一翻,顿时两道目光如同经天霹雳,云扬只感觉自己心中便如两座大山相撞,轰然爆响了一下!

    一时间,神识居然有些恍惚。

    云扬身子一正,就此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纨绔公子哥姿态,郑重道:“当然,独孤前辈在这里,晚辈就算是没有别的借口,也是一定过来拜访的?!?br />
    独孤愁脸色淡然,道:“聪明人更该坦诚,这才是智慧?!?br />
    独孤愁言词犀利异常,宛如山岳般的重压,恢弘而落,向着云扬扑面而来。

    独孤愁已经打算好了,若是眼前这个小家伙还是摆出先前的那一副姿态,企图蒙混过关的话,那自己就要顺手给他一个教训。

    少年得志的少年人一朝成名,往往得益于其本身一时的灵光一闪,其他的多半都是小聪明,时常使用小聪明或者可以解决很多事情,但一旦遭遇真正棘手的难题,反而会作茧自缚,甚至令局面彻底失控,走到最恶劣的状况。

    孤独愁因为云扬的表现而生出了类似的判断,便生出薄惩之心

    不意他这边才做出一点姿态,那小家伙便即时改变了态度,宛如变脸一般,直接就将之前那副嘴脸撕下来不用,然后刹那间就换上了一幅谦恭有礼,温良敦厚,尊老爱幼的伟光正形象!

    独孤愁只感觉自己有心而为的种种,尽数落空,蓄满了力气的一拳,宛如打在了一团白云中,一如泥牛入海,全然没有丝毫可供发挥之处!

    “云公子果然人如其名,果然姓云?!倍拦鲁畋锪艘幌?,淡淡的说道。

    “前辈说的有道理?!痹蒲锫尘∈怯胗腥傺?,语气更为尊敬的说道。

    “……”四大高手齐齐面面相觑。

    一时间,竟尽都生出一种想要爆笑出口的冲动。

    云公子果然姓云……这四个字,简直神来之笔,但却又都明白独孤愁这种一拳打空的感觉,这句话用在这里,真是恰如其分。

    “独孤前辈一直都有留意我的马儿……不知何故?”云扬仍旧满身尽是谦恭的姿态问道。

    独孤愁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这匹马……叫什么名字?”

    “红红?!痹蒲镉行┳院溃骸罢馐俏仪鬃愿〉拿?,前辈是否觉得亦是否马如其名,恰如其分?!”

    另外三人又再度面面相觑;如此一匹神骏到了极点的宝马,居然取了这么一个娘们儿的名字,还什么恰如其分,哪里就恰如其分了?!

    “不错!这个名字非常好!”

    不意独孤愁竟自大加赞赏,很是爱惜的看了几眼红红,道:“它就应该叫红红,叫别的,都不好听?!?br />
    云扬愣住。

    凌霄醉三人也愣住。

    这是啥说法?

    只听独孤愁随即叹了口气,道:“但如此宝马良驹,在你的手中,却是可惜了?!?br />
    云扬顺口道道:“不错,的确是有些可惜?!?br />
    独孤愁见他承认得这般爽快,大是意外,看了他一眼又道:“哪里可惜,又是为什么可惜?”

    云扬登时懵逼,愣然当场。

    不是您说可惜么?我只是顺着您说而已啊……

    现在的人真不好接触,一个个的脾气都这么古怪,还有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交流了?!

    顿了一顿才道小心翼翼的道:“这样旷世宝马,最佳选择莫过于回归山林,啸傲一生,自由自在,率意逍遥;此外,若是能够在战场上驰骋纵横,辅助乘者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亦是佳话……最次最次者,也应该是陪伴着一位绝乘???,或者当世顶峰,在江湖上纵横……”

    云扬道:“而我,并不属于以上三者任何之一。待在我的身边,委实是可惜了?!?br />
    独孤愁眼神中竟然有金光一闪,道:“既然有此自知之明,何不放它离去?”

    云扬苦笑一声,幽幽道:“我与红红从来都非是从属关系,我自从得到它开始,就没有给它加装任何马具;连马鞍,蹄铁都没有上过……若是它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br />
    “不知前辈是否相信,我跟红红乃是朋友知交,是知己良朋?!?br />
    云扬的眼神很温暖的看着红红,道:“它是舍不得离开我的?;蛐斫从幸惶臁任依肟苏飧鍪澜?,此身再不复存之极,它再没有挂念之余,才会自己离去吧……”

    红红安静的站在客栈外,一双马眼满眼尽是温情的看着云扬,低头打了个响鼻,歪歪头,看着独孤愁,又看了看云扬,随即又看着独孤愁,马眼中居然露出一丝凌厉的神色,对着独孤愁乍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

    似乎在威胁:别妄想动我的主人!

