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了?

    凌霄醉一听这两个字,差点儿捂脸。

    你说咋了兄弟?你装逼装过头了??!

    那边三人,独孤愁仍旧一脸的淡然;凤弦歌则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瞪视着这个随便乱入的小子;倒是那个好似骷髅一般的家伙,脸上写满了意味深长。

    他看着云扬的眼神,虽然一片淡然,但无人看到的眼底深处,却是如获至宝的激动与兴奋!

    “凌大哥……这个,没啥吧?”云扬挠挠头,看着凌霄醉,递了一个眼神过去。但随即从凌霄醉的反应中,就明白了一些。

    凌霄醉很有几分哭笑不得的望着云扬。半晌无语。

    不过一个乱入,不过随意一语,却令到当世顶峰四人表情各异,单就这一手,当真是不得不承认的强大。

    原本四个人围坐喝酒,气氛如何且不说,光是四人气韵所构建的气场就非是等闲,然而一个另外三方都不认识的人却于蓦然间闯了进来,而且更将目标锁定为其中的一个……

    这个状况总不免令到其他三人心中多多少少泛起不爽的感觉。

    你谁???这是你来的地方么?就算你认识那谁那谁,但你认识我么?你一进来就这么熟的又喝酒又聊天连蹦带跳的……你算哪根葱???

    再看这乍然来到的家伙一屁股坐下来浑然没当自己是外人,径自咕嘟咕嘟地灌了一坛子,那可是酒神凤弦歌所酿的世间绝品美酒,整个世界上也没几坛了;你就这么喝了,你以为你是谁???!

    然而及至听罢那番完全愣头青一般的说话,却又让众人一时间啼笑皆非,难以动作。

    当着一代酒神凤弦歌的面,直接面不改色的将人家的酒喝了一坛;然后咂咂嘴,自言没有凤弦歌的酒了,只能以其他酒相代替……

    可你喝的分明就是凤弦歌的酒好么?!

    “这位小哥是?”凤弦歌眯着眼睛,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小年轻,沉声问道,语气中却自隐含了三分不喜。

    在这样的超级世纪盛会,与会者都是实打实的当世顶峰,你一个貌不惊人艺不压众的小青年……嗯就算是貌很惊人的出色,修为也因为其年纪可以获得极高的评价,但还是不够格介入这场盛会好么,作为此次盛会主办方的凤弦歌,自然对这个不速之客早早多了三分不喜。

    我要做的事情直接被拒了,酒白喝了,居然还冒出来一个愣头青……

    凌霄醉咳嗽一声,道:“这个小哥,乃是我的小兄弟,凌某之前每次来天唐城,都免不了要与这位小兄弟一聚的,咳咳……我们是……忘年之交?!?br />
    在三人匪夷所思的目光注视下,凌霄醉鬼使神差的加上了最后一句话。

    然而这最后一句话,却令到某不速之客的身份,一下子飙升,虽然仍旧不能与在座诸位相提并论,却已非绝对的不能同台与会。

    光是凌霄醉忘年之交,就有这个身份,价值,资格!

    你要是有天下第一高手忘年之交的身份,你也有这资格!

    “哦……忘年……交啊……”那骷髅一般的家伙意味深长的拉长了口气,居然有些阴阳怪气。

    “咳咳,我小兄弟为人直爽热诚,侠骨柔肠,剑胆琴心,慷慨豪迈,此次适逢其会,是他的机缘,也是大家的机缘,来来来,大家认识认识,交个朋友……”凌霄醉面容有些扭曲,强笑着。

    别看凌霄醉满嘴谀词,把云扬捧得不要不要的,实则他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将云扬猛打一顿!

    但却不得不还要为他撑面子,毕竟云扬之前可是有大恩德于他,可以说,没有云扬当日的相助,自己断断没有今日,更加没有现如今的成就程度。

    一念及此,凌霄醉真心感觉……这家伙端的有恃无恐,简直就像是吃定了自己一般!你就这么莽撞的跑来,是算准了我一定会为你背书是吧?

    虽然确实会帮你背书,谁让我该了你的呢……

    “凌大哥说哪里话来,凌大哥朋友就是我朋友,您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云扬亲切的说道:“小弟云扬,在此见过三位老大哥了?;刮辞虢?,三位老大哥贵姓大名?别的地方不敢说,三位来到天唐城就算是到家了,这地界是小弟的主场,万事皆有小弟,不存在问题!”

