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菜,端了上来,那白发老者随手一挥,一坛酒出现在桌上。

    “就一坛?”那骷髅一般的家伙说道:“我这么多年连水都没喝到过,好不容易喝你一次酒,你就只给一坛?”

    白发老者哼了一声,道:“喝酒这件事,你不懂。好酒,若是一下子拿出几百坛,那,在所有人心里,都感觉不值钱了,太多了,而且,本来能喝一斤的,最多也就是喝八两?!?br />
    “就是让所有人都觉得少;然后大家无形中就会有一种‘我要多喝一点免得吃亏’这样的意识;然后这场酒,才喝的有意思!”

    白发老者一脸不屑的解释。

    “高论!”

    独孤愁和一边的中年人都是眼前一亮。

    骷髅一般的人也是嘿嘿一笑,一边去拆泥封,一边问道:“那这酒,你还有几坛?”

    白发老者道:“当今世上,只此一坛!”

    “……”三人都愣了。

    就这一坛?

    “真的假的?”中年人诧异道:“我怎么感觉你嘴里就没几句实话呢?”

    白发老者老神在在:“爱信不信?!?br />
    泥封已经拍开。

    酒香瞬间升腾而起,形成一道朦胧雾气,雾气中,居然有山川河岳,苍穹大地的景象清晰浮现,良久都没有散去!

    白发老者一脸矜持,嘴角隐有得色。

    这样的绝品美酒,就连独孤愁与中年男子也是看得有些目眩神迷,脱口赞道:“好酒!真是绝世好酒!”

    那骷髅一般的男子却没说话,两人看到空中的雾气凝成景象飞快散去,一转头,才看到那骷髅一样的男子已经急不可耐的搬起酒坛子,先给他自己倒了满满的一碗。

    随即一只手托着酒坛子,另一只手飞快的端起酒碗,咻的一声就是一饮而??;然后居然接着又开始往自己碗里倒……

    “慢点!”独孤愁怒道:“做人怎么能吃独食!”

    中年男子也是一声大喝:“如此美酒整个人世间能有多少,你这家伙居然偷吃!”

    骷髅一般的男子哼了哼:“你们知道什么?像我这样的酒徒,这样的表现,才是对酿出这酒的人最大的尊敬!”

    独孤愁与中年男子同时冷哼,但一想却也不无道理;眼看美酒不多,两人纷纷展开争夺!

    “我的!”

    “我这一碗!”

    骷髅抱着酒坛子不放,独孤愁一伸手,一道酒箭射出;到了自己碗中,中年男子干脆一张嘴,一道橙黄的酒箭居然直接飞入他的口中。

    一坛酒,几乎是刷的一声就没了。

    三人同时哈哈大笑。

    “爽!”

    异口同声。

    “酒呢?”三人同时放下酒碗,看着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瞪着眼睛看了看那滴溜溜的在桌上转的空酒坛,一脸的无语。

    自己拿出一坛酒,就只闻了闻香味,就没了!

    自己这个请客的主人,居然没有来得及喝到一滴!

    “你们倒是真的不客气……”白发老头哼了哼,很不爽的说道:“我的酒,拿出来就没了……不过,我的酒,那里有这么好喝的?”

    独孤愁很有兴趣地说道:“哦?那你的意思是,乃是为了求我们帮忙,才来请我们喝酒的?是不是可以这样子理解一下?”

    白发老头哼了哼,道:“当然,喝了我的酒,自然要帮我做点事情!老夫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拿着自己的酒白白的请过客!”

    老头儿说的非常霸气!

    但,独孤愁三人对望一眼,突然同时哈哈大笑:“老头,我告诉你,你今天找到咱们请客,可算是找对人了,在这个世界上,能让咱们出手还办不了的事情,却也实在是太少了些?!?br />
    青衣中年人微笑着,道:“不过,请人办事,一坛酒是说什么也请不动的?!?br />
    骷髅一般的家伙顿时醒悟,道:“不错不错,我这人的脾气,向来是,酒若是喝不足量,那是什么事情也不办的!”

    白发老头瞠目结舌,怒道:“怎么也是一代高人,你们居然……居然如此要挟老夫!你们作为江湖巨擘,盖世英豪的气魄何在?”