    反而独孤愁是这样理解的。

    所以他眼中不可遏制的流露出欣赏之色,很安慰的说道:“不错,很不错。如此天地灵物,就应该遇到一个如此爱护它,并且,可以为它设想的知交良朋,你这里可算是宝马三大归处之外另一处绝佳归处,却是难以复制,然而这种状况,于你于它都是大幸?!?br />
    然而纵使独孤愁阅历如何过人,见识如何广博,却又哪里知道红红怒吼的真意,红红其实想要警告的内容是:别妄想动我的长期饭票!这家伙身上有太大好处……赶我也是不走的!

    看着独孤愁居然打开了话匣子,云扬也是意外之极。

    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与独孤愁打破僵局,居然是因为一匹马!

    “今日有缘得见如斯神骏良驹,不禁想起我往昔的那匹马儿?!?br />
    独孤愁神色很惆怅:“我叫它红儿……之前,我一直骑着它纵横江湖,快意红尘……但,终于有一天,我的修为已经到了一种高度……骑着红儿,反而比我展开身法要慢许多许多……”

    “在努力了好久,都追不上我的两条腿之后……红儿开始失落……大抵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它认为它帮不了我了……整整好几年,红儿努力的拼命地奔跑,提升速度,想要它自己再次对我有用……”

    “但终于有一天,它看着我飞上高空御风而行……它看着我飞上天,四蹄站在山峰之巅,一动不动的站了三天三夜……”

    “此后整整半年的时间,红儿与我寸步不离,我不管去哪里,它都非要跟着我……哪怕跟不上,它也跟着我……那时候,我居然开始厌烦红儿的跟随,生出累赘之感;但是,半年之后的某一天,那一日的清晨醒来,我发现红儿已经不知去向……”

    “从那之后,它再也没有回到我身边……我想了好久,突然一朝明悟,,红儿是太舍不得我了,才会多给了它自己和我半年的陪伴相处时间……然后,它就悄然离去了?!?br />
    “之后,我曾经走遍万水千山,想要找回红儿,但……却再也没有找到它?!?br />
    “人,就是这样的可恶,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之后却又追悔莫及……”

    “此时我毕生一大憾事……”

    独孤愁怅然说道:“你这匹马,不管是颜色,还是形象,又或者神骏程度……都与红儿几乎不相上下、一模一样……我几乎以为,这就是红儿的血脉后嗣……”

    云扬也蓦然间感觉到一份心情沉重袭来,本能的一声叹息。

    因为云扬瞬间了然,独孤愁注定要失望了。

    自己发现红红的时候,它才只是一匹即将成年却还未成年的马驹;而独孤愁的马儿……却最少是五百年之前的事情!

    以时间推断,红红绝对没有可能是红儿的后代,纵然身体当真拥有红儿的血脉,也已经不知道隔多少代了……

    “云扬,云公子,我希望你能够答应老夫,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一定要善待它?!倍拦鲁畹难凵窨醋藕旌?,眼神中全是温情,慢慢道:“纵然有一天,你的修为也已经到了速度不再成为限制的时候,也不要伤害它……”

    云扬闻言沉默了片刻,这才郑重的回答道:“我答应你!若是我真的有那一天,我会征求它的意见,纵然它不会再陪我驰骋,但也可以永远都在我的家里,我的家永远都是它的家,我在此再重申一次,我们是知己良朋,非是从属关系?!?br />
    “纵然它不再跟上我的速度,但是……却还有我的家人,妻子儿女可以陪伴它?!痹蒲锷羁痰乃档溃骸叭绻?,我能够活到那一天的话!”

    独孤愁满意的笑了笑:“说得好,你的境界较我还要更高两筹,我记下了。云扬,你可以叫我了,叫我老独孤就好?!?br />
    云扬在来之前,绝对没有想到,与独孤愁的结识会这么顺利。但是,最后听到独孤愁这一句话,云扬却瞬间震动了。

    ………………

    <感觉状态在慢慢的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