    凌霄醉黑着脸不说话了。

    此时此刻,将这家伙一巴掌拍飞的心思更加浓重了。

    虽然你云扬说这番话,也可算的上是有的放矢,你在天唐城确实是地头蛇外加强龙,有资格有实力卖这样的狂言,尤其那份小幸运更让人嫉妒,但你知道眼前这三人是谁吗,真要想点什么事,能用得着你吗?

    不对,你肯定是知道这三人是谁的,你若是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打死你……你也未必会来!

    这时,那骷髅一般的人物似乎是强行忍着满腔笑意,嘿然打了个哈哈,伸手将凤弦歌拉过来,隆重介绍道:“原来是玉唐逍遥王世子云扬云公子当面,云公子的名字我可是久仰了;来到此地,正要仰仗云公子之大力,来来来,我为云公子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酒神凤弦歌?!?br />
    此人此言一出,不要说凌霄醉等人,连云扬也蓦然的感觉脸皮有些僵硬了。

    这货是谁?

    在座四个人,云扬固然很清楚三个人的身份,却唯独不知道这个骷髅一般的家伙是什么人,底细跟脚如何。

    不过他这抽冷子说的这一句话还真是让人尴尬。

    我刚才说啥来着……嗯,我刚才那么说摆明就是插科打诨,缓和尴尬气氛,您怎么当真了,顺杆爬了呢,这伎俩该当我这个小字辈的来用才是恰如其分吧,你这么抢过来用,会不会太栽份了呢?

    虽然不知道您到底是哪一位,但您到底是跟凤弦歌凌霄醉独孤愁一道共座喝酒的高人,能要点面皮吗?!

    “呃……久仰久仰……这个……刚才真是不好意思……”

    云扬这会是真的有些懵。实在是没有想到,这样的江湖前辈,竟然能够这么不按照牌理的出牌……一时间,当真是很有些狼狈,于是乎很罕见的结结巴巴了。

    凤弦歌此际也是嗔怪的看了骷髅家伙一眼,干笑道:“无妨无妨……云公子不必这般客气,公子大名委实名动天下,如雷贯耳,如雷贯耳?!?br />
    云扬咳嗽一声,端着酒杯:“我此前就只喝过一次前辈所酿之酒,真是……终生难忘,刚才因与凌大哥久别重逢,过于激动,竟是糟蹋了许多前辈之美酒,实在失礼,晚辈在此借花献佛,敬前辈一杯。聊表心意?!?br />
    他满眼满身尽是真诚地说道:“前辈,您或者不知,您可是我的偶像来着,我从小…就是听着您的那些传说传奇故事长大的?!?br />
    略过尴尬气场之后的云扬重复影帝演技,说的那叫一个声情并茂,真情流露。

    凤弦歌登时被这句话噎了一下:“哦啊哈哈,云小兄弟这个英姿焕发英俊不凡英雄少年……”

    说着说着直接没词了,转头看凌霄醉。

    “你老糊涂了,没听说云扬小兄弟乃是玉唐逍遥王的世子?!绷柘鲎聿钩湟痪?。

    “恩恩,云小兄弟天潢贵胄,英俊潇洒……”凤弦歌说着说着,突然住了嘴。他感觉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带进沟里了:这么一个小不点,老夫跟他客气个啥?你凌霄醉当他是小兄弟,可跟老夫有个毛关系,真当老夫要动用到你个小不点的关系吗?

    随即便把脸一板,再也不说话了。

    “这位是?”云扬这会已经有心理准备,竟是丝毫也觉尴尬,径自转头看向独孤愁,却发现独孤愁也正自看着自己。

    云扬现在可是不管印象三七二十一,他要的,只是一个面熟。而且有凌霄醉在这里,也不会怎么样自己,这是天然的助力。

    对于自己以后的计划,有着无可估量的助力!

    要不然,我巴巴的赶来干什么?你再牛逼我也用不着用我的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啊。那是因为您有用啊……

    无论如何,这一顿酒厚着脸皮也要喝的。

    你不高兴,我也不走;你赶我,我更不走,你杀我……哼,我大哥凌霄醉在这里我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