    他气哼哼的转头,看着独孤愁,道:“幸亏还有独孤老兄,独孤老兄刚才可是答应了我的,你们俩办不办都没关系?!?br />
    独孤愁瞠然:“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白发老头愕然。

    “我刚才说,你找对人了,这个世上,还真没多少咱们办不了的事情……对不对?”独孤愁问道:“是这个意思吧?但我只是说没多少我办不了的事情,但却没有说,我愿意不愿意办这些事情吧?”

    白发老头剧烈的咳嗽起来,脸红脖子粗,气的连话也说不出来,戟指大怒:“你们!你们……你们缘何能够如此无耻!”

    独孤愁翻了翻白眼,用手一拨,那空了的酒坛子在桌子上滴溜溜的不断转动起来,喃喃叹道:“这酒……真好喝,就是少了些。跟办不了的事情一样少……”

    青衣中年人用手抚摸着酒碗,轻轻叹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但酒若是喝不够,那可就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啦……”

    那骷髅一般的家伙用手中筷子叮叮当当的敲着酒碗,口中高唱:“丁丁丁,当当当,叮叮当当当;好喝酒,酒好香;不给我绝不勉强;没有酒,没商量,不帮忙就是不帮忙!没商量,不帮忙!当当……”

    独孤愁与青衣中年人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白发老头气的浑身都在哆嗦,吹胡子瞪眼:“帮不帮?”

    “不帮!”三人很有默契。

    “你们太过分了!”白发老头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

    这四个人每个人都是一大把年纪了,而且很明显,在此之前彼此都没有见过面;甚至见面之后,除了一句简单的“你猜”之外,彼此都没有通报过自己的姓名。

    但就这么坐在一起,嬉笑怒骂,给人的感觉,却如同是已经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

    而绝不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不过分!”三人一起摇头,整齐划一:“守着酒神……不尽其可能的多讹诈一些好酒出来,那才是真正的过分!”

    白发老头脸色一变,气鼓鼓的看着三人,突然也是仰起头哈哈大笑,骂道:“他么的!”

    突然手腕一翻,又是一坛酒放到桌上,做大怒状道:“就这一坛了,再也没有了!”

    三人眼睛一亮,早已经迅速的抢了过去,迅速打开,然后各自抢着倒上,对于白发老头的话,置之不理。

    白发老头也是自己拿着酒碗去倒酒,喃喃道:“再不喝,我自己连我自己酿的酒都喝不上了……”

    又一坛酒下肚,独孤愁摸了摸肚皮,叹气:“更加的勾起了酒瘾不想办事了,这可怎么办?”

    青衣中年人也是一脸苦恼:“我也是……”

    骷髅一般的家伙道:“从现在开始,我不再说话,他们俩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我!”

    白发老头气的说不出话来,良久,突然一咬牙一跺脚,一挥手,哗啦一声,桌面上,桌子底下,客栈大厅里,顿时就摆满了美酒,大怒道:“喝死你们!”

    三人大声怪叫,乐不可支:“就来了!”

    “果然这老头必须要讹诈才行,好言好语求他是没有酒喝的?!?br />
    “就是,必须要讹诈,传言不虚啊?!?br />
    “对!”

    白发老者为之气结:“谁说好言相求不行了?你们求过么?”

    三人一顿,空气一片寂静,随即哄堂大笑。

    “说吧,到底有啥事,让你专门出山,而且还要找我们办事儿?”独孤愁问道。

    白发老者嘿嘿道:“本来么,若是遇不到你们,这事儿我也就自己办了……但是既然遇到了,就懒得自己动手?!?br />
    “前段时间,我有一位故交之后找到我,说起,他被人狠狠地坑了一把,有人化妆做我的模样,顶着我的名头,做了他的祖宗……而且,还用我的身份,将整个紫幽帝国都搞得天翻地覆……这事儿我有些气不过,虽然我那位朋友的后人再三说,这个人其实并不坏,也没有损害我的名头……”

    “但是老夫的名字,岂是随便让人拿去借用的?”白发老者气哼哼的说道。

    “居然有这等事?!倍拦鲁钣膑槛靡话愕娜硕酝谎?,都是哈哈大笑。

    青衣中年人皱起眉头,有些疑惑的眼神看着凤弦歌。

    这位被众人称之为酒神的白发老者;当然就是当年的邪医酒神,一代传奇凤弦歌!

    “这个人是谁?”骷髅一般的人大笑着问道。

    “就是玉唐国的支柱,九尊之中唯一一位幸存者,云尊大人?!狈锵腋韬吆咭簧?。

    这句话说出来,突然间整个客栈一片寂静。

    …………

    <还有一章,正在写。>